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塔利班实验农村包围城市

杀倭灭日 收藏 1 135
导读:rd.org 阔曼达-海迈特盘腿坐在窗下,靠着墙休息。他身上穿着迷彩服,收音机就装在口袋里。几名副官就坐在他的身旁,一张张饱受战争和贫穷洗礼的脸上写满了疲倦,收音机嘈杂的声音混着电话铃声,整间屋子不断有士兵进进出出----带着疲惫回来喝些茶,然后再带着命令离开。 撒拉尔区位于瓦尔达克省,距离喀布尔以南80公里,坎喀公路横穿这一地区,使得它成为美军和北约部队的重要补给点。 “撒拉尔就是新的费卢杰。美军和阿富汗部队控制了高速公路,而剩下的就是我们的地盘了。” 阔曼达语气坚定地说道。 前一天,我亲历

rd.org 阔曼达-海迈特盘腿坐在窗下,靠着墙休息。他身上穿着迷彩服,收音机就装在口袋里。几名副官就坐在他的身旁,一张张饱受战争和贫穷洗礼的脸上写满了疲倦,收音机嘈杂的声音混着电话铃声,整间屋子不断有士兵进进出出----带着疲惫回来喝些茶,然后再带着命令离开。

撒拉尔区位于瓦尔达克省,距离喀布尔以南80公里,坎喀公路横穿这一地区,使得它成为美军和北约部队的重要补给点。


“撒拉尔就是新的费卢杰。美军和阿富汗部队控制了高速公路,而剩下的就是我们的地盘了。” 阔曼达语气坚定地说道。


前一天,我亲历了阔曼达和他的部队的一次行动。随着一声"janghi"(战斗),战斗拉开了帷幕,几辆运输车从前线火速退下,三辆美国装甲坦克驶过,硝烟弥漫,枪炮声和爆炸声不绝于耳。


这场战斗持续了一个小时,随着太阳渐渐落下,枪声也变得断断续续。一架F-16飞过,美军开始向旁边的一个村子转移,阿富汗士兵们跳上了出租车和巴士离开。路上只留下了成片的子弹壳。


一个年轻的塔利班侦查兵带我们来到了他们的院子。不远处阿富汗部队的堡垒依稀可见。


“昨天我还只有18名战士,一个火箭筒和两杆像这样的破枪。现在我有500名战士,30挺机枪和上百个火箭筒。美军在这一带布置了上百名阿富汗警察,他们每天不停地在街上巡逻,但是也控制不了这里。上周他们开着直升机来了,因为坦克根本进不来,整个地区都布满了地雷。” 阔曼达说道,“这场战争格外困难,因为敌人有很多武器、还有飞机。有时候我也害怕,但是谁不会害怕呢?和这些异教徒作战对我们来讲就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和我遇到的每一位指挥官一样,阔曼达也给我讲述了塔利班的组织机构。每个省都有自己的塔利班省长、军队指挥官和议会。在他们之下是每个地区的像阔曼达这样的指挥官。许多人认为,比起阿富汗政府的腐败与无能,塔利班的政治体系运转更加有效。



毛拉



毛拉-穆哈马迪,阔曼达的手下之一,向我讲述了塔利班在这一地区的任务,“当我们控制一个省的时候,我们需要向当地百姓提供服务,我们想让他们了解到,我们可以管理这里,从这里吸取到的经验有助于我们有朝一日统治喀布尔。”


“我们计划一周实施三次袭击,但是有时候弹药总是不够。当我们得到情报,美军或者政府军要来的时候,我们就开始行动。每个地区都有不同的战略,但是整个省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下。”


他边说边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其他人围了过来,他们一起盯着屏幕,观看毛拉拍摄的一次战斗的短片。电脑上还有一些美军士兵的照片。还有一张照片是他与一名阿富汗翻译的合影,“我们杀了他,抢走了电脑,他曾经在伊拉克服务过。”毛拉告诉我。



新塔利班



在加兹尼省的一间酒店外,我遇到了一名年轻的塔利班战士,他只有20岁,有过3年的战斗经验,他属于新一代的塔利班。


卡里-阿曼诺拉来自一个农民家庭,在塔利班还掌权的时候,他在当地的一个宗教学校学习了12年的古兰经,在取得了诵经资格之后,他离开了学校,加入了战斗。他们村子每家都把一个儿子送到了战场,其余的男人们则在地里干活。


“美国人说塔利班打仗是为了钱,他们撒谎。这几周我们缴获了许多的坦克和车辆,如果是为了钱,我们为什么还要烧了它们呢?”


我们正在交谈的时候,进来了两名年轻人,其中一个,毛拉维-阿卜杜拉-哈利姆,一位清真寺的负责人,向我讲述了他的生活。“我的身份有两个,一是塔利班战士,二是传道士。起义一开始的时候很混乱,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战斗,2005年以后,管理开始变得有效,一切都有了秩序。”


他们都谈到了塔利班对于农村的控制,“我们从苏维埃那里学到了经验,要控制农村,这样就可以包围城市了。”

谈到选举问题时,他们说,“大选的时候,我们的人就站在十字路口,阻止人们去登记,即使飞机就在我们脑袋顶上打转,我们依然没有退缩。现在登记在我们省已经进行不下去了,我们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保护老百姓,大多数人都知道,新政府根本不能帮助他们,但是还有些人不知道这一点,所以我们需要阻止他们。”



城市塔利班



不是所有的塔利班都留着胡子。在喀布尔的大学内,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开始支持塔利班。在喀布尔的一间小宾馆旁,我遇到了一群支持塔利班的学生。鲁格曼穿着干净整洁的夹克衫,坐在我对面,他和我的对话更像是一场演讲,我不得不提醒他压低声音----毕竟他支持的是叛乱活动。


“我们监督这里的情况,成立了专门的网站,一旦发现有利的点,便加大宣传力度,让人们了解到:美军是如何占领我们的地方,他们的恐怖统治等等。我们的网站每小时都在更新,所有必须的工具我们都有,而且大多数人都精通英语、阿拉伯语、普什图语和达里语。”


“我和我的同学们加入塔利班,只是因为他们反对政府和外国占领。现在的塔利班和以前不同了。塔利班在整个喀布尔的控制范围越来越广,街道上都有我们的人。我们用尽各种办法帮助塔利班进行宣传,招募新人。”


最讽刺的是,这些学生正是在阿富汗政府的“言论自由”的保护下进行这些活动的,“我们劝说周围的人,支持塔利班,政府以为我们只是谈论一些政治问题而已。政府太弱了,根本没有能力监视我们。”



塔利班,明年见



几周前,我打电话给这些采访对象,希望再安排一次见面。阔曼达在电话中回绝了我,“不行,现在太冷了。我们正准备去往邻近的村子。明年再见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