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空军击落盟军飞机最多的空军上尉 汉斯·约阿希姆·马尔塞尤

德国空军击落盟军飞机最多的空军上尉 汉斯·约阿希姆·马尔塞尤

(Hauptmann Hans-Joachim Marseille, 1919.12.13-1942.9.30)


在德国空军数以千计的战斗机飞行员中,击落盟军敌机最多的,便是有“非洲之星”之称的汉斯·约阿希姆·马尔塞尤上尉。在1942年的德国空军战斗机部队中,若是提到马尔塞尤的大名,人们都会露出大大佩服的表情;而德国本土的女士们,通过报刊杂志上的报导宣传,对这位二十出头英俊年轻的小伙子无不希望一亲芳泽,对马尔塞尤中尉的爱慕信如雪片般地涌往马尔塞尤所在的北非沙漠部队。但是在短短两年前,马尔塞尤却是一个让长官头痛,甚至厌恶至极、不守纪律的麻烦家伙。以下便是有关这位击落158架西方盟机的全国防军第四位钻石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得主的介绍。

马尔塞尤所加入的第一个实战单位是第2教导联队第1中队(1./LG2),时间正是在“不列颠空战”的前三天,也就是1940年8月10日。直到希特勒取消入侵英伦三岛的行动之前,马尔塞尤总共在海峡前线击落了7架英军飞机,这样的成绩看来还算不错,可是若是与他所损失的4架Bf-109E战机相比较,这样的击坠损失比看来不甚高明。

马尔塞尤在1940年12月24日转调到由大名鼎鼎的琼汉尼斯·史坦因霍夫中尉(Johannes Steinhoff,战争结束前升至上校,共击落178架敌机,获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所领导的第52战斗机联队第4中队(4./JG52)服役。不过,个性放荡的马尔塞尤很不得中队长史坦因霍夫的赏识,因此在1941年1月,马尔塞尤就被踢到驻防在柏林附近的第27战斗机联队(JG27)。柏林这个大都市众多的年轻女子与娱乐场所正得马尔塞尤所好,但是不久之后马尔塞尤所属的第3中队(3./JG27)就随着整个联队被调往北非,以协助溃败的意大利人,并提供隆美尔中将(Erwin Rommel,1942年6月晋升元帅)所亟需的空中掩护。

在这之前,马尔塞尤曾经干了向对着公路上的车辆俯冲、超低空飞行,甚至对着他的中队长营房扫射示威之类几乎断送他军旅生涯的蠢事,但是在第1大队(I./JG27)大队长爱德华·纽曼上尉(Eduard Neumann,战争结束时升为上校,在西班牙内战中击落2架,二战中击落13架)的亲自调教下,马尔塞尤渐渐改变了他放荡的本性,而专注在战斗飞行上。

德国空军派往利比亚沙漠的战斗机部队就像地面部队一样少,截至1941年年底,马尔塞尤所属的JG27“Afrika”是德国空军惟一派驻北非的战斗机联队,而同在地中海战区的尚有第53战斗机联队(JG53)“Pik-As”(黑桃A),驻在意大利的西西里岛。两支联队共辖六个大队,当时两支联队总共操作有154架Bf-109F-4 战斗机(可出勤的仅有98架,其中JG27为43架),由此可见德国空军也和隆美尔一样在数量上居于劣势。JG27 在沙漠中所使用的战斗机起初是Bf-109E-7/Trop(即Bf-109E-7的热带沙漠型,加装了滤沙器以避免风沙吹入引擎中),1941年9月开始接收性能大幅提升的Bf-109F-4/Trop型后,德国空军在装备上即领先了其同盟军对手。

