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眼中的腾冲血战[连载2]

sniper0614 收藏 1 626
导读:腾越城的防御配备及防御设施概要如下: 一、城墙的防御配备 城墙的南半部及英领事馆阵地: 日偎大队(第二大队主力和一个半中队),有迫击炮二门,约400人; 西面北半部、西北角、北面的大部、拐角楼阵地: 早濑混成队(三个小队),联队炮一门、机关枪一挺,约200人; 东北角、饮马水阵地: 高木队(四个小队),迫击炮二门、机关枪一挺,约300人; 中央门附近阵地: 本部及预备队(混成二个小队),约200人; 另外还有医院(包括患者)约200人。 二、

腾越城的防御配备及防御设施概要如下:


一、城墙的防御配备


城墙的南半部及英领事馆阵地:


日偎大队(第二大队主力和一个半中队),有迫击炮二门,约400人;


西面北半部、西北角、北面的大部、拐角楼阵地:


早濑混成队(三个小队),联队炮一门、机关枪一挺,约200人;


东北角、饮马水阵地:


高木队(四个小队),迫击炮二门、机关枪一挺,约300人;


中央门附近阵地:


本部及预备队(混成二个小队),约200人;


另外还有医院(包括患者)约200人。


二、防御设施概要


1、 各个城门外及各城墙角都修建了用石头和混泥土制成的碉堡,周围围着铁丝网,铁丝网的前方,构筑了简易阵地。


2、 各个城墙的上面和各个墙角的上面,均设置了用泥土和木材修建的半遮盖的火炮掩体和机关枪掩体。另外在城墙的下面,还建造了五、六个防空壕(兼做栖息所)。


3、 城内各主要街道的周围,均建造了简易遮盖式的阵地,这些阵地用交通壕所连接,并在各处都修建了防空壕。


4、 让城外的居民转移,以清除重要区域的射击障碍。


七月二十八日,藏重大佐接到师团长的命令,命令腾越守备队在师团主力进行龙陵会战期间,一定要死守腾越。


这期间,占领了来凤山的远征军,企图进一步进攻腾越阵地。为此,远征军依靠运输机加紧进行空中运输,运输机冒着连日的降雨天气强行飞行,一天往返飞行好几趟。


八月二日早上,远征军开始对腾越阵地进行炮击,发射的炮弹多达3000余发。另一方面,远征军在约六十架战斗机的协作下,第三十六师向南西城墙发起了攻击,其他各师也随着加强了对腾越城的包围,并各以一部分兵力从各自的正面,向守备队发起了攻击。


远征军每次进攻的时候,都是先用炸药炸城墙,试图炸开城墙后用火箭炮或者火焰喷射器向阵地射击,以达到强行进攻的目的


于是,双方的战斗就越来越激烈,八月三日,远征军终于攻破了南西角的据点,一部分敌军从这个突破口冲进了城内。然而到了晚上,守备队立即对这股侵入的敌军进行了反击,很快就将他们击退到了城外。


八月四日下午,敌军利用利焰喷射器,集中火力对南西角反复进行猛攻,试图以强大的火力一举攻下南西角阵地,但在守备队英勇顽强的反击下,敌军的进攻又一次被击败。当天晚上,敌军又组织挺进爆破班冲入阵地与守备队展开肉搏战,双方经过三次激烈争夺,敌军在守备队严密的防守下,没能功破守备队的警戒网,最后还是被守备队击退。


当天夜里,通过破译的敌军电报获悉,敌五十四军军长向上级报告,“连日来经过多次肉搏式的进攻,但我军只是白白付出无谓的牺牲,希望得到空军的有力协助,炸毁城墙,形成突破口,以便于我军进攻。另外还请求空运二万枚手榴弹。


第二天(八月五日),敌空军就派了十五架B—25轰炸机,对腾越城墙整天进行轰炸,致使城墙有十三个地方被炸塌。地面部队趁机从这些突破口向城内发起了数次猛攻,但每次都被守备队所击退。守备队一边阻击敌军的进攻,一边努力堵塞被炸开的洞口。


八月六日19点左右,敌军的三十二架飞机再次对守备队进行空袭,同时地面部队也对城内阵地开始了猛烈地炮击,并向南门及南西角发起了攻击。双方惨烈的近战在狭窄的地域内反复进行。敌军一旦被击退,马上更换新的兵源,立即发起新一轮地攻击。面对如此接连不断地攻击,守备队却没有能够替换的部队,伤亡也随之不断增加,守备队的抵抗力在急剧下降。


