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罅称雄 第七章 第三节:共同信仰的人

shxfq9011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23.html[/size][/URL] “还是没有多大的变化!”   约瑟夫·达翰钻进汽车里,舒展地仰靠在座椅上。眼睛透过车窗明亮的玻璃,望视着理查德·赫尔姆斯关上车尾行李箱,绕过车头拿开车门坐进驾驶室里来。如此的情景,使约瑟夫·达翰想起了往日里的记忆。   他接着说道:“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的,在五年前,同样也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23.html


“还是没有多大的变化!”

约瑟夫·达翰钻进汽车里,舒展地仰靠在座椅上。眼睛透过车窗明亮的玻璃,望视着理查德·赫尔姆斯关上车尾行李箱,绕过车头拿开车门坐进驾驶室里来。如此的情景,使约瑟夫·达翰想起了往日里的记忆。

他接着说道:“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的,在五年前,同样也是在这个机场里,同样的场面。同样是由你前来接我,现在又是由你来接我。”

“不用说!”理查德哭丧着脸,做了一个怪样。“那次将你迎接上了车,仅仅只呆了二个小时就分开。万万没有想到的,当时的分开,竟然是分别了四年的时间。”他启动了汽车,将它汇入到车水马龙的车流中。“对于长达四年的时间,总是或多或少,总会发生一系列的变化。你认为我说的对吗?”这时候,他用力地按动喇叭,前面的那辆轿车突然间里慢了下来。他想超越它。在得到喇叭催促的提示下,前面的车辆让开了车道。

随着车速的增加,人的心情也随之也与高速溶合了在一起,精神奋发了起来。理查德·赫尔姆斯显得非常兴奋,相反对于约瑟夫·达翰来说,他表现出有一点疲惫的神态,有一点昏昏欲睡的样子。但是,他对于身旁的挚友,所说的话还是很用心去听。与此同时,不由自禁地回想起,在机场碰巧相遇的那位女士,在临走时对他说过的话。今晚,菲尔莫酒吧!这是一个明确的相约信息。他当即决定今晚一定前去赴约。对于这个约定,同时对于一个刚到美国来的人,有着不可推辞的兴趣,因为该种约定里,包含了极大的吸引力。

“你的到来让我感到非常的高兴,假如你不困的话,在三小时之后,一定会对我的系列安排,感到兴趣的。”赫尔姆斯扭过头来,瞧视了达翰一眼,说出了计划的内容。“我是想让你好好地欣赏一下,纽约这个大苹果的风采。”在他的面部上,浮露出相当滑稽的欢笑。“来美国是正确的决定,该种决定太正确了。”

“如你所说。”过翰换了一个舒服的坐姿。“这次我来到了美国。”

“是的,我很高兴。”理查德回答。

轿车驶上了清结的,第五马路的繁华街道,随后开上了去百老汇的大街。光怪离奇的霓虹灯引起了达翰的兴趣,同时也驱走了部分的疲劳。因为触景使他想起了几年前的一天夜里,那件事情一直不能忘记,并且是每当想起来的时候,还记忆犹新,就好像那事情发生在昨天。尽管其中有一些细节内容,出现了模糊,可是重要的那一幕还是清晰可辩。他那时与是理查德在这条街上,亡命地奔跑。后面是一帮手里拿着棍棒、器械、一心想要二人性命的帮会人物。此时此刻,他从车里把头探了出来,仰望由两边高楼夹缝里形成的一线天。在天际的下端,下午的阳光,使不远处的那幢曼哈顿摩天大楼,闪烁着迷人的光芒,让人感觉这一切即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

“在这里,有更多的机会。”理查德继续对他说。

“我需要完成一项肩负的重任。”

理查德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原来如此。”他说:“ 是吗!约翰。”

“我曾经有一段时间里,在漫无边际地幻想过,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里,能够到达一个安静的地方,去过上一种隐居的生活。我对此有一种极强烈的向往想法,也不知想过多少次,只是无法找到一个理想的地方。”

“不妨让我来猜测一下。”理查德沉静地思索一番之后,分析道:“你喜欢大海,还有森林,喜欢周围都是纯朴的人。我终于想起来了,要符合系列要求的地方,只有太平洋群岛!在群岛中,找一个没有人迹的岛屿!”