当时英军在沙漠中的主力大多仍使用Hurrican飓风式战机,或美制的P-40小鹰Tomahawk系列,以及少数的Spitfire喷火式。马尔塞尔在换装了Bf-109F型之后战绩开始扶摇直上,1941年底他已击落36架敌机,1942年2月8日,他击落了第40架而跃居沙漠地区首席空战专家。当时在沙漠中领先的三位空战专家就是马尔塞尔少尉、马尔塞尤的中队长(3./JG27)的贺穆斯中尉(Gerard Homuth,隔天击落第40架)、同联队第2大队第6中队(6./JG27)的舒兹士官长(Otto Schulz,2月15日击落第44架)。2月21日,马尔塞尔击落了他的第49、50架敌机而与第2大队的舒兹上士于2月25日一齐获颁骑士铁十字勋章。但是,领悟了空战技巧的马尔塞尤很快地便将他们两位远远抛在后面。马尔塞就在6月3日一口气击落6架P-40,以累积75架的战绩获颁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在短短的两周内,马尔塞尤曾于6月17日当天,于短短的十二分钟内一口气击落6架敌机,使得他的记录飙升破百(达到101架),成为德国空军第十一位击落百架的飞行员,马尔塞尤也因此在两周内再度获颁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先前马尔塞尤的竞争对手舒兹中尉,在这一天被一架P-40击落阵亡,记录是51架。(另一位贺穆斯最终晋升为少校,于1943年2月离开了I./JG27大队长的职位,最后在1943年8月2日,于东线I./JG54大队长任内被一架P-39击落阵亡,最终记录是63架)

这时候的德国非洲军团刚攻下托布鲁克(Tobruk,1942年6月21日),士气大盛,由刚晋升元帅的隆美尔指挥下往埃及追击英军第8军团。马尔塞尤总计在六月间的格查拉(Gazala)、托布鲁克战役期间击落了33架敌机,被升为第3中队中队长,并在六月底前往柏林接受元首亲自赠勋,然后在德国休假两个月。

马尔塞尤在空战中的射击技巧总是令与他一同飞行的同胞咋舌不已,因为那看起来就像是超能力一般令人无法置信:他总是将炮弹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射入敌机,而且所用的炮弹也比其它飞行员要少的多。在一次总共击落6架敌机的任务中,马尔塞尤所发射的炮弹还不到满载量的一半!德国空军的击落申请表在送至柏林时总要祥细地记载地面目击者、空中目击者、所用弹药种类数目、敌机种类、敌机中弹数量等项目,当时因受伤而暂时在战斗机兵种总监阿道夫·格兰德少将麾下服务的拉尔少校(Guenther Rall,击落275架,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获得者)表示,当时他们发现,马尔塞尤平均只要花15发炮弹就能击落一架敌机,他因此认为马尔塞尤是全德国空军最佳的射手。除了德国自己的铁十字勋章外,意大利总理本因兹·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也颁发给他意大利金质忠勇勋章,只有另一位同为战斗机飞行员的德国人有此荣幸获颁此等级勋章(即慕钦堡Joachim Muencheberg少校,135架,1943年3月23日于JG77联队长任内在突尼斯阵亡,获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像隆美尔元帅,或是他的伙伴瓦尔特·内林上将(Walter Nehring)也都只有获颁银质忠勇勋章而已。

1942年8月24日,22岁的马尔塞尤以德国空军最年轻上尉的身份返回北非沙漠。在他缺席的这两个月里,北非情势有了重大变化:七月份的第一次阿拉曼会战,消耗了隆美尔有限的兵力,且使隆美尔改采守势;另外II./JG27的史奈德下士(Unteroffizier Bernard Schneider,共击落23架)于8月7日击落了搭载英军新任第8军团军团长高特中将(Lieutenant General W.H.E.Gott)的布里斯托孟买式(Bristol Bombay)运输机,使得这位刚上任一天的军团长当场阵亡,而使后来升任元帅的的蒙哥马利中将(Lieutenant General Law Montgomery)接掌其位。

初返北非的马尔塞尤很快地便发现有许多出勤的机会与空中的目标。9月1日这一天,是非洲之星马尔塞尤上尉最光荣的一天,当天马西里出击三次,便击落了17架敌机!分别是在08:28、08:30、08:33、08:39、10:55、10:56、10:58、10:59、11:01、11:02、11:03、11:05、17:46、17:47、17:48、17:50和17:53。其中前4架只花了马尔塞尤80发20mm机炮和240发7.92mm机枪弹,平均一架只要20发机炮和60发机枪弹。这个记录后来只被东线的朗格上尉(Emil Lang,173架,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获得者,1944年9月3日于II./JG26大队长任内阵亡)于1943年11月超越(18架/日)。

