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征文]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转业之痛

ninghe 收藏 26 2683
导读: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转业之痛 俗话说得好:“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从穿上军装那天起,就知道了这句话,这句话是说给别人听的,也是说给我的,因为终有一天,我也会脱下军装,离开部队。 在部队这二十年,见过了太多的离别,每一次离别都是伤感的、无奈的。每年都要有一些战友从身边离开,有的是主动的,有的是被动的,主动的会是兴高采烈,因为他们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未来的路,被动的就要难过一些,不管是什么原因,对留下的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转业之痛

俗话说得好:“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从穿上军装那天起,就知道了这句话,这句话是说给别人听的,也是说给我的,因为终有一天,我也会脱下军装,离开部队。

在部队这二十年,见过了太多的离别,每一次离别都是伤感的、无奈的。每年都要有一些战友从身边离开,有的是主动的,有的是被动的,主动的会是兴高采烈,因为他们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未来的路,被动的就要难过一些,不管是什么原因,对留下的人来说,每一次的离别都是大家不愿意看到的,共事多年,突然离开了,总有些舍不得。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人在一批批地走,很快也会轮到自己了。

实际上,五十万大裁军早在2003年就开始了,而且目标重点就是军事院校、机关冗员,机关冗员问题存在好久了,似乎从建军起就有,是很难在短时间内解决的,机构臃肿有目共睹,但就是无法动刀下剪子,砍谁都疼,手心手背都是肉啊,而且都是直系的肉。相比之下,裁减军事院校就相对容易一些,只要一声令下,一个正军级单位就解决掉了,几千人的员额都完成了。命令下得容易,可就是苦了我们这些正在军事院校从教的人了。

自从裁军开始,我们就处在了风口浪尖之,虽然大家也在侥幸地作着最后的努力,争取不被划进被裁之列。因为辛苦经营起来的部队,要说解散容易,但也会带来巨大的损失,人才的流失自不必说,财产的流失、部队积累下来的一些宝贵的资料也会白白地浪费掉了。每个人也是惶惶不可终日,总归是无法全心地投入工作了。

就这样坚持了几年,最终还是没能逃过被裁的命运。大家早都知道会有这个结果,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虽然都有心理准备,但消息传来时,大家还是感觉天真正的塌了。

这种情况,对于那些年轻的刚从军校毕业的人来说,也许是件好事,因为年轻时离开部队,转业到地方,很多单位愿意接收,就是报考公务员也不成问题,(实际确实是这样,他们都找到了自己理想的岗位。)对那些年长的也无所谓,因为他们可以退休了,可就苦了我们这样不上不下不年老也不年轻的中层了。退休不够年龄,转业没人愿意接收。即使勉强接收你了,给你安排什么位置啊,哪哪都不缺人,多你一个就多一份负担。悲哀的是,在我们年轻时,在哪都能干得很出色,对部队的留恋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重,可那时部队的大学毕业生稀缺,根本就不放人,现在人到中年了,不想走也得走了。

我永远都会记得吃散伙饭的那天,2005年12月25日,那天是西方的圣诞节,可对我们来说却是最黑暗的日子,吃过了这顿饭,就要各奔前程了。

在我记忆中,那可是最丰盛的一次会餐,部队招待所的二楼大厅都摆满了。部队每年的节日都有会餐,但都是过紧日子,所以都是简单的会餐,就连啤酒也只有一人一瓶,想多喝也没有,所以部队会餐很少有喝醉的,喝一瓶就醉了,那等于是明目张胆耍酒疯了。非得关禁闭不可。这次可不一样,菜是最丰盛的,连平日很少见的高档海鲜都摆上来了,酒也是随便喝,但这次也是最没有味道的一次,因为大家都没有心情去品味菜的味道,嘴里都是酒的苦涩。校领导在敬酒时,站在大厅中央,举起酒杯,动情地向大家敬酒,和大家告别,说了很多伤感的话,也说了很多祝福的话,大家都哭了,为离别而哭,为前途而哭,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军营的男儿就更不应该落泪了,可是这一刻,没有谁耻笑谁,大家都是真情流露,因为吃过了这顿饭,战友们有的会再见面,而有的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

