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子弹 迷失的子弹实体版 第六章 维和之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64.html



也许六零年的那场大灾荒让所有的中国人,具体说是那个年代的人永远难以忘记,维和的经历,特别是先遣的生活足以让每个军人记忆终生。

天气还是那么的热,一瓶矿泉水喝了几天都没见底,吃的是干方便面,让人吃了消化不良老想呕吐的压缩饼干,当然还有稍好点的罐头,可是什么吃多了都腻,刘一南此时正蹲在帐篷旁边,肚子老犯酸水,想吐吐不出来的感觉,很难受。

刘一南头晕目眩。

“没事吧?一南。”走过来的李刚问道。

“没事。”刘一南站起来。

“要不上午站岗你就别去了。”李刚说。

“没事,放心吧。”这种时候刘一南是坚决不可以退缩的,这也不是他的个性。

是啊,先遣队就三十个人,要做好一百五十个人的住宿,车场整理,板房搭建等等工作,确实不容易,这个时候一个人不干就等于是十个人的活晾在那里,刘一南明白其实每个人都很累,但没有一个人会说,更不会休息,所以自己不能带这个头。


刘一南和李刚到了上岗的时间,因为联合国没有派专门的人来搞警卫,中国部队只好自己进行警卫巡逻。

两个人背着枪,挎着子弹袋,穿着防弹衣,蓝色贝雷帽,还有军警靴,像在国内一样,齐步走成一排像大门口方向。

“哨兵刘一南、李刚前来接岗,请下岗。”刘一南和李刚走到两个哨兵面前一起说。

“一切正常。”哨位上的哨兵说。

然后又是标准的转身,正步和夸立。

虽然是瞬间的事情,但神气的模样,引得不少当地人驻足观看,还有调皮的孩子在嘻嘻哈哈,来回跑动。

现在的门口什么都没有,只有两扇破的生锈发霉的大铁门,门口四周有青砖砌成的院墙,院墙旁边是一颗颗的椰子树,硕大的椰子挂在上面,不过还没熟,这是刘一南听这里的小孩说的,前面是一条水沟,沟边满是草,污水的臭味漫进院里,水沟前也是一个院子,也有一个维和部队,几顶帐篷,风刮雨淋色褪口缺,一块空地足球飞窜,几栋破房子,这就是尼日利亚军营。

西边是一排楼房,楼房最前面是一面国旗,就是L国国旗,其上的标志已经模糊,而且旗子都破了好几个洞,随着风它还是不断的飘摆。 “可悲啊,国家战争殃及一切。”刘一南感叹。


过了几天,中国维和部队接到了L国海运公司的通知,国内发来的汽车和其他一些装备物资到了,等待接收。

“同志们!”袁剑在晚上八点召集大家说。

“我们所有的装备物资通过海运已经到达,有炊事车、淋浴车、救护车、水车,包括一些吃的,玩的东西,国内领导已经都为我们准备得很全,以后在物质和精神生活上我们都会得到充分的改善,不过要提醒大家,这里到海港的路十分难走,每个人都要加一万分的小心,必须一起来一起回,以防突发事件发生。大家明白没有?”

“明白!”所有人异口同声地说。

“好了,下面按我们的计划开始吧。”袁剑说完,上了猎豹车。

其他人全部上了李刚开的大奔驰。

当经过大门口的时候,刘一南标准的敬礼!

车子一辆辆的开回驻地,刘一南也在不停的敬礼,这不是搞虚套,是发自内心地对自己维和战友的一种尊敬。

整整一晚上的时间,才把所有的东西弄回驻地,刘一南也就站了整整一晚上的岗。


第二天,院子里开始热闹起来,检查车辆的,卸集装箱的,还有正在开着水车和油车去市里拉水和加油的。

“水来了!水来了!”当王廷开着水车从市里回来的时候,大家欣喜若狂!

王廷把水车牢牢的停在小楼门前,也就是新来的炊事车旁。

“快打开阀门,让我看一眼行吗?”

“我就喝一小口,就一小口。”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在说着,不过都是为了水,这个平时不被大家重视而且很多人都在浪费的东西,现在成了中国维和部队的宝贝。

“大家不要吵了,我们的水会慢慢多起来的,大家不用担心没有水,这个联合国会大量供应,虽然这个国家很缺水,但是维和部队的所有保障是第一位,这个水经过了过滤,但是也不可以生喝,炊事班会及时给大家烧热水,到时一起拿水壶来打,洗漱用得我们不作规定,但希望大家千万别浪费。”袁剑站在楼上说。

“知道了,队长!”底下的人应着。


还是铲草,不知不觉又是一上午,又热又累,刘一南回到帐篷就躺到床上。

没过几分钟,刘一南就重新坐了起来,外面的阳光把帐篷烤得就像蒸笼,当然铁床也成了热饼。

“对了,不是有水吗?”刘一南突然想起来。

下了床,刘一南拿起自己的脸盆,走出帐篷朝水车走去。

水车旁静悄悄,也许是此时大家刚吃完饭都睡了,也许是遵守队长不准浪费水的规定,反正是没人,管他呢,队长也没说不让用啊。

刘一南打开阀门,水突突的冒了出来,因为是满车的水,所以压力很大,不但脸盆满了,而且溢了出来。

刘一南撩起水洗了一把,好舒服啊,然后端着水回帐篷。

坐在床上,刘一南把毛巾打湿,挂在脖子上,然后脱了袜子,把脚放在盆子里。

“好舒服啊!”刘一南不仅喊出声来。

“你小子,还挺能整。”沈涛正好过来。

“我这可不是浪费,排长,我这是为了不让革命的大脚长脚气,不但无过反而有功啊。”刘一南调侃着。

“对,有功,我也试试。”沈涛也逗乐似的往回跑。

“哈哈哈。。。。。。”全班人都笑了起来。

第二天,刘一南的这个“泡脚专利”就被盗,大家在中午的时候全部学起了他。

“整个泡脚一族啊!”袁剑看到说。

“是不是要制止一下。”齐宣试探的问。

“不用,其实这是好事,这么热的天,如果捂出脚气,那更麻烦。”袁剑说着自己也拿盆下楼。

“你这是?”齐宣问。

“我也要加入泡脚一族啊,官兵同乐嘛。”袁剑笑着说。

“哈哈哈。。。。。。”齐宣也笑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