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时空的起点 第三章 这是何处?

相对浴红衣 收藏 34 7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只见前面大概站着十几个人,个个蓑衣斗笠,并且赶着马车,为首一个骑在马上,宽大的斗笠使得无法看清他的面目。十几个人成人字形散开,个个手中执刀,表情严肃,有些人身上一道又一道的刀疤,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打架老手。

看到挡在前面乱哄哄的人群中突然分开让出两个人出来,骑马者判断这两人绝对是领头的,接着又听到有人对他们说:“主席,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走着走着就迎面碰到这么十几人,一见我们立刻把刀抽出来……。”主席是什么?“主--?应该与主人什么的差不多吧!”只是这些的着装和发型怎么如此奇怪呢?到底什么来路。

骑马者没有动,脑子却转过无数的念头,凭他的经验,根据这脚步声后边至少还有上百人。先看看情况再说。

这些人太奇怪了,汤怀明也不知道如何处理,掏出手机想打110再说,刚开了键盘锁才想起现在一格信号也没有,只好把手机又放回兜里。

“你们干什么?”虽然声音有些颤抖,但好歹很镇定.

“你们又是干什么的?”骑马者略带沙哑的声音紧接着传来。

“我们是出来露营的学生。”易博接过话,

“学生?露营?”那人反应不过来,

这里可真够落后的,现在什么年代了还用马车运货,连雨衣都没有,蓑衣斗笠现在都是用来给人参观的老古董还在用,并且还都带着砍刀,看来应该是某个有风俗习惯随身佩刀的少数民族。易博暗忖,正思考怎么说时三个老师和李辉昌大步走了过来,见此情况也是吃了一惊,这些少数民族可不是好惹的,一个个还停留在动不动就动刀的野蛮阶段,小心为妙。

杨老师往前几步,很客气地说:“各位先走吧。”然后转过身去大声说:“同学们往右边靠,让前面的人先过去。”后边的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便依言靠边站。

“谢谢!”骑马者一挥手马车便徐徐前进,十几人仍然紧握大刀,如临大敌一般。

“小欧阳,你看,他们都有一条那么长的辫子啊?!”卢薇小声道:

一分钟后,蓑衣斗笠们与团委、学生会脱离接触,慢慢加快速度,很快地就消失在众人的视野,这些人还真奇怪啊。不过挺刺激的,大家复又继续前进,再走几分钟后易博突然意识到蓑衣斗笠们必定要经过营区,如果到时候冲进去随便破坏一下,或者抢一下东西那就不得了了。将这种担心跟几个老师说后,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立刻返回,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很难解释。并且这条山路也有很大的不同,为了方便货车运输蔬菜和水果,这条山路早在十几年前就扩宽为五米,但是现在却只有两米宽。并且遇到了这么奇怪的一伙人,一个荒诞的想法在易博的脑里形成,但是马上就否认自己这个无稽之想法。

“易博,咱们先带人回去。”李昌辉招呼着:“体育部、安检部的男生还有所有体育系的男生跟我们来。”

话音一落,立刻就往回赶,易博忙边跑边把本来拿在手上的外套扎在脖子上,同时又重复了一遍昌辉的话,马上地就有十几个人跟了上去。

快速跑了大概五百米易博的速度就慢了下来,自从上了大学就缺少锻炼,现在终于尝到苦果,再跑几百米,易博还有几个人已经是只能步行了,而昌辉与七八个体育系的早跑得没有踪影,这时后边赶上来十几个男生,林易博回头一看,只见都是一些平常经常打篮球和踢足球的,跑在最前面的就是顾盛林,见了易博的狼狈样:“部长,我们先走了啦,你等一下再赶来。”说完一阵风似的已经跑到前面去。

易博小跑起来,等跑到大本营时已经是过去了十分钟,一千多米的距离跑了这么久实在是丢人,想大一的时候一千米测试还跑了三分五十秒,现在真的是颓废久了。

只见蓑衣斗笠们已经脱下了这些雨具,易博见了他们的穿着暗暗吃惊,只见他们都穿统一的服饰的粗布劲衣,并且都留着一根垂到腰部的辫子,这不是清朝的装扮吗?难道他们满族人还有保留原来的风俗吗?应该没有了吧。生活部有一个壮汉就是满族的,但是看上去与汉人根本就是一样的。拍戏吗?也不像啊,奇怪了。

先头到的二十几个人已经停下,与留守大本营的人一样,惊奇地看着他们。长辫族也停下来,并且慢慢靠近大本营。一时间现场气氛非常凝重,大家不知道如何是好,对方十几把刀还有弓箭,而这边就只是人多,几乎连武器也没有, 昌辉看看实力对比,跨出一步,双手抱拳:“各位好汉,我们乃是学生,来这里是游玩来了,不知道你们是?”

