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备队的阵亡


太田守备队长认为:要击退侵入城内的敌人已是不可能的了,所以决定重新在已构筑好的连接西门和南门的阵地上阻击敌军的进攻,并为此将各部队重新进行了部署。


同时,太田队长想:尽管按照第三十三军司令官的命令,守备队必须死守到军主力前来解围为止,也就是说要坚守到十月上旬,但根据目前的现状,守备队要坚持到军主力的到来,确实不太可能了。


这时,远征军主力在确保所占南面城墙阵地的基础上,专心地进行着再次进攻的准备。八月十九日,远征军开始了对腾越城的第三次总攻击。


敌军的战斗机利用腾越的飞机场,直接协助远征军进行地面战斗。而敌军的地面部队则从城内的南西角向东北方向推进,给守备队带来极大的压力,守备队唯一能凑效的夜袭战术,也随着眼下兵员的伤亡不断增加和体力的大量消耗,越来越难以实施。傍晚,守备队不得不退到旧的野战医院附近,与敌军形成对峙状态。


敌军的兵力除了第三十六师以外,还有预备第二师(欠第六团)、第一九八师(欠第五九三团)。敌军集中了这样强大的兵力,对守备队发起了反复不断的猛烈进攻,试图一举攻入守备队的阵地。


不过,敌军的进攻表现地十分谨慎,每前进一步,他们就修筑一处工事,可以说他们采用了一种利用交通壕,一步一步扩张阵地的战术。


当远征军切断了腾越至龙陵的公路后,马上又从第一0三师抽调了一部分主力,以增强对腾越的进攻,试图以强大的攻势,攻陷腾越。但守备队进行了拼死的抵抗,用尽了最后的力气,终于把进攻的敌军击退了。


城内的巷战要比野外作战惨烈的多,被敌军追逼到城内东北角的守备队官兵们,只能隐蔽到被猛烈的炮火毁坏掉的破房屋里和烂瓦砾中,承受着城中剧烈不断的炮弹的爆炸声,忍耐着敌军火焰喷射器的交叉扫射,以超人的毅力继续坚持着和敌军的拼死搏斗。


八月二十日,敌军的进攻还在继续。这一天,守备队长太田大尉给第五十六师团长发出了以下一封电报:“藏重大佐战死后,面对如此重大的责任和处于如此严峻的形势下,小官诚感能力有限,也很惭愧。不过官兵们都十分志愿地全身心投入战斗,发誓要消灭敌军。一个多月来,官兵们仍然按照队长藏重大佐的遗训,顽强地进行着奋战,为此请放心。


在目前状况下,也没有什么可报告的,很遗憾不能做详细的报告。不知兵团主力现在战况如何,小官们将不遗余力,继续战斗。我们现在最希望得到的是手榴弹,希望能尽可能地给予我们手榴弹的补充为盼。”


八月二十一日,空袭的敌军飞机增加到了100架,发射的炮弹达一万五千发。这一天,城墙被炸开了七个地方,下午就只剩南东墙,南城墙已经被敌军占领。


目前,守备队仅剩640人(其中步兵约100人,伤员约100人),粮食已经很少,弹药特别是手榴弹几乎用完了。根据现有的兵力,守备队的配备如下;


南正面:日偎大尉及其所属300人;北东面:高木中尉及其所属120人;北西面:早濑大尉及其所属70人;守备队本部和医院:太田大尉及其所属约150人。


远征军在第三次总攻击中,占领了腾越城三分之一的地盘,取得胜利的敌军趁势于八月二十二日,由第一九八师主力从西门附近,向原来的英国领事馆周围的阵地进行连续攻击,随后,远征军又发起了对守备队的全面进攻。


八月二十四日23点,西门阵地终于落入敌手,为此,守备队的防御能力几乎损失了一半,形象的说,远征军已经可以看到守备队的命脉了。


八月二十五日11点,日军的12架战斗机突然出现在腾越的上空,向城内的守备队投下了500枚手榴弹和医疗物品。


当时,守备队给上级发了封电报:“很久没有看到印有“日之丸”标志的飞机了,看到自己的飞机在我们的上空飞舞,全体官兵感动得热泪盈眶,激动得大声欢呼。看到了自己的飞机,又得到了大量的手榴弹和物品,当时大家的心情是可以理解。为了保证自己的飞机安全,官兵们踊跃参加敢死队,为自己的飞机护航,尽管飞机遭到敌军高射炮的炮击,但还是全部安全地返航了”。


看到这封电报,似乎看到了守备队当时喜悦的神情,尽管在那样艰难的战斗环境中,他们还如此关心自己飞机的安全,每个看到电文的人,不能不为之感动。


八月二十五日,远征军集中全部火炮向城内轰击,试图进一步攻破城内防线,当时守备队正面的守兵已有100人被敌军所分裂。(第四次总攻击)


