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交 易

ywbo 收藏 129 160

铁血城外色狼谷

圣手泥人张的话果然没错,青衣男子在色狼谷弟子的带领下走进了后山,七弯八拐终于拨开一丛草丛出来了。他抬起头来一看,映入眼帘的的是一间茅屋,茅屋不大,很简陋。屋旁有一菜园子,蔬菜青葱,在阳光的映照之下泛出水色的光泽。

铁血清茗堂堂主离心竟然在此种菜?这话说出去没人相信。但是事实确实如此,容不得人不信。因为嘿咻的剑已经搭在了青衣男子的脖子之上,剑身正闪烁出刺骨的寒芒。

“离哥。”青衣男子有些诧异的叫道。

嘿咻身躯一震,抬头打量了他一下,有些惊讶道:飞扬,是你?你来干什么?”话到最后已经冷漠起来。

“离哥。”

“不要再叫我离哥,四年前的那个晚上,我们之间的情谊便已化为烟云,如今有的只是仇恨。”嘿咻断然喝道。

飞扬一怔,淡然道:“我想知道四年前的那个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嘿咻冷笑一声道:“你走吧,你若是想替你老子报仇,尽管动手。”

飞扬急声道:“我知道我爹不是你杀的,但是你得告诉我那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嘿咻低头沉思良久,才道:“你真的很想知道?”

飞扬道:“请离哥告诉我。”

嘿咻冷冷一笑道:“我若说出来,你信是不信?”

飞扬一愣,断然道:“我信。”

黑很是诧异地说道:“为什么?”

飞扬道:“离哥从来不会骗我。”

嘿咻冷笑一声道:“四年前,我发现了你爹的一个秘密,一切都从此开始。”

飞扬眉头一皱,沉声道:“什么秘密?”

嘿咻饶有深意地看了铁安一眼道:“你爹是高丽奸细,他和阗血赵一起合谋逼我去陷害玄烨号航母,后来还想杀我灭口。”

飞扬浑身一震,饶是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也决然想不到会是此种结果。但是他没有对离心的话质疑只是神情委顿地说道:“你说。”

“其实我根本就不在意,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罢,玄烨号航母的死,那终究是官府的事,我一江湖草莽根本就管不了,但是你爹疑心很重,一个月后的那个晚上,他动手了。”

“你就没有与他说过?”飞扬有些不解地问道。

“我和他说过,希望这件事不会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关系,他当时笑了笑说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我那时才发现他是如此的虚伪。”嘿咻愠怒道。

飞扬静静地听着一言不发,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那天晚上的宴席上来了个人。”嘿咻肃然道,他说出这话心中莫名的沉重了起来。

“是谁?”飞扬急声问道。

“宇文浩!”嘿咻沉声说道。

飞扬猛然抬头,他先前不知,但此刻却已知道,宇文浩就如天上的神一般,谁也无法撼动。这一切都只因为他太可怕了!

“他来做什么?”飞扬惊呼道,似乎对宇文浩此人很是忌惮。

嘿咻看了他一眼,对他的反应似乎有些意外:“是你爹请来的,我当时也不怀疑,对他很是敬佩。但是随着你爹的酒杯落地,我才知道他是个杀手,还是杀手组织的王牌。”

“他是杀手组织的王牌?”飞扬诧异地问道。

“虽然他没对我动手,但是我却清楚地知道他是个杀手。”嘿咻的眼神不容人有丝毫的怀疑。

“他为何没对你动手?你又如何知道他是个杀手的?”飞扬疑团满腹。

“你相信一见钟情么?”嘿咻不答反问道。

飞扬显然不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只是老老实实地答道:“我一直专注剑道,没有去谈情说爱,不知道里面究竟该是些什么。但是一见钟情,我听说过,但是我没有见过,所以我不信。”

“我信!”嘿咻掷地有声说道,“宇文浩见到阿雯的第一眼便喜欢上了她,我能够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出来。”

“这与你刚说的有什么关系?”飞扬完全糊涂了。

“有,因为你爹猝然出手,一掌击中了阿雯。虽然我嘱咐过她要小心,但她当时也根本反应不过来,而宇文浩见阿琴受伤,却一掌打向了你爹。我不禁意间看到了他的双眼,很浓的杀意,但是他浑身却没有哪怕一丁点的杀气。一个杀手,一个顶尖的杀手若是拥有杀气,那他根本就无法担当杀手。”嘿咻缓缓地说道,脸色很是严肃。

“你说他是我爹请来的,那他为何要杀我爹,却不是你?”飞扬迷惑道。

“我说了,因为他喜欢阿雯。他见不得心爱的人在自己的面前受伤。”嘿咻嘴角浮起了一丝自嘲的笑容,“我常常想,我是不是不配与阿雯在一起,因为这本该是我做的事,却让别人做了。”