很多人都喝醉了,什么时候散的,我根本就不知道,平日里不胜酒力的我,这次也是醉得一塌糊涂,本来就自认为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更是经不住这样离别的场面。在军校毕业时,同学们打点行囊,各奔东西,我是最后一个走的,我负责帮助同学们搬行李,告别,那场面也是我终生难忘的,整整一天,我的眼泪就没有干过,送了一百多人,我就哭了一百多次,嗓子哑了,有的人说哭干了眼泪,可我的眼泪怎么也哭不干,等大家都走了,我的眼泪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若干年后,同学们回忆起当年的场景,还能记得我为他们流下了最多的眼泪。记得有一次,我在新兵连带新兵,在新兵连结束新兵要下连队时,我一早就起来,帮助大家整理行装,可没等战士们离开,有的战士就开始哭了,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场面,就一个人跑回宿舍,关在宿舍里一整天没有出来,谁都没送成。最害怕的就是离别,可离别偏偏总不离你的左右,这次可是和战友最激动人心的离别了,在我的人生中,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场面了。

吃过了散伙饭,接下来就是选择去向了。因为我早就有所打算,还想转到地方再发展一下,人到中年,虽然年不富,可力还强啊!

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填写了转业。(转业政策有规定,对副团职以上的可以选择自主择业,也就是不用地方安排工作了,档案交到军转办,然后军龄满20年的,每月工资按80%发,如果在部队立过功或有荣誉称号的可相应增加工资比例,如三等功加5%,二等功加10%,一等功加15%不等。我在部队虽说也干了一点工作, 但也没有太突出的贡献,和平年代没上过前线,没赶上过见义勇为,所以就只立了一个三等功。因为我只立过三等功,如果我选择自主择业的话,工资只能按85%发,解决温饱不成问题,如果想生活好点,就得自己再找工作了。)

填好了表格,回家就等分配了,等待的滋味是很难熬的,很多转业的战友都有过这种经历。那时最痛苦的就是晚上,连续很多天,整夜难以入睡,精神极度空虚,想发泄又找不到出口。我想这还是由于军人的情绪造成的,心理上一直难以转变这个巨大的身份转换,习惯了直线加方块的生活,习惯了每天紧张有序的工作,习惯了满眼的绿色,突然有一天,发现一切都变了,起床后不用出操了,不用穿军装整理军容了,不用敬礼还礼了......以前休息日总是愿意把买了很久都没机会穿的便装拿出来穿一下,现在想什么时候穿都随便了;原来最不愿意参加的就是开会,现在连开会都觉得那么亲切。

我开始把精力全都用在了女儿身上,两岁半的女儿,就把立正、稍息、敬礼、齐步走等简单的队列动作学会了,而且做得有模有样,只是齐步走时老是先迈右脚。

安排工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到了地方,两眼墨黑,谁也不认识,别说没钱,就是有钱,也不知道送给谁,弱弱地问了几个以前转业的战友,但他们同意帮忙,就是没有准信,弄得我心里老是打鼓,七上八下的。过了一段时间,觉得安排工作难度太大,就去找部队善后办的同志要求改转业方向,就是要求自主择业,不用安排工作了。

过了一段时间,经别人一说,自主择业的种种不好,又后悔了,忙去改回来,就这样,反反复复改来改去的,把善后办的同志折磨得够戗。最后定夺的时候,我还是听从了LP的意见,走上了这条自主择业的路。与其说是一种选择,不如说是一种无奈的结果。当兵二十年,十八岁到三十八岁,我把人一生中最好的年华都献给了部队,等最后离开部队时,只是有人送行,但是没有组织或人出来帮助,让人心寒啊!我可以对任何人说,我的人生中,有了当兵的历史,我是无悔的,但不是无怨!

人从高空坠落的时候,最恐怖的是下落的过程,因为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结果,心里就充满了恐惧,一旦落地了,反而就轻松了,不管是摔死了,还是摔伤了,总归是有结果了。

还记得2006年的12月30日,那天很有纪念意义,因为那天我和几个战友正式办理了转业手续。也就是那一天,云层压得很低,天空飘着雪花,走进军转办,把军转办干净的办公室地面踩得花花的,但我已经顾不上这些细节了。心里总是有一种酸酸的感觉,最后签字的时候,我觉得是我把自己的一生都签出去了,因为出了这个门,我就再也不是军人了,成了一个待业的人,从此会走上一条没有预知结果的路。很巧合的是,远在天的那一边,有一个叫萨达姆的人,因为战争罪被判了绞刑,也就在那一天,他被送上了绞刑架。

