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子弹 迷失的子弹实体版 第十五章 英雄虎胆

独1狼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64.html[/size][/URL] 巴基斯坦部队驻地。 一个小小的只有两座帐篷和一间小屋的小院里,帐篷一角挂着白旗,上尉的遗体就在帐篷里的一张床上,浑身裹着白布,一个下士正在哭着。 “连长,你为什么这么早就离开我们啊。。。。。。你和我们说好要一起回国的。。。。。。可恶的蚊子,可恶的世界。。。。。。他妈的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64.html



巴基斯坦部队驻地。

一个小小的只有两座帐篷和一间小屋的小院里,帐篷一角挂着白旗,上尉的遗体就在帐篷里的一张床上,浑身裹着白布,一个下士正在哭着。

“连长,你为什么这么早就离开我们啊。。。。。。你和我们说好要一起回国的。。。。。。可恶的蚊子,可恶的世界。。。。。。他妈的战争。。。。。。。连长,你走好,连长。。。。。。”

下士一边断断续续的哭,一边喊叫。

此情此景,让在场的所有人伤感,刘一南也不例外,因为刘一南也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这时他看见排长沈涛的眼睛也湿润了。

“你的连长该走了。”一个戴中将肩章的人说。

后来知道,他是联合国驻L国特派团总司令约翰逊将军。

他亲自来了,给这个连长送行。

“不,我不让连长走,我不让。。。。。。”下士根本无法控制自己了。

排长沈涛给刘一南和李刚一递眼色,两个人上前拉开下士。

“我不让。。。。。。”下士挣扎着。

他们只好死拉硬拽,下士最后终于被拉开,刘一南和李刚用一个担架抬起连长走出帐篷。

“连长,我不让你走。。。。。。”下士大哭,但身子已经萎缩在床角,不能动了。

刘一南抬担架的手微微颤了一下,不知自己以后的路是怎样的?

“前路漫漫,生死未卜。。。。。。。”

刘一南和李刚小心翼翼的把连长抬到汽车上,然后他们也上了车子。

“少尉同志,今天我有一个紧急的会议要参加,所以就麻烦你们把这个连长送到机场,谢谢!”将军敬礼!

排长沈涛赶紧还礼。

将军又走到车后,冲着尸体敬礼鞠躬!

“开车。”排长沈涛说。

一路上,一片沉静,没人说话,没人吱声。


汽车在泥泞、坎坷和布满石子的道路上前行。

巴基斯坦驻地距离机场大约一百公里,按正常速度应该两个小时左右就可到达,可在这样的道路上,四个小时能到就是奇迹,不过五个小时后飞机就走,还得抓紧时间赶路。

天空突然下起小雨,车子打滑,忽快忽慢,车速自然也就慢下来。

在一个拐弯处,就在车头刚刚过去的时候,突然前面冲出几个持抢的人,还有身上挂着炮弹的。

车子吱嘎急刹车停住。

沈涛,刘一南和李刚见势不对,赶紧把枪上膛。

几个人压上前来,联L团派来的司机竟有些慌乱的开始倒车,车子后面又出来几个人。

形式突变, 双方僵持着。

“你们是做什么的?我们是中国维和部队,奉联L团之命到机场执行任务的,请闪开。” 沈涛坐不住了。

没人应答。

“我们是中国维和部队,奉联L团之命到机场执行任务的,请让开,好吗?”沈涛又重复一遍。

还是没人应答。

“他妈的,混蛋。”平时很和蔼从不说脏话的沈涛今天也急了。

他不害怕激战,问题是时间不允许这样一直僵持下去。

沈涛放下手中的枪,解开迷彩服扣子,径直走下车。

“我不知道你们劫道的企图,也不想知道,如果你们需要食物,我们真的没有,不信你们可以看;如果你们需要战斗,或者说你们就是想随便杀人,那么请冲我来,打在我这里,放其他人离开,就是这么简单,你们选择。谁是头领,出来!”沈涛义正言辞地说着。

还是没人动,没人应答。

不过刘一南这时看到了这帮人脸上表情的变化,从开始的愤怒,凶恶,渐转惊讶。。。。。。

沈涛也有所察觉,继续说道:“我们是中国维和部队,是来保卫你们的和平,来给你们建设家园的,不是和你们来战斗的。”

“知道吗?知道我们这次执行的什么任务吗?不是送货,也不是接人,是送一个维和军人的尸体,他为了让你们过上好日子来到这里,但是,他不是死在战场上,也不是死在敌人枪下,小小的蚊子就要了他的命。你们也有家人吧,那应该知道他的家人是多么的痛心啊,难道还想让他的家人连他的最后一面都看不到吗?”沈涛富有感情地说。

“你们忍心吗?那你们就是冷血动物,不是人!”沈涛大声地喊,他火了。

“那就请朝这里开枪吧!”沈涛指指自己的胸膛。

刘一南和李刚此时也放下手中的枪,解开迷彩上衣的纽扣,冲着车后的几个人指指自己的胸膛。

此时,所有在场的人全都懵了,他们没有想到中国军人一点都不怕死。

也许是被沈涛一番富有深情的话打动,也许是被中国军人的大无畏气概所震撼,也许是动了恻隐之心,不管怎样,他们还是收了枪。愣了许久,慢慢后退,猛地转身,跑了。

“快上车。”沈涛招呼大家。

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对方,衣襟已经湿透。

说不害怕那是假的,说不紧张也是假的。

沈涛的举动也是被迫无奈,在对方人多势众,我方处于非常被动不利的清况下,与其放手死博,不如以智取胜,当然沈涛刚才的话也是出自内心。

。。。。。。。

看着飞机安全起飞,“任务完成了!”沈涛,刘一南,李刚长出一口气,三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回到驻地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沈涛走向小楼去给队长汇报完成任务情况。

走到楼上,沈涛看见袁剑正在办公桌上写东西。

“报告。”

“进来。”袁剑没有回头,依旧写着他的东西。

沈涛走进屋里。

“回来了。”袁剑问。

“是,队长。”

“巴基斯坦的连长送走了?” 袁剑站起来问。

“是的,送走了。”沈涛伤感之情还没完全消褪。

“队长,我们在半路上还遭到了一群武装分子的拦截。。。。。。”沈涛把途中的经历详细讲述了一番。

“哎!生命久远,但是生命也苦短啊。”袁剑叹了一口气: “我们离开亲人,离开家乡,离开祖国,奉献、维和、使命、荣誉这些神圣的字眼给我们一种无形的责任,可是生命却在一瞬间。你看这个连长,他的父母,他的妻儿,都在数星星盼月亮等他回去,等到的却是一具尸体,一个死人,你说他们是什么感受啊?”袁剑有些哽咽。

沈涛沉默无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