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二卷:南美洲 第十五章:菊之十刃(四)中

红色猎隼 收藏 9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日本首都—东京位于本州关东平原南端,下辖23个特别区、27个市、5个町、8个村以及伊豆群岛和小笠原群岛,总面积2155平方公里,人口1275万,是目前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作为日本的经济中心。从20世纪中叶开始崛起并走向世界的许多日本大型企业的总部都集中在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日本首都—东京位于本州关东平原南端,下辖23个特别区、27个市、5个町、8个村以及伊豆群岛和小笠原群岛,总面积2155平方公里,人口1275万,是目前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作为日本的经济中心。从20世纪中叶开始崛起并走向世界的许多日本大型企业的总部都集中在这里。它们大多分布在千代田区、中央区和港区等地。东京同它南面的横滨和东面的千叶地区共同构成了闻名日本的京滨叶工业区。有钢铁、造船、机器制造、化工、电子、皮革、电机、纤维、石油、出版印刷和精密仪器等产业至今仍居于世界领先的行业。而东京金融业和商业的发达,对内对外商务活动频繁。更令素有“东京心脏”之称的银座,成为全世界最为繁华的商业区。

但是今夜在东京灿烂的霓虹灯下,但街头却出现计程车大排长龙的奇景,一辆又一辆的空车,这就是日本景气衰退最大的征兆,无论是在东京银座,还是上班族最爱下班喝一杯的新桥,到处都可见等不到客人的计程车。随着美国次贷危机的全面爆发和美国雷曼兄弟公司的突然倒闭,已经连带牵累日本股市大跌,日本企业营收大幅下滑,让计程车业者也遭受打击,即便到了午夜12点,民众奔向最后一班地铁,绝不肯再花钱打计程车了。

“多么壮观的场面啊!如果这些闪烁着车灯的不是计程车而是坦克,那该有多好啊!”冬夜里的东京银座,气温已经降到了零度左右。但是一个衣着单薄的男子却依旧挺起着胸膛,昂首阔步的走在东京银座此刻冷清的街上。从着装来看,这个穿着笔挺西装、提着黑色公文包的男子和白天被称为“经济动物”的日本上班族并没有太多的分别。唯一值得惊奇的或许只是在日本经济如此低糜的情况之下,这位应该为了生计而奔波的日本男子竟然还有闲情和余钱走进位于银座的风月场。

在招摇的“飲む打つ買う”(注1)招牌之下,这个名为山本裕明的日本男子走进了一家名为“爱馆”的日式酒吧。在色情行业发达的日本,新宿歌舞伎街只能算是低档的色情消费场所,银座才是日本金领阶层的风月场所。在一个花花世界里,一面是拼命挣钱的男人,一面是盯死男人腰包用身体去换的女人。当然也不乏抱着好奇的心理跑到尝个新鲜的外国人。而其中又以中国人居多。在席卷全世界的金融危机面前,中国却宛如绝缘体一般的丝毫不为所动。相反显现出了前所未有的购买热情,不知道是作为对日本在中日战争中掠夺和暴行报复,还是作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日本人在中国“买春团”的投桃报李。富有的中国男人总是一掷千金非要玩银座的日本女人。据说还常常带着使命感特别庄重去进行的。

不过在日本从事这一特殊行业的女孩,往往以外国人居多,真正日本女性只是少数。 其中又以中国、韩国、菲律宾的女孩相当多,在金钱的诱引之下她们很多人利用留学生或与日本男性假结婚的名义进入日本,然后走上了出卖身体的欢场,由于外貌相近。因此中国男人的报复,常常有误中友军之虞。“大和抚子(注2)的年代已经过去了,象藤原贞敏子小姐既高贵又漂亮的女人在今天的日本实在是凤毛麟角了,实在搞不懂那些中国人还趋之若骛些什么?”和大多数日本男人一样,山本裕明也同时游戏花丛中的老手。在他看来日本国内稍微有些姿色的女孩,不是早已被星探发掘送上屏幕供日本国民意淫,就是早已被国内的各大财阀政客收入金屋藏之。剩下的不是长的对不起大众便是失之风尘气息太浓,真正的能冠以美女之名实在寥寥无几。反倒没有中、韩等国的美女那么妩媚多变。因此实在想不通,为什么那么中国男人舍近求远来日本寻找刺激。

不过这一切此刻都与山本裕明并没有太多的关系。虽然这家名为“爱馆”的日式酒吧之中豢养着来自世界各地充当性奴隶的美女。但是毕竟今天山本裕明还另有要事在身。在满脸堆笑的妈妈桑的引领之下,山本裕明轻车熟路的穿过有些喧嚣的大堂,走入了这间日式酒吧的内堂。在一片忙碌的厨师和衣着清凉的女招待司空见惯的目光之中,走向了那并不起眼的货运电梯。

