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不是坏人之---年少时的轻浮事[长城新兵]

*骆驼刺* 收藏 14 402
导读:[B](1)我把工会女同事给“性侵”了[/B]   年轻人初到社会上混,不容易。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二十六七岁时,我就因为工作受堵,偷偷躲在办公室里哭过,而且出于“报复”心理,做了一件令自己一生都回味的“性侵害”。   我性侵害的对象,其实是原来单位矿工会里的一个悍妇,姓杨。刚分到煤矿工作的时候,手下的职工就经常在工作面给我说过此女很疯,四十岁的人了,还跟某二十出头的小伙弄到一起,云云。。。。。总之,我是不太关心单位上男女之间的私事的,我认为那样太是非。然而命运往往很捉弄人,因为我工作努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我把工会女同事给“性侵”了


年轻人初到社会上混,不容易。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二十六七岁时,我就因为工作受堵,偷偷躲在办公室里哭过,而且出于“报复”心理,做了一件令自己一生都回味的“性侵害”。


我性侵害的对象,其实是原来单位矿工会里的一个悍妇,姓杨。刚分到煤矿工作的时候,手下的职工就经常在工作面给我说过此女很疯,四十岁的人了,还跟某二十出头的小伙弄到一起,云云。。。。。总之,我是不太关心单位上男女之间的私事的,我认为那样太是非。然而命运往往很捉弄人,因为我工作努力,有成绩,刚一转正就被党委任命为某区队工会主席。当然,我就与杨女有了工作上的往来,恩怨从此结下。


刚工作那几年,本人朝气蓬勃,才华横溢,介绍对象的很多。但是我却偏偏找了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出生的女儿,因此得罪了单位上的权力阶层,又因为升迁得快,更遭忌妒,被穿小鞋是自然的,而杨女就充当了这样一个操盘手。工会工作是很复杂的事,其中最主要的是文明职工创建工作,当然还要帮支书搞党建工作,上级不时地要来检查工作,而检查的内容就是检查本人做的文档工作。当然,我做的再好,检查中肯定是要找出毛病的,给我打分的就是杨女。于是我的工会工作成了全矿最差,一次,二次,三次之后,党委书记有次喝了酒,专门找我闭门谈话,把我训的狗血淋头,说干不了就直接向组织打报告。官场上混的人都知道,被上级这样训是很严重的。书记走后,我就坐在办公室里悄悄地哭了一场。随后,冷静地分析了一下目前的局势,把矛盾的焦点锁在了杨女身上,我决定对她实行报复。于是一场精心构思的计划实施了,当然最终的得手也是出于偶然。


我狠下心来筹集了会费,又向单位的行政头头申请了一笔款子,把职工之家整得焕然一新,而后开展一系列工作,包括自建了职工蓝球队,打败全矿无敌手,名声大振。文档工作也做到了家。年底工会来检查,问题当然还是有,但是重要的是进步了,我受到了党委书记的表扬。我当然得顺杆上啊,元旦拿出钱来,摆了桌酒席,专门请了工会里大大小小的职员,当然还有党委书记。酒桌上我特意用红酒攻杨女,喝得她兴高采烈,提议要到市烟雨楼唱歌(杨女是矿里的金嗓子),党委书记没反对。好啊,我提上款包就招呼一大帮人杀向了烟雨楼。


到烟雨楼后,开了包间,书记就在里面吃小点,听杨女献歌。而我呢,见缝插针地给她灌啤酒,最后她架不住要请我到大厅舞池去跳舞。机会来了。舞池里灯光很暗,靡靡的四步曲响起后,我就把她拉进了舞池。说真的,杨女虽然大了点,但身材是没得说,肌肉紧凑,乳房高挺。我搂着她走步时不时的胸口就蹭上了她的奶子。时不时,我也用力搂紧她,用胸膛挤压一下她的奶子,她也不抗拒。这时大厅的人少了,我就故意把她往舞池的偏僻处带,到一处视野不好的地方,我忽然腾出两只手抓住了她的两只乳房,很用力。她大惊失声,声音颤抖着对我说,别这样,我没理继续揉搓,她哀求我放手,乘球形灯光扫在她脸上,我看到了她惊慌的眼神和彤红的脸。靠,跟我装清纯,我心里暗骂一声,坏坏地冲她笑了一下,放了非礼的手,然后拉她回了包间。后来就是她的沉默,直到散场。