“后来呢?”飞扬眉头紧皱着问道。

“你爹虽然大吃了一惊,但他已无暇理会宇文浩,径直向我杀来。我护着阿雯,剑刚出一半便中了他一记重掌,你应当知道你爹的身手丝毫也不亚于我的。”

飞扬默然的点了点头。

“我准备出手,但是你爹与宇文浩已经打了起来,我心系阿雯,只好带她离开。我们不敢回青茗楼,径直住在客栈之中。可是两日后。”嘿咻猛然抬头,双眼盯着飞扬迸射出仇恨的火花。“你当知道你爹的玄冥神掌乃阴寒之极。根本就无法驱尽寒气。但是恋儿他却在几日之后出生了,他是带着寒气出生的。阿雯当时忍受不住险些死去。”嘿咻瞪着飞扬怒吼道:“这都是你爹害的。”

飞扬低头来良久才道:“后来呢,雯姐怎么失踪了?”

“是圣手泥人张告诉你的?”嘿咻惊异于飞扬怎么知道顾阿雯失踪了。

飞扬默默地点了点头。

“阿雯她身子很弱,浑身都是冰冷的,已无法照顾恋儿了。我只好带着恋儿出去寻药,在我威逼之下,我好容易拿到了一根百年人参回客栈去。可是阿雯她……”嘿咻一顿,激动地说道:“她却失踪了,我发疯似地四处找他,连个人影也没有见到。却遇到了宇文浩。他是杀手,他说是你爹雇他来杀我的,虽然他已经杀了你爹,但是身为杀手讲的是信用,即使雇主已死,任务也绝不会停。”

“他杀了我爹?”飞扬惊声呼道。

“是他说的,我身负重伤哪是他的对手,只好一路带着恋儿逃命。一连大半个月他都一直追着我不放,但是每次都被我逃脱,直到我遇到了圣手泥人张。”

“他救了你?”

“对,因为他的命曾经被我救过。所以他救了我。为了怀儿体内的寒气,我必须得找钱为他去买人参。”嘿咻自嘲地笑了笑:“在色狼谷我能做什么呢?因为我的剑够快,所以我只能做杀手,而圣手泥人张则是色狼谷的线人。他为人捏像,,捏得很好,但却是遗像。嘿嘿,想不到吧。

“他已经死了。”飞扬冷漠地说道。

“圣手泥人张?我知道,是你杀的。”嘿咻没有丝毫意外。

“你知道?”飞扬却惊奇了。

“对,而我还知道你也是个杀手。”嘿咻冷声说道,他的双眼盯着飞扬锐利的如同剑芒。

飞扬脸色冰冷:“你怎么知道?”

嘿咻道:“任何一个人在听说自己的父亲被杀时都不可能只是惊讶而不愤怒。除非他是个杀手。”

飞扬不无佩服地说道:“离哥果然观察得细致入微。我还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要想自己的剑够快就必须无情,而你的剑虽然够快但却有情。所以你的剑不是最快的。”

“你认为你做到了?”嘿咻冷冷地说道。

“我想试一试这四年来的苦练究竟是否有用。”飞扬面无表情地说道。

嘿咻道:“我想告诉你的是四年前的那一天我的心已死,一个心已死的人远比一个无情的人可怕。”

飞扬笑了笑道:“你真的这样认为?你似乎还放不下你的儿子。”

嘿咻亦笑了笑,却是冷笑:“我现在还要教你的是一个心已死的人也并非无敌,一个真正可怕的人,他的心已死但是却有一种东西能够让他为之奋斗。”

飞扬正色道:“你就是这种人?”

嘿咻冷声道:“你可以试一试。”

他的话刚说完,眼前突然暴起一片白光,刺得人眼睛发痛。嘿咻的手动了动,剑已出手,没有耀眼的光芒,没有刺耳的剑鸣。那一剑是如此的平凡,只有拔剑突刺两个谁都能做到的动作。但是这一剑却又是如此的不平凡,因为它快,快如闪电以至于没有人会相信他出过这一剑。

“看来你说的很对,我还差你很远。”飞扬笑了笑道,眼神之中满是苍凉与无奈。

“从小到大我都没有骗过你,只是你自己不信罢了。”

飞扬轻笑道:“对,但是你却教得很用心。”

嘿咻断然道:“不,我想我教得根本就不用心,因为我竟然忘了告诉你,身为一个剑客就得他的一招一式付出代价。”

飞扬一怔,笑了笑道:“我现在已经知道了。可我身上有二十万金币的支票。”

“明天我会去杀宇文浩。”嘿咻冷漠的说道。

“祝你成功。”飞扬无力地说道。 血自他的胸口流了出来,浸湿了他的衣衫,变成了一片黑色。他的剑已无法握紧“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他的双腿已无法再支撑他的身躯,就见他如铁塔般轰然落地。

本文内容于 2008-12-17 19:10:13 被sdzzzhl编辑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