在寸土寸金的东京银座大多数的商铺都会选择向地下要空间,因此修建一个不大的地下室作为货物仓储之用在这里并不险见。但是当电梯的楼层闪过了“-1”层之后竟迅速的跳闪出“1、2、3……17、18”的字样。如果不是电梯的控制系统出错,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在这座名为“爱馆”的日式酒吧的地下建设有一座总数多达18层的地下大厦。“选择东京银座这样奢华的地方建设总部,又以‘爱馆’这样的风月场作为门面。‘菊之社’还真是充分体现了日本国民的性格啊!”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到由日本政府和皇室秘密扶植的组织—“菊之社”的总部,但是一向玩世不恭的山本裕明却从来对“菊之社”总部的这一选址嗤之以鼻。“繁华尘世之下的十八层地狱。这样的地方不是正适合我们这些背负为了日本崛起所犯下罪孽的恶鬼吗?”虽然在“菊之社”内,对于总部的位置曾有着这样的解释。但是在山本裕明看来选择在这里建设总部根本就是当权者虚荣性和个人欲望在作祟。

不过不管怎么说,身为“菊之社”北美分部的负责人,山本裕明对于整个组织而言只是一个中层干部而言。和大多数日系企业一样,山本裕明对于组织上层的决策更多时候只能迎合和适应,并没有发言权。因此再多的牢骚也不过只是自己的腹诽而已。而这一次突然被紧急召回总部对于山本裕明来说也多少有些意外。因为虽然世界风云变幻,但仅就北美分部而言,目前并出现可能危及日本国运的紧急的情况。毕竟美国新一任总统刚刚上任,政治、外交等方面都还处于调整期内,目前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需要报告的。

中央政权的长期旁落以及地域的自然分割,使得在日本历史之上,民间组织长期以来在政治、经济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为了对外扩张,曾经涌现出许多半官方背景的军国主义民间组织。其中最为著名的自然莫过于1901年2月23日,头山満、内田良平等人在原玄洋社基础上于东京组织成立“黑龙会”。“黑龙会”以谋取中国的黑龙江流域为日本领土为目的,其会名便从黑龙江而来。内田自任首任“主干”,聘头山満为顾问,创建会刊《黑龙》。

“黑龙会”早年目标是与沙俄决战,霸占中国东三省,并逐步控制蒙古和西伯利亚。在此目标下,黑龙会一度与孙中山等革命党人展开合作,图谋推翻中国清朝政府。1905年7月30日,在黑龙会的斡旋下,各派中国革命组织在东京黑龙会总部共同成立了中国同盟会。日俄战争之后,黑龙会与日本军方的合作日趋紧密,先后发动或参与了对米骚动的镇压和关东大地震后对朝鲜侨民的屠杀。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后,“黑龙会”改组为大日本生产党,支持军部,鼓吹战争。1934年,内田良平因卷入昭和神圣会事件而被迫淡出黑龙会,改由头山满主持黑龙会。但是随着二战的结束,“黑龙会”被定义为极端右翼组织,而于1945年9月13日遭盟国占领当局取缔。事实上“黑龙会”只能算是这一时期日本民间政治组织的一个缩影。从中国东北的雪原到东南亚的丛林到处可见打着“黄道乐土”招牌的日本浪人和恳殖公司的身影。不过随着日本的无条件投降这些日本扩张的民间“急先锋”们无不在以美国为首的盟军的取缔之下,一扫而空。

战后的日本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事实都处于以美国为首的盟军的卵翼之下。虽然为了对抗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日本在美国的扶植之下又重新拥有了足以防卫自身的军事、情报和内卫力量,但是这些力量不仅是日本赖以自卫的盾牌,更可能是随时可能束缚住日本手脚的绳索。“如果有一天美国政府打算废黜朕的话,众卿和朕可能将会是最后知道的人。”在日本事实上被美军占领的最初岁月里,空前的恐慌一直笼罩在日本皇室和众多负有战争罪行的王族公卿的头上。早在太平洋战争结束之前,美国国内对于废黜甚至审判日本天皇这一战争罪魁祸首的要求便甚嚣尘上,而随着美国大兵的进驻,更有一群日本国内的妄想家们群起响应。不过这些民间的人士大多打着自己才是万世一系的天皇嫡系,要求麦克阿瑟将军帮助自己重登大宝而已。

