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子弹 迷失的子弹实体版 第十四章 蚂蚁吃人

独1狼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64.html[/size][/URL] “嘟嘟嘟。。。。。。”起床哨响起。 大家迅速穿好衣服,扎好武装带,戴好贝雷帽,集合到操场。 什么操场啊,就是一片没有杂草的空地。 围着院子跑了几圈,刘一南感觉舒服多了,浑身疲惫的神经开始舒展。 “1—2—3—4。”嘹亮的口号声在院子响起,电线上的小鸟都颤了两颤。 院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64.html


“嘟嘟嘟。。。。。。”起床哨响起。

大家迅速穿好衣服,扎好武装带,戴好贝雷帽,集合到操场。

什么操场啊,就是一片没有杂草的空地。

围着院子跑了几圈,刘一南感觉舒服多了,浑身疲惫的神经开始舒展。

“1—2—3—4。”嘹亮的口号声在院子响起,电线上的小鸟都颤了两颤。

院子外开始聚集小孩,后来有了大人。

“同志们,看我们也有粉丝了,还有女粉丝呢。”袁剑开玩笑说,“我们下面练套军体拳,让他们瞧瞧中国帅哥的威风。”

“好!”大家情绪也很高涨。

“哈。。。。。。”

“嗷嗷。。。。。。”外面的女人开始尖叫。

出完早操,又开始重复每天都一样的工作——清理杂草。

刘一南所在班今天负责清理一段废沟,沟里也有很多杂草,好像这里没别的东西,就是草多,班里的十个人轮换着干,天热依然很闷热,毒毒的太阳直射下来,仿佛要把大家体内的水分蒸干不可。

刘一南铲完属于自己的最后一锹,长出一口气,不是刘一南不积极,而是任何人在臭水沟里待时间长了都受不了。

刘一南从沟里上来,找了一个有草的地方坐下,拿出水壶喝了一口水,然后深深喘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低下头来。

“哎呀!”有人叫起来。

“怎么了?”老班长问。

“我感觉好痒。”班里的王欣说。

“快上来啊。”老班长着急的说。

“蚂蚁,班长快看坑里全是蚂蚁,黑压压的一片。”王廷惊奇的叫着。

“蚂蚁?”老班长问。

“是的,我也看见了,不过没在意。”王欣说。

“是不是感觉奇痒无比,还有些钻心。”老班长说。

“是的。”王欣赶紧说。

“快脱裤子,快!” 极具野战生存经验的老班长命令。

王欣还不好意思,老班长三下五除二就把他的迷彩服上衣裤子全部脱掉,在大腿根部,大家发现了一只红红的比蚊子还大的蚂蚁。

蚂蚁还在蠕动,所经过的地方马上起了一个圆弧的小肿块,红斑点。

“该死的东西!”老班长狠狠的把蚂蚁摔在地上。

蚂蚁竟然没死,甚至是没晕,翻翻身自己跑了。

“邪门,真不可思议。”刘一南说。

“王欣,快到军医帐篷去。”老班长又说。

“不用吧?”

“用,可别小看这个,快去。”老班长催促着。

“小蚂蚁,没什么,在家里也经常会被蚂蚁咬得。”王欣满不在乎的说。

“命令,快去。”老班长有些急了。

“是!”在命令面前,王欣必须服从。

刚想迈步,王欣感觉腿麻了,脚木了。

“怎么了?”老班长赶紧问道。

“我感觉腿没知觉了。”王欣开始有些害怕。

“你什么时候感觉痒的?”

“应该有十分钟了吧。”王欣含糊的说。

“那快去找医生。刘一南你背他去,快!”老班长意识到这不是一个小事情。

“是!”刘一南背起王欣跑向医疗帐篷。


“小王,有没有听说疟疾?”

“听说了,不过我记得在我们国家这个很好治,而且集训时也提到过。”

“是,不过不可以掉以轻心,我们还得做好一切防范工作。”医疗帐篷里,王金和一个小战士在说。

“王医生,你看看这个。”刘一南背着王欣来到里面。

“怎了么?”

“他被蚂蚁咬了,好像很厉害,不过不是普通的蚂蚁,是一只红色的大蚂蚁。”

“我看看。”王金熟练的找到受伤部位。

他先用手捏了几下肿块,然后用手掌开始按压,最后拿出消毒药水和棉球给王欣被咬得大腿部位进行擦药,缠上纱布敷好。。。。。。

熟练的动作,让人一看就知道王金是个行家,老军医。

“好了,现在没事了,不过以后可不要小看这个东西。”王金深有感触地说。

“谢谢王医生,我知道了。”王欣感激地说。

“看来我得和队长说一声,该给大家上堂专题医疗课了。”


帐篷前面的空地里。

“同志们,我们来到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经历了很多的艰难困苦,我们克服了,缺吃少水的日子我们也熬过来了,但是,大家千千万万不要忽略一个问题,那就是疾病,具体说就是这个国家传播的热带疾病——疟疾。今天上午,我们的一个战士被蚂蚁咬了,蚂蚁,我想大家都知道,在国内也都见过,并不可怕,可是在这里,他不但可怕,而且是灾星、恶魔。”袁剑一本正经满脸严肃地说。

“下面请我们的王医生来给大家讲讲有关疟疾的情况和注意事项,大家欢迎!”

