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落197架飞机的空战王牌——沃尔特·库宾斯基

古德里安001 收藏 0 710
导读:击落197架飞机的空战王牌——沃尔特·库宾斯基 这是我第三次修改这位空中“野人”的小传了。感谢cliff的好意,我又获得了很多与他相关的图片及资料。对于这样一位充满着个性色彩的飞行尖子来说,可能还是远远不够…… 油画——《俯冲》(JG52的Bf109) 1942年10月25日,一位年轻的、尚无作战经验的“菜鸟”空军少尉飞行员刚刚抵达第52昼间战斗机联队在高加索地区位于迈克普Maykop的基地。正当他东张西望地寻找着该部长官时,跑道上的扬声器里突然迸发出一个绝望的声音:“清理跑道

击落197架飞机的空战王牌——沃尔特·库宾斯基




这是我第三次修改这位空中“野人”的小传了。感谢cliff的好意,我又获得了很多与他相关的图片及资料。对于这样一位充满着个性色彩的飞行尖子来说,可能还是远远不够……


油画——《俯冲》(JG52的Bf109)


1942年10月25日,一位年轻的、尚无作战经验的“菜鸟”空军少尉飞行员刚刚抵达第52昼间战斗机联队在高加索地区位于迈克普Maykop的基地。正当他东张西望地寻找着该部长官时,跑道上的扬声器里突然迸发出一个绝望的声音:“清理跑道,清理跑道!我被打中了!我现在已经看见基地了,马上着陆,马上着陆!”,沉默了一会,声音又来了:“他妈的!希望我能完成它,该死的引擎着火了……”。天空中出现了一团闪烁的火球,近了才看出是一架Bf 109 G战斗机,后面拖着一道长长的黑烟。起落架放下了,落到地面了……突然它开始转圈、打滚,最后整个翻了个身,随着一声巨响化作了一团大火球!这位少尉愣在当地,傻傻地看着这个景象。


“那是库宾斯基!”一个哭声传来。Bf 109上的残留弹药着火了,20 mm曳光弹和弹壳开始四处飞舞。以这个壮观的场景为衬托,一个身影从火海中窜出,向安全处跑来。他在指挥官哈贝克少校(Dietrich Hrabak)面前站住,脸色像死人一样苍白,可依然微笑着:“我在那个他妈的高加索地区让一些卑鄙无耻的高射炮给揍了!”。“库宾斯基,今晚我们庆祝你的生日”,少校说完,转向那个还惊魂未定的新来者:“如果一个飞行员从像这样困难的情况下脱身,我们会一起庆祝他的生日”。“如果他死了呢?”,尚未反应过来的“菜鸟”没有礼貌的问道。“啊,这样我们会喝很多酒来忘记我们曾经认识过这个人”,少校如此回答。


以上节选自《黑十字/红星,东线空战》一书,我们由此可以窥见沃尔特·库宾斯基(Walter Krupinski)性格的一个方面。


库宾斯基外号“Graf Punski”(“Graf宾斯基”,Graf的意思是“计数器”,也许是形容他击落数增长之快吧)。他1920年出生于东普鲁士,1939年战争爆发时(19岁)加入德国空军。第一次投入战斗的对手是皇家空军,后调往东线。1941年2月开始在传奇般的第52昼间战斗机联队第6中队任少尉。随着苏德战争的爆发,战绩开始持续上升,但不得不指出的是,他是一个奇臭无比的射手。他当时的长官是为人严厉的施坦因霍夫上尉(Johannes Steinhoff),由于被库宾斯基的表现气得发疯,于是就威胁他如果不迅速提高战斗素质就把他调往侦察部队。结果库宾斯基被造就成了一个“空中野人”,他从不放弃任何空战机会,不管是在如何不利的条件下,只要有战斗机会他就一定会应战。由于对自己的射击技术毫无信心,他总是接近敌机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才开火,这样他不久就成为无论敌友都十分畏惧的人。


1942年10月沃尔特·库宾斯基在取得56架击落记录后获得骑士十字勋章,同时他在这期间有一天击落11架战机的记录。1943年3月他被提升为第52昼间战斗机联队第7中队中队长,获得中尉军衔。但第7中队的老飞行员们早就对这个“野人”有所耳闻,没人自愿成为他的僚机。无奈下,他挑选了一名初出茅庐的“菜鸟”——就是上文中提到的那位少尉:当时只有两架击落记录的埃里希·哈特曼少尉(不错,就是那位空前绝后的空中之王!)。他带着当时正苦于无法提高射击技术的少尉在空中进行疯狂般的挑衅,老是在十分不利的情况下从较差的位置向苏联战斗机的大编队发起进攻。结果他和他的僚机都不停地被击落,但显然他和哈特曼都有神的庇护,竟然一次又一次回到了部队!


