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被乘警五花大绑带下火车 铁路局称其行为异常

陇上居士 收藏 5 745
导读: “坐火车回家看儿子,老伴却被五花大绑送下了火车。”郝淑华这样形容她和老伴在火车上的“离奇”遭遇;“他在火车上又甩粪刷又舞菜勺,还乱打乱骂。”而乘务人员这样描述林国祥在火车上的“异常行为”。 随后,林国祥和郝淑华夫妇以人身和名誉受到侵害为由,一纸诉状将昆明铁路局告上法院,要求其书面公开道歉,并赔偿二老精神损失费3万元。昨日该案在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B] 原告:乘务员度傲慢 乘警胶带捆绑乘客[/B] 55岁的林国祥和老伴郝淑华都是内蒙古赤峰市人。今年6月29

“坐火车回家看儿子,老伴却被五花大绑送下了火车。”郝淑华这样形容她和老伴在火车上的“离奇”遭遇;“他在火车上又甩粪刷又舞菜勺,还乱打乱骂。”而乘务人员这样描述林国祥在火车上的“异常行为”。


随后,林国祥和郝淑华夫妇以人身和名誉受到侵害为由,一纸诉状将昆明铁路局告上法院,要求其书面公开道歉,并赔偿二老精神损失费3万元。昨日该案在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原告:乘务员度傲慢 乘警胶带捆绑乘客


55岁的林国祥和老伴郝淑华都是内蒙古赤峰市人。今年6月29日,二老踏上了从北京开往昆明的K471次列车,想到曲靖看望儿子。


7月1日上午8时15分许,列车行驶到红果至六盘水间的一个小站时临时停车,在车上颠簸了30多个小时,林国祥有些头晕,郝淑华便想找列车员询问是否有药。随后,二人来到8号车厢的洗手间,林国祥进了厕所。


郝淑华称,当时她向列车员求助,遭到了拒绝,老伴有些气愤,再度找到那名女乘务员,“可乘务员不予理睬,态度傲慢。老伴就与其争执起来。随后乘务员找来乘警,说我们无理取闹,乘警就用胶带将我老伴的胸部、腹部、腰部连同双手一起捆绑,还把双脚也绑紧,并强行收走我们的车票,将老伴丢弃在餐车地板上。火车到达曲靖站后,他们将浑身捆绑胶带的老伴抬下火车,并放在站外公交车调度室右侧一个满是砖头、积水的地方,然后离开了。”


郝淑华称,在混乱中他们失去了儿子的联系方式,在曲靖一建筑工地内呆了两天才找到儿子。


认为铁路局工作人员粗暴对待乘客,林国祥、郝淑华以及儿子林卫国将昆明铁路局告上庭,要求其书面公开道歉,并赔偿二老精神损失费3万元。


铁路局:男子甩乘务员满身粪水 又在餐车用菜勺乱打


在昨日的庭审中,昆明铁路局申请了8位证人出庭,法院征求了双方意见后,听取了3人的证词。


庭审中,昆明铁路局出具了一份路风监察办公室“关于……粗暴待客问题查处情况函”,在其调查中,当天的情况和郝淑华所称完全不同。


据函上的记载,当天林国祥从厕所出来后,先用厕所刷甩了乘务员和自己满身粪水,随后又在餐车用菜勺乱打。据列车长崔文跃(音)回忆:“他一直叫嚣,‘你们都是假警察,都是坏人,你们都该死’,他老伴解释‘他身体有病,刚出院。’他还不停打老伴的头和脸。正当我们欲进一步了解情况时,林突然抬起桌上的烟灰缸,砸向乘警长。”


为避免林伤及他人,列车长和乘警向郝淑华说明了束缚的必要性后,便用胶带对林的双手、双脚关节部分进行了束缚。“当时郝淑华还帮助我们用胶带将林国祥绑住。”


