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胜雪 第一章 (十一)

王二蛋 收藏 2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0.html[/size][/URL] 郑澜顿时又羞又急:“韩铁军你干什么!快放开!!”一边用力想把他推开,但韩铁军哪里肯放,反而将郑澜抱得更紧了,既然已经开始,不整出个结果他是肯定不会罢休的。 “郑澜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很久了,真的,我真的好喜欢你……” 郑澜此刻的心里有如小鹿乱撞,这家伙的胆子怎么这么大!啥也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0.html


郑澜顿时又羞又急:“韩铁军你干什么!快放开!!”一边用力想把他推开,但韩铁军哪里肯放,反而将郑澜抱得更紧了,既然已经开始,不整出个结果他是肯定不会罢休的。

“郑澜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很久了,真的,我真的好喜欢你……”

郑澜此刻的心里有如小鹿乱撞,这家伙的胆子怎么这么大!啥也不说直接就抱着人家,还抱得这么紧,怎么能够这样呢?

在挣扎了许久之后,郑澜明白了再怎么挣扎也没有用,彻底放弃了抵抗,就让这家伙占点便宜吧……

韩铁军发觉怀里的郑澜突然不动了,连忙转过头一看,郑澜正闭着眼睛,涨红着脸,把头靠在自己的胸脯上,就象一只温顺的小猫。

在煤油灯那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此刻的郑澜显得特别地好看。韩铁军心中一荡,低头将自己的大嘴往郑澜的脸上凑过去……

套用一句出自《大话西游》后来被大面积滥用直至臭大街的话:当时,韩铁军的嘴和郑澜的脸之间只差0.01公分……

砰砰砰!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接着便是一个女人急促的声音:“郑郎中!郑郎中!你快去看看我屋里当家的!下午出工回来后就一直发热烧,现在越来越险了!”

抱在一起的两人马上分开了,韩铁军的嘴和郑澜的脸终究没有完成第一次亲密接触。

郑澜已经来不及去“追究”韩铁军刚才的举动了,赶紧收拾药箱,一边收拾一边说:“你赶紧回吧,我跟着就来。”

一直到郑澜背起药箱,拿上伞走到门口时,才回过头来向一直呆呆地站在那里的韩铁军顽皮地吐了吐舌头,然后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郑澜走后,韩铁军懊恼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怎么就这么巧,眼看事儿就成了,偏偏关键时刻就有人来打岔!自己怎么不动手快一点,只要快那么一点点就……

不过,看来郑澜没有拒绝的意思,韩铁军想,就等郑澜出诊回来再向她要个结果吧。

让韩铁军没有料到的是,一直到他在郑澜床上睡了一觉醒来后,郑澜都没有回来,他只有自己趁着天刚亮赶紧回公社上班。

郑澜究竟干什么去了,一个晚上都没回来?韩铁军不无担忧地想。

他不知道,此时此刻,郑澜正在公社卫生院里面。

郑澜到了那个发高烧的社员家里后,就被他的家人拥簇着来到了病人的床旁,病人是个三四十岁的壮汉,干起活来是一把好手,据说有一身的力气,能挑着两百斤的担子走上十里地,但此刻他却萎靡地蜷缩在床上,双眼紧闭,满脸通红,早就不见了平日里的威风。

郑澜给他量了下体温,39度6,然后再拿出手电,看了下咽喉部,咽喉稍许有点充血,扁桃体稍许有点肿大,但没化脓,再拿出听诊器听了下肺部的呼吸音,并没有听到有什么干湿性的罗音。

翻了翻病人的眼睑,病人的球结膜充血很厉害,两只眼睛里充满了血丝,看来确实烧得不轻。

郑澜有向他的家人仔细询问了一下病人发病的情况,得知病人就是从下午开始发烧,也不咳嗽也不叫哪里痛,也没有拉肚子啥的。

难道就是因为天气突然变化着凉引起的普通感冒?郑澜觉得并没有那么简单,但一时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先用点药试试看吧,希望有效果。

郑澜给他注射了一针柴胡和一针鱼腥草,然而正如郑澜所担心的那样,并没有什么效果,中间烧稍微退了那么一点点,但接着又上来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病人的情况丝毫不见好,家属很着急,郑澜更着急。这病因究竟是什么?

好在郑澜急归急,但还没有乱了分寸,她在努力地思索究竟是哪一种疾病符合现在病人的情况。

突然,郑澜脑子里灵光一闪!

发热酸痛一身乏,眼红腿痛淋巴大。若不及时来相救,口鼻涌血死神拿!

这是郑澜在赤脚医生培训班里上《传染病学》课时老师给说的几句顺口溜,是来描述一种很厉害的传染病的特征的。

想到这里,郑澜毫不犹豫地向病人的胯下摸去。

郑郎中要干什么?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把一旁的家属吓了一跳。

好在郑澜的手并没有停在他们担心的那个部位,而是摸向了一边,他们这才没由来地松了一口气。

他们松了一口气,郑澜却紧张了起来,因为她在病人的腹股沟那地方摸到了一粒有黄豆大小的淋巴结。没有任何停顿,郑澜的手抓向了病人的小腿肚子,她用手轻轻抓了一下,一边还转过头来看病人的反应。马上她就看见病人眉头一锁,呻吟了一声。

“快叫人,病人要马上送卫生院!”

郑澜的判断是正确的,这个病人是得了钩体病。

钩体病是钩端螺旋体病的简称,是由致病性钩端螺旋体引起的一种急性传染病。其主要传播动物是野鼠和家猪。当这两种动物患带钩端螺旋体这类致病菌体后,通过排尿将菌体污染外界田水或雨水、泥土。而当人们接触这些污染水体后,水中的钩端螺旋体经人体粘膜或皮肤伤口进入人体内,长则三周,短则三天便可引发钩体病。

早期钩体病酷似感冒,但有寒热、酸痛、全身疲乏三个自觉症状,还有眼红、小腿肌肉压痛和淋巴结肿大三个体征。钩体病一共有流感伤寒型、肺出血型、黄疸出血型、脑膜脑炎型和肾功能衰竭型五种类型,其中起病最突然,死亡率最高的是肺出血型,所以才有若不及时来相救,口鼻涌血死神拿一说。

这样的重病,很明显不是郑澜这个赤脚医生能够处理得下的,所以她才毫不犹豫地让送卫生院。

好在这时雨已经停了,大家赶紧扎起火把,在夜色中踏着泥泞的道路把病人抬到了公社卫生院。

郑澜肯定是要跟着一起去的,作为首诊医生,这是她的职责,至于现在还留在她那里的韩铁军,她早就顾不上了。

一帮人紧赶慢赶,到了卫生院一看,发现这里竟然一反常态地热闹,到处都是穿着工作服的医务人员,间间病房都是灯火通明。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郑澜心里直嘀咕,但也容不得她多想,赶紧带着大家来到医师的值班室,值班室里同样有好多人。

这种情况下肯定是先找熟人,于是郭海涛医生被郑澜拖住了。

“赶快帮忙安排个床位,我送了个重病号过来。”

“一般的病人你就先帮忙初步处理一下吧,我就过来看看。”

“啥叫一般的病人,我这个病人可是得的钩体病!”

“完了!又来了一个!”

啥叫“又”来了一个?

郑澜这时才发现,值班室里除了卫生院本身的医务人员之外,还有好几个赤脚医生,象她一样没有穿工作服而挎着药箱,其中就有她在赤脚医生培训班上的同学张金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