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后传:两晋五胡演义 上部第二卷:八王之乱(上) 第16集、三藩王争权再战 傻皇帝缑庄纳宠1

垂钓桃花岛 收藏 0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size][/URL] 却说石冰正在逃命,迎面又有一支军马杀到,为首那将,乃广陵度支陈敏。陈敏,字令通,庐江人氏。当时,征东大将军刘准正驻守在寿春,忽闻石冰将到,惊恐不知所错。陈敏正好押运粮草到,即向刘准请道:“石冰这些人因不愿远离故土去当兵,才被逼成了盗贼。乌合之众,是很容易瓦解的。请让我督率运粮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


却说石冰正在逃命,迎面又有一支军马杀到,为首那将,乃广陵度支陈敏。陈敏,字令通,庐江人氏。当时,征东大将军刘准正驻守在寿春,忽闻石冰将到,惊恐不知所错。陈敏正好押运粮草到,即向刘准请道:“石冰这些人因不愿远离故土去当兵,才被逼成了盗贼。乌合之众,是很容易瓦解的。请让我督率运粮兵为公破之。”刘准于是便令陈敏出击,并为他增派军队。大小十数战,石冰皆败,逃往建业,立足未稳,陈敏、周圯又率军追到,抵挡不住,北投徐州封云。封云的部将张统料二人不能成事,杀死二人,献首投降。扬、徐数州于是也平。

晋廷论功,封陈敏为广陵相。周圯、贺循等则不求功赏,各自散众还家。

话再回头。却说河间王司马颙原本是想以长沙王司马乂作诱饵,待除了齐王后,便好入朝主政的,不料这鱼饵反成了吃鱼的猫,被长沙王占了个大大的便宜,掌了朝政,而自己费尽心机却仍落得个外镇藩地的结局,心里自然是非常的不爽,因此,朝廷每有政令下到关中,河间王便要抵触。长沙王也知河间王内心不满,遂征其心腹长史李含入朝,担任河南尹。这虽是长沙王的一番好意,希望能因此协和内外,但不曾想,这李含却是河间王养纯了的一条家狗,离家虽远,不忘主人,只要主人一声令下,便会不顾一切地向仇家扑去的!

李含到了洛阳,刚刚上任,便得到了河间王的密旨,要李含谋杀长沙王。李含得令,当即联络了河间王在朝中布下的内线——侍中冯荪、中书令卞粹等人,密谋杀长沙王之计。却被长沙王的参军皇甫商探悉,即报长沙王。长沙王大怒,再不含糊,立即派兵,擒了李含、冯荪、卞粹等人,一并杀了。

消息传到长安,河间王恼羞大怒,趁机起兵,以张方为都督,率兵七万,杀出潼关,直奔洛阳;一面传告成都王起兵,待除了长沙王后,便立他为皇太弟。

这成都王也因长沙王在朝执政,使自己不能随心所欲,心里更是十分的不快,想要找长沙王的茬吧,可这长沙王自从掌朝之后,并不独裁,每有大政,先向皇上禀奏,再遣使者来邺城向他咨商,然后才会施行,还真没什么把柄落下,直到李含被杀,总算是逮着了机会,只等河间王邀约起兵的文书一到,也即响应。

卢志大惊,即来劝道:“李含等人谋反,自寻死路,河间王不顾国家社稷的安宁,擅起兵锋,已属不妥,殿下不加劝阻,却为何还要参与其中呢?”

成都王道:“我不知李含谋反,却知长沙王擅杀大臣,因此要入京向他问罪!”

卢志道:“殿下先前有恢复皇祚的大功,事平之后,归功于齐王,辞九锡之赏,不当朝政之权,赈济阳翟饥人,埋葬黄桥白骨,所以物望同归,四海之人莫不称赞。现在只因一点小事,便擅起兵戈,搅动朝野,必将使天下百姓失望了。殿下即便因为辅政非人,想要整顿,又何必要带大兵入朝呢?只需将大军屯在关外,身着文服入朝,与长沙王从容而论治国之道,便可以了。这也正是成就霸业的基础呀。”

成都王先前对卢志可是言听计从的,但此时利欲熏心,急着要当皇太弟,虽然卢志苦口婆心地劝,已是听不进了。

卢志又切谏道:“人之有兄弟,如同左右手。殿下欲当天下之敌而先去一手,怎么行呢?”