退伍军人的路不是宽了,而是越来越难走了,尤其是一些到了中年的老兵,年龄优势也没有了,所以要想走出属于自己的路不是容易的,我也想过要自己创业,但是要资金没资金,要关系没关系。部队给的那点退役金,早就搭在买房子上了。等把买房子的钱补齐了,身上已经没有一点余钱了。我的一位战友,早年转业到了工商局,他说鼓励我开一个饭店,执照什么的都好说,还说可以到他管下的饭店去实习一下,掌握一下饭店的基本操作规程和经营的手法,我也动了一些脑筋,只是后来,我想开一个小饭店,勉强能保本,根本就没有竞争力,开一个大一点的饭店,又没有启动资金,没办法,开饭店的这个念头最终还是被打消了。

在家呆了一段时间,虽然每天可以和女儿在一起玩,但时间长了还是受不了,骨头都呆酥了,再呆下去整个人就成废物了,我决心放下架子,去找工作。在呆下去,我就会疯了。说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社会就是一个大舞台,其实人是需要扮演一定的角色的,除了家庭角色,还有就是社会角色,如果缺了一项,人生会失去很多光彩。人是需要劳动、需要沟通、需要被认同的,缺乏了社会认同感,也就失去了生存的乐趣,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在退休时是无法适应失去社会角色的原因了。虽然我在军转办留了自己的简历,但没有什么正经的单位找我,大都是一些推销保险的公司,我也不是那块料。

等到了人才市场,我彻底傻掉了——这么人在找工作,手里拿着报纸的、拿着笔记本的、拿着路边买的食品的,看到他们我的心里也很凄然,自己也混到这里来了,一想到现在大学毕业生找工作都难,自己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和他们一起来抢饭碗,真是不厚道,看到那些为找工作奔波的大学生,心里还真有些酸楚,但是请你们原谅我,我也是没办法啊!

因为自己在军校转业,所以一开始就把目光放在了一些学校身上,而且很多私立学校都在版上有招聘的广告,这对我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呀,我胡乱地抄了几家,当然不是应聘作老师,我是冲着副校长、学生处长、办公室主任去的,可实际上走了一些学校后,才发现,事实并不是像想像的那样,因为人家一私立学校,要那么多副校长干什么呀,他们在招聘的栏上的招聘信息,有的确实是需要一些专业性强的老师,大部分的还是借机做广告,你想应聘作副校长,免了吧。

应聘去学校这条路基本上是行不通了,只好转向其他方向。虽然也在关注人才市场,但也不爱去那些地方了,很是受刺激。那些招聘广告根本就没有适合我的,你想啊,人家第一要专业,第二要工作经验,第三限制年龄,就这三条下来,99%的工作都不属于我,剩下那1%也不好说。

后来听说有什么大型的招聘会,虽然招聘的门槛高,但进去招聘的单位大都是有诚意的、资质健全的,我就把目光锁定在了招聘会上,终于有一次得到消息,在沈阳的科学宫举行一次大型招聘会,我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

就是在这里,我见到了我现在所在单位的领导,我们进行了长谈,我把我的情况如实向他介绍了一下,他对我很感兴趣,说到工作经验,他的话让我很感动:工作经验可以积累,但好的人品是无法积累的,我看中的是你的人,工作经验和技能可以培养。

就这样,我顺利地通过面试,又通过了笔试,也有了我脱下军装后的第一份工作,对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我非常珍惜,虽然不是轰轰烈烈的事业,虽然只是从最底层做起,但我仍然用心地工作,不到半年,我就升到了主任,我又重新找回了自信,摆脱了离开部队带来的心理阴影,走上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奋斗之路。

人生或许会有很多次机会,只是有些机会不是等来的,而是要靠自己争取的,等来的机会不一定属于你,如果别人为你安排好的机会,你也许也抓不住,只有靠自己的争取才能把握住机会。我完成了从一个军人到一名打工者的蜕变,就像一只蝴蝶,虽然这个蜕变的过程很痛苦,但是我最终能够飞了起来。

有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在路边拣了一条蝴蝶蛹,他每天关注着这只蝴蝶蛹。有一天,蛹的一端开了一个小小的孔,里边的蝴蝶在奋力地向外挣扎,但是怎么也摆脱不了蛹的束缚,他感觉蝴蝶似乎是要放弃了,他就用剪刀把蛹从外面剪开了,让蝴蝶解放了,但那只蝴蝶,并没有如愿地飞翔,而是早早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旅程。因为他不知道,蝴蝶是要经过自己的努力,破茧成蝶,才能把自己身上多余的东西在挣扎努力的时候消耗掉,一旦有了外力的作用帮助它,实际上是害了它,拖着沉重的翅膀,它再也无法飞翔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