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子弹 迷失的子弹实体版 第十一章 华侨老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64.html


“真他妈的混蛋!”袁剑在回驻地的路上又想起在会议上XX国那个军官的话。

“老袁,你是不是也很生气!”齐宣对满脸怒色的袁剑说。

“当然生气!我都想上去奏他一顿。”袁剑咬牙切齿地说道。

“那个军官确实也太过分,你当时为什么不让我继续说下去?再说以你的火爆性格,怎么也忍得住?”齐宣看着此时暴怒的袁剑有些纳闷。

“我也知道,那个军官的话很是偏激,但我们现在是一支在特殊环境下执行特殊的部队,代表国家的一切形象,本来这就是个敏感的话题,如果再多和对方纠缠,那么也许会造成不良的影响,甚至会闹出国际纠纷,所以,我们作为中国军人,特别是一名军官,必须时刻保持冷静头脑,要以大局为重才行啊。”袁剑神情凝重地说。

“对了,老袁,通过这件事,我们在以后的工作中不会产生其他麻烦吧?”齐宣在愤怒过后转而又担心起来。

“不会。”袁剑肯定地说。

“我说你啊,老齐。你说你吧,说冲动的时候也不顾及后果,有时候又总是过于小心,你累不累啊?”袁剑反问齐宣。

“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我们只要坚持原则,努力完成好各项任务就行,你就认真负责好外事的交往,别的不要考虑。”袁剑坚定地说。


“对不起,你不可以进去!”中国维和驻地门口正在执勤的哨兵董岩拦住正要进门的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男人。

“我找你们队长。”中年男人急急得说。

“可是我们不认识,我们队长也没交待过。”董岩坚持不让进。

“我也是中国人,我是辽宁的。”中年男子说。

哨兵董岩听出来了,也看出来了,这个中年男子确实是中国人,可是在这样的战乱国家,谁敢轻易相信哪一个人,如果是间谍怎么办?所以董岩还是用枪拦着不让他进。

“对了,你说找我们队长,我们队长叫什么?”董岩突然发问。

“不知道啊!”

“不知道,我看你分明是个奸细,是不是想探听我们营区的情况,快说!”董岩严肃地说。

这时的中年男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有理说不清了。”

中年男子转身欲离开。

“别走!站住!”董岩感觉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此时袁剑和齐宣正好来到。

“报告队长。”董岩收了枪,敬礼。

“他说找您,可是又说不出您的名字,而且我看有些鬼鬼祟祟。”

“奥。”袁剑听完董岩的汇报,回头看看这个中年男子。

长长的胡子,脸很黑,浑身的穿戴倒不像当地人,有些中国味道,不过看起来很面善。

“你是?”袁剑问道。

“你是队长吧?”

“是。”

“我是在这里做生意的中国人,是听我们国家的维和警察说你们来到了,所以想来拜访一下,知道你们现在生活很艰苦,特意给大家带来了自己磨的豆腐,绝对中国味。”说着中年男人一挥手,营院不远的一个比较破烂的三轮车开了过来。

“对了,我介绍一下,他是我的雇员小李,也是中国人,我姓卫,你们叫我老卫吧。”中年男人嘿嘿的笑着。

“奥。”袁剑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干吗的,不过他看这个人没有恶意。

“吱嘎!”一声急刹车的声音,一辆吉普来到大家面前。

“成参谋。”袁剑和老卫同时喊了出来。

对,就是成参谋,这个精干的维和警察,瘦瘦的,浑身穿戴整齐利索。

“袁队长,我可是飞驰电掣而来,今天早上老卫问我你们在什么地方,我后来一想,你们都不认识啊,会不会闹误会,所以我就赶来了。”

“是啊,成参谋,不过现在都好了,袁队长,我们中国的军人——也就是你们的哨兵确实不一般,非常尽职尽责。”老卫说完,指指正在执行的哨兵董岩。

董岩此时什么都知道了,也冲着老卫憨憨的笑着。

“既然都是一家人,进去说话。”齐宣提醒大家。

袁剑和齐宣上了成参谋的车,老卫上了自己的三轮。

吉普车在前,三轮在后缓缓驶进营区。

董岩垂在左边的手迅速上抬,握住95的枪管,这是持枪礼。

就在小楼的下面,也就是大家吃饭的地方,袁剑、齐宣、老卫、小刘坐了下来。

“欢迎啊,老卫,刚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袁剑欲起身。

“袁队长,客气。”老卫赶紧拦住。

“说实话,袁队长,你们的到来让我非常高兴,多少年了,我都没见到亲人了。”老卫说着有些伤感。

这时炊事班的人端上白开水。

“不好意思,委屈了。”袁剑说。

“袁队长,你可别这么说,你们才真正受苦了。”老卫忙说:“把豆腐赶紧弄下来,泡上,中午好做。”

