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恶搞少祖和尚之楔子——水区臭了

琳宫逍遥 收藏 129 527

(逍遥派原创)


逍遥派会议厅内。

平常平淡说: 恶搞(KUSO),正式名称是恶意搞笑。也可解释为人或事儿的动作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处在疯癫之边缘,在玩笑中让其人的真实面目原形毕露。一句话,很逗、很爆笑。

爱爱说:恶搞是水区广大人民冷嘲热讽的结构姿态,是水民喜闻乐见的文艺载体,是水民平凡而有趣的精神追求,是让自命不凡的人物在警醒中重新踏上做人的路途。

老虎点头赞同:恶搞不是什么什么的主义、也不代表什么什么的内涵、或者去讲求着什么什么的崇高境界,更没有什么低级趣味的价值取向。

嘎子问:为什么要恶搞呢?

逍遥派中除菩提少祖外,七嘴八舌纷纷道:因为水区里有个少祖和尚道貌岸然地杵在那里,他有个宏大的想法要一桶浆糊,有个精英意识妄想鸡立鹤群,还痴人在梦中说梦要充当人类极品:欲以伟哥试比高!

灵儿总结说:野百合也有理想,小草根也有话语权,也想把自己的想象力发挥出来,用自己的绵薄之力点缀水区的春天……

话没说完,一直留守在水区观天望地的通天老兄脚步踉跄跑了进来,看他眼泪鼻涕的模样,当是有什么重大事情发生了,果不其然,通天的一番话直让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原来,平日不见首尾的TX核心的江老总正在水区边懒洋洋晒着太阳,这是他百遐之余的唯一嗜好。

远远的,走来了一个蓬头盖面的人二话不说就蹲在河边洗手洗脚——瞬间河水滔滔,水色由黄变浑……

更加要命的是,此人竟,竟还大口一闭一张,哇呀呀漱起口来,不移时,河水再现奇景,只见黑浪拍岸,臭气袅袅直上,直熏的蓝天也变了颜色!

江总吓坏了,撒丫子跑到河中央,很奇怪的想:自我开创TX几年来,每天都在这个时辰小憩在这里,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臭的人?

一通电话后,新近上任的上官总版茫然不知这是何人。

还是前任高大总版见多识广,没敢大闻,只略微吸吸鼻子,便对江大老板一通牢骚:此人早已臭名远扬,臭气冲天,臭不可闻,臭不可当,臭名昭著, 臭名昭彰 ,臭肉来蝇 ,口尚乳臭 , 如蝇逐臭 ,遗臭千年 ,遗臭千秋,遗臭万载 , 遗臭无穷……

可怜江核心身处臭水之中,鼻闻 前无闻过之气,耳听如此带臭之词,心中好不耐烦,但高大总版毕竟是前任,贸然打断他的滔滔不绝似有不恭,只得任其牢骚。

好半天,前任总版叹了口气续道:我劝了你多少次,要将此人的六窍彻底缝严实,至不济也得在他最大的两窍内各塞上一个哨子,也好在他的臭气喷发前向无辜的水民们发出警报声,可你总是以“有容乃大”来推诿,这不,可真的是容了,大了,也臭了,最为可气的是,这臭气竟然无声无息秘密潜入而来……嘿嘿,事不关己,我就高高高挂起,这叫身不在其位,就不管这臭气……你自个儿解决吧!

长笑声中,一鹰飞天,闪了。

江核心仰头啸天,拍腿惊叹:神啊!饿地神啊!少祖和尚之臭,岂不是可以和逐臭之夫的中国足球有得一拼吗?果真名下无虚!佩服啊佩服!

“轮子快来,赶紧祭起风火轮,去找谢亚龙要两只黑的不能再黑的哨子来,不得延误!”

“海公公,旁边伺候着,给少祖的窍内塞哨子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伟大任务,非你莫属!”

吩咐完这两句后,江总猛的一拍脑门,想起一件重大问题,急忙扭头,看到上官总版还在强忍无比的痛苦站立一旁,眼中嘉许之色一闪而过,温颜说道:“须得赶紧在水区内发个告示,最重要的就两点,一是从今天开始,提醒水民们只要听见A哨一声“哧溜溜”乱响,立马都给我带上防毒面具,以防不测;二是听见B哨一声“噼里啪啦”胡响,立即给我撤离水区,越远越好,切记切记。”

上官总版怯怯问道:“要是A哨和B哨同时响起,水民们该咋办?”

江大老板的脸上迅疾布满了愁云,眼睛瞪得溜圆,看着远处的黑气渐次涌罩过来,估计肚脐眼都在朝外冒气,长叹道,“我要是有解决这个前所未闻的危机的办法,就不在这愁眉苦脸了,还不快去!”

第一次看到老板如此沮丧,上官总版吐吐舌头,转身撤了。


下篇题目: 恶搞少祖和尚 之新婚之夜——和尚缩了

内容简介:新婚之夜,香闺中,香焚兰麝,暗消宋玉之魂;衾抱鸳鸯,深锁襄王之梦。暴君jj将练就的邪功第一次用到了少祖身上,和尚只觉一江春水向西流,就此糟糕之至。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