函上还写明,事发后,曲靖车务段对曲靖站的相关人员进行了处理:客运值班人员王红被撤销客运值班员职务,调离曲靖,异地待岗三个月;客运段主任张涉给予行政警告处分;副站长娄震国,监管不力,事后处理不及时,给予行政记过;原站长罗汉阳、党总支书记刘荣全负有管理责任,给予行政警告处分。


原告代理人:“捆着手脚当众抬出去 相当于游街”


林国祥的代理人,中国民告官网站站长蔺文财认为,昆铁工作人员在列车到达曲靖站后,并未解开束缚,反而抬着被捆绑的林国祥,在众目睽睽之下穿过候车室,不负责任的扔在公交车调度室旁,“捆着手脚当众抬出去,这不是相当于游街吗?”蔺文财称:“被告的行为侵害了林国祥的人身自由权和名誉权,应当依法赔偿精神损失,并公开道歉!”


同时,蔺文财质问:“列车上既然有乘警,那肯定有相应的受法律保护的器械,用胶带纸捆人算什么事?”


被告:原告行为危害公共秩序 工作人员有权制止


“林国祥的异常行为已经扰乱了列车的公共秩序。”被告代理人称:“林的行为还有可能威胁其他旅客的人身安全。按规定,在其已不能自控的情况下,为了防止其自残或伤人,工作人员有权对其进行制止。”


代理人认为,用胶带将林手脚的关节部位捆住并未对其造成任何伤害。列车到达曲靖后,列车员根据规定,填写了客运记录,并附上林国祥夫妇的车票,移交给曲靖站的工作人员,且并不像原告所称“扔”在路上,而是列车长和乘警还将林搀扶到附近的公交车站,“当时乘务员还问林国祥‘是想打的还是坐公交车,我们帮您给钱。’”


至于“游街”,被告代理人认为这个提法很荒谬。“下车后我们就解除了林手上的胶带,但其仍然情绪激动,候车室人这么多,为了防止伤到无辜,由列车员搀扶其穿过候车室,怎能叫游街?”而对原告所称乘警的“器械”,代理人表示:“对方所称的手铐等器械,那是只能给犯罪嫌疑人带的,难道原告认为让林带着手铐下车更好?”代理人表示,林在列车上并没受到任何人身伤害,也安全的抵达目的地,且自己离开了火车站,这表示他们与林夫妇二人的铁路运输合同已经履行完毕。


同时,代理人对原告方郝淑华的起诉主体提出了质疑。


该案没有当庭宣判,法官表示将在合议之后再作判决。


新闻链接:


今年9月24日,在从广州开往贵州遵义的1291次列车上,也发生了一件乘客行为异常而被捆绑的事情。不同的是,那次捆绑后,来自遵义仁怀的乘客曹大和竟蹊跷死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铁路法》第五十五条规定:在列车内,寻衅滋事,扰乱公共秩序,危害旅客人身、财产安全的,铁路职工有权制止,铁路公安人员可以予以拘留。


但在高速行驶的列车上,到底如何制止?采用何种方法制止?这在法律上尚是个空白。于是,由于“制止”而导致的不可预知的结果便产生了乘客与铁路部门之间的纠纷。如何规范铁路部门的权利运用、如何调整乘客的此类“异常”行为?我们都在期待……


律师说法:


针对此案,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西南林学院副教授李春光认为:乘客(林国祥)和承运人(铁路局)之间的关系既是一种消费服务关系同时也是一种客运合同关系。从前者来讲,作为消费者享有人格尊严不受非法侵犯的权利;就后者而言,作为承运人在运输过程中有尽力救助患有急病乘客的义务。本案中,无论林国祥是否突发精神疾病,承运人应当积极采取适当的方式进行救助,如采取及时提供就急药品、就近车站送诊等措施,而非予以简单约束或者粗暴捆绑了事。


其认为,近期发生的两起用胶带捆绑乘客的事件不是孤立的,作为部分垄断性经营行业,应从这些事件中找出事件发生地的实质所在,切实采取有效措施培育自己作为一个经营者的地位意识,改变经营理念,提升管理水准和服务质量。




云南信息报





本文内容于 2008-12-17 10:35:53 被陇上居士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