小刘打开三轮车的挡板,炊事班的人帮忙卸下一个大筐,一摸还是热的。

“我年轻时候就来到了这里,几乎经历了这个国家内战的全过程。内战一开始,我就带领工人回国避难,可是战乱结束回到这里时设备都被砸了,厂房也被烧了,苦心经营的家当化为乌有。”老卫说。

“真不容易!近几年干脆不跑了,老卫带我们买上几杆枪,雇请两名当地的武装军人把守,每人每天十美元,才躲过数劫。现在赶上和平时期赚点钱,可以说都是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小刘在旁边插话。

“这里的买卖好做吗?”袁剑问。

“还可以,也许我们是在发战争财。现在一天能挣个千把块,我用废品价格买回当地人的旧机器,换个易损件就上路,虽然是旧的,但都是西方产品非常好用。战后的国家很多都需要重建,政府、地方公司用我的机械和车辆都要排队,吊车一天六百美元。当地人对维修技术型活不在行,开车或出体力可以,加之这里文盲率比较高,整体文化低,我们的中学生绝对能当他们的教授,所以我就是抓住了这个商机。”老卫说着由原来的悲伤变成自豪。

“不错,看来我们中国人的足迹遍布全世界。”袁剑也不由自豪地说。

“是啊!这里还有一个我们中国的企业,说也来拜访你这个大队长。”成斌说。

“是吗?”袁剑不禁为中国人的大胆而惊讶,当然自豪的程度远远大于惊讶。

“是!中新制氧厂,这个厂长很年轻,才二十八岁,他来了有三年时间。制氧厂离我们驻地不远,他们生产的产品是为当地的医疗工业用氧,效益不错,一瓶氧气赚三十美元,战争结束时,曾达到五十多美元。”成参谋也很自豪,其实所有的中国人都应该自豪。

“队长,今天做什么吃的?”炊事员进来问。

“当然是炖豆腐,把我们的罐头也多拿点出来。”袁剑说。

“是!”炊事员说完下去。

“对了,袁队长,我还带来了中国的二锅头。”

“是吗?太好了,好久没喝酒了。”袁剑这个在国内每天都要斟一盅肚子能盛两斤酒的当然高兴。

“队长,队长,我是大门口哨兵,又有一个自称中国人的找您。”哨兵董岩在对讲机里喊。

“奥,又是谁啊,我看看去。”袁剑起身,齐宣、成斌、老卫也跟着走出门。


当袁剑一行人来到大门口时,不但看见了一个穿着打扮很像中国人的年轻小伙,而且还看到了一个小皮卡车上拉的肉,还有鱼。

“队长。。。。。。”董岩准备说话。

“赵泉啊,说曹操曹操到。”成斌没等董岩说完就迎了上去。

袁剑看看眼前站着的小伙子,西装革履,白衬衣、红领带,一双黑色的皮鞋,非常的帅气和精神,和老卫一比,简直就是两种人,一个城市的,一个农村的,不过可不能以这个来论定人的本事,如果说财产估计中国包括外国到这里来混的,老卫是排在前面,也许每个人的思想不同,打扮不一。

这会赵泉可以痛痛快快的进院里了,当然董岩也不会阻拦,都是自己人吗。

“欢迎欢迎,刚才还听成参谋说起你的大名呢。”袁剑上前握手。

赵泉也快步迎上:“夸奖,我只是一个毛头小伙,以后还请袁大队长多多指教!”

双方寒暄一番,然后重新回到屋里坐下。

“赵泉,你家是那里的?”袁剑问。

“我上海的。队长呢?” 赵泉也问。

“山东。”

。。。。。。

屋里的人在进行着友好的谈话,外面也是热火朝天。

“你看,自己国家的人就是不一样!”刘一南说着。

“当然!肉啊鱼啊,我好想你们啊。”王廷说着就要趴到鱼身上。

“我看你是疯了。”刘一南笑着说。

王廷当然不会趴到鱼身上,但是很久没有吃荤了,自从来到这里,联合国又没接供,整天就是罐头、压缩饼干和干菜,现在一下子看到这么大的一条鱼,确实兴奋。

多大啊?当然很大。

“这是我们专门从当地渔民手里买来的。”跟随赵泉来的司机说:“这是一条小鲸鱼,有五十多公斤,在国内当然少见,根本吃不到,可是在这里,有的是,而且没人管,可以随意捕捞,这种鱼的味道可是很香喔。”

