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營報告/ 百年哨所的黃旗馬隊

九聚氰胺 收藏 0 31
导读:早上10點,黃旗馬隊邊防連的小分隊準時出發,他們將步行巡邏轄下的中國與哈薩克斯坦的邊境線,從駐紮地到最近的界碑要走1個多小時。 巡邏小分隊一行7人,有幾位士兵荷槍實彈,其他的攜帶急救包和衛星通訊設備,今年3歲的軍犬凱利則在最前頭開道。 巡邏道一側是阻止平民進入的鐵絲網,另一側是茂密的蘆葦蕩,中哈界河霍爾果斯河在金黃的蘆葦叢下潺潺流動。從偶爾出現的小塊開闊地帶,可以看到河對岸同樣茂密的樹林。四下一片寧靜,只聽到軍靴踩著砂石地面的聲響,以及蘆葦叢中突然飛起的野雞的叫聲。 巡邏途經老黃旗馬隊的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早上10點,黃旗馬隊邊防連的小分隊準時出發,他們將步行巡邏轄下的中國與哈薩克斯坦的邊境線,從駐紮地到最近的界碑要走1個多小時。


巡邏小分隊一行7人,有幾位士兵荷槍實彈,其他的攜帶急救包和衛星通訊設備,今年3歲的軍犬凱利則在最前頭開道。


巡邏道一側是阻止平民進入的鐵絲網,另一側是茂密的蘆葦蕩,中哈界河霍爾果斯河在金黃的蘆葦叢下潺潺流動。從偶爾出現的小塊開闊地帶,可以看到河對岸同樣茂密的樹林。四下一片寧靜,只聽到軍靴踩著砂石地面的聲響,以及蘆葦叢中突然飛起的野雞的叫聲。


巡邏途經老黃旗馬隊的營地。100多年前,滿清正黃旗的一支馬隊駐紮在此地守衛邊境,黃旗馬隊的名字就是自此而來。


在旁人看來不過是長滿野草的土堆,戰士們卻十分熟悉,一一指出這是崗樓、那是大門。


在中國西北漫長的國境線上,零星散佈著多個這樣的百年哨所。儘管兵不再是當年的兵,土炮台已被鋼架哨樓所取代,但是哨所依然履行著百年前的職責,忠實守衛著疆土。


指導員付亮說:「清朝的黃旗馬隊管轄的邊境線比我們現在長。據說當年,他們巡邊一次,要一個月,不僅要騎上馬,帶上帳篷,還得趕上牛羊作為給養。」


巡邊依然是今天邊防戰士們每天的必修課,短則幾個小時,長則一天兩天。不過與先人相比,除了步行和騎馬,他們也駕駛巡邏車。


今年連隊剛剛換了新型的巡邏車,配有冷暖空調、衛星通訊設備、GPS定位系統,到了高海拔地區還能制氧,甚至還有可以做飯的電爐。


「管控邊境也比從前輕鬆一點,主要是技術進步了。」付亮說。連隊轄下的瞭望塔都裝上了攝像頭,在營地就能實時監控邊境線的情況。巡邏小分隊攜帶的衛星通訊系統能夠把巡邏路線和情況直接報告到位於烏魯木齊的軍區指揮機構。


不過,有時巡邊仍和百年前一樣艱苦。連隊轄下34公里的邊境線都沿著霍爾果斯河,一路有6座界碑,然而,巡邏道不是完全沿著河岸修建的。


「一個月至少一次,我們必須嚴格沿著界河巡邏,只能步行或騎馬,有的地方沒有巡邏道,得鑽到蘆葦蕩里,趟過沼澤地。這是為了及時觀察到界河兩岸的變化,比如,界河在豐水期是不是改道,有沒有沖刷了我方的河岸。」付亮說:「全線巡邏下來需要兩到三天。」


入伍兩年的士兵鄭永年因為負責飼養連隊里的兩隻軍犬,所以常常要攜犬參加徒步巡邏。儘管冬天溫度在零下20攝氏度,他卻不覺得艱苦。「冬天的景色很漂亮,樹上結滿了霜,雪地上可以看到野兔留下的清楚的腳印。」


他說:「邊防連的生活還是很有意義。守衛國土,心里很有自豪感,也從軍隊里學到不少做人的道理。」


上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陸續與幾個西北鄰國簽訂了陸地邊界條約或協定,森嚴的邊境線已轉為合作共處之地。今年6月,中國和哈薩克斯坦邊防軍人舉行了首次為期3天的邊境聯合巡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