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八百年前的战争(新) 第一章 第五十六节 襄平之战(五)

maxian19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0.html[/size][/URL] “快开寨门!”寨门外一群士卒大声喊叫,当选一员将领冲寨上守军喊道:“我们是东营派来的援军,公孙度攻打东营的兵马不多,已经被我等包围,我们将军担心主营有失,命我等前来增援主营,快开寨门,放我等入寨,否则恐怕有失!” 寨门的守军一听,连忙应道:“你们等着,我马上禀报那颜将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0.html


“快开寨门!”寨门外一群士卒大声喊叫,当选一员将领冲寨上守军喊道:“我们是东营派来的援军,公孙度攻打东营的兵马不多,已经被我等包围,我们将军担心主营有失,命我等前来增援主营,快开寨门,放我等入寨,否则恐怕有失!”

寨门的守军一听,连忙应道:“你们等着,我马上禀报那颜将军。”

“哼哼,想混水摸鱼,”郭嘉冷笑道,“开个屁,全军准备,射!”

郭嘉冲寨栅后埋伏的弩手做了个手势,“呼拉”一声,寨栅后站起百余名弓弩手,锋利的箭矢在火光下闪起一溜寒光。“咻咻咻咻……”一阵密如雨点的箭雨突然射向城外的公孙度军,当先的敌将立刻毙命。

“杀——”周坚军欢呼一声,纷纷从壕沟中涌出,弓弩手铺天盖地便是一通箭雨,霎时间,乱箭如蝗,假冒周坚军的襄平守军措不及防,顷刻间被射得人仰马翻,纷纷栽倒,鲜血瞬间将大地染红。

“报——”正在后军隐蔽在黑暗中等待时机的公孙度,猛然听到一声惊惶的急报声:“报将军,大事不好了,计谋被识破了,前锋营将士损失惨重。”

“什么?被识破了?”公孙恭目瞪口呆地回头看了看公孙度,公孙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苦心构想的计谋竟然被敌军识破。

就在这时,忽然间,四下旷野里传出一片惊天动地的呐喊声,公孙度大惊,环顾一看,伴随着山崩地裂般地呐喊声,无数的兵马正席卷而来,听到外面的呐喊,主营大寨中的周坚守军也开始打开寨门,向公孙度军冲杀过来,隆隆的铁蹄震撼着大地,飞舞的刀枪在收割着生命……

公孙度惊得魂飞魄散,心知中了周坚的计了,连忙大呼:“快,回军襄平!”当下掉转马头,向襄平狂奔而去,见主帅溜了,其余的公孙度军也顾不得许多,惶惶如丧家之犬抱头鼠窜。一路上,周坚的大军杀得公孙度军尸横遍野,望风披靡,逃跑不及的连忙自觉地放下武器,举手投降。

公孙度率残军冒烟突火杀出重围,异常狼狈地来到襄平城下,对城上大喊:“快开城门,本将军在此!”

话音刚落,城头上猛地竖起一片火把和明晃晃的刀枪,一将现身城头,大笑道:“公孙将军,别来无恙乎,周坚已取城等候多时了。”

瞬间,城头的公孙度的大旗被人扯下,上书大号“周”字的战旗高高飘扬,周坚身旁,一位文官正冲城下微笑。

“崔琰,你这个匹夫,竟敢出卖我。”看到崔琰洋洋得意,一脸嘲笑地看着自己,公孙度气愤难平,破口大骂。

“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将军,你既然守不住襄平,那就不能怪我崔琰另投明主了。”崔琰哈哈大笑。

“放箭!”周坚不再搭话,一声令下,顿时城上箭如骤雨,将公孙度军射得人仰马翻,就边公孙度也躲避不及,被一箭穿透左臂。

“父亲,快退。”公孙恭一看情形不对,现在腹背受敌,若再不退,就会被周坚围杀于襄平城下了,连忙冲公孙度的亲兵一使眼色,那些亲兵高举盾牌,挡住了箭雨,护送着不甘的公孙度向南退去,希望能杀出重围,退向迁队。

可惜,与那些生于草原上的快马相比,公孙度的骑兵速度明显慢了一点,才奔逃不过四五里,周坚的部众就已经四下里围了上来,将公孙度数千残兵围了个水泄不通。

见形势紧急,公孙度手持长枪,亲自领军冲锋,但向南闯很快就就周坚大军的骑兵弩射了回来,向北闯,更是被那群不要命只想争攻的高句丽盟军乱刀砍了回来,眼见部众越来越少,一回头,连公孙恭也不见了,这下公孙度真的成的孤家寡人。此时四处都是“活捉公孙度”的呐喊声,眼见身边部众已不及千人,而周坚军则里三层、外三层将他们围了起来,公孙度心如死灰,冲着围住他的周坚骑兵喊道:“请你们中郎大人一叙!”

