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

64.

云珊又来到了日本诉讼机关大院门口躲在一棵大杨树下探过头向里面张望,这时,只听得汽车“嘎”的一声从后面开进了大院在大坪一侧停了下来,接着车门打开了,这回,云珊证实自己不会看错,她见到那个女人正挽着一个日本人朝里走去,云珊看到那个女人回过了头看了一眼然后和那个日本人说着什么,但她认得那个日本人是日本诉讼机关的审判长,那次日本诉讼她也在场的。

云珊回来以后证实如果世上没有这么相像的两个人外,那个人就是芳萍,如果能找到她就一定能救出星萍她们的,云珊决定要去试一试。

她两次遇到芳萍的时间都很接近,她就在同一时间去碰碰运气。

还是在那棵大杨树下,云珊正耐心地等着芳萍的出现,这时,从前面走来两个日本人,看上去是纱厂工头的样子,他们现在可霸道嚣张了,工人稍不如意,就受到他们的处罚,想出各种办法折磨工人,把虐待工人当作取乐,因为他们无所顾忌了,他们正要去替日本诉讼机关给几个中国人做假口供,满脸喝得通红,正乐颠颠地往这边走来,一见云珊,就像几只烂头苍蝇嗡嗡的飞了过来。云珊一见形势不妙,想转身离开,不料那两个日本人快步追了上来,一个拦在了前面,“呵呵”冷笑着,直笑得云珊满身鸡皮疙瘩,云珊想夺路而逃,无奈他们挟持得紧,根本无法脱身。这时,后面的那个日本工头从后面拦腰抱住她,她使出全身的力气都挣不脱,于是大声呼叫,不料那两个日本人放肆地浪笑起来:“小妞,你叫吧,就是叫破喉咙也没用的,你看看那是什么?”说着得意地向日本诉讼机关大楼指去,云珊侧过头一看,一面太阳旗正呲牙咧嘴地舞动。

“看到了吧?这可是日本人的地盘,哈哈哈哈!”两个日本工头狂笑着。

“救命啊——”云珊还是不顾一切地大呼起来。

街上的人都是敢怒不敢言,没有一个人敢施以援手,云珊真有点绝望了,脑袋一下子“嗡嗡”直响,感觉自己快晕过去了,只听见“哇哇”怪叫两声,云珊睁开眼睛一看,看到一个大男孩正和那日本人扭打在一起,那不是徐家三少爷么?自从那次利用大哥和日本人交易之后,她就一直躲着他不想见他,想不到在这里再次遇见,而且在这种情况下,一下子显得好尴尬,正在她愣神之时,发现孝贤处于劣势了,终于敌不过两个形同打手的日本工头,他被他们摁倒在地,一个工头趁机用脚狠狠地踢了他几脚,孝贤痛得蜷缩在地上,云珊赶紧跑过去护住他,两个工头见状,放下孝贤,一把拖起云珊,就要动手耍流氓,云珊拼命地护住前胸的衣服,孝贤见状,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还想去解救云珊,可踉跄着又倒在地上,云珊尖叫着,怒骂着,此时她瞥见一辆黄包车在诉讼机关门口停了下来,车夫小心地把车子放低,一个女人从车上走下来,是芳萍!芳萍见那旁边闹哄哄的站着很多围观的人,她扭过头一看,看到两个日本人正在侮辱一个姑娘,而且那个姑娘不是别人,她正惊惧地看着自己,芳萍迟疑了一下,然后继续向里走,只听见云珊大叫着:“芳萍!”

正在她呼叫间,孝贤又不顾一切地扑过来,用手肘勒紧了一个日本工头的脖子,然后威胁着:“放了她!否则我要了他的命!”

另外那个日本工头可不管他的威胁,“唰”地从腰旁抽出一把短刀,他们时常配着短刀对付那些他们认为不熨帖的工人,他握着短刀恶狠狠地向孝贤逼近:“等我收拾你,再来收拾那小娘们!”说着把云珊推到一边。

那个被挟持的日本人到底见过风浪的,用手肘猛力捅了孝贤的腹部,孝贤痛得松开了手,另外那个日本人趁机冲过去,用刀狠狠地扎向孝贤,孝贤躲闪不及,被扎中右腹,云珊尖叫着向那个握刀的日本工头扑去,想夺过那把再欲刺向孝贤的短刀,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候,只听得一声呵斥:“还不跟我住手!”

日本工头突兀地收回举刀的手,云珊赶紧扑到孝贤身边,用手按住他受伤的腹部,鲜血从她的指缝里流了出来,她哭着,呼救着,把他扶上黄包车,自己跟在旁边向医院跑去,一边哭着说:“你怎么这么傻呀?”

“你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甚至胜过我的生命,你相信吗?”孝贤虚弱地笑了一下说。

“我相信,我相信,你不要再说话了,坚持啊!快到医院了。”云珊用手抹了一下眼泪。

“你恨过我的,我知道,对不起了!”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虚弱了。

“不恨了,真的不恨了!”云珊哭喊着。

一路泪水,一路鲜血!

那两个日本人一见芳萍,知道形势不妙也不去诉讼机关,相互拖着赶紧跑开了,芳萍慌乱地望着那一路血迹,她明显地看到了云珊怨恨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