“别说了,我的口水都出来了,我迫不及待了。”王廷抿抿嘴说。

刘一南、王廷帮着炊事班的同志一起把鱼和肉卸下来,然后放到水车的旁边,开始清洗。

“报告队长,鱼和肉还有豆腐全部洗净,切好,请指示!”一排长罗华报告,他就是一个爱逗乐的人。

“下厨啊,赶紧的。”袁剑不和他这样装的一本正经,连忙催促着。

“是!”罗华退下。

“这小子!”袁剑嘴里嘀咕着。

平时寂静的小院此时热闹了,做饭的,聊天的,对了,远处也有一个班在干活,不过大家都很开心,也不是因为有好吃的,而是一下见到这么多的亲人过于兴奋。

“这么大个的野猪,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肯定很香。”

“当然,不过说实话,鹿腿我真的是第一次吃。”

“把那包盐快到递给我。”

“拿过油来。”

炊事车上十分热闹,大家一边说话,一边做饭。

白白的车头,白白的车厢,还有白白的“UN”字样,当然轮胎是黑的,这就是联合国维和部队统一的车辆颜色,意寓白云、鸽子,象征和平。

中国维和部队此次带来的装备,发电机、水车、淋浴车等,都非常的先进,这辆炊事车就价值100多万,里面有炉灶,案板,燃气桶,蒸笼等等,设备全面,功能完备,当然所有的动力都来自于发动机,启动的原动力——油,是联合国无偿提供的。

“大家辛苦了!”成斌和老卫、赵泉还有袁剑一起来到。

“不辛苦。”

“车子不错啊,看来我们国家的设备绝对一流,这是我们的骄傲!”老卫说。

“是啊,其实我们出来维和,不单单是维护和平这么简单,军人的素质、气势,国家的荣誉、地位以及各国军队的对比,都包括其中,还有一言一行都关系到这些。”袁剑说。

“我们中国军人做得不错,就像成参谋在这里就经常受到联L团总部的好评,现在还担任一个办公室职务呢。”赵泉在旁边指着成斌,同时竖起大拇指。

“夸奖,其实我们中国军人在当地人包括其他国家均人眼里声誉还是很高的,就因为我们做得好。” 成斌说。

“到大家的帐篷看看吧。”老卫说。

“好的,请。”袁剑带路。

大热天,骄阳烤得人难受,别看小楼离帐篷只有几十米远,走过去都要出汗。

几个人走到一个帐篷,里面的人刚干完活,正在休息,说是休息,其实也是受罪,在太阳的暴晒下,帐篷里一片闷热,大家也正在擦汗,一条湿漉漉的毛巾不忘时刻搭在肩上。

“大家好啊。”憨厚朴实的老卫在前面说。

“好。”大家齐声回答。

“哎呀,真热啊,别说你们待了一个多月,就是一天也要命。”老卫感慨。

“是啊,环境确实艰苦,不过我们来这也不是享福的,吃点苦头也是锻炼。”袁剑说。

“队长,队长,我是哨兵董岩,门外了来了一辆车,还拉了几个军人,具体做什么的还不清楚,也说要找您。”对讲机里传来喊话。

“收到,收到,马上过去。”

“今天邪门了,竟找我的,看来是喜事临门。”袁剑打趣着。

袁剑走出帐篷,向大门口方向奔去。

门外停着一辆吉普车,上面坐着三个人,一个人正在和哨兵谈话。

“怎么回事?”袁剑问。

“我已经了解清楚,他们是巴基斯坦维和部队的,因为到这里执行任务,半路上车带扎了,折腾了半天也没弄好,不能及时赶回去,想在我们这里借住一晚。”哨兵董岩汇报。

“奥,这样啊,那放行吧。”袁剑说完,走过去和一个中尉军官握手。

“你好,朋友。”

“你好,巴基斯坦和中国朋友大大的好。”中尉抬起双手,竖起两个大拇指。

“是的,大大的好。”袁剑学他的话,也学他的动作,抬起双手,竖起两个大拇指。

“请进吧。”袁剑招呼着。

这下院里可热闹了,做饭的,聊天的,参观的,还有叽里呱啦的外国人。

“开饭了。”随着罗华的一声大喊,香喷喷的热菜端上饭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