王金在大家的掌声中起身敬礼。

“同志们,队长刚才讲了一些,下面我就针对当前这个国家的情况和一些需要大家注意的事项以及如何加强自身预防的知识和大家探讨探讨。”

“我想大家都知道疟疾,也许每个人在集训时都听过课,但是我想每一个人不是特别在乎他,不过现在不行了,看看这里的蚂蚁都那么厉害,何况是蚊子,蚊子是传播疟疾的直接途径,所以必须要严防蚊虫叮咬,队里都给大家发了蚊帐和熏蚊弹,有的班用了,有的没用,这是不可以的,以后大家必须都要用,还要经常涂抹驱蚊霜,其实这都不能保证大家不被传染疟疾。看见我们院子后面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土包了吗?大家不要以为那是小坟头,那就是蚂蚁山,连蚂蚁都有这么大的窝,可想而知这里蚂蚁的利害程度。”

“全世界现在每年的疟疾患者就有几十万。。。。。。疟疾是一种古老的疾病,俗称“冷热病”、“打摆子”,曾盛行于我国西南各省山岭区域的所谓“瘴气”,实际上就是恶性疟疾。疟疾流行广泛、传播快,具有明显的季节性与地区性。疟疾的病原体为寄生于人体内的疟原虫,疟原虫有四种类型,临床疟疾有相应四种类型,即间日疟、恶性疟、三日疟和卵形疟,我国以前两型较为多见。疟疾是一种经过蚊子叮咬人而传播的寄生虫病,雌性按蚊叮吸含有疟原虫配子体的病人血后,在适宜条件下,经过一段时间,配子体发育成子孢子,这时的蚊子再刺吸易感者,子孢子便随蚊子唾液进入人体血液而实现疟疾传播。主要表现为间歇性的寒战、发热、大量出汗及肝脾肿大、贫血。

各种疟原虫感染所导致的疟疾潜伏期长短不一,一般为14天左右。多表现为,头晕,恶心,发冷、畏寒、发抖、面色苍白、口唇与指甲发紫,脉搏快而有力,还伴有厌食,呕吐等现象。发冷停止后,继以高热、面色潮红、头痛、全身酸痛、口渴、皮肤干热等症状。接着就是全身大汗,体温骤然下降至正常,除感疲劳外,患者顿觉轻松。如此症状可反复周期性发作。间日疟隔天发作一次;恶性疟发作不规则;大量疟原虫集中于内脏可引起重型疟疾,发生在脑部就有剧烈头痛、精神错乱等症状,称为脑型疟疾,多为恶性疟引起。反复发作后可出现脾脏明显肿大、严重贫血,对人类健康和劳动力危害较大。

王金不停的讲着,大家认真地听着。

“最后,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我们现在不是一个单纯的人,我们代表整个中国军队,代表祖国,只有保护好身体,才能履行好使命,完成好任务,才能得到联合国的肯定和全世界的赞誉。相反,我们就会前功尽弃,白来一趟。”

“好了,我讲完了。”王金站起,敬礼!

“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随时找我交流。”王金又补充一句。

“啪啪啪。。。。。。”大家不约而同的为王金这段精彩的讲解鼓掌。

“好了,王医生讲得很全面,我不多说。现在通知大家一个消息,刚刚接到联L团的通知,二战区的巴基斯坦军营一个上尉连长不幸感染疟疾,由于发现较晚,又没得到及时救治,转移成脑疟,一个小时前无治身亡。所以大家必须要提高警惕,除了按照王医生说的去做外,再就是尽量少和外面的人接触,特别是当地黑人,以防感染上其他疾病。”袁剑有些沉重地说道。

“解散。”

“刘一南,李刚留下,还有一排长沈涛。”袁剑说。

刘一南、李刚和沈涛走到袁剑面前,等待他的命令。

袁剑看看三个人,轻轻地说:“知道留下你们做什么吗?是一个重要任务,你们从来没执行过的任务。”袁剑说。

“英雄虎胆,无所畏惧。”刘一南说。

“中国军人,无所不能。”李刚说。

“刀山火海,敢闯敢拼。”沈涛说。

“那就好,刚才说了,巴基斯坦的上尉牺牲了,可是他们的部队正在执行紧急任务,所以送他的灵柩回国的任务,联L团交给了我们,我们要做得就是把他的遗体送上飞机。”

“送死人啊。”刘一南心里想。

刘一南不怕死人,小时候,无论谁家死了人,他都敢去看,而且凑的很近,上学的时候,每天都要经过一片坟地,他也没有感觉害怕。

“现在队里决定派你们三个去执行这个特殊的任务,能不能完成?”袁剑说。

“能!”三个人齐声答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