骑马者勒住马匹:“我们是恒远镖局的,押镖前往广州城。我看你们不是我大清百姓吧?”骑马者大概四十几岁,不大的眼睛透着精光,在只有四五度的气温下穿着短袖,发达的肌肉向见到他的所有显示自己的强壮,这样的肌肉一般到健身房才看得到。辉昌暗暗赞叹:

大清百姓?难道我们真的回到了清朝?我们可什么都没有做啊?看来不是这人说错了就是我听错了。可是看看大家的反应,易博确定自己没有听错,那么肯定是他说错了或者他神经错乱,是的,一定是这样。正想开口,有一人的声音已经响起:“哦,我们是从南洋过来的,早就仰慕大清天朝上国的雄威,特意过来看看的。请问现在是何年月?”易博扭头一看,原来是吴老师刚好也到达。

“我早就猜到了,在大清朝我还没有看到有人敢不留辫子的,现在是咸丰元年。现在的大清朝……,唉!在下要事在身,先告辞了。”说完也不等答话,策鞭朝已经有些距离的几辆马车追去,身后几个小弟忙撒开腿跟上。

“吴老师,那个人是神经病吧?”“他们是不是在拍戏的呀?”“我没有听错吧?”……

待他们一走远,现场立刻犹如炸开了的锅一样,大家议论纷纷,用话语来驱赶心中的不踏实。

所有人已经都回来,“大家先集合,团委的所有部门立刻清点我们现在剩下的事物和日常用品,黄晓琳和余杰两个副书记负责,务必在半个小时内完成。学生会这边的部门分出一半男生分散四周,一有任何人接近立刻报告,剩下的人整理大本营卫生。”吴老师话音刚落,易博才发现沙滩上一片狼藉,中午丢的东西还没有清理。用十几分钟的时间分配了工作,由各个部长负责,然后吴老师就宣布开主席团会。

加上三个老师一共是十一人,用带的三张麻将桌作会议桌,开始紧张的开会。第一次开会没有那么多的废话,吴老师立刻进入主题:

“同学们,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我们来到了清朝,刚才那个镖师说现在是咸丰元年,他没有说错的话现在就是公元1851年,据第一次鸦片战争结束第九年的时候,离第二次鸦片战争还有五年。道光帝在道光三十年正月十四驾崩,不知道现在的确切日期,应该一周年了吧。大家知道我是历史研究生,阅遍历史文献不敢说,但是大多数我都读过,野史正史都看了不少,最近几年的历史架空文学我相信你大家一定也有所了解,我相信我们是穿越了。大家可能有些疑问我怎么这么肯定,我的根据说三点,第一:季节问题,从今天的气候来看,决不是冬天,而是春天。这个从我们前面的这条河就可以看出来,早上的时候河水还很低,但是还没有半个小时立刻就涨了将近一半,这速度比水库泄洪还快啊!这只能解释说我们来到一个不一样的季节,不是冬天,而是一个雨季。第二:我们刚才走的那条山路宽度最少缩小了一半以上,还有果园和菜园也都不知所踪。第三:遇到的人种种表现,可以认为他们是清朝人,而不是什么神经病,因为我注意到他们在跟我们说话的时候都是全神贯注防备,神经病的话就算是攻击型的也无法一直保持那么久时间,并且前后有序,号令统一。不知道大家同不同意我所说的。”

听完大家首先是一阵沉默,倒是在旁边偷听的几个大一的同学连声道:“不可能。”杨老师招手叫过来几个部长,让他们把偷听者赶走,并且负责充当隔离墙的作用。

“咱们要尽快拿主意,这个消息很快就会传遍所有人的耳中,马上会引起思想混乱的,所以我们主席团首先要有一个共识。”吴老师很严肃地说:

“这个有点科幻了吧?不可能的事,不要乱猜了。”副书记黄晓琳瞪大眼睛说:

“呵呵呵,回到了清朝,挺好玩的啊,咱们可以当个小地主,偶尔上上街调戏一下妇女啊什么的,哈哈!”另一个副书记余杰看起来很开心一样:

