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人的温柔 太原一九四三 第一部 悄然没入的针 第十章 雁如匕首

沈冲 收藏 0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3.html[/size][/URL] 许岩对自己的定力感到不太满意。到现在他也没有为自己同汪晓艾之间达成的协议找到充足的理由。 他第一次已经拒绝了她,但还是无法拒绝她第二次。女人通常并不主动,因此握有主动权的女人往往具有可怕的操控能力。 他已和好几个女人发生过关系,他也不是那种好色之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3.html


许岩对自己的定力感到不太满意。到现在他也没有为自己同汪晓艾之间达成的协议找到充足的理由。

他第一次已经拒绝了她,但还是无法拒绝她第二次。女人通常并不主动,因此握有主动权的女人往往具有可怕的操控能力。

他已和好几个女人发生过关系,他也不是那种好色之徒,但汪晓艾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执著和大胆的性格魅力,最终使他答应了她的请求。

她对自己的帮助,虽然重要但是并非不可或缺,而自己对汪晓艾做出的承诺,必然是要花费一番巨大心血的,不可预测的风险更是难以避免。这不是一个条件平等的协议。

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一个任务需要去完成,但却在“美人关”前分了心神。不过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他是不会再回头去考虑什么得与失的。

星期六吃过上午饭,许岩来到了丽都酒吧。汪晓艾有事和萧淑芳出去了,但她托酒吧的侍女给许岩留下一个口信,说是他要的东西已经买到了,让他明天下午四点钟之前过来拿。

许岩心里清楚,这是一句暗语,表示汪晓艾的事情第一步已经办妥,他可以为明天的行动做好准备了。

没有多作停留,许岩又徒步来到了两个街口之外的“福祥茶楼”。这是他昨天晚上和清雁约好的会面地点。

清雁原名程皓,化名程洵佑,也是军统局的特工人员,现在的身份是太原市市政府保卫处副处长。他与许岩已经有过两次合作,可以说是许岩在秘密任务方面的半个搭档。

许岩直接上了二楼,程洵佑已经在靠窗的一张桌子旁坐着等他了。此人约在三十四五岁年纪,面容清雅,身穿一件黑色的中山服,腰间配枪。他的这身装扮,使得平常的老百姓自然是对他惧而远之。

看到许岩走了上来,程洵佑起身说道:“这不是许顾问吗?一个人来喝茶吗?”

许岩假装是不期而遇,说:“程副处长也在这儿。好雅兴啊!”

程洵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好久不见了。许顾问有空的话坐下来聊聊。”

许岩说了声“好吧”,随意地坐在程洵佑对面,然后给自己要了一杯热茶和一碟茴香豆。

程洵佑说:“许顾问最近很忙吗?”

许岩说:“皇军正在为今年冬天的物资储备忙活,又要防止八路、土匪的抢劫袭扰,可是操心了一阵子。难得这两天有点空闲。”

程洵佑说:“我们市政府也是没有清闲日子啊。上月中皇协军第五混成旅的弟兄们闹腾着要求增加兵饷,市政府派人谈判不成,幸亏吴市长想办法筹集了一笔经费暂作补偿,事情才算平息了。”

许岩轻叹一声,说:“这件事前后我也有耳闻。现今世道有点艰难,哪家的日子都不轻松啊!”

程洵佑点头称是。两人又闲聊了几句,才小声切入了正题。

程洵佑说:“这件事必须要我帮忙吗?”

许岩说:“的确需要麻烦你老兄了。我和她是没有办法完成的。”

程洵佑说:“你对那个女特工完全信任吗?”

许岩笑说:“她的情报是你老兄给我的。为什么你反而有点不放心呢?”

程洵佑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抬起头留意了一下四周,才说:“知道她的身份是一回事,完全信任她又是另外一回事,这需要对她本人有仔细的了解和一定时间的接触。老弟不可轻率!”

许岩脸色严肃地说:“我对她的信任是有十足把握的。你知道我从来不会冒没有必要的风险。”

程洵佑说:“在我的印象中,你对一个人的观察还从未出错过。好吧,告诉我需要做什么。”

许岩提高了警惕,再次压低了声音说:“动手的时间和地点都没有变。到时她会在马路当中把车子拦截下来,我负责从远处干掉目标,剩下的两、三个人就交给你了。”

程洵佑说:“出其不意的袭击,这不是什么难事。如果发生意外情况呢?”

程洵佑的问题许岩已经做了考虑,这时说:“如果我未能击中,或者说二十秒内还没有开枪,那你就要即刻动手了。你负责干掉目标和有威胁的人,我会在原地用枪协助你。”

程洵佑说:“就这么说好了。明天你我不用碰头,我明天易容后会在十号住宅附近,就地守候猎物的。”

许岩点了点头,补充说:“明天下午的事情不容有失。还有一点,那位女特工的人身安全你我可都要留点神,人家可是作为客人来帮助我们的。”

程洵佑说:“这我知道。否则八路那边也不会让我们有安生日子可过。”

许岩笑了一下,没有接话。过了一会儿,说道:“还要麻烦老兄一件事。关于第二师团情报官佐藤四郎少佐的个人资料,你能不能暗地里帮我搜集一些?”

程洵佑不解的问:“这个人对你有用吗?你是不是又要有什么大动作?”

许岩歉意地笑着说:“这件事还在筹划之中,恕我不能相告。”

程洵佑并未介意,只是说:“给我四、五天的时间吧。我要提醒你一句,佐藤这个人可是第一军的一名干将,无论老弟准备做什么,只要是与此人有所关联,都得慎之又慎。”

许岩说:“分寸我自然明白。你这把插入心窝的匕首也要当心自身的安全。”

两人又坐了一小会儿,许岩说:“时候不早了,我在别处还有事。程副处长,许某要告辞了。”

程洵佑说:“那我就不留许顾问了。你可走好了。”

许岩站起身,说:“替我问候一声赵秘书。告诉他我那儿白兰地酒多的是,不够的话尽管派人来取。”

程洵佑也站起身说:“许顾问真是大方。话我一定帮你送到,老弟放心吧。”

许岩离开茶楼,坐车来到了广安街十号东南方三百多米的一家卖铁器的商铺。他和这家商铺的老板是熟人,除了买了几件小工具之外,他再次特意到屋顶的那间小阁楼转了转。

这家商铺后院是一间小工房,二楼放着存货,还有两间雇工住的房子,楼顶只有这间不起眼的小阁楼,里面放着杂物。

每到星期六、星期天下午,雇工们都各自回家或者出去了,只有一楼有两个看铺子的伙计,顾客也很少。

这样的伏击地点,隐秘而且僻静,十分的理想,当然也比较难找。许岩上上个礼拜天已经租用过这间阁楼,这次不过是第二次租用。

商铺老板并没有过问许岩租用它做什么。不只是因为他是店里的常客,而且他付的租金也很令人满意。

阁楼里面虽然光线不好,但并不是十分的脏乱,也没有潮气。一间十分狭小的窗户,向西开着,把人的视野从里面无限止的延伸到外面的世界。

许岩再一次细心地观察了周围的环境,开阔、安宁,下面是街道上来来往往、自然流动的路人。他又把里面稍作收拾,才向老板告辞,信步闲行的回到了住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