戴着橡叶骑士十字勋章的库宾斯基




珍贵的照片——世界第三王牌京特·拉尔与库宾斯基在一起


1943年10月,他的总战绩上升到了150架。1944年3月取得154架胜利记录后获得橡叶骑士十字勋章,3月底战绩达到177架。他被召回国内担任第11昼间战斗机联队第2大队大队长。驾驶着Bf109进行对盟军轰炸机群的高空防御作战时他又取得了12架的胜利记录,但随后因伤休养。诺曼底战役时他指挥第11昼间战斗机联队第2大队,随后调任第26昼间战斗机联队第3大队大队长。


1944年9月到1945年3月他驾驶着Fw190D进行作战,是战后还活着的少数能亲身描述这种致命武器的尖子之一。其中还参加了阿登攻势(见上图)。1945年3月26日该部解散,上尉沃尔特·库宾斯基在战争快要结束时加入了阿道夫·加兰德的JV44专家中队,驾驶Me262作战。当时这个中队光击落100架以上的大王牌就有格尔德·巴尔克霍恩(301架)、海茵茨·巴尔(220架)、约翰内斯·施坦因霍夫(178架,也就是上文提到的那位前上司)、京特·吕佐Günther Lützow(110架)、海茵茨·沙森伯格Heinz Sachsenberg(104架)和阿道夫·加兰德自己(104架),几十架击落记录的还不计入内,恐怕这样的豪华阵容千年难遇吧……


在著名的“飞行将军”阿道夫·加兰德第一次驾驶携带R4M火箭弹的喷气式Me262(这种革命性的武器组合绝对可以对盟军的重轰炸机大编队形成致命打击,但和其他德军的梦幻型装备一样,出现的太晚也太少了)出击时,库宾斯基是他的僚机(不知道他那时在将军面前还保存着空中“野人”的作风吗?:-)。他在喷气式Me262战斗机上取得了2次战斗胜利,使他在战争结束时的总成绩达到197架,当时是少校军衔。


这197架战绩中有177架战果在东线取得,20架在西线(包括一架四引擎重轰炸机),以他的战斗风格来说,能活到战争结束真是无法想象的奇迹。他因5次在战斗中受伤获而获得金质负伤纪念章,有1100次战斗出动记录,从来没有损失过僚机(!)。总的来说,他除了是一个蹩脚射手、空中“野人”之外,还是一个出类拔萃的指挥官和飞行尖子。


战后沃尔特·库宾斯基加入了新的联邦德国空军,最后官至空军中将。他在任职期间经历过一件非常有趣的事:50年代末,联邦德国空军需要更新其一线主力战斗机F-84F“雷电式”。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选型,美国著名飞机设计师凯利·约翰逊(Kelly Johnson)的F-104“星战士”获得了青睐。库宾斯基是德国空军中第一位试飞这种奇特的悬臂式小展弦比梯形实芯结构中单翼飞机的驾驶员,人称“有人驾驶的子弹”的F-104征服了这位“野人”和另两位当时身居高位的前纳粹德国王牌——约翰内斯·施坦因霍夫(时任空军参谋长)和京特·拉尔。德国空军最终大量订购了这种飞机,尽管有一个反对的声音——来自埃里希·哈特曼上校!(当时西德空军也真是可怕,高级军官尽是这类空前绝后的王牌^_^)哈特曼的理由是这种飞机对于年轻飞行员来说太难操纵,他建议选用部分过渡型机种如F-100“超级佩刀式”等,但意见没有被采纳,而且他本人还付出了提早退休的代价(谁叫哈特曼一开始就是他们的下属呢?德国人的等级观念……)。不幸的是,哈特曼完全正确:德军购入的以F-104G(G代表Germany即德国)为代号的改良型“超级星战士”很快被德国媒体称为了“空中棺材”、“寡妇制造者”,赢得了二战以后西方使用的战机中事故率最高的“桂冠”(高达30-35%,即三成左右的飞机毁于事故)!这件事在70年代初成为全国性大丑闻,有专家评论这种飞机:“决不饶恕飞行员所犯的任何错误!”。公平地说,它是尖子飞行员手中的利器,但却是新飞行员的恶梦。本人还认为:让一位空中“野人”第一个试飞此类飞机,且又让他拥有部分决断权也是酿成恶果一大原因……


F-104G“超级星战士”


2000年10月7日,“计数器”停止了运转,沃尔特·库宾斯基享年80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