“差不多!”达翰赞许地着点头。“空气永远是新鲜的,没有机械所造成的噪声,人散步在沙滩与椰树之间,夜晚伴随着海浪声入睡。”

“恐怕需要几十年之后。”理查德说。

“说真的,我一直在脑海里如此地想着。”

达翰微笑着仰靠在座位中,用手摸着自己的头,感慨激烈。可以说恨不得马上就能进入到想象中的美好环境里去。“特别是在监狱里的那段时期之中。”他兴致未尽地说:“我一直在使用该种想象,来填补单调的、乏味的、十分寂寞的生活环境。”

“美好憧憬的想象,还有许多方面可以用上它。”

“是的,赫尔姆斯!比喻我们认定的信仰!”

“是绝对的信仰!”

理查德说完此话之后,扭转头过来看视了达翰一眼。他想从对方的面容上,获得对该种信仰的决心态度。以并证实他是否,仍然是那样的坚定与执著,做到一生对它有着执著的信念,并且忠贞不喻。而自己是这般决定的,当然,有一阵子的时间里,曾出现过口事非心的表现状态。因为认真执著的理念,碰到了实际主义观点的影响,也就是说;该种理念时常碰壁。尤其各种局势造成的环境,对它的冲击相当巨大。当然,最终还是被坚定的意念,给调整了过来。

达翰只用一个往外瞧望的姿势,就避开了,对于该种问题的回答要求。在监狱里的时候,他看了许多的书籍,特别是有关精神与信仰方面的书籍。他从中得出了,一个不太成熟的观点,事实上的确如此。因为任何一种理论,任何一种信仰,它总是带着某个时间段里的特性。也就是说,不论世界上存在的那种理论,它总是扮演着为后来的理论,以及形成的主义,担负起一种阶梯性质的作用。

如今汽车行驶的道路,总算让达翰看出一点熟悉的地方来。他很快认准这是往理查德的家中开去。一想到家,就有一种疲惫感觉,迎面袭来,立即联想到了睡觉。只有通过该种方式,才能把时区差扭转过来。如今总算能够在干净柔软的大床上睡觉,真是人生的一大幸福。

在菲利浦电器公司经理的,高级公寓中的起居间里,在与之相隔的套间中。约瑟夫·达翰的感觉,就像似到了家中。令他在亲切的气氛中颤抖。整个房间里装饰豪华气派,一尘不染,尤其是那个大大的酒柜中,陈列的各式各样的酒,这简直令他感到更加的亲切。

在大床上美美地睡了一觉。直到理查德下午,从公司工作完毕之后,回来叫醒他。他才从床上翻起身来。

“四个小时的时间,我想可以将时差产生出来的疲劳感,彻底地消除了吧!”

“是的,赫尔姆斯先生,我现在感到精力充沛。”

“在去餐馆用餐之前,先喝一点开胃酒如何?”

“这是个好主意!我很赞成。”

跟随着对方来到了书房,坐在沙发上。理查德走往酒柜的旁边,顺着林立的酒瓶摸移,当手移置到烈性的酒瓶上时,达翰赶紧点缀了一下头。他拿着那瓶被选中的酒朝他掷去,被他接个正着。在一年以前,理查德就戒掉喝烈性酒的嗜好,顶多只喝一点低度之类的酒。他为自己倒了一杯低度的红葡萄酒。达翰早已撕掉批封,拧开瓶盖,往酒杯中倒灌着酒。理查德慢呷着自己的酒,走回到沙发的原位上坐下,看到他灌一口酒之后,眨了眨眼睛。

“啊!烈性酒的滋味;就是这么的带劲,好极了。”当他抬起头,就发现了理查德杯中的饮料酒时,努嘴吧哒了一下。他担心地问:“你们的组织不会有这一条戒酒的条律吧。”

“完全没有。”赫尔姆斯做出一个碰杯的样子。“出于犯病的原因,我听从了医生的劝告。”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达翰又喝了一口,用手抹了抹嘴唇。“这玩意不喝可受不了。”

“是的,它是一种文化。”

“像我这类人,才是该种文化最好的继承者。”

“我同意该种说法。”

这时候,两人不约而同地站起身来,朝阳台走去。天色渐渐地由靛紫转黑,暮色四方聚合,满天繁星。一阵凉爽的晚风徐徐吹来,令人十分惬意。

“瞧瞧这座城市。”理查德说。

听从对方的方向指示,他放眼望去。尽管各城市有各自的特色以及特点,就其基本性质来说,雷同点甚多。高楼、宽坦的大街、川流不息地汽车、所不同的是栖息在城市中的人。他们的感受、思想的奇异、而在这一切的背后,支撑着城市文明的精神,就不得不让人从相反的一面去思考了。事实上,人人都处在精神崩溃的边缘。

“很美丽是吧!”

