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战斗机联队"诺沃特尼" 联队长——提奥多·维森伯格少校

古德里安001 收藏 0 317
导读:第七战斗机联队"诺沃特尼" 联队长——提奥多·维森伯格少校 (JG7 'Nowotny', Major Theodore Weissenberger, 12.21.1914 -6.10.1950) 1914.Dec.21. 出生 1941.Sep. 加入 1.(Z)/JG77 (上士) 1942.Mar. 改隶 10.(Z)/JG5 1942.Sep.15. 转往 6./JG5 1942.Nov.13. 击落 38 架获骑士铁十字勋章 (少尉) 1943.Jun.

第七战斗机联队"诺沃特尼" 联队长——提奥多·维森伯格少校


(JG7 'Nowotny', Major Theodore Weissenberger, 12.21.1914 -6.10.1950)


1914.Dec.21. 出生


1941.Sep. 加入 1.(Z)/JG77 (上士)


1942.Mar. 改隶 10.(Z)/JG5


1942.Sep.15. 转往 6./JG5


1942.Nov.13. 击落 38 架获骑士铁十字勋章 (少尉)


1943.Jun.15. 7./JG5 中队长 (中尉)


1943.Jul.4. 击落 100 架


1943.Aug.2. 击落 112 架获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


1943.Sep.14. 6./JG5 中队长


1944.Mar.26. II./JG5 大队长 (上尉)


1944.Jul.25. 击落 200 架


1944.Dec.1. I./JG7 大队长


1945.Jan.21. JG7 'Nowotny' 联队长 (少校)


1945.Mar.8. 投降


1950.Jun.10. 赛车车祸去世,享年36岁。




僚机:"看!那架飞机的机翼很像 C-47!"


长机:"你看过时速 800 公里的 C-47吗?"


僚机:"看!那架飞机的尾翼很像 P-51!"


长机:"你看过涂成那样子的 P-51 吗?"


以上是美军第 356 战斗机大队 (356th Fighter Group) 两位 P-47飞行员在 1944 年秋天遭遇到历史上第一架喷气式战斗机 Messerschmitt Me262 时的对话;他们除了震惊、面面相觑之外对这种性能超乎他们想像的新式战斗机著实也毫无办法。


Me262 带给盟军飞行员的是什么样的影响呢?Me262 于 7,000m高空时速可达 870 km/hr,盟军的主力战机 North America P-51D Mustang 的最大时速是 704 km/hr (7,620 m 高空),Republic P-47D-25 Thunderbolt 的最大时速则为 689 km/hr (9,145 m 高空),英军 Supermarine 喷火 Mk.XIV 换装了2,050-hp Griffon 65 引擎后最大时速为 721 km/hr (7,925 m 高空),Hawker飓风式战斗机的最大时速为 686 km/hr (5,640 m 高空),因此见到 Me262 在他们眼前呼啸而过对盟军飞行员而言除了震憾之外还是震憾。


虽然自 1943 年中以来德国败象已露,但是1944年出现的喷气式战斗机给了数量占绝对优势的盟军阵营一个回马枪,提醒他们德国的航空科技仍然领先盟军,而历史上第一个以喷气式战斗机编成的第七战斗机联队"诺沃特尼"(Jagdgeschwader 7 'Nowotny') 就是在这样子的背景之下成军的。


回顾德国喷气式战斗机的发展历程,可以发现德军在火箭、喷气引擎方面的科技起步比英美盟军早很多,所获得的成果也十分可观;而第一架喷气动力的飞机 Heinkel He178 于大战爆发前几天的 1939 年8月27日试飞成功 (英国的Gloster E.28/39 于 15/05/41),第一架喷气式战斗机 Heinkel He280 于 1941 年4月2日试飞成功,紧接著 Messerschmitt Me262 原型机也于 1942 年7月18日完成全喷气动力飞行 (自 1941 年4月起的头几次飞行不是用活塞引擎就是喷气/活塞引擎并用),正式成为He280 战机的竞标对手。日后由于 He280 发展上的问题,德国空军于 1943 年3月27日正式放弃 He280 的发展,而将第一代喷气式战斗机的发展集中在Messerschmitt 的 Me262 以及 Jumo 004 发动机上。


