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子弹 迷失的子弹实体版 第三章 安全到达

独1狼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64.html

刘一南和先遣队三十名官兵于XX年一月八日上午十二时到达L国。

飞机在上空来回盘旋几圈后,一个猛子扎下来,顺着跑道滑行。

大约十分钟后,飞机平稳着陆。

“带好自己的东西,准备下机。”袁剑说。

“下去后,大家一定记住不要乱跑,走成一列,展示出我们中国军人独有的风采。”袁剑非常严肃的强调。

“还有一点。”齐宣接着袁剑的话继续说:“这里风土人情比较复杂,各个国家,各类派别,各种武装也比较多,希望大家不要随便和当地人搭话,避免不必的要麻烦再次出现。”

大家各自开始整理东西,因为飞机是越飞越热,所以大家也是一路走,一路脱,最后就只剩迷彩裤和上衣。

收拾好东西,大家开始陆续下机。

按照袁剑说的,一列长队整齐的在机场跑道行进着,从远处看就是一条迷彩带。

中国军人昂首挺胸步伐整齐的走着,良好的面貌,还有那自信的样子和威武的姿态,让机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刘一南和他的战友身上。

“我的妈呀,这么热啊。”刘一南一下飞机就被热浪激了。

从国内的零下十几度一下子转到零上四十几度,大家都十分不适。

走着走着,一阵风吹来,有股腥味,突然感觉嘴里苦涩。

丛林的腥味,海风的苦涩,这就是L国。

“太热了,这还不把人烤死啊。”刘一南平时比较好的战友李刚说。

“是啊,那王廷到时还不成烤肉串了。”李刚看着比较瘦的王廷说。

“去你的,那你还成烤乳猪了。”李刚比较胖,王廷也说。

“看看,我们好像真的进了战场。”经刘一南这么一说,大家才往机场仔细端详着。

这个机场不算很大,只有十几条跑道,但是常年的战乱使机场几近废弃,杂草代替了飞机跑道线,直到联合国派了维和部队到达,才有几个国家的航班正式开通。

机场的人不是很多,除了刚来的维和部队军人,没见有什么旅客。

机场一角,装甲车来回穿梭,武装直升机也是一会儿来,一会走,一会升空,一会落地。

机场的维和士兵在来回巡逻,有的持枪,有的开车架着机枪,车上的战士身上挂满了子弹,头上戴着钢盔,身上穿着防弹衣,这些人神情凝重,脸上没有一点血色,手指没有一刻离开扳机,就像是在等待随时可能打响的战斗。

刘一南以前在电影里经常看到这样的画面,可现在自己身临其境,才知道这不是好玩的。

此时他心里也明白,身在战乱国家,动荡地区,炮火硝烟随时都会见到,战争的光芒已经开始折射到自己的身边。

一路走着,一个接一个,虽然天气很热,手里也拿着很多东西,但是大家还是很有秩序。

说实话,就这样地酷热,刘一南是第一次,确切的说是二次,因为中国在一九九九年的夏天,也产生了高温,零上四十几度,中国有史以来最热的天气,学校停课,工厂停工,一切进入躲高温、避酷暑的状态,不过部队的训练量依然没有减轻,那时刘一南的连长就告诉大家,越是艰难的环境越能锻炼人,现在果然用上了,不过,还是有些不习惯这种高温,紫外线极强,穿透力太大,让人不敢抬头看天,只能大口喘气。

不过刘一南也知道,以后都是这种高温,而且要在这种高温里度过一年的时间,等高温没了,也就是他们离开这个国家的时候。

看见中国维和部队到来,很多人和大家打招呼,还有当地人齐声高喊着:“China 。。。。。。”