成都王又不从,扬言道:“长沙王论功不平,与皇甫商专擅朝政,杀害忠良之臣,当先诛皇甫商,然后遣长沙王回封国!”麾军南下,屯兵朝歌,就以平原内史陆机为前将军、前锋都督,率北中郎将王粹、冠军将军牵秀、中护军石超等大小战将、兵马二十余万,杀奔洛阳。

陆机,即是三国时东吴名将陆抗之子,与其弟陆云,都以文章冠绝当世,时人称为“二陆”。西晋太康末年入洛阳,深得张华器重,后又成为贾谧的“二十四友”之一,历任太子洗马、著作郎、中书郎等职。永宁元年,赵王司马伦篡位,旋即被五藩王起兵剿灭,齐王疑陆机曾为赵王写过禅位诏书,将要斩首,幸亏成都王赶来为他辩理,才得以免死。成都王极重其才,因此表奏他为平原内史,并以陆云为清河内史。又后来,齐王专擅朝政,顾荣来劝陆机:“中原多灾多难,不如弃官,同回吴地。”陆机道:“我受成都王全济之恩,应当报效,且成都王深孚众望,当可以为他做事立功。”因此不回。

却说陆机受命,起军将行,忽然一阵大风吹来,竟将军前那面帅旗吹折。陆机大惊,以为不祥之兆,遂问司马孙振道:“帅旗吹折,主何吉凶?”

孙振道:“将军本是南人,寄居在成都王帐下作幕僚,现在突然超居诸将之上,王粹等人心里都不服气,必将败坏将军之事。帅旗折断,便是明示将军将要败亡的凶兆。不如将都督一职辞去,让与王粹,则凶兆可解。”

陆机不以为然,道:“我若辞去都督之职,反要被王粹他们说我是首鼠两端,这样更会加速灾祸的到来了。”传令起军:从朝歌直到河桥,旗幡招展;金鼓震地,声闻数百里之外。

消息传到洛阳。傻皇帝勃然大怒,忽然来了豪气,即召群臣道:“颙、颖二王敢举大兵,内向京都帝辇,朕当亲率六军以诛奸逆!”忽报张方将到宜阳。傻皇帝于是即以长沙王司马乂为太尉,统率京中诸军,以防北面成都王军;令皇甫商率一万军西去宜阳,阻击张方。傻皇帝还亲自送军出都,驻跸十三里桥,为皇甫商作声援。

皇甫商进军到宜阳,正遇张方率军也到,一场混战,皇甫商哪里是张方对手,大败退回城中,当夜,又被张方袭破城池,急忙出城,逃回十三里桥,连夜护了傻皇帝,逃奔洛阳。将及天明,已到西明门外,正要入城,不料北面冲出一军,横在前面,为首那将乃成都王帐下大将牵秀。牵秀见有銮驾,料是天子所在,就要劫驾。傻皇帝大骇,入城不得,只带了百余侍卫,夺路望北而逃。皇甫商正要逃时,却被牵秀一箭射下马来,其众立时溃散。

长沙王先在城上,望见銮驾回城,正要出迎,不料杀出牵秀一军,急率城兵来救。等他赶到时,已不见了天子踪影,于是杀退牵秀,救得皇甫商回城。遂令中书令王衍守城,自率一军来寻天子。

却说司马衷入城不得,望北急逃,慌不择路,一直奔到黑夜,才敢停步,不觉已是到了北芒山的深处,渺无人烟。时值九月之末,瑟瑟秋风吹来,透心的凉,又一整日水米未进,一行人又冷又饿,不敢回城。忽有侍卫喊道:“前面远处似有火光,必有人家,不如前去投宿,取些粮食。”傻皇帝大喜,即率侍卫向火光处而去。

来到近处,却是一座大大的庄院。侍卫下马叩门。院门开处,见一庄丁探头来望。侍卫喝道:“圣驾到此,还不快叫庄主迎驾!”庄丁大惊,飞也似地去了。

不一时,就见院门大开,为首一位老者,白发皓首,率领一群男女,出拜于前道:“小民不知圣驾到此,不及迎拜,死罪,死罪!”

司马衷令他平身,和蔼说道:“朕近日出都平乱,不幸被乱兵冲散,一日未食,太公可将就些米饭,聊充一饥吧。”

老翁大喜,即将傻皇帝迎入院内,杀鸡宰羊,奉茶献酒。又将酒肉款待院外将士。

这傻皇帝食量还挺大,满满一桌,不消半个时辰,便被他风卷残云,吃了个罄尽。老翁见了,急忙又加了若干。

傻皇帝这才觉得酒足饭饱,拍拍肥肚,抹去嘴角油醒,向老翁称谢道:“朕今日幸遇太公,得尝美食,来日待朕回到京城,必要多多赏赐,以酬今日之惠。”

老翁拜道:“圣上幸临蔽庄,乃草民三生之福,不愿求赏,唯愿社稷康泰,圣上平安也。”急忙又献上许多鲜果、小吃,换了热茶。

傻皇帝大悦,问道:“难得太公如此高义,请问贵姓高寿等等?”

老翁道:“此地缑家庄,草民蔽姓缑,祖居于此。今年正好六十,颇有些家资,只是没有子嗣,年过四十才得一女,年正十八。”

傻皇帝一听,立时来了精神,说道:“既有一女,何不叫她出来一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