谈起 Me262 在初期时的发展,最为人称道的或许就是 1943 年5月22日时任战斗机兵种总监 (General der Jagdflieger) 的阿道夫·格兰德少将(Generalmajor Adolf Galland) 在试飞 Me262V4 原型机所说的"就像天使在后面推送一样!"的感言。虽然格兰德少将希望 Me262 能够尽速量产并进入服役,但是喷气式飞机对当时的航空技术而言还是一个未知的领域,而喷气引擎的开发其实也是在一种摸索、试误的状态下进行,因此要使 Me262 在1943 年底之前开始量产并进入服役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初期喷气机的不稳定性可以从多架 Me262原型机先后坠毁 (Me262V3 于 11/08/42 坠毁、V2 于 18/04/43 坠毁、V4 于25/07/43 坠毁、V5 于 04/08/43 坠毁)一事中得到证实,而这些宝贵原型机的损失不可讳言地也减缓了 Me262 的开发时程。


此外希特勒于 1943 年十一月廿六日宣布了一项命令,而一般人相信这是阻挠 Me262 发展的罪魁祸首──将Me262 当作“闪电轰炸机”使用。从上一段的叙述我们可以知道,Me262 原型机的试飞计划在1943 年下半年陷入进度严重落后的状态,而 Junkers Jumo 004 喷气引擎的进展也好不到哪里去,再加上 Me262 本来就可以在不更改设计的状况下携带两枚 SC500 500-kg 炸弹,所以说因为希特勒的这一道命令使得Me262 “延后一年以上服役”的说法已经被证明是谬误的── Me262 本来就不可能在 1943 年底以前进入批量生产。


德国空军在开发一种新型作战机种时都会编组一个测试分队,并且以该机的数字编号作为测试分队 (Erprobungskommaodo,简称Ekdo) 的队名 (如Fw190 的测试分队为 Ekdo 190,Ju88为 Ekdo 88,Me163 为 Ekdo 163,He162为 Ekdo 162,Do335 为 Ekdo 335 等),此等测试分队设立的目的在于实验新战机的使用战术以及发展适当的训练课程,以培养新进的飞行员。而 Me262 的测试分队 Ekdo 262 则于 1943 年十二月九日成立,指挥官为威纳·提尔费德上尉(Hauptmann Werner Thierfelder,骑士铁十字勋章,在 ZG26 有击落 27 架的记录),测试分队主要由 8./ZG26 以及 9./ZG26 的成员所组成。而 Me262 的开发也分成匿称“燕子 (Schwalbe)”的战斗机型 Me262A-1a以及匿称“风暴鸟(Sturmvogel)”的战斗轰炸型 Me262A-2a 两种。


讽刺的是,Ekdo 262 此时并没有飞机可用,所有的原型机因为数量稀少因此完全都还无法从测试计画中撤出,一直到了 1944年5月初才有 Me262V8(第八架原型机) 供Ekdo 262 使用。此时 Me262A-1a 战斗机型也正式进入量产,但是初期量产型的问题多多,诸如机翼蒙皮、升降舵等问题使得 Ekdo 262 所接收的多架量产型机难以运作。雪上加霜的是,指挥官提尔费德上尉在 1944 年7月18日驾机升空后殉职,失事原因可能是引擎的固定环断裂 (官方报告表示是与敌机交战被击落)。


同一时期,在第五十一轰炸机联队“火绒草”(KG51 'Edelweiss') 之下也成立了一个以沃尔夫冈·尚克少校(Major Wolfgang Schenck,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18 架,前 SchlG2 联队长) 为首的“尚克大队 (Kommando Schenck)”,这个主要以第一大队 (I./KG51) 为核心的单位于 1944年6月20日开始从 Ju88A至 Me262A-2a 的转换训练,而自7月20日开始尚克大队 3./KG51 的九架 Me262A-2a'Sturmvogel' 战斗轰炸机移往法国作战,算是第一个正式参战的 Me262A 正规部队。


KG51"Edelweiss"联队队徽


Ekdo 262 的成员们继续进行著喷气式战斗机的测试,但是 Me262 的高速以及高翼负荷特性反而使得她难以与传统活塞式战机进行空中缠斗,截至 1944 年9月中之前,Me262战机所击落的敌机还不到 20 架 (26/07/44 一架蚊式轰炸机首开记录),其中大多数是执行高空侦察任务的蚊式、野马式、闪电式盟军高速侦察机。


