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战斗机联队"史拉格特"联队长——约瑟夫·普利尔上校

古德里安001 收藏 3 678
导读:第26战斗机联队"史拉格特"联队长——约瑟夫·普利尔上校(JG26 'Schlageter', Oberst Josef Priller,6.27.1915 - 5.20.1961) JG26“Schlageter”联队,是德国空军中的一支劲旅,他们一直战斗在西线(除1943年1月至6月,JG26的I./JG26大队加上7./JG26中队因与JG54的Ⅲ./JG54大队外加4./JG54中队互调,而在列宁格勒防线与苏军作战)。参加过战争前期的法国战役、不列颠之战等重要战役,战争中后期他们更

第26战斗机联队"史拉格特"联队长——约瑟夫·普利尔上校(JG26 'Schlageter', Oberst Josef Priller,6.27.1915 - 5.20.1961)

JG26“Schlageter”联队,是德国空军中的一支劲旅,他们一直战斗在西线(除1943年1月至6月,JG26的I./JG26大队加上7./JG26中队因与JG54的Ⅲ./JG54大队外加4./JG54中队互调,而在列宁格勒防线与苏军作战)。参加过战争前期的法国战役、不列颠之战等重要战役,战争中后期他们更担负起保卫德国人民的重大责任。深受德军迷们崇拜的阿道夫.格兰德将军也是来自JG26。因而虽不能称JG26为最好的联队,至少也是最好的之一。而这支联队的联队长中,在位时间最长的就是下面要介绍的 Oberst Josef Priller。他在JG26联队长的位置上呆了两年,运气可谓相当不错,同为驻防西线的JG2“里奇德霍芬”的十任联队长中第四任到第九任联队长竟然全没有活到战争结束,而且其中有四位都是在联队长的位置上阵亡的。

要讲述Oberst Josef Priller和JG26的神奇故事,我们先从1944年6月6日开始...

看过描述1944年6月6日诺曼第登陆电影"最长的一天(The Longest Day)"的观众一定都对D-Day当天上午以超低空高速掠过英军宝剑海滩(Sword)扫射的两架德国空军黄机身Fw190战机印象深刻,而领导这个象征德国空军唯一的反击的双机编队者,正是镇守西线四年之久的著名战斗机联队JG26 'Schlageter'的联队长约瑟夫·普利尔中校。

第26战斗机联队(Jagdgeschwader 26)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37年初第234战斗机联队(JG234)的成立,她是继JG132 'Richthofen'联队之后第二个接收全欧洲最先进的Messerschmitt Bf109B战斗机的单位。1938年12月,该联队以驻地的民族英雄阿尔伯特·里奥·史拉格特(Albert Leo Schlageter)作为联队的大名,因此该联队自此冠上'Schlageter'的大名。

第一次世界大战於1918年底后结束,战后的凡尔赛合约以及其它诸多政策令德国人民十分不满,因此有不少人暗地里对抗英、法占领军,并以类似游击战的方式於1920年代初期表达他们的不满。史拉格特是莱茵地区一支民兵组织的领袖,从事破坏与爆破等对抗法军占军的活动,但在1923年史拉格特被法军逮补枪决,后来他成为当地德国人民心目中的英雄,因此德国於收回莱茵区之后所驻扎的战斗机联队便称为"史拉格特联队",而联队麾便是一个盾牌镶上'S',所有的联队成员并在外套右袖口上绣上'JAGDGESCHWADER SCHLAGETER'的字样以别於其它联队。

JG26早期的队徽


1939年5月1日德国空军展开战前最后一次番号大变动,之前以军区以及联队属性编成的三位数代码改为二码代号,编号的原则以当时的四个航空队(Luftflotte)来区别,第一航空队分到的是1 -25,第二航空队分到的是26 - 50,第三航空队则是51 - 75,第四航空队则为76 - 100,而史拉格特联队位於第二航空队麾下,因此就成了第2六战斗机联队"史拉格特(Jagdgeschwader 26'Schlageter')"。

JG26队队徽

盾牌嵌上‘S’


Geschwaderstab

这一标志是JG26本部的标志,也是联队第二任联队长Witt少校的个人标志




Erg

III Gruppe Stab

I Gruppe Stab


1st Staffel (early)

1st Staffel (later)


2st Staffel (early)

2st Staffel (early)