不一会,围住公孙度的大军闪开一条路,周坚在郭嘉、那颜陀等人的陪同下,信马来到军前,马上的周坚非常潇洒地冲公孙度一拱手:“度辽将军大人,别来无恙!”

“周坚,你蠃了,以交还玄菟为饵,暗渡陈仓,此我公孙度失误一也,寒冬出兵,攻占高句丽,袭我后路,此我公孙度失误二也,围点打援,佯攻援军,引我出城,此我公孙度失误三也,我公孙度纵横辽东数十年,自信没有人能出我右,今日却碰到中郎大人,时也,运也,命也!”公孙度仰天长叹,“你能斩杀我公孙度,可你能与整个辽东公孙世家为敌吗?”

“哼哼哼,公孙度,”周坚冷笑一声,“公孙世家久居辽东,已将辽东甚至整个关外都视为禁脔,本来我周坚并不想在近期与公孙世家为敌,我只想在护乌桓校尉任上解除关外的乌桓之患,可你公孙度却不识时务,趁我兵出高显之时,偷袭我昌黎,公然与我作对,如果我对此都视而不见,甚至在你的胁迫下退出玄菟,以后辽东公孙世家恐怕就要骑到我的头上散尿了,今天我借你的人头,告诉那些对我周坚蠢蠢欲动之人,想和我周坚作对,先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

“周坚,你擅杀朝廷命官,就不怕朝廷降罪吗?”

“那我问你,你出兵昌黎时是否想过朝廷会治罪呢?”周坚盯着公孙度,已经把他视为死人,“你想过,但是你以为以你公孙世家在辽东的权利,朝廷断然不敢治罪,而我周坚呢,草寇一个,只不过借了阉人才爬倒今天的,即使你占了我的地方,朝廷甚至是张让之流也不会为了一个小小的周坚大动干戈的,所以你才敢放心出击的。”

“不错,可惜我公孙度没想到你周坚竟然敢置朝廷法度于不顾,倾力一击。”

“朝廷法度?哈哈哈,那只不过是你们这些外戚、士族们为了你们的利益所划定的圈圈而已,在我周坚眼里,狗屁一个,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公孙度就是我祭刀的第一人。”

“周中郎,你是否想过,如果放了我,我会替你在辽东士族中游说,让辽东士族尤其是公孙世家支持你。”公孙度想了想,试探道,“你杀了我不要紧,只怕我死之后,不但朝廷会不满,恐怕连辽东的士族也会反对,再说辽西的公孙瓒随时可以出无虑对你发起攻击。”

“公孙度,你就死了这条心,且不说公孙瓒与你争夺公孙世家的主导权已经争斗了几十年,就是你说的那些士族,在我眼里也是可有可无的,”周坚冷冷道,“而你的人头,就是我震慑那些无能的士族最好的工具。”

说完,周坚一拨马,冲那颜陀道:“那颜将军,是你立功的时候了。”

“杀!”早已等得不耐烦的那颜陀一踩马镫,战马如风般驰向公孙度,同时手中四五十斤重的狼牙棒已经夹着风声向公孙度头顶砸去,本能的求生欲使公孙度抬起长枪,架在狼牙棒上,刺耳的金铁交鸣声后,公孙度的长枪被那颜陀的狼牙棒压得往下一沉,巨大的下砸力震得公孙度两臂发麻,只好咬牙拼命抵住。就在公孙度拼死抵住那颜陀的狼牙棒时,一阵杂乱的马蹄声响,远处一将冲来,大喊:“那颜将军,待我助你一臂之力。”

“咻——”一支狼牙箭带着风声直奔公孙度咽喉,那公孙度正举起枪应对那颜陀的第二击,根本就没防备此箭,“扑——”狼牙箭准确地插入公孙度的咽喉,公孙度大叫一声,长枪落地,那颜陀的狼牙棒已砸向他的脑袋,“砰!”沉重的狼牙棒砸到公孙度的头盔上,瞬间将头盔砸扁,白色的脑浆顺着头盔边沿流了下来。

“扑通”一声,公孙度的尸身从马上栽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