1944 年9月20日,东线的空战专家以及国防军第八位钻石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得主沃尔特·诺沃特尼少校 (Major Walter Nowotny,258 架)奉命将 Ekdo 262 改组为具有三个中队的“诺沃特尼大队(Kommando Nowotny)”,同一天,希特勒放弃将 Me262 当作闪电轰炸机的想法 (或许是因为已经有 Arado Ar234 喷气轰炸机服役的缘故),自此 Me262 加紧编练的脚步,以不负德军众高层人士的期望。


自从 1943 年底以来的一年多里,以战斗机兵种总监格兰德少将为首的许多空军高级将领大力主张应将 Me262发展为战斗机使用,并且预言一但 Me262投入战场之后,德军自 1944 年初以降失去的制空权将重新自盟军手中夺回,因此诺沃特尼少校和Kommando Nowotny 的压力就格外的严重──空军把所有扭转战局的希望放在他们身上。如前面所提过的,喷气引擎技术的不成熟以及战略物资的欠缺降低了 Me262 的成熟度,而交机缓慢及训练课程不足也使得飞行员在转飞这种高性能战机时的应变能力不足。


1944 年11月8日,灾难再度降临 Kommando Nowotny。这一天大队长诺沃特尼少校在出击并击落两架美军军机之后被击落阵亡,而他所率领的 Kommando Nowotny 在这两个月来的战果也一样惨不忍睹,确定的战果只有 18 架 (外加 4架可能击落),本身却损失了 26 架 (其中仅 8 架是作战损失)。这样的战果使得格兰德少将等人十分失望。


1944 年十一月十二日,德国空军决定成立一个完全使用 Me262A-1a喷气式战斗机的战斗机联队,由于新成立的战斗机联队编号已经编到 JG6 'Horst Wessel',因此这个新的战斗机联队就编为第七战斗机联队,而为了纪念诺沃特尼少校的贡献,这个联队便贯上了他的名字成为 Jagdgeschwader 7 'Nowotny'。JG7 第一个成立的大队是第三大队 (III./JG7),这是直接将Kommando Nowotny所剩馀的飞机与人员改编而来,因此也就成为最先编练完成并发挥战力的大队。


JG7'Nowotny'联队队徽


"Running Wolf-飞奔的狼"


德军高层将 JG7 的 Me262 视为他们最后的一张王牌,因此便由四方调集了经验丰富的部队长来领导这支联队:包括了担任 JG77'Herz-As'“红心A”联队联队长达一年半之久,且为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得主的约翰尼斯·斯坦因霍夫上校 (Oberst Johannes Steinhoff,178 架) 来担任联 JG7 首任联队长;III./JG7 大队长则是由前 JG2 'Richthofen'第一大队 (I./JG2) 大队长埃里希·哈根少校 (Major Erich Hohagen,56 架 '36 架西线、含 19 架四引擎轰炸机',骑士铁十字勋章) 担任;而第一大队 (I./JG7) 则由来自北极圈的 I./JG5'Eismeer' 大队长提奥多·维森伯格上尉担任。


JG7的Me262-1a


提奥多·维森伯格加入空军时飞的是双引擎的Bf110 驱逐机,在 1941年九月德国入侵苏联三个月之后才分派到 1.(Z)/JG77 前往极北战线服役。如之前提过的,北极圈内的气候极度寒冷加上又有永昼与永夜的现象,而且四周的怠白世界使得飞行员们在平时也毫无生活品质可言。


Bf110 的空战灵活度不佳,除了在夜间拿来对付轰炸机之外碰上了单座单引擎战斗机往往处于下风,但是维森伯格却能发挥 Bf110的性能,屡屡以笨重的驱逐机击落俄国军机便可以说是十分难得的战果了。1941 年十月廿四日,维森伯格驾著 Bf110D 击落一架俄军 I-153 双翼战斗机,这不过是他日后两百多位牺牲者中的开始罢了。随著 JG5 'Eismmer' 在1942 年年初的成立,位处芬兰北部的德国空军战斗机单位整编重组,维森伯格所属的1.(Z)/JG77 便重编为6.(Z)/JG5;三月底6.(Z)/JG5 再变更为 10.(Z)/JG5,这时维森伯格的战绩已经上升到 20 架,全部都是在 Bf110D/E 驱逐机中所创下的。