隆美尔与蒙哥马利的部队于九月份中在艾尔阿拉敏作激烈的会战,空中的马尔塞尤也多了很多目标可以射击。他在9月1日击落17架,2日5架,3日6架,5日4架,6日4架,7日2架,11日2架,15日7架,26日7架,28日7架,总共在九月份击落了61架敌机,但获承认的只有54架,这使他的总击坠数达到了158架,成为德国空军中继格卢布(Gordon Gollob)和格拉夫(Hermann Graf,两位都是钻石勋章得主)之后第三位击落150架敌机的飞行员,且他的牺牲者全是西方盟军。在9月4日击落第126架后,柏林方面宣布将在秋天颁发马尔塞尤最高荣誉的钻石双剑银橡叶骑士十字勋章,但是马尔塞尤却永远无法亲自受勋。

马尔塞尤的钻石双剑银橡叶骑士十字勋章


1942年9月30日,马尔塞尤驾驶着序号为Werk-Nr14256崭新的Bf-109G-2自一场空中巡逻中返航,当三机编队尚在英军领空时,马尔塞尤的座机突然冒出黑烟,马尔塞尤向地面及僚机报告了他的情况,并且他拒绝跳伞,因为在这时跳伞将会使他沦为英军的俘虏。此时JG27联队长纽曼中校也来到地面控制站旁聆听状况,而马尔塞尤的僚机也能清楚的看见他将座舱打开以使黑烟溢出,马西里此时看来十分惊慌,并且一边咳嗽著一边呼喊:“我看不见!我看不见!”终于三机编队越过德军防线,马尔塞尤决定弃机跳伞。他将Bf-109G-2/Trop倒飞以使座舱罩自行脱离,但是他的座机已呈倒飞且向下俯冲之状态,马尔塞尤被重力压在座舱中。最后马尔塞尤终于挣脱离机,可是时速接近四百英哩的Bf-109G-2垂直尾翼却一头撞上他。陷入昏迷的马尔塞尤虽然逃离了座舱,但是他的降落伞在他坠地之前都没有张开的迹象——非洲之星马尔塞尤上尉就这样阵亡在沙漠中。

马尔塞尤的覆盖着纳粹旗帜的棺材


德国国防军第四位获颁钻石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的马尔塞尤上尉,在382次出击中总共击落158架敌机,享年22岁。


马尔塞尤的座机Bf 109F-4/Trop(JG 27联队,北非)


汉斯.约阿斯姆.马尔塞尤

马尔塞尤影集


序言

在非洲大陆的北部,绵直着茫茫无际的利比亚大沙漠。一座状似金字塔的小坟墓静静地矗立在死一般沉寂的沙海之中。大风起时, 整个坟墓被流沙掩埋,与沙漠融为一体,再也看不出任何痕迹。墓碑 正面用德文刻着:“这里安睡着一名永不言败的勇士--汉斯.约阿斯姆.马尔塞尤。” 马尔塞尤是一位因击落了158架敌机而声震北非战场的德国空 军英雄,阵亡时年仅22岁。 1944年9月3日,马尔塞尤获得了德国军人最高荣誉--钻石骑士十字勋章。非洲军团司令隆美尔元帅邀他一同回国参加授勋典 礼,他却执意要留下来继续参加战斗。他已与心爱的未婚妻哈芮莉丝 约定,在圣诞节回国相聚,共结百年之好。可是,20多天以后,9月30 日,他却在一次战斗出航中坠机身亡,永远告别了心爱的姑娘,留在 了荒凉的非洲大沙漠中。 德国第2航空队司令凯塞林将军在挽辞中说道:“他是世界上最 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隆美尔元帅赞叹道:“他的功劳顶得上一个装甲团。”


马尔塞尤1919年12月3日出生于柏林。他的母亲在他年幼时 即携子改嫁,马尔塞尤直到15岁时才知道他现在的父亲是继父,他 的生身父亲吉科弗里德·马尔塞尤少将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空军英雄。可是,他当时并没有产生过要见一见这位英雄父亲的心愿,也从未动过要以自己的生父作为人生楷模的念头。