“还副书记呢!把我党我团的传统丢到哪去了。”分管主席齐奇假装生气:

“咱们正经一点,开会呢!吴老师我知道不是在开玩笑的,我赞成吴老师说的,其实从中午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历史架空小说我看了不下十部,也经常幻想什么时候可以回到古代,但是从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子不知不觉中就来到古代。”易博一说完昌辉立刻接过话去:

“我也同意吴老师的说法,刚才我看那些人一个个都是练武出身的,特别是身上的那种杀气不是寻常人能有的,我可以肯定他们必定杀过人,因为在部队的时候曾经与特种兵联合演习过,他们一个小队三十人就干掉了我们连队一半以上的人,我们的训练水平差不了他们多少,但是他们大多数人都上过实战,别看咱们国家现在好像处于和平时代,其实几乎每天都有小型的战斗发生,而这些主角几乎都是特种兵,见过血,上过战场的兵才是真正的兵。而从他们的身上正有着与特种兵一样的杀气,并且只浓不薄。”

“目前我们还不能百分之百确定,待了解情况之后再决定吧。”杨老师看起来也是基本同意。

“好,那我带几个人先去打探打探。” 昌辉说完立刻叫了几个体育系的男生一溜烟不见了。易博也想一起去,可是昌辉说:“得了吧,我们不想到时候你跑不动了要扛你回来。”把易博说得郁闷不已。

第一次开主席团会只用了几分钟就散会。

十几分钟后一本登记着所有物品和事物的本子到了吴老师手上。

一共九十七顶帐篷,两百个睡袋,两百个防潮垫,四十盏充电台灯,一百零五个手电筒,十八台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二十九部,DV机5部,还有电灯数盏,太阳能热水器一架,发电机一台, 太阳能发电机一部,铁锹十五把,

500多斤大米,287桶方便面,315个面包,15箱零5瓶矿泉水,9桶饮水机用纯净水,46包可比克薯片,十件啤酒,25瓶七喜和5瓶百事可乐,饼干80多包,还有数量不等的巧克力、山楂片、口香糖等小零食

……

剩下的事物看来还可以吃两天,可是两天之后呢?待半个小时后辉昌几个人回来之时清理卫生的工作已经完成。一百多号人正东一堆西一堆地聊天,话题十有八九是围绕那些奇怪的人。

“怎么样了?主席团几个人迎了上去。

“看来咱们是真的回到了清朝。”昌辉和几个体育系的男生无精打采,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未出发前还是存有一丝侥幸的。

“慢慢说。”

“我们沿着昨天我们来的小路走到国道上,但是那什么国道早不知道哪去了,只有一条两三米宽的小道,我们走了十几分钟找到几户人家,都穷得叮当响,说这里是福建永春州,不过离州城至少还有将近五十里路,这儿是闭塞的山区,他们竟然连现在是什么年份都不知道,有一牙齿掉光了的老人还问我们乾隆爷还在不在,把我们郁闷死了。后来找到一个上山打柴回来的农民,告诉我们到州城的路,说是就沿着那条山路一直走,一直走到没有路的时候就直接翻过山去,再一直往东走就可以到达永春州城,再问具体情况,那人说每年就去那里一两次,每次都匆匆忙忙,什么都不知道。”

“建国以前的中国是这样,山区众多,地域又广,这种情况很正常。”吴老师叹了一口气:“把大家集合一下吧。”

十几分钟后,在场的一百多人听到了此生他们最不敢相信的话。好好地出来露一次营怎么就回到了清朝啊。

大家开始是沉默,接着是窃窃私语,然后是议论得乱七八糟的。

“哈哈,咱们回到了古代,那是不是可以三妻四妾了啊,天天左拥右抱……。”

“我靠,无缘无故就回到古代来了,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

“是不是回不去了啊,我们怎么办啊?”