之后,她再也没有在工会检查中刁难过我,甚至在其他工作人员给我打分低的时候,帮我圆场,我后来的工会工作轻松了很多,直到转到行政上。再到后来,我自告奋勇调到了矿务局的新单位,我记得走的时候,到工会向同事告别,她眼中闪着光。再后来我在新单位工作期间考上了硕士,离开了矿务局。有一次暑假我到矿务局去办事,路上碰到了她,她老远就冲我打招呼,热情非凡。当然我也真诚地给她讲了一些我的近况,而后分手。据说,她现在也自告奋勇地调到了矿务局新开的一个矿上去了,那里很偏僻,远离了都市的浮躁。


(2)女孩是不能伤情的


我认为只要善于谈吐,健康,开朗,胆子再大一点,就能抓住女生。这也是泡70后女生的宝典。可惜我是那种有贼心、没色胆的那一类男生(特指大学那个阶段),总是在最后一刻功亏于溃。


那是大三,大约是95年的暑假,正逢全国学习计算机热潮,我当然就随波逐流地报了暑假班学习C语言和汇编语言。但不巧的是暑假男生宿舍楼装修,没住处了。不过活人不能让尿弊死,我把铺盖卷到了教室。当时的凳子是木椅,把木椅对成两排就成了一张绝好的床。于是我假期学习就往返于教室和计算机课堂。


上了两节课以后,我发现还有个玉石班的女生也跟我一样,在上计算机课,两个班上过公共课,互相认识。于是上了一段时间后,就坐在了一起。闲的时候就聊聊,还去过石油学院跳舞。这个女生是奎屯MM,当时是校里的迪斯科皇后。早有耳闻,不过我没见过。那天跳舞,她尽兴地在舞场上自我表演了一段迪斯科,当时有石油学院的男生就上去和舞,居然跟不上败了场,然后大家就看她独舞,我当然在这方面不行,只有观望的份。但她水蛇般柔软的腰肢,还有随舞凸起的肥臀和大胸,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平时是不注意细细观察女生的,这是一次例外。回来校后,我们没有说话,但她挽着我的胳膊一路走回,我也没反对。但当时就这么怪,我双手插在兜里,规规矩矩。


又过了一个星期,是星期天。她告诉我,展览馆有宝玉石展销会,约我一同去看。我穿了件老汉衫还有件大裆短裤就和她一起去了。到了展厅,五颜六色的珍珠,玛瑙,海兰,碧玺,翡翠,羊脂玉,祖母绿,鸡血红,鸽血红,猫眼还有钻石,令搞这专业的MM很兴奋。尤其是看到十二克拉的钻戒以后,在我身前把身子俯得低低的凑到钻石跟着,我跟着伸头张望的时候,就看到了她兜在衫衣里的奶子。她的皮肤不是很细腻,但乳房非常挺实,不直视的话你都感觉不到她没穿文胸。我看了几秒钟后,觉得很邪恶,撬着屁股转向钻石旁边的珠宝,她似乎注意到了我细微的心理变化,拍拍我的屁股,示意继续看别的地方。靠,我的屁股就这么被她给非礼了。


从展厅回校,我就往教室的窝走,她没有回去的意思,就这么跟我回到了教室。楼里静悄悄的,整幢大楼除了我俩没有别人了。进了教室,她往我简陋的床上一坐,东拉一句西扯一句的跟我聊天。我觉得气氛渐渐干尬起来,我看到她额头上在冒汗,眼神也有点着急。靠,我终于明白了,她在等我把她推倒。我意识到问题的本质以后,妈的轮到我开始额头冒汗了,接下来不知道都说了什么。总之,我出了教室,把她一个人撂下了。到校园里溜了一圈,重重地喘了几口粗气。再回去的时候,她已经走了。


接下来一段时间的课,我都躲着她,直到开学,大批学生返校,大家开始新的学期,然后就淡忘了这件事。但没多久,宿舍里就传言,她跟同班的一个男生拍拖上了,那个男生声称在外面朋友租的房里把她上了,还有某些细节的描述。妈的,当时我听到这样的消息居然很平淡,没有一丝的懊恼和不安。直到结婚以后,老婆问我在大学里就没沾过腥?我说没有,我当时太看重学业了,害怕女生缠上我。而且讲了这段故事,老婆都将信将疑的,不过最终相信了我的话。