1942年9月15日,维森伯格离开 13.(Z)/JG5改分配到 6./JG5,在这之前他已经创下以 Bf110 击落 23 架的记录,可以说是东、西线驱逐机飞行员的佼佼者,而维森伯格此时的中队长便是后来成为 JG5 'Eismmer'联队长的海因里希·艾勒中尉 (Oberleutnant Heinrich Ehrler)。从笨重的Bf110E 转到 Bf109 家族中最轻颖的 Bf109F 使得维森伯格原本在驱逐机上已经十分犀利的空战技术更上层楼,而随之而来的就是尾舵上不断增加的击落章了。


两个月后的十一月十三日,维森伯格以击落 38架敌机的战绩获颁骑士铁十字勋章,同时晋升为少尉(Leutnant)。随著冬天的降临,北极圈战线的战事处于"冬眠"状态,一直到隔年春天维森伯格少尉才有再上战场缔造战果的机会。1943 年三月份,维森伯格展现了惊人的战技,在一个月内击落了 33 架敌机,而其中的 30 架更是难缠的战斗机。



维森伯格中尉


在 JG5 'Eismmer' 四个大队共十四个中队当中,维森伯格所属的 6./JG5是战绩最佳的中队,队中除了中队长艾勒中尉 (208 架) 以及维森伯格 (208架) 外,还有 117 架的诺尔兹少尉 (Leutnant Jakob Norz,骑士铁十字勋章)以及 94 架的穆勒士官长(Oberfeldwebel Rudolf Mueller,骑士铁十字勋章),而穆勒士官长更在 1943 年三月十三日创下了 6./JG5 中队的第 500 架记录!


1943 年六月一日 JG5 'Eismeer' 的联队长更换引起了一连串的升迁,维森伯格的长官艾勒上尉接掌III./JG5 成为新任大队长(原大队长升任联队长),维森伯格也晋升中尉并成为 7./JG5的中队长。大队长艾勒上尉于六月八日成为 JG5 'Eismmer' 第一个破百的飞行员,一个月后维森伯格中尉也在七月四日驾著 Bf109G-2 一口气击落 7 架敌机成为 JG5 第二位破百的飞行员 (No.98 -No.104),战绩直逼艾勒大队长。


8月2日维森伯格与艾勒同时赴柏林自希特勒手中 取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两人这时的战绩恰巧都是 112 架,上司与部属以相同的战绩于同一日一同领奖这在德国空军史上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事件。而和他们一起领取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的还有II./JG27 大队长威纳·施瑙尔上尉 (Hauptmann Werner Schroer ,114 架中 102 架西线,含 26 架四引擎轰炸机,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后来成为 NJG4 联队长的里佩-维森菲尔王子艾格蒙上尉(Hauptmann Egmont Prinz zur Lippe-Weissenfeld,51 架夜间)、NJG3 联队长兰特少校 (Major Helmut Lent,110 架,钻石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I./NJG1大队长曼弗雷德·缪维上尉 (Hauptmann Manfred Meurer,65 架夜间)、II./JG3 的约阿希·科斯纳中尉 (Oberleutnant Joachim Kirschner,188 架)。


获得勋章前尖子们的合影(从左至右),1943年8月


威纳·施瑙尔上尉 (Werner Schroer)、艾勒上尉( Heinrich Ehrler)、里佩-维森菲尔王子艾格蒙上尉( Prinz zu Lippe-Weissenfeld Egmont,)赫尔莫特.兰特少校(Helmut Lent )、曼弗雷德·缪维上尉 (Meurer Manfred)、约阿希姆·科斯纳中尉( Joachim Kirschner )和维森伯格中尉(Theodor Weissenberger) .