II Gruppe


3rd Staffel

4th Staffel

5th Staffel

6th Staffel



III Gruppe

7th Staffel

8th Staffel

8th Staffel Variation (Rare)


9th Staffel (early)

9th Staffel (later)

1939年9月1日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此时的JG26 'Schlageter'位处於西边的第二航空队(Luftflotte 2)麾下而无缘参与东边的波兰战事,虽然英国与法国随后对德国宣战,但是交战双方的地面部队却在德法边界按兵不动,这段期间后来称作"假战争(Phoeny War)"或"静坐战争(Sitzkrieg)",这样子的状况表示双方的交战暂时仅限于海上与空中,但很不幸,JG26所面对的防区是宣布中立的比利时与荷兰,两个中立国的空军自然不会前来挑衅,英军的战斗机大多由北海JG1的防区前来,而法军则由德法交界处JG53的责任区前来,因此大好良机便落到JG53以及JG1的手里。总计自1939年9月1日至1940年5月9日德军在西线总共击落了160架敌机,光是JG53就占了71架!

JG26大战中的第一架牺牲者出现在1939年9月28日,2./JG26的约瑟夫·布尔契根少尉(Leutnant Joseph Buershgens,10架)在防区的最南端碰巧遇上法军的美制Curtiss Hawk 75A机群(P-40前身的外销型),在以一敌十的作战中布尔契根击落了一架法机首开JG26记录,但他本身也受伤住院八个月。

此外实验性编成的夜间战斗机中队10.(N)/JG26也在开战不久后成军,中队长约翰尼斯·斯坦因霍夫中尉(Oberleutnant Johannes Steinhoff)率领的这个独立中队操作的是日间战斗机联队汰换的Bf109C/D战机,此时配属在北海边JG1之下,在1939年12月17日著名的"海勾兰之战(The Battle of Heligoland Bight)"中该中队击落6架英军轰炸机,也因此终止了英军轰炸机所有的日间轰炸任务;斯坦因霍夫中尉本人击落其中的2架,但数周后10.(N)/JG26便改编到其它夜间战斗机单位而离开JG26(斯坦因霍夫后来升至上校并任JG77'Herz-As'、JG7 'Nowotny'联队长,击落178架获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战后斯坦因霍夫任西德空军总司令。)。

这个时期JG26的联队长大有来头,开战时已经51岁高龄的爱德华·瑞特·冯·施莱赫上校(Major Eduard Ritter von Schleich)在一次大战时(1914 - 1918)击落35架协约国军机并获蓝十字勋章(Pour le Merite),就如冯·里奇德堆芬一样他将Fokker DR.I座机涂成全黑色出击,因此协约国的飞行员们都称他为"黑骑士",他也真的曾获德皇威廉二世册封骑士的爵位(所以才会有那个'von'),他是新生德国空军中担任联队长击落数目最多的元老飞行员(乌德特少将'62架'和罗尔泽尔少将'Generalmajor Bruno Loerzer,44架'都担任指挥工作)。

"黑骑士"联队长冯·施莱赫於1939年12月卸下联队长一职并前往担任指挥工作,后来'黑骑士"官拜中将(Genelleutnant)。新任联队长汉斯·胡戈·威特少校(Major Hans Hugo Witt)本身则是气艇"兴登堡号(Hindenburg)"大灾难中的幸存者,威特联队长将在未来的半年内带 'Schlageter'的飞行员们作战。

JG26 'Schlageter'在这长达八个月的"假战期"总共只击落了8架敌机,这还是包括了10.(N)/JG26的那6架在内,在德法边界的Ⅲ./JG53大队长莫尔德尔斯上尉(Hauptmann Werner Moelders,西班牙内战空战英雄、后来第一位击落100架的飞行员)在这段期间个人就击落10架,比JG26全联队还多!等候多时的西线战役终於在1940年5月10日正式开始,虽然德国陆军主力放在阿登森林的A集团军(Armeegruppe A),但是战线北端B集团军能否吸引大批法军、英军也是这项作战的成功与否的重要关键。

德军空军第七航空师(Fliegerdivision 7)的伞兵在比利时、荷兰成功的空降作战中迅速地夺取了边界的要塞与重要桥梁,后续的地面部队随后跟进打开了前往两国首都的通路。法、英两国也将地面兵力与空中兵力按战前计划调往北边来,认为这个采用大量空降部队以及装甲师的正面必定是德军主攻的方向。JG26 'Schlageter'所面对的荷兰与比利时空军在三天内被德军四个战斗机联队的613架Bf109E消灭,荷兰於5月14日投降,这使得JG26得以向南部署至法国境内以协助在色当突破的古德里安的装甲部队。