然而,也许是血脉相通之故,他从少年时代起就向往着天空。他的家住在牧场附近,放学后他经常独自一人来到阳光明媚的牧场,躺在嫩草上仰望着无银的蓝天,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年幼的心被一股股 自由奔放的激情所荡涤。

“能像鸟儿那样自由地飞翔该有多好。”

他贪婪地阅读了大量空战故事和小说,但并没有想到要当一名功勋赫赫的英雄。他只是向往着那种摆脱了大地的束缚、在空中自由飘荡的美妙境界,渴望着从孤独的空中邀游中享受人生的快乐。

18岁那年,他不顾父母的反对加入了空军。他个头不高,但意志 坚强,通过了严酷的普鲁土式的基础训练。

1938年11月7日,他进入飞行训练团开始飞行训练。当时德国 空军要求很严,新飞行员必须带飞100小时以上才放单飞,马尔塞尤以他的勤奋顽强和出众的空间感、灵敏性顺利通进了层层筛选,放了单飞。

这一天,他驾机进行单飞训练,来到一条交通要道的上空。当时 阳光普照,天空晴朗,他看看下面公路上星星点点像蚂蚁般蠕动的汽车,突然心血来潮,一压机头,驾机向地面冲去。

马达轰响的飞机轻盈地降落在宽阔的柏油马路上,傲慢地停在 路中央。左来有往的汽车一下子被堵住了50多辆。汽车尖厉的刹车、汽笛鸣叫声和司机们愤怒的叫骂声立即响成一片,路面乱成一团。马尔塞尤得意地驾着飞机起飞离地,冲司机们抖抖翅膀,扶摇而去。回基地后,司令官对他大发雷筵;严加训斥,幸得教官力保,才免于被开除军籍。

马尔塞尤在欧战爆发的第2年加入作战部队;开始了征战生涯。

1940年8月,他所在的第27战斗机联队进驻法国北部的诺曼 底,参加著名的"不列颠大空战",联队的任务是为轰炸机护航,轰炸 英伦三岛。

在他的第3次出动中,取得了第1次空战胜利,击落了1架英国 的斯皮特费尔战斗机。此后,他便一发不可收拾,平均每周击落1架,到9月上旬时,他 已击落了10架,成为双"王牌",荣获铁十字勋章。

马尔塞尤在人才济济的德国空军中开始崭露头角,但却得不到 上司和同事的赏识。他性情孤僻,落落寡合,不吸烟,不喝酒,没有亲近的朋友,空战中所经历的欢乐和恐惧只在信中向母亲和妹妹倾诉,他目无师长,频频与上司争吵,经常违反飞行守则,甚至公开对部队 采用的护航战术品头论足:"像现在我们所采用的将战斗机死捆在轰 炸机身旁的战术是很不明智的,应当让战斗机更自由自在地去进行 空战。"同伴们认为他"傲慢"对他敬而远之,上司换了几任,都对他印象不好,在他的鉴定表中写有这样十条评语:“作为飞行员,品行不 佳。”这句评语一直装在他的档案里。因此他虽然战绩不菲,且早到了晋级年限,但却迟迟没能晋升少尉,到他21岁那年转战北非时,还佩 戴着准尉军衔,他自嘲自己是“空军最老的准尉”。"北非建功 1941年春,希特勒决定从意大利手中接管北非战场,击败中东 英军。马尔塞尤随整个联队来到了炎热的非洲战场。

他到北非后干的第一件事,便又一次显示出他那孤傲狂放的性格。

那天,他驾驶Me一109战斗机从的黎波里前往东面800公里以 外的加扎拉前线基地,不料起飞不久便遇发动机故障迫降回到地面 无奈只好搭乘意大利军队的卡车东行。可已习惯了空中驰骋的他实在忍受不了卡车慢腾腾的爬行。他去寻找飞机无果,便在路旁找到 位负责后勤补给的德国陆军将军,直截了当地请求将军派专车送他 也许是被马尔塞尤的激情和泼辣所打动,将军欣然决定用自已的“奥.佩尔海军上将”牌高速轿车送他去前线。将军的随从们惊得睁大了眼睛,面面相觑。