自 1943 年7月5库尔斯科战役展开后德俄两军的主力就集中在战线中央,而北方战线部份就处于静态的守势作战,两军的空中活动也显著减少很多。9月14日,维森伯格再度回任 6./JG5 担任中队长,随著冬季的再度来临北极圈战线再度陷入静止状态;总计到年底为止维森伯格仅仅再击落了 6 架敌机。这个时候战局已经对轴心国不利,除了盟军尚未登陆西欧之外各个战线都是处于败退的状态,德国空军的战斗机兵力面临此种状况也只有将部队由战局较缓和的地区调往战局吃紧之处,如维森伯格及其 6./JG5 所属的 II./JG5 便在 1943 年年底由芬兰北部调往列宁格勒地区, 第二年的春天来临后维森伯格的战绩再度向上攀升,而他也在 1944 年三月廿六日晋升上尉并接掌 II./JG5,到六月份 II./JG5离开列宁格勒赶往法国之前维森伯格的个人击落记录已经达到 175 架。


1944 年6月6日,代号“霸王 (Operation Overlord)”的登陆作战在法国北部的诺曼第展开,受到奇袭的德国空军紧急自本土及各战线抽调部队前往滩头围堵盟军的推进,维森伯格上尉和他的 II./JG5 就是在这个状况下紧急投入法国战场。以英、美为主的西方同盟国空军训练及装备远较苏俄优良,加上有 B-17、B-24 这些四引擎轰炸机,因此西线德国空军的飞行员往往认为东线的同袍是因为俄军素质太差才有办法创下 100 架、200 架这种在西线绝难达到的战绩。而事实上从 1944 年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取得资格的不同 (东线要超过 200 架,西线只要超过 100 架) 也可以看出的确西线的天空是真正处于"物竞天择"的环境。


然而提奥多·维森伯格上尉的本领还在英、美飞行员之上,他在短短六周的时间内击落包含 P-38、P-47、P-51、喷火式、飓风式等 25 架英、美战斗机(他的战绩相当于德国空军在诺曼底战役期间全部战绩的一半),再次证明了他的确是一位卓越的战斗机飞行员;1944 年7月25日,维森伯格在他的第 375 次战斗任务中于两分钟内在法国里昂(Rouen) 东南方击落了两架英军喷火式战斗机,使得他突破200 大关 (No.199 &200),成为德国空军第八位击落数达 200 架以上的飞行员 (第七位是 II./JG1 大队长海因兹·贝尔上尉于4月22日所达成),维森伯格的同僚们在机场以标有"200"的特大花圈热烈迎接他的归来,并蔟拥著他步行为大队本部。


1944 年秋天 II./JG5 改编为第四战斗机联队第四大队 (IV./JG4),仍然在西欧作战。12月1日维森伯格奉命接掌操作Me262A-1a 喷气式战斗机的 I./JG7后也明白这支部队尽早参加作战的重要性,但是数量稀少的 Me262 以及恶劣的环境使得 I./JG7 的整备工作十分缓慢,在 1944 年的最后两个月队上的作战日志都明白记载大队有机员但无飞机可用。


经过了一个多月后 JG7 'Nowotny' 仍然没有如戈林的构想加入作战,因此戈林便将联队长史坦因霍夫上校以及 III./JG7 大队长哈根少校免职,遗缺由维森伯格晋升少校以及鲁道夫·席纳少校 (Major Rudolf Sinner,39 架) 继任,而维森伯格的原来指挥的 I./JG7则由来自东线刚获颁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章勋的 II./JG54 大队长埃里希·鲁道夫少校 (Major Erich Rudorffer,224架 '88 架西线') 接任。


维森伯格少校自 1945 年1月21日上任后就开始大力整顿,主要在飞行员的训练上以及地勤支援、人事上著手。很快地成效便显现出来,由 Kommando Nowotmy 直接改编而来的 III./JG7 因为设备、人力都最充裕,所以在二月初便已开始以中队规模群体出击。这个时期维森伯格面对的除了 Me262 的不足之外,尚有另外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 合格飞行员的不足。


自 1944 年以来,德军飞行员的补充人数就一直跟不上阵亡、受伤飞行员的人数,而许多经验丰富飞行员的损失也不是那些经速成训练刚出航校的菜鸟飞行员所能弥补的;德军的应付之道便是将解编的轰炸机联队飞行员予以重新训练,或者将航校训练再大幅缩水以使学员快快加入战斗。而Me262 战斗机飞行员的训练主要来由 III./EJG2 负责,但是这还是不足以应付 JG7 的 要,因此维森伯格一方面接收由 III./EJG2 训练出的飞行员,一方面也自行以其它管道自其它的战斗机联队招募飞行员。油料的短缺、飞机的不足、战局的紧迫加上部份飞行员适应力不足都使得以往飞惯Bf109、Fw190 传统动力战斗机的飞行员在转换至喷气动力的Me262 时发生诸多困难,甚至有许多宝贵的喷气机与飞行员就在转换训练之时失事损失掉。