后路被截断的法英军撤至敦克尔克港,皇家海军於5月28日展开代号"发动机作战(Operation Dynamo)"的大撤退,虽然德国空军全力拦阻但英军仍然成功地撤出了33万8千人的部队,这些部队日后成为大英帝国继续奋战的本钱。德军西线的第二波攻势"红色作战(Operation Rod)"於6月5日发动,在短短二十天的时间内占领了巴黎并迫使法国政府於6月22日签字投降。

整个西线战役开打四十多天以来,JG26 'Schlageter'击落了160架盟军军机,全联队只有七位飞行员阵亡或被俘。整个德国空军则被击毁1,428架飞机,占开战战力的28%;所得到的战果则是荷兰、比利时空军全灭、法国空军被击落574架军机、英国空军被击落959架军机(477架为战斗机)。JG26在法国投降后有了新的指挥官,联队长威特少校转任参谋人员,新任联队长由原I./JG26大队长歌哈特·汉德瑞克少校(Major Gotthardt Handrick)接任。

31岁的汉德瑞克少校出身运动世家,他是1936年柏林奥运会现代五项的金牌得主,1937年7月至1938年9月为德国空军派驻西班牙的「 鹰军团」战斗机大队J./88大队长,Oesau上校(JG2/JG1联队长)、Ihlefeld上校(JG52/JG1联队长)、Luetzow上校(JG3联队长)以及两任战斗机兵种总监莫尔德尔斯上校与格兰德中将在当时都是汉德瑞克手下的中队长或普通飞行员(谁的部下中有这些人中的一位或两位就可自毫了,不幸的是,竟然有这么多!)。此外来自Stab./JG27的西班牙内战老手格兰德上尉(Hauptmann Adolf Galland)也在6月6日起接任Ⅲ./JG26的大队长。

Handrick少校的标志,这一标志最时用在西班牙内战期间,当时Handrick为J88大队长。

Handrick离开JG26后,标志被Herwig Knüppel上尉使用。

汉德瑞克少校的Me109E-1


JG26与德国空军其它的单位在法国投降后至7月底的这一段时间内并未继续对英国皇家空军施加压力,而是撤回德国本土整补修养,当然以整个西线战役损失近1/3兵力来说这不能说是错误的决定,但是这一段空档期间便被英军拿来整补训练与重编,一个月内工厂生产出来的新飞机便将西线战役中英军的损失给补充起来了。

在外交方面的努力失败后,德军高层决定在9月执行代号"海狮作战(Unternehmen Seeloewe)"登陆英国的作战行动,而为了确保登陆舰队能平安上岸,德国空军奉命击溃英国皇家空军并夺取滩头上的制空权。德国空军各单位於7月底陆续向英吉利海峡集中,正式开始对英国的大规模空中行动。JG26的三个大队於7月21日进驻海岸线,三个大队的基地距多佛海峡都不到几公里。

从1940年7月底开始一直到冬季降临的这段时间德、英两国空军展开了殊死战,德军的目的是在水面舰队登陆前耗尽英国皇家空军的战斗机兵力,以便夺取英伦南部的制空权;英军方面的目的则是尽量保持实力以备真正登陆作战时才倾巢而出。德军方面的战略是将英机诱到海峡上空,在这个距两军差不多远的空域迫使英军进入消耗战,如此一来德军以较整齐的素质以及较强大的兵力便可在这项消耗战中获胜。但是英国皇家空军并不上当。

英军当然知道德军的企图,因此在雷达的辅助之下英军战机尽量避免出战,比如说来袭敌机若全为战斗机则英军便按兵不动,只有大规模轰炸机来袭时才会投入战机作战,而由於有了雷达提供的情报,英军得以从容集结兵力并在海峡的这一头摆好阵势等待德机前来。虽然德军战斗机联队大多已经换装更新的Bf109E-4战斗机,但是航程不足的问题仍然未获解决,这在两军阵地犬牙交错的欧陆作战时或许还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在英伦战役中续航力九十分钟的Bf109E在踏入英国领空时往往只能作三十分钟的作战便必须要回头,否则便有坠入英吉利海峡的危险,而这三十分钟恰恰只够让Bf109E飞到伦敦北郊。