“我是模具专业的,现在只要给我图纸和必要的设备加上材料,我可以造出合格的枪支甚至大炮出来,然后咱们攻进皇宫去,也弄个皇帝当当!然后再把列强打趴下了,让中国继续充当世界的霸主……。”一伙人开始意淫,然后嘻嘻直笑,好像已经看到宝座了一般。

“要当皇帝也是我当,看你那德性,当上了也是昏君,还不如我来呢!……”

“我们干脆轮流做好了,每个人当三年好了……。”

大家越说越离谱,一伙人哈哈大笑,恨不得打开啤酒再一次拚酒。

…… …… …… …… …… ……

这场景让主席团是无语了,本来还以为大家会觉得没打任何招呼就来到这黑暗的朝代,而且是回到这个开始受人欺负的年代,以后能不能活下去还不知道呢!会不会一下子接受不了崩溃了呢!正绞尽脑汁怎么做思想工作。没有想到是这样的境况,看来还是太过年轻,看问题只是凭着一股冲动,虽然这种乐观的心态很不错,但是对现状估计不足是会有严重的后果的。

“大家静一下,静一下……。”可是大家正在兴头上,根本没有人去听,到后来吼几分钟后才渐渐平息了议论。

“同学们,大家看起来很开心啊!”吴老师清清嗓子:“可是你们有没有想到我们现在所面临的难题?把我们弄到现在1851年的清朝据我看来可能是那团蓝色的雾气,因为除此之外根本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出现。怎么回去?我们还能不能回去,那团雾气看来是不会回来了,因为随着大气的稀释作用早已经完全消失,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这样的雾的出现,还会不会出现。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做好要一辈子呆在这里的准备。

咱们在这里,就要生存,但是我们如何生存下去呢?种地?捕鱼?要知道现在是清朝,咱们学的所有知识几乎都没有用武之地,特别是在这个只重视八股文的朝代,我想就算中文系的同学也无法考得过那些老学究吧!我们应该怎么办,应该怎么样生存下去?特别是清朝的种族歧视很严重,满族一等人,汉人甚至都没有蒙古人地位高,然后再是其他少数民族。

在这里,我们的身份怎么办?我们总不能对这些清朝人说我们是从一百多年后来的吧,总不能说咱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吧,总不能说我们也是中国人吧。是的,我们是中国人,但是现在的中国人谁会承认我们是中国人?所以,咱们要自称是从南洋过来的华人,祖上为了避明末的战乱搬到南洋去的,现在我们是族里长老派回中土来寻找血根的。

还好咱们现在所处的是福建省永春州,福建和广东一样从明朝时期就有大批的人到南洋去谋生,当地人就称之为“过番”,我们要生活下去,所以我们要一起想办法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要怎么活下去,现在是涉及到以后的命运问题了。大家先想想吧!”

吴老师说完,一屁股坐了下来,默默地看着眼前这些刚刚从兴奋状态惊醒的人。

人群又开始窃窃私语,主席团也在交头接耳,易博注意到魏老师晶莹的泪水默默地掉了下来,本来再过一个月就要结婚的她看来是无法看到才刚刚照了的婚纱照,没有机会邀请朋友参加自己的婚礼了。无声的泪落到仍然金黄的沙子上面,没有声音,但是她分明听到自己内心的不知所措。

有些女生开始抽噎,首先是一个人,然后十几个人,到后来就是几十人一起哭,只有一些还在傻笑,一边还囔囔自语:“我他妈的是不是就变成古代人了,我他妈的是不是以后就没有电脑玩,没有车坐了?我他妈的是不是就成了自己国家的外国人了?还会不会被定罪为非法入境啊?”……

一大堆问题摆在每个人的面前,特别是三个老师的面前,既然把学生都带出来了就要保证他们平安,保证把每一个学生安全地带回学校去。可是,我们还回得去吗?我们回家的路应该怎么走,我们还有家吗?

哭!十几分钟后当大家累了之后都一屁股坐在地上,神情呆滞地看着前面的沙子,看着有些灰色的天,又要下雨了,而且将会是暴雨。

“你们干什么,快点起来,不然等一下淋湿了感冒了是自己的不幸。”

“看什么,快点帮忙把帐篷拉起来。”主席团和几个部长奋力地支开一个个帐篷。这十几顶在移动公司借来的折叠式帐篷看来没有机会还回去了。轰轰春雷越来越近,越来越频繁,一道一道的闪电划出凄厉的亮光,看来这场暴雨将会使得江河暴涨。昌辉看看前面的河水,仍然静止一般,但是他知道马上就要波涛汹涌了。山区经常是下一场雨可以多出许多小溪来,还会让平时温顺的数米宽小溪在瞬间激怒为可轻易夺取人命的数十米洪水。等一下最外层的帐篷可能都会被淹到,必须马上转移。

昌辉立刻召集部长以上人员,把几个仍然哭哭啼啼的部长一阵狠踢之后一个个才清醒了过来。

“你们给我听着,现在就要下大暴雨,山区情况多变,现在最大的隐患不是什么泥石流,而是我们前面这条河。立刻叫自己的副部长,把部门成员一个个给我拉起来,赶快整理东西往山上撤,各分管主席和副书记下去监督,你们他妈的谁拉稀我给谁好看,我的皮鞋可不只用来走路的,听到没有?”