“那么,你用击落50架敌机的战绩来报答我吧。怎么样,小伙子?”临别时,将军对他说。

“遵命,阁下。”

第二天一早,马尔塞尤坐着挂有将军旗的轿车得意洋洋地出现 在加扎拉机场。中队长大吃一惊,他们全队人马由于中途停留,刚刚到达加扎拉不过2个小时,马尔塞尤“步行”的速度几乎与他们相同。

马尔塞尤很快就以自己英勇的行动来兑现对将军许下的诺言。在新战场托布鲁克上空,他赢得了在北非的第1次胜利。这使他干劲 倍增,他相信勇敢和运气是致胜的法宝;在空战中他多次无所畏惧地杀入英国空军的机群中,横冲直撞,高推低挡,然后带着遍体鳞伤的飞机飞回机场。他的运气也确实不错,有一次他偶一低头,一粒从英 机上射来的机枪子弹正好打穿了飞行帽,他本人却毫发无损。可这毕不是长久之策。大队长诺曼上尉把他叫去训斥一顿: “你现在还活着,与其说是靠你的聪明,还不如说是你交上了好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要过分指望命运和飞机。”

但是诺曼也清楚地意识到这个鲁莽的年轻人是块好材料,因此 诚恳地鼓励他:“你一定能成为一名出色的飞行员,不过还需要时间和经验。总之,如果你还像过去那样违犯飞行纪律蛮干,时间只会白白地荒废掉。”

马尔塞尤如梦初醒,痛下决心研究空战战术,但他绝不肯照搬航 校教范里设计的那种只从对手后上方攻击的呆板战法,而是反复思考着如何在直飞、盘旋、爬升和横滚等各种状态、各种位置中去攻击 敌机。

这种本领绝不是每个人都能掌握的,但马尔塞尤以他对空间和 时间超人的敏锐感觉迅速熟悉了这套战法。每当3中队编队返航时, 他总要在征得允许后再在空中飞上几圈,反复演练多角度攻击战术。

经过整整一个夏天的磨炼,他的努力终于获得了报偿。9月24 日,他用新战术首建奇功,在当天的两次出航申,已晋升为少尉的他击落了5架英机,使总战绩上升到23架。但他仍不满足。

11月间,英军在地面和空中集中优势兵力向西反击,德军的战 斗机己丧失了数量优势,不得不放弃以往采用的中队整体攻击战法,放任飞行员实施单(双)机自由空战。此举正合马尔塞尤的胃口,他早就对约束个人自由的集团进攻不胜其烦,渴望着挣脱束搏在空中自由冲杀。

11月25日,马尔塞尤随3中队8架飞机出巡,迎"头撞上16架英国的哈里琴式飞机。英机改成防御编队准备迎战,马尔塞尤单机向 太阳方向爬高,然后一个急转弯,背着阳光以惊人之势杀向哈里琴飞 机编队,机炮猛烈开火。他的"黄色14号"飞机旋风般地由英机编队中穿过,当即有2架哈里琴飞机喷着烟火坠向地面。马尔塞尤又爬高 一次,然后冒着英机射出的弹雨再次冲杀下来,击落了第3架飞机。 在这次战斗中,3中队共击落8架英机,其中马尔塞尤击落5架。

1942年2月24日,马尔塞尤的战功簿上己记下了48架的记,他荣获骑士十字勋章。4月,晋升中尉,6月,就任3中队中队长。

6月3日,马尔塞尤所在的1大队掩护第3俯冲轰炸机联队的 Ju一87飞机前往轰炸英军占领的比尔哈凯姆。

中午12时22分,英国人一个中队的“寇蒂斯”飞机升空拦截。不 久,英军所属南非第5中队的“战斧”式飞机也前来助战。

这时,马尔塞尤的"黄色14号"梅塞斯密特飞机突然出现在英国 机群的背后,他的僚机雷纳·派德根上士紧随其后。英国机群进入转 弯,"黄色14"号紧紧咬住不放。他恰到好处地收住油门,摁动了发射 按钮。只见一架英机当即起火,整条左机翼都飞了出去。1分钟后又 打掉1架。紧接着,第3、第4、第5架,一连打掉了6架。此时,他手表上的分针刚刚走过了11分钟!