入侵者续航力的不足对於防守者有莫大的好处,首先英军若是战力不济则可选择向北逃窜避战,续航力不足的德机往往无力追赶其次入侵者只会从海峡的固定方向前来,防守的英军不用分散兵力巡逻左、右两翼,而可将所有兵力集中到交战正面以造成局部优势;再者战场在英国本土,英军飞行员若不是被当场击毙则有相当大的机会生还,相反地德军飞行员若不幸被击落往往就是被遣送到加拿大战俘营渡过大战剩下的日子。

1940年8月1日JG26'Schlageter'的第一位骑士铁十字勋章得主出炉,Ⅲ./JG26大队长阿道夫·格兰德少校以17架的战绩成为Bf109联队中第四位获颁此勋章的飞行员。就在此时德国空军高层也拟定了以全面消灭英国皇家空军代号"老鹰作战(Adlerangriff)"的作战行动,这项预计执行两周的作战将於"鹰日(Adlertag)"1940年8月13日当天正式开打,目标以摧毁英国南部战斗机各基地以及相关支援设施以求於两周内完全消灭当地的英军战斗机兵力。

自1940年8月13日至9月15日这段期间被战史家称为"不列巅之战(Battle of Britain)",这是第一场大规模纯空对空作战,在这短短的四周内就决定了二次大战的发展。德军方面第二航空队与第三航空队(Luftflotte2, 3)总共在法国集结了分属八个战斗机联队853架Bf109E的兵力,全部只有在挪威与北海边作战的JG77约100架Bf109E缺席这场盛会,各联队参战兵力如下:

Luftflotte 2 ;Luftflotte 3 ;JG3 Bf109E x 86 ;JG2 'Richthofen' Bf109E x 91;JG26 'Schlageter' Bf109E x 111 ;JG27 Bf109E x 100;JG51 Bf109E x 99 ;JG53 'Pik-As' Bf109E x 112;JG52 Bf109E x 77;JG54 'Gruenherz' Bf109E x 98;I.(J)/LG2 Bf109E x 33;II.(S)/LG2 Bf109E x 31

德国空军其它的单位还包括42个大队共1,008架的轰炸机、9个大队286架Ju87B/R俯冲轰炸机、9个大队189架Bf110C驱逐机,可以说是全军出动。虽然集结了这么多的兵力,但是德国空军的三种主力战机分别有著不利这次作战的缺点;其中Bf109E续航力的不足已经在前面说明过,而长程的Bf110双引擎驱逐机则是有著机动性不足的缺点,在遇上英军单引擎的喷火式(Spitfire)或飓风式(Hurrican)时往往只有挨打的份,到后来反而必须依赖Bf109E的护航;而在波兰战役与法国战役担当飞行炮兵一职的Ju87俯冲轰炸机则完全无法在敌军战斗机环伺之下进行轰炸;这三项不利因素可以说直接导致了德国空军在不列巅之战中的失败。

在如此进行攻击一周之后英国皇家空军仍然未被击倒,Ju87 'Stuka'俯冲轰炸机联队更在8月18日遭受重大损失;StG77 (第77俯冲轰炸机联队)出动的87架Ju87B被击落或摧毁17架,战损高达20%,加上其它联队数日来战损都居高不下,德军因此下令所有的俯冲轰炸机联队就此退出不列巅之战的序列,而空军总司令戈林下令撤换战斗机联队中的高龄指挥官,许多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老飞将便被年轻一代的军官取代;1940年8月22日,Ⅲ./JG26大队长28岁的格兰德少校成为新任联队长,出身运动世家的汉德瑞克少校则转任他职,而9./JG26中队长吉哈特·希普夫(Gerhard Schoepfel)中尉升任Ⅲ./JG26大队长。除了格兰德少校以外,在短期内有许多未满30岁的年轻军官担负起联队长的重任,如JG51的莫尔德尔斯少校(27岁,20/7/40升任)、JG3的Luetzow少校(28岁,21/8/40)、JG54的Trautloft少校(28岁,25/8/40)、JG53的Von Maltzahn少校(30岁,10/10/40)、JG2的Wick少校(25岁,20/10/40)。

