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乡干部在山西派出所内离奇死亡 警方主动赔偿45万

锤子打基 收藏 4 176
导读:10月5日,来自四川绵阳盐亭县的乡干部王显成在运城因一起小纠纷报警,却蹊跷死在派出所楼道里。而当晚,出警的2名协警从该派出所3楼翻窗逃走,一个摔为植物人,另一人逃走。死者家属坚称“是被派出所4名警察打死”,而警方解释是“酒后摔倒死亡”,但却又赔偿给家属45万元,要求其放弃任何追责。王显成到底是怎么死的? 离奇的死亡 王显成吃饭时喝了三瓶红星二锅头后因一口痰与人发生纠纷,被警察带走却离奇死在派出所。 63岁的王运华说,大儿子王显成本是盐亭县来龙乡乡委委员,在农村工作有10年,一直任劳任怨。汶

10月5日,来自四川绵阳盐亭县的乡干部王显成在运城因一起小纠纷报警,却蹊跷死在派出所楼道里。而当晚,出警的2名协警从该派出所3楼翻窗逃走,一个摔为植物人,另一人逃走。死者家属坚称“是被派出所4名警察打死”,而警方解释是“酒后摔倒死亡”,但却又赔偿给家属45万元,要求其放弃任何追责。王显成到底是怎么死的?


离奇的死亡


王显成吃饭时喝了三瓶红星二锅头后因一口痰与人发生纠纷,被警察带走却离奇死在派出所。


63岁的王运华说,大儿子王显成本是盐亭县来龙乡乡委委员,在农村工作有10年,一直任劳任怨。汶川地震期间,他除了抗震救灾的本职工作外,还主动到绵阳搬运了10多天的救灾物资。


十一长假,闲下来的他决定出门转转。10月5日中午,王显成和同县的乡干部张军一道来到运城。下午将回绵阳,两人遂到一家“成都小吃”喝酒。店老板称,两人从中午一直喝到下午3时许,分别喝了三小瓶100ml的红星二锅头。


“张军路都走不稳了,差点撞上出租车。”许国蓉是两人在运城唯一的朋友。她回忆,酒后的张军连话也说不清楚,而王显成神志清醒,行李也是他拎着的。许国蓉认为王显成不是惹事的人,即便是惹事,也肯定是张军惹的。


张军说,王显成陪同他到火车站广场旁边的话吧打电话。“也许是我酒后很冲,在话吧里吐痰,就和女老板发生了争执。”随后,老板报警叫来了4名警察。“两个没穿警服,是不是正式警察就不知道了,反正没有警号,也没有出示证件。”张军称,他们与4名警察发生拉扯,两个人一个,架着膀子拉到派出所。


“我和两个警察走在前面,王显成他们在后面,隔两三米。”出了话吧3米远,就是一个狭小的楼道口,门口挂了“站前派出所”的牌子。记者实地见到,楼道口仅能容2人通过。张军说:“我在三楼的铁门后转身,发现王显成躺在一楼至二楼的楼梯间里,人事不省,两个警察就站在身旁。”随后,警察拨打120急救。至16点40分,王显成被送往医院抢救,但人已身亡。


同行的干部


与王显成同时被架走的灾区干部张军说:“王有没有挨打我不知道,但我确实是挨了打的。”


张军回忆,从话吧到他发现王显成倒地,整个过程约一刻钟。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王显成会离奇死亡?


“当时具体的情况,我酒后都记不清了。”不过,张军唯一记得的是,与警察发生拉扯后,他是被拖上楼的。“王显成倒地后,我去看他时还挨了警察的一拳。”


急救医生介绍,他们赶到时,人躺在楼梯间里,嘴里有一些分泌物,呼吸、心跳都停止了。而张军坐在楼梯上双眼无神,一身酒气,他们把人抬到车上时,张军还在大叫“救不过来,我要告你们”,看样子是喝醉了,到中心医院后,“我们叫张军签字,他却差点滑到桌下。”


张军说:“我与这4名警察一同到的医院,那四个把我挡在外面,等我进去的时候,人已经不在了,我只看到登记本是‘死亡’两个字。”后来就被带到刑警队做笔录,一直到凌晨过后才回来。


王显成的“非正常死亡”,引起了家属的怀疑。“我哥哥没有啥病,37岁的他身体一直很棒,怎么会突然死亡呢?”弟弟王显伟说,平常哥哥的酒量有一斤多,而且喝的都是高度粮食酒,这次喝3小瓶红星二锅头怎么就死了?