走进机场候车亭,有一些其他国家的维和军人也是刚到,好像很疲惫,看来也坐了不少时间的飞机。

刘一南走在第一个,当他和刚来的维和军人即将擦肩而过时,对面伸出了手,准确说是一双很黑的手,和木炭差不多,刘一南也伸出手。

握手,简单的动作,但这是表示友好的动作,现在刘一南的握手不是自己和维和军人握手,而是国家与国家的友情传递,所以刘一南紧紧握住。

握过手,刘一南看看对方肩上的标志,应该是土耳其的士兵,没错就是土耳其的国家标志,不过他们的装备不是很好,尼龙布的背包和56式步枪。

一个接一个,大家互相握手,虽然没有语言的交流,但是维和军人之间那份热情洒遍整个候机室。

袁剑招呼大家原地休息,然后齐宣开始拿着每个人的机票接受检查。

刘一南把包放在一个小椅子上,坐下来,开始往四周瞅瞅。

机场的候机室很小,刘一南感觉比自己老家镇上的小公交车站的候车室还要小,就是几张圆桌、几把椅子,还有房顶上破旧并布满灰尘的吊扇在驱散着室内的高温。

候机室的一角,有一个柜台,上面摆着少许的停装饮料和几条外国香烟,还有一些小袋的东西,不知是什么。柜台里面,有一个年轻的女售货员,黑黑的,大乳房、细腰、翘屁股,典型的L国女孩。女人看见刘一南他们的到来,没有半点惊奇,还在扭动自己的腰肢,踏着录音机里传出的悠扬旋律,在自得其乐的跳着舞,那平静得神态和怡然的神情使你难以置信,她就是这里的当地人,这里就是饱经十几年内战之苦的L国。

歇了一会,刘一南感觉舒服多了,刚才的闷热也有所缓解,便起身走到靠门口的窗子前。

窗子很大,占据了整面墙,窗子是一大块玻璃,透明的,能把外面看得一清二楚。

外面这会儿人不少,好多闲散的当地人都聚集在这块玻璃窗前,不断往里张望,还有好多人不停的喊着,每个人的眼神都是那么的好奇,眼珠子都瞪圆了。

为什么好奇?看着来自东方大国的中国维和部队,看着全身仪容严整的中国维和军人,他们赞叹不已,很多人不但露出惊讶的面孔,还竖起了手里的大拇指,也难怪,中国派出的军队都是精心挑选的,而且所有的服装和武器都是最先进的,非常神气,当然也特别惹眼。

当刘一南和大家心里乐滋滋的接受当地人眼神的羡慕和由衷的赞叹之时,一位小贩兴奋的从他的地摊上拿出件件商品展示给大家,刘一南和战友接过来一看,电池、牙膏。。。。。。

“好多都是中国制造啊。”战友喊起来。

刘一南仔细一看,果然好多标着:“made in china。”

看来我们中国的东西不但远销国外,而且畅销世界啊,刘一南心里想。因为这里离中国很远,有上万公里,而且是世界上一个很偏僻的角落。

等了一上午还没动静,袁剑告诉大家不要着急,他正在和联合国有关部门联络。

大热的天,刘一南和战友不但一直在等待,而且滴水未进,如果在国内没关系,可是在零上四十几度的高温下,真的是口感舌燥,可是也没办法,这里根本没有水,其实也不是没有,就在大厅一角,刚才那个女人的面前的柜台上,就摆着很多饮料,不过很昂贵,刘一南没有钱,就算有钱,人民币他们不收,只要美元,可就是有美元也没用,她的柜台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水,总之就是一句话,喝不到水。

正在大家等的非常焦急的时候,突然从外面走进几个警察模样的人。

刘一南仔细一看,怎么像是中国人。

对,肯定错不了,是中国人,中国维和警察。

“大家好!”果然是自己国家的,大家围了上来,问这问那。

“你好,为什么联合国现在还不安排我们去维和任务区的驻地?”袁剑走过来问。

对啊,大家这才恍然大悟,光知道问在这里习不习惯,好不好玩,当地情况如何这些问题,差点把当前的主要问题给忘了。

“奥,是这样,今天全国实行封路,因为一些前战斗队员对自己的认证问题得不到及时答复而举行集会,这其中就有很多反政府人员借机捣乱,很多人还到了总统府,和政府军开了火,所以联L团,也就是联合国驻这个国家的特派团,就下令封锁道路,把我们中国维和部队的行程耽搁了,当然其他国家也一样。”

“奥,原来这样。”袁剑说。

“放心吧,我会想办法的,包括我们国家的大使都在积极想办法。”

“那就太谢谢了!”

“不用,我们都是一家人啊。”

“对了,光说话,忘了介绍一下,我叫成斌,是这里的维和警察,在国内是负责外事的参谋。”

“以后还请多多关照。”袁剑又说。

“不要客气,袁队长,我们都是一家人吗。其实,大家不要过于紧张,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可怕,当然在这个战乱国家,也不能掉以轻心!”成斌接着说,“L国人口三百余万,几百年前,它曾是殖民者竞相争夺的“黄金海岸”;二十年前内战枪响,十四万人死于战乱,五十多万人沦为难民。XX年春天内战升级,L国首都尸横遍地,难民如潮。各派虽在国际社会的斡旋下签订了和平协议,包括中国维和部队在内的三十七个国家的两万六千名维和官兵相继进驻,但种族、部族、派别间的矛盾和仇恨依然存在。周边国家局势也不太好,F国刚刚结束十年血腥内战,数万被反政府武装砍断手臂的平民至今住在难民营;L国边境武器交易也十分猖獗,维和部队在那里至今未能有效的展开工作。现在局面看似较为稳定,但随着全国大选的临近,各派利益争夺、种族部族间的仇恨会不会再次浮出水面,仍然悬而未解。可以预想的是,这次维和任务是很艰辛、坎坷的呀。”