被人称为"空战计数器"的僚机派德根回忆说:“当时我简直连数数的工夫都没有。”他赞叹连声地说,“他对转弯中的机头的方向有着 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他射击时,只要看着敌机就行了。炮弹从敌机的发动机罩一直打到座舱,真是弹无虚发啊!”

第2天,凯塞林将军授予他柏叶骑士勋章。

马尔塞尤击落的敌机数仍在直线上升,6月15日,达到了91架。联队里的伙伴们开始议论马尔塞尤是否能击落百架敌机;有人为 此打了赌。

这天晚上,当伙伴问他何时能带上宝剑柏叶骑士十字勋章(德国空军给百架记录创造者的奖励)时,他淡然一笑:“后天中午。”

第2天,马尔塞尤在当日的第3次出击中带回了4架战果。此时,他距百架记录只差5架了。

第3天,6月17日,联队群起出动拦截袭扰德军第21装甲师的 英军飞机,英军火力极猛,先后有7架Me一l09飞机被击落。

人们正担心马尔塞尤的命运时,12时35分,他的4机编队出现 了,“黄色14”号飞机飞在最前面,只见它低空掠过机场,不断摆动着机翼,一次、两次、三次,转弯后又连续摆动了三次,这是他在告诉人 们,他又击落了6架敌机,就是说:他的战果已达到了101架!

机场上的人们都停下手中的工作,从四面八方涌向着陆的“黄色 14”号。他们高兴得要把马尔塞尤拖出座舱抛向空中。机械员迈亚爬上机翼拉开舱盖去解马尔塞尤的安全带。可是,马尔塞尤却无力地对他摆了摆手。只见他脸色苍白,喘着粗气,摘下飞行帽后,满脑袋淌着 豆大的汗珠。

大家都静了下来,他们明白,他太累了,他用尽了全身力气,不停地飞行、射击、战斗、冲杀。马尔塞尤用仍在颤抖的手点燃一支香烟,无比惬意地深吸了一口。

他来到已升任联队长的诺曼少校面前领受新的任务。诺曼却命 令他:“立即休假!” 马尔塞尤提出了抗议:“现在正是德军攻势最猛烈的时刻,哪怕是一个人都很需要,我怎能去休假呢?”诺曼毫不退让:“你不去?告诉你,这是最高统帅部的命令,要你去受领宝剑柏叶骑士十字勋章!”最后的辉煌 短短2个月的国内之行,马尔塞尤达到了他人生辉煌的顶点,他 以空中英雄的身份出现在国民面前,到处都受到热烈的欢迎。元首希特勒、空军元帅戈林先后召见了他和与他同来领奖的其他“英雄”。

不过他对这种官方场合并没有多少兴趣,他向来不关心政治,厌恶听新闻广播;在巨头们面前,他仍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对他们提 出的问题只是简单地回答“是”或“不是”。但他却以极高的热情走访了位于奥古斯布尔格的梅塞施密特飞机制造厂,就飞机的改进提出了意见。就是在这里,他与哈芮莉丝姑 娘一见钟情,定下了婚约。

8月23日,马尔塞尤归队,此时,他已晋升上尉,一跃而为“空军 最年轻的上尉”,再度担任了中队长之职。对他的归队,负责战果统计的诺伊曼下士高兴极了,他把一把铅笔都削得尖尖的,准备为马尔塞 尤登记新战果。“又得让你忙一阵了!”马尔塞尤笑着说。

此时,隆美尔的装甲师团正被困在阿拉曼止步不前,9月1日,双方在地面展开了空前激烈的恶战,天空也再度喧闹起来。

从早晨8时29分开始,专为他服务的统计机器转动起来,最初 10分钟内,他打掉“寇蒂斯”和“喷火”式飞机备2架。10时55分到 11时零5分,又干掉8架“寇蒂斯”。下午17时47分到17时53分, 在伊马伊德以南击落5架“寇蒂斯”。

一天内打掉17架,这真是前所未闻的奇迹!在这个日子里,马尔塞尤的光芒盖住了隆美尔元帅。9月3日:他终于荣获最高奖--- 钻石骑士十字勋章。

隆美尔亲自前来看望马尔塞尤,并提议他俩一同回国休假。马尔塞尤一为应付大量的作战任务,二为把时间留给圣诞节的婚假,谢绝了元帅的提议。隆美尔笑着说:“不能亲自参加你的婚礼,非常遗憾。”他再三叮嘱说:“你一定要带她来见我!”