在调整了部份指挥官之后,德军依然无法在九月中旬以前夺取英伦南部的制空权,希特勒下令空袭英国首都伦敦以吸引英军主力出战,但是在努力之后仍然无法达到作战目的,终於在1940年9月19日希特勒下令海狮作战无限期延后,预定支援地面部队的Ju52/3m运输机群也解编回国。至此德军放弃了登陆英国的作战构想,英国空军终於获得最后胜利。而至9月7日德军的轰炸机只剩下798架,驱逐机剩下112架而Bf109E战斗机剩下658架。 虽然德军放弃了登陆的意图,但是空军各单位并未放松对英国的攻击,在整个10月与11月,英国南部随时都上演著上百架战机的激烈空战,直到12月初因天候转坏德军退出海峡沿岸为止。1941年秋之前战斗机兵种获颁骑士铁十字勋章的标准是击落20架,而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则须击落40架;经过不列巅战役的洗礼许多新的骑士铁十字勋章得主出现;接替联队长格兰德的Ⅲ./JG26大队长希普夫上尉的战绩在1940年9月11日达到20架因此成为JG26第二位获勋者,紧接著7./JG26中队长慕钦堡中尉(Oberleutnant Joachim Muencheberg,135架,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和I./JG26大队长平盖尔上尉(Hauptmann Rolf Pingel)同时在9月14日击落第20架并列联队的第三位骑士铁十字勋章得主。至1941年6月22日德军入侵苏联所导致的"大量击落"之前JG26的骑士铁十字勋章得主如下:

姓名与阶级

日期

获颁架数

个人总战绩

所属单位

Maj. Adolf Galland

1940,8,1

17

104

Ⅲ./JG26大队长

Hptm. Gerhard Schoepfel

1940,9,11

20

40

Ⅲ./JG26大队长

Oblt. Joachim Muencheberg

1940,9,14

20

135

7./JG26中队长

Hptm. Rolf Pingel

1940,9,14

20

26

I./JG26大队长

Oblt. Gustav Sprick

1940,10,1

20

31

8./JG26大队长

Oblt. Heinz Ebeling

1940,11,5

18

18

9./JG26中队长

Hptm. Walter Adolph

1940,11,13

15

28

II./JG26大队长

(Maj.=少校 Hptm.=上尉 Oblt.=中尉)

获得骑士铁十字勋章的人数和战绩成正比,而在参与不列巅之战的八个战斗机联队中,只有JG2'Richthofen'的九位比JG26的七位要多。除此之外,联队长格兰德少校更在1940年9月25日以40架的战绩成为国防军第三位获颁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的军人,而海峡前线JG2 Wick(关于这位有命而无运的Wick少校,我以后会给大家介绍,别看他战绩不高,但他是JG2的第四任联队长,也是德国最年轻的联队长之一“25岁”,而且一度是德国空军的头号尖子,只可惜阵亡太早!)少校、JG51 Moelders少校、JG26 Galland少校三位联队长竞争德军头号空战专家的争夺战更是成为这个时期德国人民茶馀饭后的话题。

从上面骑士铁十字勋章得主名单中可以看见之前由格兰德少校领导的第三大队战绩最突出,包括前后两任大队长以及麾下三位中队长(7,8,9./JG26)都是骑士铁十字勋章的得主,而联队长格兰德本人更是全德国空军前三名的空战专家。除了上述这些骑士铁十字勋章得主之外,联队中还有一些卧虎藏龙的人。

联队本部(Stab./JG26)担任联队长僚机的联队机械官沃尔特·霍顿中尉(Oberleutnant Walter Horten)在战前就和其兄莱姆(Reimar Horten)两人在1930推出世界上首架全翼式飞机Ho I,战争爆发后沃尔特·霍顿在JG26担任机械官,在不列颠战役期间击落了7架敌机;1941年霍顿兄弟埋首飞翼机的研究,兄弟俩的著名终极作品便是1945年被列为"德军秘密武器"之一的飞翼式喷气式战斗机Gotha Go229(这东西,我总觉得是美国B2隐形轰炸机的老祖完,大家能想象得到这是个什么样子的东西。)。

