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子弹 迷失的子弹实体版 第七章 中国女孩

独1狼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64.html[/size][/URL] “哈喽。”清晨从院里经过的尼日利亚大兵和刘一南打招呼。 “耶。”刘一南用英语回答。 这一周是一班负责站岗,刘一南和李刚是第一班。 虽然太阳刚刚升起不久,但营区外面已经聚集了很多小孩,有的玩足球,有的背个箩筐带小孩,还有的挑个小棍上面挂几串花生米卖。可当尼日利亚大兵走出门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64.html


“哈喽。”清晨从院里经过的尼日利亚大兵和刘一南打招呼。

“耶。”刘一南用英语回答。

这一周是一班负责站岗,刘一南和李刚是第一班。

虽然太阳刚刚升起不久,但营区外面已经聚集了很多小孩,有的玩足球,有的背个箩筐带小孩,还有的挑个小棍上面挂几串花生米卖。可当尼日利亚大兵走出门口时,他们都停止了动作,是怕吗?是,尼日利亚军人在这个国家的地位很高。


XX年十一月,尼日利亚机场,一切整装待发。

尼日利亚维和军人整齐排队,一个个走上武装直升机。

直升机上,没有一个人说话,异常寂静,静得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可以听见。

L国国际机场,联合国特别代表巴尔将军正在等待尼日利亚军队的到来。

机场一角,也有很多拿摄像机的不怕死的战火记者在此等候。

飞机渐近,马上就要降落,大家开始在各自胸前点十字架,祈祷。

直升机刚刚停稳,尼日利亚大兵迅速跳下,有几个拿起机枪,在围着铁丝网的旁边趴下,有几个拿着枪进行警戒巡逻,巴尔将军迅速迎了上去,和尼日利亚军队首领握手,简短的谈话后,部队准备出发,前往首都。

装甲车在前开路,士兵在后随行,满身的子弹。

开始一切正常。

到了一片森林,枪声骤然响起,反政府武装来了,双方交起火来。

经过半个多小时,结束,尼日利亚大兵无一伤亡,反动分子死的死,伤得逃。

一路上,遇到同样几拨人的围击,都被尼日利亚大兵击退。

到了首都,倒显得非常静,因为反政府武装L民联已占领首都,把大旗插在了总统府上,人们当然是逃的逃,躲得躲。

尼日利亚大兵慢慢前进,突然从一栋楼的几个窗口伸出几顶机枪向下扫射,没有防备且身在低处的中士克罗和上士威士克手臂中弹。随即,大家各自找到自己的掩护体,开始还击。

隆隆的枪炮声,不绝于耳。

就这样,一路走一路打,尼日利亚大兵利用他们独有的勇猛,终于把反政府武装打出首都。

这时,当地民众纷纷涌上街头,欢呼雀跃,庆祝胜利。

尼日利亚大兵坐在装甲车上,神气十足。

联合国特别代表巴尔将军亲切和大家握手,发表讲话。

战争的阴云就此暂停,和平的曙光越来越近。

上面是“联L团”总部下发,刘一南初到这里看到的第一部真实资料片,当然战斗的场面是刘一南凭空想象,因为没有那个战地记者可以拍摄到的,不过其中的枪林弹雨在所难免。

在此以后,尼日利亚大兵就一直在L国战斗着,他们的威望也是不言而喻,在当地人眼里,他们就是神,就是上帝,所以这里的小孩包括大人都很尊敬尼日利亚大兵,甚至也可以说是怕,小孩不听话,夫妻吵架,一些小的家族内乱,街市上的纷争,经过他们的调解和呵斥都会嘎然而止。


尼日利亚大兵走了,小孩们又开始活跃起来。

在这群人里,有一个漂亮的女孩不时往里看,她不像非洲人,也不像西方人,仔细看身架,倒有些像中国人,开始看刘一南和李刚拿着枪,一直没有近前。倒是女孩旁边有一个头顶箩筐的小孩引起了刘一南的注意。

这个小孩半边脸扭曲着、一条腿跛了、衣服更是破的不成样子,头上顶着一个大箩筐,压得他的身子又矮了了一大截,汗水顺着衣襟往下淌。

刘一南有些不忍心了,“李刚你在这里,我去灌瓶水。”说完刘一南离开门口。

回到帐篷,刘一南从床底下拿出一个矿泉水瓶子,然后在水车前灌上满满一瓶水,重新回到门口。

“过来。”刘一南招呼着刚才那个小孩。

小孩听见了,但是没有动。

“过来。”刘一南又一次说着,并把水举了举。

小孩这次看见了,不过走得很慢,等刘一南把水递到他手里,他接过去回头爬到门口咕咚咕咚喝了一通,然后竟然将瓶子交给了那个女孩。

女孩没有喝,只是一直看着刘一南,倒把刘一南给看毛了。

女孩把水递给小孩,慢慢的走近大门。

“你想做什么?”刘一南问道。

女孩走到离刘一南几米远的地方停下脚步,用不太标准的英语说:“你们见过我爸爸吗?”