不想,这竟是他和他的诀别。

9月26巳,他又一次出征获胜,但赢得非常艰难。当时,他己完成了巡航任务正准备返航,忽然发现一架英国飞机盯住了他。此时,他的油料己经很少。

马尔塞尤作了各种摆脱动作,可英机仍紧咬不放,对方显然是个老奸巨滑的家伙。他猛向左转,对方又切内径追了上来。英机开火了,子弹嗖嗖地从机翼下滑过。显示油料将尽的红灯亮了起来,他再也不 能这样纠缠下去了。

马尔塞尤开足油门平飞一阵,稍稍拉开了距离。为保险起见,他 又猛拉机头,朝着太阳方向急剧跃升。英机紧迫不舍;不断射击。幸亏是对着阳光,英国人无法瞄准,只是盲射。这时马尔塞尤出其不意 地来了个失速反扣,一下子钻到了英机下面,正好兜住了对方的屁股。

几道火舌从“黄色14”号喷出,准确地击中英机机身,英机裹着浓烟向下坠落。

这是马尔塞尤的第158次胜利,也是最后一次胜利。溶入沙漠1942年9月30日10时47分,马尔塞尤率3中队8架战斗机出击,掩护俯冲轰炸机攻击阿拉曼战线东侧的英军集结地域。他们在空 中没有遇到敌机,11时左右开始返航。

突然,僚机派德根发现马尔塞尤的座机冒出一股黑烟。

“中队长怎么了?”

“易北一号起火,座舱里充满了烟,我什么也看不见!”马尔塞尤的声音有些气喘。

此时他们还在英占区上空,马尔塞尤绝不能在这里跳伞。伙伴们 的飞机都靠拢过来,把队长紧紧护卫在中央。派德根帮助他修正航向:

“再向右一点,好!稍稍拉起一点,就这样!”

马尔塞尤几次说自己什么也看不见。派德根鼓励他说:“离阿拉曼还有3分钟……还有2分……1分。”

飞机终于进入德占区,但机体冒出的黑烟也越来越浓,机身开始 向下倾斜。

“跳伞吧!”马尔塞尤痛苦地说了一声。伙伴们看见他抛掉了座舱盖,跳了出来。

可是,降落伞没有打开!而且,身体似乎与上翘的尾翼撞了一下。 马尔塞尤像石头一样笔直坠落下去。11时36分,他跌落在沙漠 中。

伙伴们找回了他的尸体,发现他胸前开伞的锁针没有拔出,导致 伞包没有打开。看来他当时有些慌乱,或者是被有毒气体熏昏了头。胸部斜铺着一道宽宽的伤痕,说明他确实拉到了尾翼上,从而失去了 空中开伞的最后一线生机。马尔塞尤在他的飞行生涯中仅仅犯了这么一次技术错误。

在漫卷沙丘的热风之申,队友们为马尔塞尤举行了安葬仪式,凯塞林将军亲自为他致悼辞。

马尔塞尤死了,他长眠在另一个世界里,却把4枚闪光耀眼的骑士十字勋章、158架充满智慧和罪恶的战绩、一座凄凉的坟莹和一位 悲伤凄苦的姑娘留在了人世。

马尔塞尤影集








汉斯-约齐姆.马赛里(Hans—Joachim Marseille)的一生就像是掠过天际的彗星,短暂但却明亮,即使天空中早已布满繁星也不减其色。敌方阵营称他为“非洲之鹫”,而战友则称他为“南方之星”。他驾驶飞机的技术只能用出神入化来形容:他最喜欢玩的一个把戏就是用他的Bf 109战斗机掠过地面,用翼尖把地上的一条手帕“捞”起来。他年轻的脸上总是带着温和及略带忧郁的表情,但是他的双目中却显露出他了解自己所为何事的自信,他是一个不世出的杰出飞行员。

