主题:汶川地震:胡锦涛主席拍案增兵14万火速救灾内幕

wwy0209 收藏 0 54
导读:人物小传:陈炳德,1941年7月生,江苏南通人,1958年参加工作,1961年入伍。历任团参谋长、团长、师参谋长、师长、集团军副军长兼参谋长、南昌陆军学院院长、陆军指挥学院院长、集团军军长,南京军区参谋长、司令员,济南军区司令员,中央军委委员、总装备部部长,现任中央军委委员、总参谋长,上将军衔。中国共产党第15、16、17届中央委员。 利用一切手段查明灾情 5月12日14时30分,一份特急电报使我心头一震:四川汶川发生7.8级地震(后修正为8.0级),具体灾情正在了解之中。我脑子里的

人物小传:陈炳德,1941年7月生,江苏南通人,1958年参加工作,1961年入伍。历任团参谋长、团长、师参谋长、师长、集团军副军长兼参谋长、南昌陆军学院院长、陆军指挥学院院长、集团军军长,南京军区参谋长、司令员,济南军区司令员,中央军委委员、总装备部部长,现任中央军委委员、总参谋长,上将军衔。中国共产党第15、16、17届中央委员。

利用一切手段查明灾情


5月12日14时30分,一份特急电报使我心头一震:四川汶川发生7.8级地震(后修正为8.0级),具体灾情正在了解之中。我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与唐山大地震作比较,这可能是一场罕见的巨大灾难!


早一分钟了解灾情,就能早一分钟制定出兵方案。胡主席和军委首长要求,动用一切手段,不惜一切代价,以最快的速度、用最短的时间查明灾情。


我立即传达贯彻这一重要指示,特别交代应急办:“这是特殊时期,要建立特殊机制,简化程序,急事急办,特事特办,重要信息不必综合,可以直接用白纸条传来。” 各单位严格落实抗震救灾作战值班制度,主要领导亲自值班,主动、及时、准确上报情况,抢救重点、进度、困难以及问题等不断传到总参谋部。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部分灾区受损情况逐渐探明,但震中汶川等重灾区一直杳无音讯,成为令人揪心的“孤岛”。


我通过军委一号台搜寻第一线的指挥员,迅速接通了正在带队奔赴灾区的四川省军区副参谋长向怀树同志,他边走边报告所见所闻:灾情异常严重。


成都军区处于抗震救灾的最前线,大量第一手信息要从那里传出。我把电话打到成都军区作战值班室:“要迅速出动赶赴灾区救灾,部队人员进去时要带通信分队,尽快查明灾情报上来!”


空中各种信息资源被紧急利用起来,重灾区的各种高分辨率影像资料源源不断地报送上来。 一条条消息像拨开乌云透出的一束束弧光,使重灾区的情况初为人知,为党中央、胡主席的决策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火速调遣14万大军疾驰灾区


火速调遣14万大军疾驰灾区


地震发生后,军队应急机制全面启动。根据胡主席和军委指示,成都、兰州军区迅速派出部队奔赴灾区救援。部队一动,全国人民立刻感受到了党中央抗震救灾的坚强决心和对灾区群众的关心,看到了希望,有了主心骨。


正在昆明部队调研的军委郭伯雄副主席立即对组织部队参加抗震救灾作出安排,并迅速赶赴灾区现地指挥抗震救灾。军委徐才厚副主席在北京召开紧急会议,对部队抗震救灾进行研究部署。


12日15时40分,我签呈第一份出兵命令,派某集团军工兵团国家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赶赴灾区。


18时10分,胡主席打来电话,询问部队救灾准备情况。我向胡主席报告:“部队4400人正在向灾区机动,但道路保障情况不好。”


19时20分,我给四川省军区作战值班室打电话,要求值班的省军区苏巍副司令员:“马上组织部队进入灾区,民兵预备役部队可以直接行动,现役部队也可边行动边报告,在灾区附近的一切部队都可以调用。”


随着灾情陆续报来,我越来越意识到,面对如此严重的灾情,仅靠驻灾区附近的部队远远不够,必须立即大规模增兵。根据’98抗洪的经验,为加快部队投入速度、便于组织指挥,同时考虑到当时全军部队执行战备训练任务情况,一个“集中使用济南军区部队、适当调集其他部队、多路多方式开进”的方案逐步形成。


21时34分,我顾不得平时那些繁琐的程序,拿起电话直接给济南军区范长龙司令员下达预先号令:“济南军区两个集团军立即做好执行抗震救灾任务的准备,随时待命出动。”


22时34分,胡主席来电话指示:“当务之急是救人。兵力出动越多越好、越早越好、越快越好!”胡主席还询问了救灾部队输送问题。“部队输送有两条措施:一是空运,空军和地方运力结合起来,据了解,机场问题不大,可以保障起降;二是后续部队铁路输送和摩托化开进相结合。”我向胡主席报告,并简要汇报了用兵方案。