八月二十七日,得到了盼望已久的手榴弹的守备队官兵们,继续进行着英勇的奋战,但这次战斗后,使本来就剩下很少的兵力又减少了一半。


北东角正面的敌军,用两个营的兵力(两个大队),对守备队发起了多次不停的反复进攻,但每次都以付出很大的伤亡为代价,最后不得不撤退而告终。随着战斗的日趋激烈,守备队队本部的全体人员都投入了战斗,来到中央正面战线参加战斗。


这一时期,第三十三军正在为转入对龙陵的敌第十一集团军的进攻而积极地进行准备,他们期待着九月三日与第二师团和第五十六师团联合发起的这次进攻。(断作战)


蒋介石总统察觉了日军的企图,立即给远征军发了一份督促电报说:“国军名誉的荣辱,真的就决定于今天的你们了。”(据破译密码所得)


根据蒋介石总统的督电,第二十集团军于八月三十日下午,对腾越守备队发起了一场进攻以来规模最大的进攻。


从八月三十一日的早上,远征军就特别加强了对南东角正面阵地的进攻,战斗异常激烈,敌人增加了大约400人的兵力,对南东城墙阵地大举发起强行袭击,很快到处就变成了一场混战,守备该阵地的官兵大部分战死和身受重伤。九月一日2点,南东角阵地终于失陷,落入敌军的之手。


介于形势的日趋严重,守备队发出紧急通告,要求全体官兵对重要文件、主要兵器进行处理,尽量做到在最后时刻文书、武器均能无一遗漏地进行销毁。此时,守备队的军旗仍然保存完好。


九月一日以后,战场一下变得十分沉静。远征军正在做最后总攻击的准备。守备队也乘机利用这短暂的喘息时间,把剩存的兵力集中起来,主要加固中央正面的阵地的防守。


当时,守备队的阵线是从东门南面100米经中门到西北角100米一线以北,大约半个腾越城。兵力减少到只有太田大尉及其手下其所剩官兵350人。


最后的总攻于九月五日拂晓正式开始。远征军集中了各种火炮,以守备队中门阵地为重点,一起进行猛烈的轰击,伴随着激烈的炮击,敌空军也和地面部队相呼应,对守备队进行全面攻击。如此凶猛激烈的攻击,以排山倒海之势,如潮水般狂奔而来,使守备队有一种马上就要被吞没和被压倒的可怕感觉。


当天16点左右,守备队的第一道防线,在远征军潮水般的攻击下,终于被攻破了。这样一来,西北角阵地立即就被孤立起来了。九月九日,守备队被赶到了东北角阵地,也就是联队本部的附近。


这一天,蒋介石总统发出训令:“一定要在九月十八日之前(国耻纪念日),把腾越城夺回来。”


九月十一日左右,太田大尉的兵力只剩下大约70余人,守备队的命运终于走到了尽头。


这一天的4点,太田大尉向上级发了一封电报:“敌军增加了大量的兵力,以位于城内东北角的联队本部为中心,呈圆形战斗阵型,强行向我方阵地逼压,我们试图以最后的血战进行抗击,但由于敌人的火力太猛,我们没有必要的物质器材,只能依靠钢盔掩蔽在工事中,伤亡又不断增加,无论怎样努力,局势已十分困难。”


当天10点,太田大尉又接着发了一封电报:“现在敌军已逼近到守备队阵地前80米的地方,双方战斗异常激烈。已于九月十一日9点命令销毁军旗,命令官兵作最后的奋战。官兵含泪奉烧了军旗,表示愿意血战到底,绝无怨言。祝天皇万岁,祝兵团武运长久。”




九月十二日6点,太田大尉给师团长发出以下最后一封电报:“根据现在的情况,要想再坚持一个星期是很困难的。根据兵团的现状,我们决定在联队长阵亡整整一个月后的那天,即九月十三日,做最后的果断突击,以此消除怒江作战以来心中的郁愤,也最后为军人的荣誉再次争光。请再次体谅在敌军炮火绝对控制下,忍受着敌人旁若无人压制中官兵们的心情吧。”


之后,守备队销毁了无线电密码本和无线电发报机。(注:师团司令部的通信队是24小时值班,可以保证守备队发来的电文接收时没有遗漏一个字。而守备队在最后时刻,能如此正确地发回一点也不慌乱的电文,确实令人难以置信。)


九月十三日,在藏重大佐牺牲的这一天,太田大尉率领残存的所有兵力,向敌军发起最后冲击,结果腾越守备队全部玉碎。


第二十集团军军长霍揆彰向远征军司令官卫立煌报告:“九月十四日,腾越日军的抵抗已彻底终止。”




进攻腾越的远征军的兵力:


(进攻腾越的远征军的兵力,是根据当时在芒市的情报机关提供的情报判断得出的。)


第二十集团军司令部及直属部队:约5000人;


第五十三军司令部及直属部队: 约5600人;


第一一六师: 约7800人;


第一三0师: 约8000人;


第五十四军司令部及直属部队: 约4700人;


预备第二师: 约5700人:


第三十六师: 约7200人;


第一九八师: 约5600人;


总计: 约4960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