1942年9月13日,马赛里的死讯传遍了德国。对大多数德国人民而言,马赛里简直就是“单枪匹马的勇敢战士”的代名词,也是德国青年们的偶像,他死时只有22岁。


太阳在北非沙漠的东方地平线升起,像是一个大火球。在机场上,每天早晨的例行活动已经展开。马赛里上尉爬进座舱,准备到前线上空进行巡逻,利用清晨向敌人突袭向来是他的拿手好戏。

这位上尉眯着眼睛看着太阳。

“今天看来一定会很热。”他说。

机工长有气没力地说:“可不是吗?”硬是憋住了一个大哈欠。

“咱们开张干活......每件事都准备好了?”马赛里问道。

“每样事都好了,祝你好运。”中士笑着,一面用手指捏住帽缘向他行礼。

“好了,老小子,咱们上吧!”马赛里对他的Bf 109说。

片刻之后,马赛里已经象羽毛一样轻盈地飞上天空,然后他爬升离开,从地面上看来,很快的他就变成了一个黑点,然后消失在天际。

三架英军的喷火式战斗机飞在前线上空,他们并没有发现他。马赛里从高空直扑这支敌人的巡逻机群,在几分钟内将三架飞机都击落。

地面战管人员呼叫他:“回航,基地已完成为你加油的准备。”马赛里飞回基地,当Bf109加油时,他一直站在旁边。

过了几分钟,联队部副官过来,对他说:“敌人战斗机编队正在接近中,他们是为了早上那三架被你打掉的飞机来报仇的。”

马赛里看着英国飞机应该出现的方向,但空中什么飞机的踪影和声音都没有。

“有多少敌人?”他问。

“不清楚,大约20架。”

马赛里命令另外两位飞行员与他一同起飞,他们想在英国飞机赶到前线上空以前,先拦截他们。

他们在一片无人地带上空与敌人遭遇。英军立刻散开编队,开始进行他们预定的拿手战术:18架喷火式飞机飞成一个大圆圈,彼此保护尾部,使敌人无法接近。许多德国飞行员都对这一招“风车战术”没辙,但是马赛里晓得该怎么做。他先表现出一副中计上前的样子,然后突然以急速爬升,然后他就像老鹰攻击鸡窝一样,俯冲进敌机群中,把机枪子弹射进他选定目标的机身,那架喷火式喷着火焰落向地面。很快地,另外三架英国飞机也中弹起火,英军的编队已经乱成一团,这使得马赛里很轻松地又打下了四架敌机。另外两架德机也不让他们的领队专美于前,打下了8架敌机。总计只有两架英国飞机得以逃脱。

马赛里着陆后,联队长打电话给他:“今天英国人应该会给我们一天太平日子过了。”

“我不认为如此。”上尉回答。

马赛里很快地就被证明是对的。

过了一个小时,观察哨又传来报告:又有一队喷火式飞来。马赛里和两名同僚又爬上座机,飞上天空。

英国人居然用这种蠢方法飞行,真是疯狂。上尉想着,他们简直就像野兔一样好打,而且他们似乎永远学不到乖,每一回都还是墨守老办法,一点改变都没有。

喷火式又在前线上空绕圆圈飞行。他们一遭遇德国飞机,立刻就绕着它们飞,同时并开火攻击,马赛里还没机会还击,座机已经先挨了好几枪。

“紧跟它们!”他用无线电下令,三架Bf 109立刻冲进12驾喷火式的队形。在接下来的激烈空战中,9架喷火式被击落,其中4架遭到马赛里的毒手。

联队里其他的人——虽然人数不多,因为德军在这个前进基地里没几架战斗机——都跑出来欢迎他,他们高声欢呼、挥舞衣服。马赛里刚擦掉脸上的汗水,从机舱下到地上,电话就打来了。“元帅来电话!”操作交换机的士官告诉他。隆美尔的声音从线路彼端传来。

“英国飞机一直在我的指挥所上空转来转去,简直就像在朝圣一样,你能过来清理一下天空吗?”

马赛里笑着说:“是的,长官。我马上就赶去。”挂上电话,他向上司报告过后便又飞上天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