日本投降后,政府成员为继续保留天皇制多方活动。不仅首相重光葵抱病拜访麦克阿瑟,要求务必保留天皇制。提出裕仁天皇是和平主义者,一直强烈反对战争,是被军人推上战争道路的。日本死亡士兵的遗属认为,如果追究天皇的战争责任,他们的亲属为“皇国”牺牲,就会被当作战争罪人,他们在感情上接受不了,支持继续保留天皇制,避免追究天皇的战争责任。而裕仁天皇本人更是屈尊降贵登门拜访美国驻日最高指挥官麦克阿瑟将军,双方举行了持续一个小时的秘密会谈。而事后,裕仁和麦克阿瑟本人都对此次会谈内容绝口不提。裕仁更表示说:“与麦克阿瑟将军有君子协定,永不透露。”不难想象为了满足富有报复心理的美国人,日本皇室付出的恐怕远不止尊严那么简单。

但是尽管裕仁主动承担带领日本国民向美国输诚的责任,只要麦克阿瑟保证日本的君主立宪国体不变即可。按照华盛顿方面的要求放弃神权专制特质,确实施行民主宪政。但是精明的美国人并没有因此而发生警惕。除了通过强令众多日本皇室的旁支削减,斩断了日本天皇的手足之外。(注1)更秘密在战后的日本政府还是自卫队内部,都早已被秘密渗透安插入了大量致力于捍卫美国利益的特工。对于日本皇室而言,虽然躲过了战争审判的一关,但是却依旧没有足够的安全感。一旦有事不但无法抗衡强大的驻日美军,那些忠于华盛顿“鼬鼠”将集体爆发,将所有战后日本苦心建立起来的防卫力量转化为美国的砍向同胞的利润。

因此为了自保,在日本皇室的牵头之下,日本公卿华族们携手建立起了名为“菊之社”的秘密组织,以备不测之需。“菊之社”以日本皇室天皇的家徽“十六花瓣八重表菊纹”为其标志。其初期的主要成员系数由公卿华族的后裔出任,而为了保护天皇, 人丁单薄的日本皇室只是担任幕后出资的“金主”而已。雄厚的皇室财产一直是日本天皇确保皇室具有无上权威和巨大权利的经济基础,是天皇制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也是天皇干预、左右政局的法宝。特别是明治20年代(1888年)以后,通过收编国有(官有)财产、从中国掠取战争赔款、 移管大批土地、山林等手段,使得日本皇室财产迅速扩充,打下了皇室财产的坚实基础。而在此后的大正时代,日本皇室的皇室财产更结束了消费来源完全依赖国库支付的局面,开始了依靠林业经营和有价证券收益。日本皇室进一步调整皇室地、大力经营林业、发放有价证券。虽然在裕仁天皇的手中,一系列的战争使得日本皇室的财产积累和经常开支都有较大增加,但是通过对占领区的掠夺皇室的财富事实却大有增长。

在战争期间日本天皇专门成立了掠夺亚洲人民财产的秘密机构——“山百合会”。裕仁天皇任命皇族成员竹田宫恒德亲王为该组织的负责人,其他几名皇族亲王,如朝香宫鸠彦王、闲院宫载仁王也参与了这项任务。其中光从中国掠夺的包括黄金等贵重金属、文物、图书、铜镍币等,总价值在10亿到20亿美元之间,这些财富运到朝鲜后装船运回日本本土,成为皇室财产。1940年,裕仁天皇的亲弟弟秩父宫雍仁被任命为“山百合会”在东南亚地区的主管。他把总部设在新加坡,负责将日军从菲律宾、新加坡、马来亚、荷属东印度和法属印度支那掠夺的部分财宝通过船队运回日本。据20世纪40年代末的估计,日本在东南亚地区攫取的“战利品”近千亿美元,还有许多无法估价的钻石、翡翠、玉器、宝石、佛像、字画、古书、古玩等奇珍异宝。这些掠夺来的财富,按照明治维新以来日本宪法的规定,在法律上都属于日本皇室的财产。

日本皇室在占领区的疯狂掠夺自然引起了迅速在太平洋地区展开全线反攻的美国军方的注意。据说一个偶然的事件使美国人知道了日本在菲律宾藏有天大的“秘密”,第二次 世界大战后期,日军在菲律宾节节败退。菲律宾游击队发现日军正将大批沉重的箱子运到一个山洞中,并用炸药将出口封死。一名美国战略情报局的少校当时和游击队在一起,他记住了这个藏宝地点。二战结束后,这名特工重新炸开这个山洞,发现箱子里装的全是黄金。