“是的,很美。”达翰说。

“美国是金宇塔的地基。”理查德说:“只要地基崩塌了,这世界上的格局,就彻底地崩溃了。”

约瑟夫·达翰彻底相信他讲的话,并在内心里,又隐约地知道所做出的一切,是有着不同的深刻含意。因为从现今的角度以及观点来看,以前所进行的事业,有点近乎于黑手党的所作所为。顿时,达翰有一丝不明朗的笑意挂在嘴角上。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件有性质的事业,那怕是同一种性质的事业,总会存在两种看法,多种认为。简而言之就是:荒谬!一切荒谬!生活在这个时期里的人是可悲的,他们离开了阳台。

来到了摆设的椅子旁坐下,将身子往靠背上靠了一靠。达翰说道:“你在为谁效力?”

“为我们自己。”理查德回答着说:“为了自由主义!”

当然没有错,约瑟夫承认这一点,它激励着人心。可是当他在法国监狱中,在所呆的那段时间里,可是没有白白地呆过。在那段时间里,他静下心来进行了全面的思考。并且还初步地认识到了,自由主义,实际上是一个较为空洞的想法,或者,他有一点认为是概念上的错误。

“拉比·迪林斯!”理查德回想起,对方在电话中告知的内容。

“这个名字是这一次冒险的依托。”达翰回答道。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相片,将它轻轻地,并带有轻蔑对待的方式,把它丢在面前的桌子上。看到理查德拿起它的时候,说道:“这次我冒险来到纽约,是接受了法国情报局的指派,他们给予我的报酬是一百万美元!”

“那么!”理查德往更远的方面,想了一想后问道:“我还想知道,你冒如此巨大的风险,也许除了报酬之外,还可能从另一方面上得到好处,对吧?”

他点了点头后回答:“商定好,与我以往的事情两讫了。”

“玛格丽特·露茜!”理查德看着照片上的注释道。

“她是一个叛逆者,一个叛逆的间谍!我的任务是将她找着,并将她干掉。”

“给了你多久的时间期限?”

“据他们说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只能与她拖延这么久。这样就迫使我,必须在该个时间段里将她找着。然后将她干掉。”

“你有线索吗?”

约瑟夫·达翰没有告诉对方有何种线索,因为目前还不能确定。真的一到美国就会有人来找他吗?还是主动去寻找?很明显的一个事实出现在他的面前,并且让他认识的清清楚楚,他根本就没有能力去与他们进行联系。顿时,明白的事项立即使他恼火了起来。因为霍弗中校,以及那两名情报专员,根本就没有朝他谈及如何去联络的事项。

“没有!”他如此地回答对方的问话。

“呵!该种情况一定造成了你,在心理上有一种沉重的负担吧!”

“说得没错,赫尔姆斯先生!”

“我也有过这种心理状态上的感受。”理查德摇了摇头,感触至深地继续说道:“仿佛如同被套牢的股票,不知何时能够回升,一种遥遥无期的焦虑。并且还造成脑海里的思维,如同是蒙上了一层沉重的阴云。”他举起了杯子,示意了一个碰杯的姿势,喝尽里面的红葡萄酒。“我们去中国饭馆用餐如何?”

“你的客气让我很感激。”

只是这个时候他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理查德摆动了一个抱歉的头姿,将它拿了出来,显然是一个重要的电话。两人这时候已经走出了屋子,行走在通往下楼去的宽大走廊。重要的内容令他停止了行走,贾森走到电梯旁等着他。

理查德·赫尔姆斯被电话里的内容,弄得很仓促,显得一时毫无举措。时不时地望着好友,显然是在决定是否离开邀请好友的计划。达翰从对方的表情里能够看出这点来。

“看来,你遇到了紧急的事件?”

“可是,我已经对你作出了邀请的决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