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邮报:西方为何仍曲解中国?老布什说出了实话

rpdlb 收藏 0 342
导读:加拿大《环球邮报》12月13日文章:老布什脱口说出了实话,西方为何仍然相当曲解中国 作者 [加拿大] Tom Grimmer 译者 小河 中国的崛起催生了许多有趣的现象。其中之一就是经常出现的对中国的歪曲看法,夹杂着敬畏、贪婪和恐惧等。 我在琢磨如何概括中国实施开放政策的30年,没想到老布什让我省却了麻烦。不久前在接受中国官方报纸《中国日报》采访时,他说:“我想这不成问题,今天的中国人比以前更自由。现在美国仍有一些人对此感到不理解,他们仍把中国人看作一帮共产主义者。” 这是一个老者不经意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加拿大《环球邮报》12月13日文章:老布什脱口说出了实话,西方为何仍然相当曲解中国 作者 [加拿大] Tom Grimmer 译者 小河


中国的崛起催生了许多有趣的现象。其中之一就是经常出现的对中国的歪曲看法,夹杂着敬畏、贪婪和恐惧等。


我在琢磨如何概括中国实施开放政策的30年,没想到老布什让我省却了麻烦。不久前在接受中国官方报纸《中国日报》采访时,他说:“我想这不成问题,今天的中国人比以前更自由。现在美国仍有一些人对此感到不理解,他们仍把中国人看作一帮共产主义者。”


这是一个老者不经意间脱口说出的话。但这是事实;西方仍然相当曲解中国。而且,这些话被登在一家中国报纸上。没错,《中国日报》是一份发行量小的报纸,但这些话能够见报这一事实,就足以说明自老布什首次踏足这里以来,中国变化何其之大。那时它当然是一个共产主义国家。那现在呢?


30年前的12月不仅改变中国


34年前,老布什先生到北京接掌美国驻华联络处,中国在这之后的4年才开始真正改变。分水岭事件是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三中全会。这次会议于1978年12月闭幕,也就是30年前的这个月。很少有人会想到那次会议上平淡无奇的讲话,将改变的不仅是中国还有世界。


当时毛泽东已去世两年多,一场权力斗争在激烈上演。最终邓小平胜出,中国的政治版图发生改变,开放政策诞生了。那个月还发生了其他事情:美国和中国宣布正式建立外交关系;波音公司首次向人民共和国出售飞机;可口可乐将进入中国。


30年以后,我们都知道了邓先生所开启的一切。如今,我们几乎可以背诵一连串惊人的统计数字:世界第四大经济体,每年4000万互联网新用户,6亿手机用户,两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以及地球上最大的水泥消耗国。这个国家为消除贫困而付出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努力。是的,这一切我们都有所耳闻。但不知何故,知道这些并不等于能公正评判这个国家。


我在邓先生复出7年后的1985年秋天来到中国,当时我受雇于中国一家“单位”。中国同事住在公家提供的没水暖的平房,他们骑旧自行车,期盼着每年坐火车到外省看望父母的时刻。办护照几乎不可能,阅读某些有外国新闻的报纸还得获批准。现在他们有了自己的住房,许多人有了车,他们还上网预订去国外度假旅行。最令人吃惊的是,他们似乎没有发现这种变化是在不到一代人时间里发生的。

CNN的新闻片段说明什么


中国的崛起催生了许多有趣的现象。其中之一就是经常出现的对中国的歪曲看法,夹杂着敬畏、贪婪和恐惧等。


敬畏中国是因为这个国家如此巨大、如此古老、如此厚重,弥漫着经久不息的神秘气息。贪婪来自于认为中国奇迹能给我们带来好处:我们能卖给他们资源,我们能在那里更便宜地生产,我们能利用那里被认为无穷无极的消费市场。最终还有恐惧:如果他们不仅想买我们的石油和矿产,还想买我们的公司,那怎么办?


由于金融危机,这种对中国的矛盾态度如今达到了顶点。英国《经济学家》杂志几周前问道:“中国能拯救世界吗?”30年前,这是一个经济瘫痪的国家,但现在我们指望中国的发动机能使全球经济持续运转。


但是,尽管有关中国的报道铺天盖地,但我从大多数初次到访中国的人听到的是“我不知道”。不管什么原因,中国开放30年后,西方人不能完全理解它,除非他们身在此地。


问题部分在于国际媒体对中国报道的“天性”和调子。有一天CNN播放了一个有关中国高尔夫学校的节目,节目中途就出来了“老掉牙的机器”(指传统西方媒体)如此热爱的陈腐共产主义形象:一个有关毛泽东在搞巡查的麻点密布的新闻片断,画外音说高尔夫这种资产阶级爱好在中国曾被禁止,最近再次有呼声要求限制高尔夫球场建设。


这或许说得没错,他们曾禁止这些娱乐,我们都知道。但新闻片断中毛泽东根本不在高尔夫球场附近,而现在想限制高尔夫的原因很简单:高尔夫球场占用农田,用掉太多的水。就这样。


外国期望与中国现实的脱节


当然,中国存在根深蒂固的问题。比如贫富差距拉大、环境问题和千疮百孔的社会保障网。在中国,现在你碰到的几乎所有人都会坦率承认这些问题,这正是我1985年初到中国时与现在的不同。


政治和经济是外国的期望与中国现实脱节最大的两个领域。无论如何,在我们有生之年中国都不会成为一个西方式的“自由民主”国家,它的制度不论怎么演变或许都不会适合西方的品味。认了吧。


至于经济,只需想想中国是什么制度,为什么它能做到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创造如此巨大的财富?国家资本主义以及充满活力的私有部门的组合,是有效的财富创造者。比起10年前,今日中国国有企业越来越少,但它们比以前国有企业更精简,拥有良好资产负债表,更重要的是,它们能赢利。


这让外国人感到不自在。他们想像密室中坐满了共产党干部在策划统治世界,他们想像密室里坐满了西装革履者,在商讨他们的公司如何控制走下坡路的公司。这些都是有实力的大公司,他们当中一些想在世界舞台上施展手脚。如果你想跟他们玩,你必须与政治达成协议。每当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国投资公司表示有意收购某公司,都会引起一波波的多疑,这真是好笑。中国只是被动投资者,目的是寻找安放现金的所在,它不是妖魔。


如今,邓先生的复杂、经常引人忧虑的试验已经持续30年了。不妨这样看:中国如今经历的“邓模式”将比它经历的“毛模式”更久。这是共产主义吗?没错,但我们不妨称之为共产主义2.0版。这与高尔夫遭禁止的毛时代区分开来,并且为诱人的升级前景敞开大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