但是有英雄也会有烈士,像1939年9月28日首开联队击落记录的约瑟夫·布尔契根中尉於1940年9月1日迫降被俘;骑士铁十字勋章得主9./JG26中队长艾伯林中尉於获颁勋章当天跳伞被俘;1./JG26中队长7架记录的艾伯哈特·亨利西中尉(Oberleutnant Eberhard Heinrici)於11月17日被击落阵亡。整个不列巅战役期间JG26'Schlageter'总共有56名飞行员阵亡、被俘或失踪,战机坠毁了再生产就有,但是这些飞行员都在战前经过完整训练,这种人力上的损失是德军很难弥补回来的。而整个德军最大的损失可以算是1940年11月28日击落数56架领先群雄的JG2联队长Wick少校的丧命,原本三人的竞赛就只剩下Galland与Moelders。

接手1./JG26的新任中队长也是一位骑士铁十字勋章得主,来自JG51 Moelders的联队25岁的约瑟夫·普利尔中尉(Josef Priller)已经拥有20架的击落记录,是当时JG51联队上仅有的四位骑士铁十字勋章得主之一。大家印象中德国人总是高大英挺,但是普利尔的身高却只有163cm,娇小的身躯著实很难让人和"伟大的空战专家"联想起来。

约瑟夫·普利尔在战前就加入I./JG71,德国入侵波兰后I./JG71改编为JG51的第二个大队(II./JG51),普利尔中尉并成为第六中队(6./JG51)的中队长。1939年9月到1940年5月这段假战期普利尔并未立下什么战功,一直到西线战役展开三周后的5月28日才击落了第一架敌机,但是在法国投降之前他就击落了六架敌机。

JG51是由联队长西班牙内战空战专家莫尔德尔斯少校领军参加不列巅之战,Moelders是不列巅之战中排行前三名的空战专家,同时也是德国空军第一位击落20、40、50架敌机的飞行员,第一位获颁骑士铁十字勋章(29/5/40)与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21/9/40)的战斗机飞行员也是他,可以说是当时德国空军最闪亮的巨星。在Moelders带领下普利尔也在1940年10月17日达到了当时获颁骑士铁十字勋章所需的20架,而於两天后获颁的骑士铁十字勋章。


Priller中尉的座机,黄鼻子的Bf109E-3,6./JG51,1940年秋

由於1./JG26中队长亨利西阵亡,因此普利尔便前来接掌Schlageter联队的这个中队,从此展开了在JG26 'Schlageter'的作战岁月。值得注意的是普利尔将从前6./JG51的中队徽"红心A扑克牌"带到JG26并成为他自己日后四年的个人座机标帜,普利尔并且在红心旁边漆上爱妻'Johanna'的匿称'Jutta'。

Priller的标志,“红心A”及妻子‘Johanna'的匿称'Jutta'。


Priller和Jutta

1940年12月5日JG26联队长Galland少校击落第57架敌机,超越JG51联队长Moelders中校的55架与已阵亡的JG2联队长Wick少校的56架,成为德国空军排名第一的空战专家,而数日之后海峡气候更加恶劣,因此海峡前线仅存的联队都往法国内陆后撤以渡过冬天,德国元首希特勒(Adolf Hitler)於圣诞节亲自前往法国前线巡视,并与JG26 'Schlageter'全体官兵共享圣诞大餐。

由於联队表现优异,JG26全体官兵因此得以在1941年2月返回德国休假,这对当时只有"阵亡或负伤"才能退下前线休息的德军而言是十分难得的荣耀。但是并非联队中的全部九个中队都这么好运,由於意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的愚蠢以及意大利军队的无能,德军被迫介入地中海区域的战事以免在非洲与巴尔干半岛的轴心势力被整个铲除,因此第七中队(7./JG26)在骑士铁十字勋章得主慕钦堡中尉带领下於1941年1月随著德军第十航空军(X. Fliegerkorps) 前往西西里岛,预备对马耳它岛上的英军航空兵力进行压制。

总计从1941年2月到8月间在西西里、南斯拉夫、希腊、意属北非之间移防,除了原先压制马耳它岛的任务外还参与了1941年4月至5月突发的巴尔干战役、克里特岛空降战役以及德军隆美尔中将(Generalleutnant

Erwin Rommel)在北非的初期战役。总计在这半年内7./JG26的战绩是52:0!也就是击落了52架敌机而本身完全无损失!中队长慕钦堡(Joachim Muecheberg)中尉个人於1941年5月7日以43架的记录超越当时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所需的40架而成为国防军第12位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得主,在战斗机兵种方面则是第六位。