JG7 'Nowotny'的第三大队是最先完成编组的大队,各中队长都是从其他单位调来的一时之选,甚至有的在别的联队已经当过大队长的:包括击落四引擎轰炸机 36 架排行第二位的前 II./JG26 大队长乔治-彼得·埃德尔少校 (Major Georg-Peter Eder,78 架,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 担任 9./JG7 中队长、前 3./JG52 以及 2./Kommando Nowotny 中队长法兰兹·夏尔中尉 (Oberleutnant Franz Schall,133 架,骑士铁十字勋章) 担任 10./JG7 中队长、来自 ZG26的11./JG7 中队长约阿希·韦伯少尉 (Leutnant Joachim Weber,6 架)。


维森伯格以前所领导的 I./JG7 的三位中队长分别是 1./JG7 来自 JG3'Udet' 的汉斯·格林贝格中尉 (Oberleutnant Hans Gruenberg,82 架'含 14架四引擎轰炸机',骑士铁十字勋章)、2./JG7 来自 ZG26 的弗兰茨·斯戴勒中尉(Oberleutnant Fritz Stehle,15架) 以及 3./JG7 中队长来自 8./JG3 的汉斯·瓦德曼中尉 (Oberleutnant Hans Waldmann,134 架,骑士铁十字勋章)。至于第二大队 (II./JG7) 则由前II./JG1 大队长赫尔曼·史台格少校 (Major Hermann Staiger,63 架 '50 架西线含 26 架四引擎轰炸机',骑士铁十字勋章) 指挥,但是 II./JG7 因为筹备不及所以一直到四月份以后才有小规模出动。


JG7 'Nowotny'在 1945年二月的指挥架构如下:(Me262 战绩/总战绩)


Geschwaderkommodore: Maj. Theodore Wiessenberg (8/208)


Gruppekommandeur I./JG7: Maj. Erich Rudorffer (12/224)


Staffelkapitaen 1./JG7: Oblt. Hans Gruenberg (5/82)


Staffelkapitaen 2./JG7: Oblt. Fritz Stehle (6/15)


Staffelkapitaen 3./JG7: Oblt. Hans Waldmann (2/132)


Gruppekommandeur II./JG7: Maj. Hermann Staiger (?/63)


Gruppekommandeur III./JG7: Maj. Rudolf Sinner (2/39)


Staffelkapitaen 9./JG7: Maj. Georg-Peter Eder (12+/78+)


Staffelkapitaen 10./JG7: Oblt. Franz Schall (16/133)


Staffelkapitaen 11./JG7: Lt. Joachim Weber (6/6)


部队长中由于经验丰富往往是战绩的谛造者,如 9./JG7 中队长埃德尔少校自 1944 年 Kommando Nowotny 时期即改飞喷气机,在150 次 Me262 飞行任务中一共击落了12 架以上 (一说 24 架) 敌机;10./JG7 中队长夏尔中尉也是自 Kommando Nowotny 时期即改飞 Me262,他的战绩是 16 架;I./JG7 大队长鲁道夫少校虽自二月以后才接手 I./JG7,但是仍创下了 12 架的记录。


除了这些部队长之外,其它的飞行员也来自各个不同的战斗机联队,后来甚至也有由轰炸机、运输机、侦察机、水上飞机等近乎解编单位的飞行员前来加入 JG7,但是这些飞行员往往创不下什么战绩,反而成为盟军多如蝗虫般的P-47、P-51 等的牺牲品。也有许多低阶、中阶的一般飞行员在 Me262 中创下了不错的成绩,如 Kommando Nowotny 指挥官诺沃特尼少校当初在东线时的两位僚机飞行员卡尔·史诺尔少尉 (Leutnant Karl Schnoerrer,46 架,骑士铁十字勋章) 随著诺沃特尼前往 Kommando Nowotny,后来加入 9./JG7 拥有以喷气机击落 11 架的记录,而另一位鲁道夫·拉德马赫少尉(97架以上,骑士铁十字勋章) 在二月初加入 11./JG7 后创下了击落 16 架以上(可能有 23 架) 的记录,他们两位 1943 年在东线 JG54'Gruenherz' 时都是著名"诺沃特尼分队"的一员。