出事后,他们四处打听,后来有人偷偷地告诉他们“你哥哥是被警察打死的”。王显成究竟挨打没有?张军坚称:“王显成有没有挨打我不知道,但我确实是挨了打的。”而张军的病历显示:胸部软组织损伤,右膝及头部外伤。


话吧当事女老板说,事情经过都记不清了,更没有想到小小的纠纷,竟送了一条人命。王显成家属说,王曾担任过乡武装部长,法制观念很强,遇事总要争辩是非。他们怀疑,当时由于警察既不亮证也不表明身份,王遂拒绝前往,双方发生争执后,警察于是在派出所楼梯间内殴打,致使王倒地不省人事。


致命的内伤


致命关键是外力导致颅内出血。家属认为是被警察打死的,而警方说是他自己摔倒致死。


为弄清死亡真相,家属坚持要求尸检。“查看尸体时,发现头部额头眉弓处和耳朵旁,及手臂有明显伤痕。”死者二弟王显强说。


参与尸检的法医任某告诉记者,目前死因还没有准确的结论。“额头擦伤不是致命的,关键的是颅内出血,可以肯定的是‘外力导致’,不管是碰的,还是打的。”


警方称王显成在话吧与派出所门前的地面摔倒,刚好碰到石子,击中了要害。盐湖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宁俊杰说,他们两人确实是喝多了,王显成出了话吧几米远就摔倒,民警把他扶起来。派出所在三楼,走到一楼到二楼的平台时,发现人快不行了。


宁俊杰说,“没有动手打人,肢体接触是有,但是把人拉进去派出所也是肢体接触。”但张军说:“从话吧到派出所门口,王显成根本没有摔倒过。”


蹊跷


警方说没打死人却主动赔偿45万


王显成死后,更为蹊跷的事发生了。当日晚,把王显成拖拉到派出所的两名警察出事了。张斌从派出所3楼跳下重伤,王辉逃走。但是否畏罪潜逃并未得到证实。宁俊杰告诉记者,这两人并不是正式警察,只是一般的户籍协管员。“公安介入调查,他们害怕,所以一伤一跑。”


此外,盐湖公安分局不出具事件书面调查情况,但主动提出赔偿。《协议书》称,王显成因喝酒后倒地死亡。甲方(站前派出所)一次性付给家属45万元,要求家属不得到有关部门上访,不得将此事向任何新闻媒体、机关及个人提供情况,放弃提起任何责任追究。


家属说,这些条款反映出公安机关蓄意掩盖行凶致人死亡的事实。记者了解,这笔款项是通过区财政划拨到家属账号的。


在回答为何赔偿45万时?宁俊杰告诉记者,赔偿是由区政府协调,主要是为了安慰家属。就在记者采访的途中得知,因机构整合,站前派出所即将划到中城派出所,“站前派出所”即将在运城退出人们的视野。


出了如此大事当地却不立案


王显成的离去给家人带来无比伤痛,尤其是今年4岁的孩子。10月21日,王显成追悼会在盐亭县两河镇召开,参加人员还有他身前蹲守的金罐村村民。


另一边,在山西运城中心医院,协警张斌正在手术。12月11日,记者见到张斌。他躺在病床上,听不见也看不见。如果不出现奇迹,几月后,医生就将宣布他成为植物人。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醉酒的人在醉酒状态中,对本人有危险或者对他人的人身、财产或者公共安全有威胁的,应当对其采取保护性措施约束至酒醒。


“无论怎样,哥哥是在警察控制下死亡的。”让王显成家属不理解的是,出了如此大事,当地却始终不立案侦查。


盐湖区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王虹说,目前已经成立调查组,迟早要有一个说法。“原来的区公安局长不再担任分局局长,现在换了新的局长。”运城市公安局侯副局长说,之所以不立案是因为已成立调查组,等有一个结论后,该立案就立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