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式爱情观的没落:逐步娱乐化的情色游戏一

创造新世界 收藏 6 366
导读: 说到爱情,不由让人油然而生出一种神圣感,而为什么说到爱情就让人不由就产生一种神圣感了,其实在《诗经•邶风•击鼓》曾这样描绘爱情“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在这首诗中,足以说明爱之感天动地,让人缠绵悱恻不矣了;其实说到爱情,在每个人心里都存有这样美好的懂憬,生离死别之爱,缠绵悱恻之情,无不让人动容,就象那在中国民间留传的爱情故事《粱祝》一样,无不闻之让人感动,让人有一种对爱的莫名向往。 在匈牙利诗人裴多斐《自由与

说到爱情,不由让人油然而生出一种神圣感,而为什么说到爱情就让人不由就产生一种神圣感了,其实在《诗经•邶风•击鼓》曾这样描绘爱情“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在这首诗中,足以说明爱之感天动地,让人缠绵悱恻不矣了;其实说到爱情,在每个人心里都存有这样美好的懂憬,生离死别之爱,缠绵悱恻之情,无不让人动容,就象那在中国民间留传的爱情故事《粱祝》一样,无不闻之让人感动,让人有一种对爱的莫名向往。


在匈牙利诗人裴多斐《自由与爱情》里“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也把那爱情放在那生命之上的位置,可见爱情在人类社会的意义所在;同时也表明了,人可以失去生命,但不能缺乏爱,而爱情,就象把那生活比喻成咖啡爱情象糖一样,而一杯没有放糖的咖啡,又怎么能算是一杯美味的咖啡了;所以人要是一辈子没有经历过爱情,那人生又是多苍白啊;而对于这个世界而言,没有爱的世界,那是多么荒凉的世界啊。


不过对于国人来说,对于爱情追求的直白,对于向往爱情的觉醒,却也是从三十年前改革开放以来才慢慢苏醒过来的,想想在这之前的社会中,不要说谈情说爱了,就是那唱一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也算是个黄色事件了,所以在之前,爱情就象那冬眠中的蛇一样,只能在脑海里想象它的毒牙可恶了,那些时代的所谓的爱情,其实早就引伸成了一种同志似的合伙关系,而男女之间的结合,也早就变味成了“合作社”样的关系,而爱情,也就只能“委曲”地潜藏于这种合作光环之下了。


至于有没有真爱,是不是相爱,那到是与此无关了,在那个时代人的记忆了,爱不爱在于你们是不是夫妻,如果都成了夫妻了,还谈什么爱与不爱的了,还说什么爱情不爱情了的;所以在那个时代里,所谓的爱情也就象那领结婚证一样,领了结婚证就是爱情了,而在这种观念下,婚姻也就成了爱情的代名词了,不管你们是怎么结合的,可那就叫爱情,虽然是一种无奈,但反映出了那个时代里的爱情的特征:所谓的爱情,就是我们领了结婚证!


在我们这个社会里,真正对爱情这一原始情愫的觉醒,还应该从1978年开始说起,这年,是中国社会和历史转折点,改革开放让中国社会开始多元化起来,在这一年,爱情开始与阶级感情稍稍分开,爱情开始慢慢独立成为一种情愫,恋人们手拉着手逛公园,轧马路,邓丽君的歌曲在非议中从海峡对岸飘来,柔软的《何日君再来》,所传言的不仅是爱情本身,而是让人们心中最柔软、最浪漫、最充满个体主张的东西开始萌动。


从这个时期开始,对爱情的观念,似乎象春天里的新芽一样,慢慢的在人们的内心里萌动,而从耻于表达爱到开始羞答答的把自己的爱显露出来及表达出来,正慢慢的成为那个时代最时髦的话题;而那个时代最能代表爱情萌动的标志之一,就是爱情歌曲的流行;而在那个世风淳朴、百废俱兴的时代,人们酣畅的心里还没有被全新的价值观所充斥,整个社会刚刚从禁锢中走出,物质与精神各方面因素都约束了情感表达的丰富性,然而各种思潮的激烈碰撞,令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开始思索真正的价值与幸福。


所以说那时候对爱情的理解,应该多带有一种温吞水的意味,这就如台湾女歌手孟庭苇的那首《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一样,用它来形容那个年代的爱情恐怕是再恰当不过的了;在那个爱情开始觉醒的时代里,人们开始反思什么是爱,什么是爱情,开始反思内心的感情世界,比如作家张洁小说《爱,是不是不能忘记的》中所描写的一样,人们逐步从禁锢的社会风气之中开始正视自己的感情,开始把爱情从政治的风气中独立出来,把爱情提到一个高度,把爱情看成了凌驾于政治生活,社会及日常生活之上的高度。


所以在那个时代里,人们开始审视自己的情感生活,开始正视自己的情感需求,而情感再也不看成是政治及社会的一种附属品,同时再也不再谈情如猛虎一般了;在那个年代里,人们开始明白了,爱情不再是可耻的,情爱不再是不可谈及的,而那个时代里,人们对情爱的探索,可以从那部保加利亚作家所写的那部《情爱论》的畅销书的追捧,就能看出,那个时代的人们已经开始去认真思考内心情感了,而那部书中旗帜鲜明的肯定了爱情,而且还肯定了男女之间的肉欲是爱情中必不可少的部分。


而还把性生活看成男女之间相爱的合理需求,企图压制性无知它的存在是无意义的,还说柏拉图式的爱情通常是反对男女平等的;在这类书的引导下,人们开始明白了,爱情不只是天空中的星星,而是人的本能需求,人们也第一次的开始反思了,爱情首先是一种男女之间的欢爱,再也不把肉欲当成是犯罪了。


不过在那个时代里,人们还是相对保守的,即使是在婚礼上,敢于当众接吻(那时不兴这个词,叫亲嘴儿)的不是大方的城里人,而是被视为不文明不进步的农村,男女青年在大街上公然拉手会被老年人指着脊梁骨在背后说是耍流氓,而一对恋人深夜依然在街头徜徉极有可能被警惕的联防队截住严密询问。“坐二等”就是女的侧坐于自行车的后架上(严禁两腿分开跨坐,那是流氓姿势),大多数女人还是这样被自己的丈夫娶进家门的。


所以在那个时代里,总得来说,爱情在人们的观念里还是腼腆害羞的,还是属于私底下的事体,而就象那邓丽君所唱的〈甜蜜蜜〉,那个时代的爱情,就如那歌词所唱的一样: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开在春风里 /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 我一时想不起 啊~~在梦里.....它不仅爱的很腼腆,同时也只能如这甜蜜蜜一样,爱还是“在哪里”朦胧的寻觅与思索之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