这幅照片摄于意大利领空,当时JG26正在支援意大利在北非的作战。

其中标有白色12标记的飞机,是Joachim Muecheberg 中尉的坐机。

而靠前的飞机上有米老鼠标志,这表明,飞机属Adolf Galland。

同时在欧洲大陆这边联队的其他单位也没闲著,在休假完毕后联队开始换装最新的Messerschmitt Bf109F-2战机,此型战机仍然使用原来Bf109E系列的Daimler-BenzDB601型发动机,但是全机的气动力外型则重新设计,使Bf109F各方面的表现都比Bf109E强上一截,不过战机武装改为一门过桨心的MG/FF 20-mm机炮与引擎盖上方的两挺MG17 7.9-mm机枪,火力上较Bf109E薄弱不少。英国皇家空军在1941年初便开始对德军占领区展开攻击,代号"马戏团(Circus)"的攻击行动以大量的战斗机掩护少数轰炸机,目的是强迫德军出战以消耗德军兵力,但如同不列巅之战中的英军一样,现在改采守势的德国空军在雷达的辅助之下占有地利之便,因此英军讨不到任何便宜。

对英军而言,他们最新的喷火五型(Spitfire V) 只和Bf109F战成平手而已,可是德军的新一代战斗机却已经准备服役。福克·沃尔夫厂(Focke-Wulf)坦克博士(Dipl-Ing Kurt Tank)所设计的Fw190 战斗机原本只是作为当时德军主力Bf109战斗机的备选,但是其优异可靠的性能使它成为大战后期足以与后者并列的重要机型。JG26於1941年3月假期结束后派遣一组由II./JG26大队技术官卡尔·伯里斯中尉(Oberleutnant Karl Borris)与奥托·贝衡中尉(Oberleutnant Otto Behren)率领的小组前往空军著名的埃希林(Rechin)测试中心对Fw190A-0预量产型的测试工作,以使JG26'Schlageter'成为德国空军第一个换装Fw190的战斗机联队。

虽然Fw190所使用的1,660-hp BMW801气冷式发动机是她性能优异表现的来源,但是这型发动机在与机体整合时发生不少问题,最为人知的便是引擎过热,这些问题在Focke-Wulf与BMW 厂交互指责之下愈形严重,完全是靠著贝衡中尉等人的热忱与居中协调才得以挽救这个原本要被放弃的计划。贝衡中尉所率领的"190测试中队(Erprobungsstaffel 190)"以六架预量产型Fw190A-0日以继夜的工作,在完成50多项修改后终於在1941年7月底通过了前线服役的评估,这一款优秀的战机终於能够派往前线。

为了避免占用主力战机Bf109的DB601液冷式发动机的生产能量,坦克博士将新战机改用气冷式的BMW801 发动机,改用气冷式发动机最大的优点便是提供了飞行员一个无形的盾牌。以往Bf109的飞行员在发动机中了几颗步枪子弹之后便得要弃机逃生,而现在Fw190往往承受了暴风雨般的战损却仍能挣扎飞回基地,因此格外受飞行员的欢迎;另外量产型机翼4门20-mm机炮与机配2挺机枪的旺盛火力更是火力贫瘠的Bf109F之数倍,对飞行员来讲就算是新手也有击落敌机的机会;而Fw190秉持德制战机优异的俯冲能力以及无可匹敌的滚转率使飞行员在对上老对手喷火式战机时总是能轻松应战。测试中队於任务完成后解编,贝衡中尉与伯里斯中尉则在不久后分别升任8./JG26与6./JG26的中队长。

1941年6月初JG26再次进驻海峡沿岸,而第二航空队(Luftflotte2)各单位则向东前往苏联边界进行入侵苏联的准备,西边的第三航空队(Luftflotte 3)只剩下Galland中校的JG26'Schlageter'以及威廉·巴尔萨少校(Major Wilhelm Balthasar,47架,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的JG2 'Richthofen'两个战斗机联队不到250架Bf109E/F防守。

在德国入侵苏联前夕,联队长Galland中校以69 架的战绩成为新制定的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的第一位得主,而他仍是当时排名第一的空战专家。1./JG26中队长普利尔在6月16日起的四周内击落了19架敌机(No.21 -No.39),距离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所需的40架只差一架而已,终於在1941年7月14日一架英军喷火式战机为普利尔带来了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7月20日普利尔成为国防军第28位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的得主,同时也是JG26中继联队长Galland和7./JG26中队长慕钦堡的第三位获此殊荣的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