八月七日,预备第二师又从守备来凤山的部队中抽调了一个团的兵力增援第三十六师。


八月八日零点,南西角和南东角的据点完全被敌军攻破,八月九日,约5000敌军试图从这两个突破口冲进城内。守备队拼死抵抗,竭力反击,终于把进攻之敌击退到了城外。


据破译的第三十六师师长当天向上级发出的战况报告:“我们冒着连日降雨的天气,对城内阵地发起了猛烈攻击,但由于敌军拼死顽强的抵抗,进攻未能凑效。目前战斗兵力减少了一个团约400人,战斗力严重下降。”


八月九日以来,敌军的运输机活动突然变得十分频繁,还加强了对城内终日不休地连续炮击,但地面部队却按兵不动,如此,守备队判断:敌军一定在进行兵力补充,并为更大的进攻做准备工作。


八月十二日的晚上,守备队决定对占领城墙的敌军进行夜间偷袭。把占领城墙据点的敌军从城墙上赶下去,将被占领的据点夺回来。


根据破译的电报,当天的战斗情况,三十六师师长是这样向上级报告的:“十二日的晚上,城内的敌人对我师第一0八团所占领的城墙阵地发起了猛烈的反击,我军与来袭之敌进行了顽强的抗争,经过数小时的激烈枪战,我军伤亡惨重,不得已只好从阵地后撤。本次战斗,我方伤亡包括营长及以下官兵约500人。


如上所述,远征军被从城墙上被击退以后,终于开始在西南及东南角附近挖掘坑道了。


八月十三日,由二十四架战斗机和轰炸机组成的敌军联合机队,在腾越上空悠然地来回飞翔,并对腾越城各阵地进行连续不断地扫射和轰炸。在当天的扫射和轰炸中,位于东门的守备队本部不幸被命中,数枚大型炸弹将包括藏重大佐在内的三十二名守备队官兵炸得粉碎。


被炸身亡的三十二名官兵的姓名如下:


步兵第一百四十八联队长:藏重康美大佐;


步兵第一百四十八联队副官:奥景光大尉(召);


步兵第一百四十八联队第二中队长:下川忠藏大尉(召);


步兵第一百四十八联队第二机关枪中队长:大贺保大尉(少19期);


步兵第一百四十八联队旗手:北原昇一中尉(56期);


步兵第一百四十八联队技术官:下泽敬市少尉(召);


步兵第一百四十八联队军医:落合芳雄中尉(召);


其他还有下士官、士兵二十四人。


藏重大佐战死后,太田正人大尉成了守备队的指挥官。太田正人大尉原来是第九中队的中队长,作战十分英勇,因多次受伤住院,后在联队本部当队附(召)。


当时,军旗得到了特别好地供奉,使之幸运地没有发生任何意外、但由于作为旗手的北原中尉的战死,为了更好地保护军旗,宫原少尉成为了联队的旗手。


藏重大佐的死,使守备队的每一个官兵都陷入一种对敌军的愤恨和对藏重大佐的怀念的情绪之中。


八月十四日,远征军似乎是想扩大前一天的战果,从七点就开始向守备队进行猛烈的炮击,随之,远征军对腾越城的第二次总攻终于开始了。


也就是说,敌军在经过一周时间的进攻准备之后,在得到有力的火炮和飞机支援的基础上,敌军试图施放烟幕弹,利用云梯翻越城墙,或者利用坑道对城墙进行爆破,对守备队发起汹涌的攻势,并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向城内猛冲,面对敌军如此凶猛的进攻,守备队官兵在各个阵地与敌军进行了惨烈的枪战,双方苦斗了数小时艰难的拼搏,到12点,守备队终于成功地挫败了敌军的进攻。但在这次战斗中,守备队又损失了包括三名军官在内的许多守兵。


八月十五日早晨,第一九八师就开始对北西角的拐角楼阵地及北东角的饮马水阵地发起了进攻,不过这些进攻的敌人同样被守备队击退了。


八月十六日,遭到很大损伤并被击退的第一九八师主力,将进攻方向转移到南西角方向。至此,远征军将进攻的重点完全转移到了南西角,并集中兵力向南西角阵地再次发起了进攻。


当时,守备队虽然英勇地进行了抵抗,但战斗力已大大减弱,毫无能力顾及不断增加的损伤,而且官兵们还在不断地被击倒。面对敌军排山倒海似的反复猛攻,不管守备队如何英勇顽强也难以抵挡,最后不得不放弃阵地,被强大的敌军所击退。


这期间,远征军对守备队的打击力度不断加大,守备队的损失也不断增加,特别是从南门附近和南西角的三个突破口不断向前推进,并不断扩大占领地的敌军,使守备队几乎没有了自己的地盘。尽管守备队前前后后共发起了三次夜间偷袭,但结果都未能成功。


由于守备队在南西角阵地的守军全部被歼,八月十七日下午,敌军便从南西角及南门西侧阵地的突破口陆续冲进城内,终于腾越城的一角落入敌手。而且连日来,敌机依然在战场的上空盘旋,控制着腾越城的上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