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懿德千秋------祭奠我的祖母



一甲子含辛茹苦,独撑寒门家业,抚幼子修德齐家,赢得儿孙满堂,不负临终托孤义。

六十载空房独守,犹怜年少新寡,任红尘春花秋月,至今泉下聚首,无愧当初结发情。

------长孙文浩哀挽


(一)


奶奶去世了。


她去的很安详,安详得让我不忍。那是一种完成使命的安详,一种期望实现的安详,一种油尽灯枯的安详。


尽管早在一年前她病倒的那一刻,我们全家就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但,这一刻的到来,还是让我们全家陷入了深深的悲痛。


去年5月,奶奶因大面积脑梗突然昏迷,在医院抢救了7天才清醒。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你们不应该救我,我到时候了,该去找你爷爷了。”


我相信她说的是真心话,因为,我爷爷辞世已经六十二年了。自从我2004年有了孩子,奶奶就整天念叨,说见了重孙子辈了,我也对得起你爷爷了。是时候了,我该找你爷爷去了。


今天,她如愿以偿地走了,留给我们的,是无尽的追思和怀念。


(二)


爷爷在1946年土改时就去世了,当时只有24岁,是被一群打着革命名义的暴民活活打死的。家产被分空了,我奶奶一步从一个富家小姐,一个大户人家少奶奶沦为孤儿寡母、漏房破锅的最贫困阶层。


奶奶毅然撑起了这个家,用她的一双小脚,和瘦弱的肩膀。


奶奶开始了荆钗布裙、素面朝天的日子。白天,和男人一样下田劳作,晚上,在昏暗的油灯前做女红。奶奶的手很巧,她做的童鞋童帽非常精致,拿到市场上换点零用钱。日子清苦而平静,母子相依为命。


奶奶就靠这点手艺,没白没黑地劳作,除了养活爸爸,还供爸爸读书。爸爸是村子里唯一一个在城里读完初中的孩子。


奶奶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半年用穿一个顶针。


她的信念只有一个:要为死去的夫君抚养后代,延续香火。


(三)


奶奶守寡的第四年,奶奶娘家托人捎来信,说让她去相亲。


看上奶奶的是一个南下解放军干部,老家是奶奶娘家一个村的。对方提出条件,可以带着孩子嫁过来,只要过来,全家就成了革命军属,不用再背家庭出身地主阶级的帽子。


奶奶断然拒绝了对方的好意:我活着是刘家的人,死了是刘家的鬼。抚养儿子成家立业后,我还要到地下去找孩子他爹去。


为这个承诺,奶奶拒绝了所有的善意或恶意的诱惑,守诺也是守寡整整六十二年。


我并不是赞美她的从一而终,其实我并不认同她的价值观。但,一个人能把一份信念信守六十二年,这其中包含着多少艰辛和坚忍的付出啊。无论对与错,都值得所有人给予尊敬。


(四)


1959年是自然灾害最严重的一年,村子里开始饿死人了。


奶奶给爸爸蒸了一锅掺了地瓜叶子的窝窝头,这是家里最后的口粮。然后告诉他:“你出去逃活命吧,去新疆,那里买粮食不用粮票。你有文化,饿不死。”


爸爸自然不愿意走,因为当时奶奶浮肿的已经快走不动路了。


奶奶平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打了爸爸,拿大棍子打的。“没出息的东西,你都15了,整天守着娘,给我滚。”


爸爸委屈地离开了家。当时他还不能理解,其实那时奶奶是把生的希望留给了爸爸,把死亡留给了自己。


爸爸经历千难万险来到了新疆,在达坂城盐湖化工厂当上了挖盐工人。毕竟他有文化,私塾底子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三个月就被领导要到身边做了通讯员,兼食堂会计。那时候,能吃饱肚子的地方,是天堂。


现在爸爸常说,如果不是当年你奶奶一顿棍子,我可能早就饿死了,也就不会有咱这个家了。



(五)


奶奶接到了爸爸的家信,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去新疆,找儿子去。


当时一些平常因为我家出身不好躲得远远的本家听说爸爸在新疆站稳脚跟了,纷纷把自家孩子送来,请求奶奶带上一起去新疆。


奶奶表现出了一个女人难得的豪气。“都带上,只要我不死,就把他们全带到新疆。都是孩子,出去好赖是个活路。”


我们常听爸爸讲,奶奶找到爸爸的时候,爸爸一见奶奶带来17个家乡子弟。(其实是16个,还有一个是河南的孤儿,奶奶路上收留的。)当时就傻眼了。后来带着他们一起到食堂里,扫面袋子里面残留的面粉,做了一大锅稠浆糊。切了几个咸菜疙瘩。这些同乡们吃的特别香甜,这顿饭他们也一直记了40年。


后来,这些人白天出去找工作,晚上住在爸爸工作的食堂里的长椅上,接近三个月时间,才陆续找到工作从食堂搬出去。


此后,家乡子弟陆续前来投奔,每个人来奶奶都热情收留,浆糊招待。自然,洗衣缝补这些活,都是奶奶负责的。前前后后一共有40多人。现在,这些人大多数还生活在新疆,多数已经子孙满堂。


每年春节前,我家总会收到大量的邮包,象什么天山雪莲、藏红花、冬虫夏草、葡萄干、杏仁、哈密瓜干,新疆特产应有尽有。爸爸每次都告诉他们,不用再寄了,山东完全能买到,邮费比东西还值钱呢。但他们还是每年都寄。后来我理解了,他们寄的是心意,是对一个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提供帮助的人的感激。


奶奶去世后,我问过爸爸,要不要通知新疆的那些亲戚,爸爸坚决地摇头。“他们也都60多岁了,别折腾他们了。我敢说,如果他们知道了,除了不能走路的,其他人会一个不落地赶来给你奶奶出殡。说不定,还会带着子女一起来。”


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去过新疆。在乌鲁木齐盐湖化工厂职工宿舍区里,我收到的热情招待是空前的。那些我不认识的白发老人操着不纯正了的山东话,给我讲述奶奶当年带领他们闯新疆的千难万险,奶奶离开那里40年了,但她的名字在那里所有山东人当中家喻户晓,在他们心目中是传奇。


(六)


爷爷的坟已经在大跃进时代兴修水利时给平了。现在根本找不到。尊重奶奶遗愿,我们只能去大体的坟址请灵,抓一把黄土,和奶奶合葬。


三柱高香飘着袅袅青烟。爸爸带着我和弟弟,跪拜在祖坟场前。


爸爸已经泣不成声了,作为长孙,我代替爸爸请灵。


没有祭文,祭文在我心里。


“祖父文公讳**,今天,子**携孙**、**前来致祭。


祖母*门*氏,自祖父大人仙逝,独守寒门,抚育幼子,使文氏三代单传之家,人丁始见兴旺。更守节62年,至今功德圆满。祖父泉下有知,当欣慰有加。祖母一生,未负临终托孤之义,无愧当初结发之情。


特叩请祖父大人迁灵,与祖母泉下聚首。自此笑看子孙膝下,告慰文氏历代宗亲。”


说到这里,我也是泪流满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