刘一南说:“你爸爸是谁?”

“我是一个混血儿,爸爸是台湾人,妈妈是当地人,刚才那个小孩是我同母异父的兄弟。我门家本来住在离首都五公里外的“格拉马”,生活不算富裕,但过的非常开心。然而就在一个深夜,反政府武装的一颗炮弹落在了我家的院里,唯一和我们相依为命的母亲当场被炸死,弟弟索拉也成了现在这副摸样。然后我们就流浪到了首都投奔了姑姑。”女孩说着说着哭了。

“奥,我说怪不得长得像中国人,原来有我们一半的血统。”刘一南也很伤感,但是他不可以哭。

“没有”,刘一南说。

女孩听了好像很失望,回头准备走。

“等我见到你爸爸,我会告诉他,你想他了,让他回来找你。”

“好的。”女孩回答。

“可以教我汉语吗?”小孩,也就是女孩的弟弟索拉,这时突然跑过来说。

“汉语?可以!”刘一南爽快地答应。

“中国,长城,北京,天安门。。。。。。”

“中国,长城,北京,天安门。。。。。。”索拉认真学着,不断的念着,虽然吐字还不是那么清晰,但他的这种精神让刘一南喜欢。

“回家吧,弟弟!我们还得干活呢。”女孩说着拉起索拉的手就走。

“谢谢!中国军人!”女孩走出几十米回头冲着刘一南喊。

刘一南挥手算是回应女孩。

女孩带着那个小孩走了,索拉一跛一跛的走路还有些不稳,女孩时不时要扶他一下。

“连她都不知道爸爸叫什么,我到那里去找。”刘一南自言自语。

“真可怜!”李刚在旁边也禁不住叹气。

“是啊,所以这里需要我们这些和平的卫士。”刘一南说完,重新恢复原来正规的军姿。


“刘一南,明天你和王廷去拉一趟水,路途虽然不远,但是记着要早起。”老班长对刚刚下岗的刘一南说。

“好的。”

第二天天还没亮,刘一南和王廷就出发了。

“一南,你说什么在这里最值钱?”开车的王廷问。

“哎!你问这个还真得不好说,我说命吧,可是这里每天都在死人,好像不大值钱。”刘一南叹口气说。

“告诉你吧,是水。”

“水?”刘一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对,是水。这里的水都是要买的,大约合人民币五十元一方,而且很贵,每天还得排队,还有定量。”王廷说。

“是吗?”刘一南还是有些不信。

“又来晚了。”王廷看着前面的长龙说。

“看来又得等一上午。”王廷无奈的说。

坐在车里,刘一南和王廷瞎聊了一阵,也就没什么话说了。

天气的热在这个国家看来永远不会消失,车子里不一会就闷得要命。

“我下去走走。”刘一南对王廷说。

“去吧。”王廷还是坐在车上。

刘一南下车走向路的另一边,路对面是一排民房,还有个小卖部,刘一南走过去,和店主聊了起来。

就在刘一南准备离开回车上的时候,突然在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对,就是她,那个混血女孩!”

“哈喽。”女孩也看见了刘一南,亲切打招呼,还拿出烤鱼给他吃。

刘一南仔细瞅瞅她的家,应该说是她姑姑的家。

这是个和所有L国普通家庭一样的房子,墙上满是弹孔,没有窗户,窄窄的房间只有一个大地铺和一张小桌子,墙壁全是黑的,非常简陋。

“中国,长城,北京,天安门。。。。。。”正在刘一南观望的时候,索拉突然在身后出现,嘴里嘟囔着刘一南教的汉语。

“你看我说得对吗?”索拉问。

“不错!”虽然索拉说的不是那么正宗的中国味,但已经有很大进步,而且刘一南也不想打击他的自信心。

“太好了!太好了!我会说中国话了!”索拉说着围着女孩转起来。

“中国我爱你!”刘一南对着兴奋不已的索拉说。

“中国我爱你。。。。。。”索拉又在嘴里嘟囔起来。

“中国我爱你!”女孩也跟着说起来。

“我不找爸爸了,过几天就要嫁到一个很远的郊区,也许到了那里,再也找不到回来的路,也见不到你们了。”女孩回过神伤感的对刘一南说。

“XXX。。。。。。”刘一南刚想说话,远处一个凶婆用当地的土语冲女孩开始叫嚷,应该是她的姑姑。

女孩答应一声,回头看了刘一南一眼,就跟着姑姑走了。

“你叫什么名字?”刘一南这时才想起问女孩的名字。

“china girl。”女孩回头高喊。

“你叫什么名字?”索拉也问。

“刘!”刘一南说。

回到车上,王廷睡着了。

刘一南没有叫醒他,倒是心里一直惦记着那个女孩:“真可怜的女孩,看来她一直是很想找到爸爸,可现实由不得她,也许就是这个期待才让她坚持在这个战乱的地方艰难的活着。”刘一南心里暗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