这个传奇是否属实或许永远无法取证,但是在1945年到1948年之间,确实有价值几百亿美元的黄金被运到了美国,然后分别存入了42个国家的176家银行。其中,瑞士联合银行日内瓦分行以兰斯代尔的名义,开出了一个拥有上百亿美元的黄金账户。美国战略情报局解散后,这笔巨大的财富被中央情报局接收,成为其账面外资金,其使用和支配再也不受任何监督。

而美国政府在战后之所以没有把日本皇室的代表天皇列为战犯进行审判,一方面是国际形势发展的需要,但在很大程度上,是日本皇室向美国行贿的结果。据解密的档案资料显示,日本皇室除了默认美国“夺取”的日本皇室财产外,还从掠夺来的大量财富中吐出很多献给美国,美国因此放了日本天皇一马。这笔资金是多少,至今没有一个具体的数字,美国政府和日本皇室对此也一直心照不宣。因此是以麦克阿瑟的儿子阿瑟.麦克阿瑟的名义,在苏黎士的瑞士信贷银行开设帐户的数目近百吨的黄金;而美国前总统胡佛在瑞士信贷银行的私人账户上也有7.5吨黄金或许并不足为奇了。

二战结束后,美国开始对日本进行改造。1945年11月2日,美国对15个日本财阀集团实行资产冻结,此后又发出财团解体和天皇财产冻结的指令,并没收天皇90%的财产。表面上看,美国一下子将皇室从富甲天下变成了“一无所有 ”,但实际上,日本皇室仍保留了大量掠夺来的资产,没收和冻结的只是很小一部分。即便根据最保守估计,在二战结束初期,日本皇室的存折上,仍有数百亿美元的资产。何况日本天皇拥有占全国22.7%的土地和15.8%的森林;在几千家股份公司拥有60亿美元的资产;而在日本侵华和进行东南亚战争期间,其私人财产又暴涨了近3倍。如果按当时的市价推算,这些财产超过上千亿美元。再加上藏在菲律宾几千亿的财宝,即使是现在世界最富的沙特国王,也不能不在日本天皇面前甘拜下风。

除了拥有上面提到的大量资产外,日本皇室还接受日本政府每年提供的专项拨款,用于日常生活和礼仪、祭祀等活动。皇室成员还有不菲的待遇和补贴。除此之外,日本皇室还常常收到外国各种形式的馈赠。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因此即便是在战后日本皇室现在仍是世界上最富有的群体之一,如果估量其资产,将会超过数千亿美元。同时,他们在战争和战后存在银行的巨额财产,在战后50多年也取得了不少的红利,如果仅以衣食计,这些财富足以让日本皇室过上几百年锦衣玉食的生活。

但是自明治维新以来的日本皇室从来便不甘心于默默无闻,虽然作拥着令人咋舌的巨大财富。但是在世界面前,日本皇室的排场却远没有大英帝国皇室、沙特皇室那般奢华。甚至与丹麦皇室、意大利皇室、西班牙皇室相比也显得有些落魄。当世人将这一现象归结于日本人节俭的天性之时,日本皇室却秘密将大量的资金投入到“菊之社”的发展和壮大之中。

不过面对着盘踞于自己国土之上的驻日美军,在战后最初的岁月里“菊之社”的行动始终显得谨小慎微。但是在强大的财力支持之下,经过数十年发展,“菊之社”稳步的在全世界范围内建立了自己的情报和行动网络。到20世纪末,“菊之社”已经拥有了以总部、北陆、南洋、中国、东海五个行动分部以及北美、南美、欧洲、非洲和东南亚五个海外分部。但真正主导着“菊之社”迈向日本海外拓展第一线的却是被称为“菊之十刃”的“菊之社”新一代中坚力量的成长。

“大典、数珠丸、童子切、三日月、鬼丸、野太刀、木刀、朱枪、逆刃、忍刀”这十把代表着日本历史的兵器对应着十个野心勃勃而富有进取精神的日本特工在世界的舞台上活跃起来。

———

注1:日本皇室旁系—明治维新时,日本皇族有五个宫家:伏见宫、桂宫、有栖川宫、闲院宫、山阶宫。明治时期又新设了十个宫家:久迩宫、贺阳宫、朝香宫、东久迩宫、小松宫、北白川宫、竹田宫、华顶宫、东伏见宫、梨本宫。这些皇室旁系在日本对外扩张中均长期垄断着军中要职,但是以上15宫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根据新的《皇室典范》均已废除,他们的成员降为平民。现存的宫家只有大正时期设的秩父宫、高松宫、三笠宫三家和战后新设的常陆宫。宫家降为平民后,便去掉“宫”字,以宫名为姓,例如战后第一任首相东久迩宫稔彦之子盛厚(昭和天皇之婿),姓名为东久迩盛厚,其妻(皇女)则称东久迩成子。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