此外在对地攻击机联队4./SG2 担任中队长的赫曼·布赫纳少尉 (Leutnant Hermann Buchner)在 1944 转往 Kommando Nowotny前在东线以 Fw190 的战斗轰炸机型 Fw190F 击落 46 架俄机、摧毁 46 辆战车、一列装甲火车并获颁骑士铁十字勋章,在改飞 Me262 后击落了 12 架四引擎轰炸机。


随著 Me262 交机数量的增加,JG7 的战力也逐渐加强,到了三月初开始见到有数个中队较大规模的联合行动,联队长维森伯格少校则于三月十六日首次以 Me262 击落一架 P-51 Mustang 战斗机。III./JG7 现在已经拥有随时可出动 30 架 Me262 的实力,另外加上 I./JG7 则最多一次可出动 40 架以上的喷气式战斗机,但是这个数字和美军第八航空队动辄 1,200 架四引擎轰炸机外带七、八百架护航的 P-51Mustang、P-47Thunderbolt 战斗机比较起来,胜负已经非常明显。这个时候德军飞行员也明战争的结局是怎么样,这个时候的奋战只不过是尽自己的本份罢了。


JG7 'Nowotny' 自成军以来最辉煌的战果出现在3月18日,当天 JG7击落了 13 架敌机,其中有两架是维森伯格少校的战果;值得注意的是当天也是24 联装 R4M 空对空火箭首次的实战记录。Me262 的固定武装为四门 30mm Mk108机炮,比起当时德军主力 Bf109G-6的一门 30 或 20mm机炮加两挺 13mm 机枪或是 Fw190A-8 的四门 20mm 机炮加两挺 13mm 机枪都要强上很多;口径 30mm的 Mk108 机炮原本只有在 Bf109 或 Fw190 加装在翼下的野战改良套件上才看得见,平均只要命中三发就能解决一架四引擎轰炸机;Me262在装上四门 Mk108机炮后又装上了 24联装的 R4M 空对空火箭,这种火力甚至到大战结束后好多年都未有其它战机能凌驾其上。


虽然 Me262 870 km/hr 的时速令时速 600km/hr上下的 P-47、P-51难以望其项背,但盟军改以在各个高度都部署战机的方法来围堵德军少数的喷气式战斗机;当 Me262 出现时便由较高空域的战机俯冲而下以缩短两者间的速度差,而 Me262 只要一作出转弯、爬升动作时就会因空速降低而给予盟军可乘之机。此外执行"补鼠行动"的盟军战机也埋伏在 Me262 的机场附近,等候喷气机油料见底将要进场时予以攻击,有时还对跳伞的飞行员扫射(盟军怎么象小孩没有长牙?)。


总合来说,Me262 由于是第一代的喷气式战斗机,所使用的 Junkers Jumo004引擎因冶金、操作经验不足的问题寿命以及可靠度都不佳,无法作出瞬间将节流筏从最低一下子推到最高这种粗暴的动作,因此在低速爬升或降落时的 Me262往往无法对来袭的盟军战机作出及时的反应。而 Me262 的高翼负荷及较大的转弯半径使她不适合与相对较灵活的螺旋桨战机进行一对一的绕圈圈竞赛,反而对拦截轰炸机这种慢速、直线前进的目标较为拿手。此外Me262 的气泡型座舱提供了飞行员极佳的视野,几乎算是德军战机中座舱视野最佳的战机。


维森伯格除了接收来自其它联队的飞行员之外,也从自己的老单位JG5'Eismmer' 网罗了不少人过来:来自9./JG5 的沃尔特·舒克中尉 (Oberleutnant Walter Schuck,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 以 206 架的总战绩与维森伯格并称 JG5三大空战专家,加入 3./JG7 后以喷气机击落 8 架敌机;海因兹·阿诺德士官长(Oberfeldwebel Heinz Arnold,49架) 在 11./JG7 中击落 7 架敌机;其它的JG5 好手还有 35 架的阿尔弗雷德·莱纳少尉 (Leutnant Alfred Lehner),38架的奥古斯特·吕比金士官长 (Oberfeldwebel Agust Luebking)、41 架的格哈德·莱因哈特士官长 (Oberfeldwebel Gerhard Reinhold)、6 架的安东·舒普乐下士 (Unteroffizier Anton Schoppler)。但是其中最著名的要算是前 JG5'Eismmer' 联队长海因里希·艾勒少校了。