直到今年十月份同学聚会,大家问在大学里最后悔的事是什么,我毫不思索地扔出一句:后悔当初没有勇敢地向女生开炮。当然我没有说出这个女生的名字,因为大家都认识她。


(3)一次难忘的艳遇


时间还是1995年7月的样子,在我的鼓动和极力急取下,一个班的同学都去甘肃金昌市去参观实习了一个月,那可是中国的镍都啊。可能大家不知道,我们今天用的所有不锈钢制品就是从那个城市生产的。闲话少说,步入正题。


实习完了以后,我们一个班在金昌车站买了火车票回校。上车的时候是12点了,我们进的那节车厢基本是空的。我坐的是三人座的硬座,我在中间,旁边是两同学。而对面还有一同学,因为我们腿快,同学占了窗口的座,填入我对面座位的是一个不到30岁左右的女人,对面靠过道的座位是个快40岁的男人。


大家把行李放好后,稳了神,我才抽出时间来打量我对面这个女人。短发,身着花色棉T恤和黑白碎格直裤,显是紧奏而整洁。皮肤又白净,1米65左右的个头,珠圆玉润,而且面目和蔼,虽然性感但不妖媚,养眼极了。然后大家就互相问询,聊天,套近乎。一会我就知道了,她是大连人,在金川公司化工厂上班,这趟是到乌鲁木齐去看亲戚朋友。而她旁边的男的是金川公司某下属企业的采购,到乌鲁木齐公干。原来她俩没什么直接关系,谈天的气氛就更活跃啦,于是大家都没睡意。但没一会我就发现了,她旁边的男的是个老江湖,话题总是往她身上扯,看来是想泡她嘛。而这个女人呢,总把话题往我这边引,似乎在这六人小圈子里对我情有独衷似的。说着说着,晚上就饿了,大家开始拿东西吃。我们这些穷学生当然没什么拿出手的,无非就是黄瓜,西红柿,榨菜,火腿肠之类的东西,而这个女人呢,拿出了两只烤鸡腿,对我们连说是自己做的,然后拿出一只对我们谦让。


想到这一节,今天都回味无穷,她哪是谦让,嘴上客套着就把鸡腿塞到了我的手中。我当然是不客气,抓起就啃。引来周围同学妒忌的眼光和事后长久对我的口诛。女人乐呵呵地看着我把鸡腿吃完,自己咬了几口。旁边的采购看不下去了,看我们吃完了就对女人说,“走,我请你到餐车喝啤酒。”看他挺诚恳的,女人不好拒绝,站起身来,拉着我的手说:“你也跟我一起去吧。”采购犹豫了一下,没有提出异议,毕竟女人答应了她的要求吧。我们三人就到餐车上去了。转了圈,也没啥下酒的东西,女人就让采购买了几瓶,我们提上回了自己的车厢。其实我从头到尾都在装傻,知道自己扮演的角色,没有给采购任何占便宜的机会。


在硬座车上睡觉可就是件痛苦事了,最难的事摆置一双腿。半夜迷糊糊地感觉我的腿边多了双脚,伸手一摸是一双软软的穿了丝袜小脚,睁眼看是肉色的丝袜。为了避开我身旁的同学,有意把脚伸到我屁股下。我忍不住捏了捏,舒服极了。后来,我慢慢感觉到自己渐渐隐隐有了种恋足癖,就是因为摸了这双小脚。看到女人没有反应,大概睡死了,我也就不客气了,脱了鞋,把腿伸过去靠在她浑圆的大腿和丰满的屁股边,然后闻着她淡淡的足香就睡着了。


等我醒来时,大家都正经坐着,而我的脚竟然依然贪婪地贴在她的腿边。于是赶紧收腿,洗涮去了。接下来一路谈话时,女人的眼中似乎多了点缅腆的内容,而且脸颊上多了点红晕。当然在那时,我这个楞头小子是体会不出这对我意味着什么的。下午车就到乌鲁木齐了,临下车前,她给我留了CALL机号。在站口分手时,她还回头向我挥了手。


之后,我对是否回她CALL机犹豫了很久,最终是没有CALL她,因为我很清楚,我还是个学生。但是因为她,我开始对大连女孩有种特殊的好感。今天我不得不承认,她对我是个记忆中无法消失的遗憾。


PS:本文初稿发表于爱城论坛,修改编辑后发于铁血生活客栈.纯属原创,谢谢.

本文内容于 2008-12-17 20:39:11 被*骆驼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