“可以这么定下来。”胡主席进一步指示,“现在的关键是速度,要抓紧救人!”胡主席的语气坚定而凝重。


“为加快速度,建议派空军的空降兵赶赴灾区,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还可派小分队伞降查看灾情。”我向胡主席建议。胡主席当即同意,并要求注意空降兵伞降的安全。我随即报告军委首长,并与空军领导通话商定有关事宜,要求空降兵某部随时准备出动。


23时50分,胡主席再次来电话询问部队抗震救灾部署情况。我报告说:“重灾区是汶川、北川、绵竹、什邡等地,成都军区某集团军1万人正准备紧急机动,空军空降兵某军6000人13日早上8点即可出发,防疫医疗分队同时赶赴灾区。”


一个小时后,经胡主席和军委首长审批,总参谋部发出《关于参加抗震救灾的命令》,调动3.4万名官兵参加抗震救灾。




军队出动的速度,维系着无数百姓人家的重托和生命的希望。国务院抗震救灾总指挥部紧急作出部署,铁路、交通部门启动最高等级应急方案,顾全大局,调整运力,优先保障部队输送。在四总部和国家有关部门的通力协作下,迅速调集军民航63架运输机连续飞行,在17个铁路车站同时装载,摩托化机动部队昼夜兼程,空中投送、铁路输送、摩托化开进、徒步强行军、水路突进……一场前所未有的战略大投送以超常规的方式迅即展开。


13日凌晨开始,济南、成都军区22000名官兵陆续从驻地出发,紧急开赴灾区,当晚先头部队已达都江堰灾区展开救援。24时,空运的济南军区和空军空降兵部队11000名官兵先后飞抵成都、绵阳,奔赴灾区投入救灾。在陇南和陕南,兰州军区、空军及当地武警部队4000多名官兵也在第一时间抵达灾区……


两天来不断传回的情报显示,地震灾情比最初预想的要严重得多,灾区还需要增兵。根据胡主席和军委首长指示,总参谋部紧急筹划下一步用兵方案。


14日12时20分,胡主席打来电话:“前方说兵力不足,还需要再出动3万人。”我报告胡主席:“再出3万人没问题。济南军区还有2.2万人做好了准备,空降兵还可出部分兵力,海军陆战队1个旅也已准备出动。请主席放心,兵力需要多少就出动多少。”


灾区大部分地区道路不通,大多处于山区,空运空投急需大量直升机。14日晚20时,徐副主席主持召开空运空投协调会,传达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精神,决定立即从全军调集增派直升机。


夜里23时,我向胡主席报告了两个情况:一是直升机已组织好了,二是今天增派的3万多部队已开始出动。胡主席指示,“直升机除了已在前面的36架,还要再出动60架,民航也出动30架。”随即,我签呈命令,增派陆航直升机赶赴灾区。


数日之间,军队先后调遣14万多部队进行抗震救灾,涉及地域之广、动用力量之多、投入速度之快,都创下了我军抗灾历史记录。某集团军“红军师”先遣部队25小时机动1200公里,海军陆战队某旅43小时机动1860公里,火速赶往灾区,赢得了抢救生命的宝贵时间。国**体称,中国军队在震后的反应之快令世界震惊,并称这一壮举为“救援大长征”。


陆海空各路大军云集灾区,科学组织尤为重要。5月13日上午,军委召开专题会议,决定成立军队抗震救灾指挥组,由我担任组长,葛振峰副总参谋长、总政贾廷安副主任、总后李买富副部长、总装李安东副部长任副组长,在胡主席和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下,按照国务院抗震救灾总指挥部的总体部署,组织指挥军队抗震救灾行动。




当天下午,军队抗震救灾指挥组召开第一次会议,强调要坚决贯彻胡主席和军委决策意图,把抗震救灾工作作为当前的首要任务,严密组织部队行动,全力做好各项保障,切实搞好协调配合,坚决打赢这场硬仗。会议要求,为提高组织指挥效率,部队到达灾区后的组织输送和用兵安排由成都军区负责。13日23时20分,我向成都军区李世明司令员传达会议决定,明确:“现在到灾区的部队和医疗队归成都军区统一指挥。”


这次抗震救灾,十几万兵力在复杂困难条件下遂行任务,保障工作面临很大压力。根据军委指示,建立总部、成都军区联指和任务部队三级保障体系,组织各项保障。在灾区固定通信设施严重损毁的情况下,综合运用航空航天和技术侦察等先进手段获取灾区影像数据,紧急开设应急通信站和野战气象水文站,紧急配发卫星导航定位装备,确保了通信和测绘气象保障。为解决部队吃饭、饮水、住宿、卫生、供油等具体问题,紧急为部队配发炊事车、净水车,补充军需、卫生和野营物资,协调地方供应商、军粮站、加油站,提供及时到位的后勤保障。采取前送预置、应急采购、调配补充和联合保障的方法,向灾区调拨土木工具、工程机械、液压钳等专用器材,全力提供装备保障。


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科技部等部门按照国务院抗震救灾总指挥部的部署要求,迅速调集大批先进的挖掘机、推土机、净化水设备等急需装备器材,有力支援了部队抗震救灾行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