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交易!

ywbo 收藏 75 183
导读:[B]铁血城东有一个泥人摊,摊主是一个年近六旬地老者,专为人捏泥人。老者的须发皆白,身材瘦小,一双如枯柴地手还时不住的颤抖,但是谁也想不到,他那颤抖的手捏出来的泥人却是惟妙惟肖。 一个身着锦衣的中年人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秒手生花似的捏好了一个带刀的粗犷男子像,心中不由惊赞此人技艺高超,他问道:“老先生,捏一个泥人多少钱?”那老者头也不抬淡然道:“一万金。”中年人顿时咂舌:“一万金?你打抢么?一个泥人一万金这天底下有几个人被钱烧了脑袋来买你的。”那老者也不以为意,自顾自的和着稀泥,仍旧淡然道:“阁下不买自有人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城东有一个泥人摊,摊主是一个年近六旬地老者,专为人捏泥人。老者的须发皆白,身材瘦小,一双如枯柴地手还时不住的颤抖,但是谁也想不到,他那颤抖的手捏出来的泥人却是惟妙惟肖。 一个身着锦衣的中年人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秒手生花似的捏好了一个带刀的粗犷男子像,心中不由惊赞此人技艺高超,他问道:“老先生,捏一个泥人多少钱?”那老者头也不抬淡然道:“一万金。”中年人顿时咂舌:“一万金?你打抢么?一个泥人一万金这天底下有几个人被钱烧了脑袋来买你的。”那老者也不以为意,自顾自的和着稀泥,仍旧淡然道:“阁下不买自有人会来买的。”中年人叹口气,摇了摇头似乎在可惜一个技艺出众的泥人却是个疯子。甩了甩衣袖走了。那老者毫不在意,仍旧自忙自的。 这一日下来,倒也有几人来问过,但均一听到那让人咂舌的一万金的价格时,纷纷摇头离开。 日落西山,铁血街道上的行人也渐渐稀疏起来,落日的余晖照在老者的苍白的面上平添几分沧桑。

“捏个泥人。”一个戴着斗笠的青衣男子突然出现在了泥人的摊子前。

“收费一万金!”老者的语气淡然而又坚定。

“叮叮铛铛。”青衣男子从怀中拿出一个钱袋仍在老者面前,语气有些冷漠道:“这是定金。”

老者脸色并不见丝毫惊讶,似乎早已料到了,他只是淡淡地问道:“阁下想要捏谁呢?”

青衣男子沉声道:“宇文浩!”

老者闻言,如枯柴般的手忽然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他这才抬起头来眯着眼看了看青衫男子,忽然叹口气道:“非常抱歉,老朽可以捏尽天下任何人,哪怕是当朝皇帝。但是老朽却惟独不能捏他!”

青衣男子冷笑一声,有些轻蔑的说道:“笑话,这天底下居然还有阁下--圣手泥人张不能捏的人?”

那老者也不生气,苦笑一声,道:“信不信那是阁下的事,反正这个人老朽是不能捏的,老朽也不敢捏。他……”老者有些迟疑,又道:“他太可怕了,老朽惹不起..这恐怕让阁下失望了”

青衣男子脸色不由的一沉,沉声道:“阁下似乎之前与他交过手了?”

老者摇头苦笑道:“老朽若要与他交过手,这世上便没人在这铁血城中捏泥人了。嘿嘿,与他交过手的几乎都到阎罗王那报道去了”

青衣男子咧嘴笑道:“阁下似乎是怕了,或是担心什么?”

老者轻蔑的一笑,眼神忽然变得迷茫起来,喃喃道:“鸭绿江一役,高丽将军金大勇于千军万马之中死于他手。”

青衣男子剑眉飞扬,心中确是震撼至极,他倒吸一口凉气道:“此话当真?”

老者抬头看向他道:“此事当时,没人知晓,但事后江湖人士总会根据他的武功招式来辨认地。”

青衣男子似乎还不肯就此放弃:“那阁下是怎么知道?”

老者长出一口气,他望了望西下的夕阳,面上流露出敬佩的神色,道:“老朽当时也在鸭绿江杀高丽棒子。”

青衣男子闻言一怔,转身便走,一句话也不说。

“阁下的钱袋!”

“就当是见面礼吧。”青衣男子脚步不停。

老者看了看他的背影,叹口气忽然道:“其实有一个人可以帮你.”

“谁?”青衣男子身形一顿。

“就是不知阁下出不出得起这价钱?”

“二十万金够么?”

老者眉头一扬,心中不由动容,他凌厉的目光看向那青衫男子,缓缓道:“能说说阁下的理由么?”

青衣男子冷声道:“老人家似乎坏了规矩。”

老者一怔笑道:“哈哈,也对,也对。”

“那人是谁?”青衫男子似乎有些迫不及待。

“青茗楼的离心!”

“传闻他不是被玄烨号航母烧死了么?”青衫男子有些质疑。

“被烧死?”老者冷冷一笑道:“他要是被烧死,铁血所有的青茗楼都得关门。”

“那他现在很缺钱?”青衣男子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是非常缺钱。”

“为何?”

“他有儿子了。”

“他儿子很会花钱?”

“没错,是很会花钱。”

“那他为了儿子就这样疯狂的杀人?”青衣男子的眉头皱成了一条线。

“阁下似乎对他有些同情?”老者以深邃的目光看着他。

“在下也不是杀人狂。”青衫男子不满的说道。

“他儿子天生阴寒之体,自小便要服用极阳的药物,而人参又似乎是最好的选择。”

青衣男子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自然知道那些好的老的人参价值不菲,继续问道:“他儿子为何又会是阴寒之体?”

“这么老朽又怎么知道。”老者淡淡地答道。

“那区区怎么去找他?”

“铁血城外色狼谷,找嘿咻”

“多谢了,不过身为杀手阁下今天的话似乎说得太多了。”青衫男子冷声说道。

“嘿嘿,一时兴致。”老者讪讪地说道。

“阁下老了。”青衣男子冰冷的声音让老者不由一颤。

“什么?”老者面色一寒,目光变得尖锐起来。

“阁下可以去死了。”青衣男子的语气猛然变得狠厉起来。

老者笑了,笑得很夸张,分明便是在嘲笑眼前的这个男子,但是很快他的笑容便凝在了脸上,换作了一副不可思议的面孔。他双眼无神地说道:“阁下的剑很快。”

“在下的剑是快,但是比你口中那人的剑还差得很远。”青衫男子淡淡地说道,丝毫没有一丝自豪的感觉。

老者又笑了,但是这次却是苦笑。他说道:“阁下说的很对。”

青衫男子背过身去,缓缓地走了,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夕阳西下,老者的脸上是一片平静,如水般平静,也许他早已料到了会有此结果。突然他的喉咙裂开了一道细小的口子。鲜血如喷泉般洒出,洒满了全身,在夕阳霞光之下绽放出一朵朵妖艳得夺人心魄的血色红花。

良久,才传来行人的惊呼声和城管集合的口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