艾勒少校是维森伯格在 1942年改飞 Bf109 时的中队长,后来两人更于同一日以相同战绩 取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两人的私交非常深厚。在德国海军提比茨号战列舰的灾难发生之后艾勒少校便被判处徒刑并解除了 JG5 联队长的职务;在维森伯格少校的奔走下,这位昔日的长官前来 Stab./JG7 和维森伯格一同飞行。艾勒少校最后在 1945 年4月6日冲撞美军轰炸机而殉职,维森伯格正是当时的目击者。无独有偶地,这两位当初同以 112 架平手的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得主最后的击落数字同为 208 架,而以喷气机击落的架数也一样是8架。


1945 年3月下旬 JG7 在约400 次作战任务中击落了 108 架四引擎轰炸机、1 架蚊式轰炸机与 22 架战斗机,在制空权已落入盟军手中数个月之久的此时这可以说是相当不错的战果,但是这些损失只占盟军随便一次轰炸任务的零头而已,而 JG7 只要每次损失一名飞行员就无法递补:四引擎击落专家 9./JG7中队长埃德尔少校在二月中旬受伤;III./JG7 大队长席纳少校于四月初受伤;10./JG7 中队长夏尔中尉于四月十日阵亡;史诺尔少尉于三月底受伤截肢;阿诺德与吕比金两位来自 JG5 的士官长分别在四月、三月阵亡。这一些拥有丰富喷气机作战经验的优秀部队长或飞行员一但离开联队或阵亡马上就造成战力真空,在面对数十倍欲致你于死地的战斗机飞行员时,就算你的战技再高、座机再优秀,终会有运气用完的一天。


当战事推展到 1945 年4月份时,德国的一切战争机器以及生产已经完全失控,油料生产停止飞行员的训练也完全终止,连高层的指挥也开始出现许多互相矛盾的现象;而随著盟军地面部队的挺进,JG7 各中队也在各个仅存的机场之间转移阵地,联队长维森伯格少校在最后的混乱阶段总共以 Me262 击落 8 架敌机 (其中 7 架是四引擎轰炸机),虽然据信维森伯格的喷气机战绩应当比这个数字高,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有甚么人会再去计较这几架战果是不是可以获得升迁、勋章了。




出击前的维森伯林少校(上面这张照片维森伯格后面所站的人,应是艾勒少校)




东线的俄军已经在4月16日发起对柏林的最后突击,西线的英、美盟军也早已包围鲁尔工业区,并向易北河推进,这时从西线到东线只要乘坐柏林的电车就可以到达!四处转进的 JG7 于4月25日执行最后一次对抗美军轰炸机的任务,而 JG7 在二次大战中的最后一次击落记录于 1945 年5月8日 VE-Day当天下午由 2./JG7 中队长史戴勒中尉击落俄军一架 Yak-9 而划下句点。总计JG7 'Nowotny' 自成军以来短短半年内据信共击落了近500 架敌机,虽然不能对战局有所扭转,但是总算也在历史上留下了重要的一页。


德军的喷气式战斗机在投降后成为盟军高度关切的战利品,最出名的一架要算是来自 JG5 的11./JG7 飞行员海因兹·阿诺德士官长的 Me262A-1a 座机,这架战机在阿诺德殉职后由其它飞行员接手,最后向美军投降落入美国人手中,这架喷气机最后被送至华盛顿的航空暨太空博物馆做公开展示直到今日。


博物馆里的Me262-1a


Oberfeldwebel Heinz Arnold的座机


联队长提奥多·维森伯格少校战后继续以赛车手的身份与速度竞赛,但是这位在大战中历经百战而屡屡生还的空战专家不幸于 1950年6月10日因赛车车祸而丧生,享年 36 岁。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得主提奥多·维森伯格少校在500 馀次的战斗任务中于东线击落 175架俄机、于西线击落 33 架敌机,以 208 架的战绩与他的好友海因里希·艾勒少校在德国空军中一同并列第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