“听到了!!!”22个人齐声吼答,把自己的副部长叫起来,然后一起动员自己部门成员。也是看到暴雨即将来袭,众人把糟糕的心情先放一边,各就各位,按照本来分配好的明天回学校的收尾分工开始有秩序地行动起来。可是才刚刚开始,豆大的雨水就开始出现,刺眼的闪电也不断劈现,不少女生吓得又是眼泪不断。各部长不断地鼓励和斥责,行动虽然缓慢了一些但没有中断,在这个时候就连平时最没有魄力的人都把自己最凶狠的一面展现出来,特别是一些女生部长,被风吹得凌乱的头发,加上高亢的声音,听到的人无不毛骨悚然。人总是要到紧急的时刻才能尽全力。

雨开始变大,大得看不清前方的路,特别是戴着眼睛的同学更是根本无法看。只有昌辉一人没有什么太大的麻烦,对于参加过几次野训的他来说,这点雨还不能让他慌张。早在刚来的时候他就仔细观察了地形,发现露营的这个小山包虽然面积和高度都不够,但是山包后边的对面有一山包则高大得多,并且面积也够大。必须马上转移到那个山坡去,这样子才可安全些。

于是他立刻招呼所有人把物资全部转移过去,而他则先前往看看哪里更好露营,面积超过一万平方米的山头算不错了。

待一个小时后大家把东西都搬过去时,雨也几乎停了,本来三十几米宽的河流现在至少有六十米宽,已经到了原来大本营的外缘。随着上游的雨水不断冲刷下来,河面还会继续扩宽,幸好及时转移啊。

待雨停之后,先生了火,煮些热水冲一下身体,再换上干衣服,然后便开始准备晚饭。待吃完饭整理好东西之后已经晚上九点钟,主席团会和部长会都已经分别开了两个。不是说学生会的会多,而是实在有很多话要讲。

过了今天,明天怎么办?何去何从?

最后部长会议大家决定了这几个方案:

一,是在这山里面定居下来,与天斗,与地争。

二,走出大山,先到城镇,找个谋生之处,作一个和平人安逸地渡过一生。

三,也是走出大山,先解决温饱问题,再凭着现在的超前知识,改变中国的历史。

九点半召开来到清朝的南方理工大学校团委、学生会第一次全体例会。

这次例会十分重要,因为它关系到很有可能一生的问题。

对于第一个方案,刚刚提出来就被直接否决,有谁愿意在这样的地方终老?并且都是这么如花的年龄。虽然在这个时代二十几岁人儿女已经会帮忙干活了,可是对于二十一世纪的人来说,他们才刚刚开始自己丰富的人生,怎么会愿意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浪费生命?

而第二和第三条方案却是迟迟没有结果。改变历史,成为民族英雄谁都想,关键是如何是实现呢?一有不慎那可是连命都没了。现在才觉得那些穿越小说多假,一回到古代每个人立马就投入到改变历史,富强中华民族的伟大事业中去。而且十八般武艺在手,天文地理,历史信手拈来。而且主要的是运气好得出奇,可是运气不会一直在自己家做客是每个人都懂的。于是每个人开始沉思,思考以后的路自己应该怎么办。经过长时间的沉默之后依然没有人表态,一直到夜深了仍然没有结果,在决定自己未来的这几秒钟谁敢妄下决断?

到最后没有办法,大家决定先到城镇,保证自己能够活下去再说。

雨过后的夜晚显得异常宁静,连蚯蚓也没有了声音,满天的繁星提醒这一群心慌的人至少明天将会是个晴天。大多数的人睁着眼睛一直睡不着,一直在想,许多许多,想到无法想了才沉沉睡去,更多的人躲在睡袋里悄悄地流泪,悄悄地与远在另外一个时空的亲人朋友永别。

一夜无语,哗哗的流水声激荡每一个人的心,也激荡出哗哗的泪流声。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