刘一南和战友都在认真听着成斌的讲述,因为他们知道,多了解一些情况对自己有利无害。

下午四点,在成斌的联系下,机场负责人通知大家,中国维和部队将乘直升机飞抵任务区。

袁剑带领大家出了候机室,来到直升机旁,只见飞行员正在认真地检查飞机。

很快,飞行员检查完毕,开始发动直升机,只见上面的螺旋桨开始转动,轰隆隆的声音也随之而来。

“上机。”袁剑一声令下。

随着螺旋桨的越来越快,直升机慢慢离地,升上高空。

由于大家滴水未进,破旧的直升机在空中来回晃荡,颠簸得异常厉害,每个人都开始头晕、恶心,只听见轰隆隆的声音和窗外呼呼的风声。

直升机飞了两个多小时降落在一个很小的地方,这里好像是个专门的直升机场地,不过除了地面画的几个供直升机降落的白色大圆圈,再也没有什么。

机场旁边有个破站牌,说是站牌,也就是在一块木桩上写几个大字罢了,偶尔有公交车通过,好像车子都很好,“战乱的地方还有这么好的公交车?”刘一南顿觉疑惑。

“对不起,我们不清楚你们任务区的具体位置,飞错了地方,你们和‘联L团’再联系一下吧。”正当大家为到达目的地而松口气时,直升机飞行员却说出了这样的话。

“要命,怎么会这样?”大家有些失落。

身在异国,战乱地带,一切是那么陌生,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不过唯一可以做得还是只有等待,等待,再等待。

“大家赶紧背好行李,我们驻L国的大使费了好大劲才找了两辆巴士,要不我们都不知道今晚会睡在那里,我们先谢谢他!”正当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队长袁剑说出了让人有精神头的话。

袁剑说完,鼓掌!

大家也都跟着鼓起掌来。

“同志们,不要谢我,我们都是一家人吗?应该做的。”这时,从外面的巴士车上走下来一个人。瘦高个,瓜子脸,鼻梁上架个眼镜,一身浅色竖条格的西服,还有锃明刷亮的黑皮鞋。

“好了,大家还是赶紧上车吧,以防有变。”大使催促着。

袁剑看着大使急切的样子,知道这里的情况还很复杂,连忙大声说,“都快点!大家把背包放在一个车上,另一个车坐人。”

刘一南第一个把包拿到后面的车上,然后就站在上面说,“大家把包给我。”

王廷站在车子门口,就这样不断的传递着,几分钟就都把包放完了,随后大家登上前面的巴士。

刘一南上车后坐在靠窗的地方,“挺舒服。”软软的垫子和靠背。

车子开始启动,慢慢的离开了这个机场。

车子出门后往右拐,上了一条破烂的公路,公路两旁是留有弹痕的房子、树木。

“Pakistan。。。。。。”车子经过一个小村庄时,很多人出来看,而且大声喊。

“巴基斯坦?”刘一南知道他们喊错了,忙纠正:“china,china!”

“china?”停了一会,又听到狂呼:“china,china。。。。。。”

“耶!”车上的所有中国维和士兵都听见了,第一次受到这样的欢迎,大家心里都美滋滋的,他们也都把手伸出车窗,冲着下面的人竖起自己的大拇指。

过了这个小村,车子还是慢慢的走着,想快也不行,这破道实在难走。

“看那墙上。”李刚突然说。

大家都顺着李刚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了墙壁上的画:一群肩扛火箭筒的青年在街上飞奔;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拿着枪在街口乱射;一堆堆的死尸。。。。。。

残酷的场面,大家都看到了,没有一个人不惊讶的,当然更多的是豪言壮语。

“好惨哪,估计这里死个人也就是如同踩死一只蚂蚁。”

“是啊,所以我们来到这里,必须时刻牢记自己的使命,为残缺的土地增红添绿。”

“多么可怜的孩子,应该是上学的时候,却拿着枪摸爬滚打,我要拿出我的津贴费资助他们。”

“我愿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这里的和平与安宁!”刘一南说。

车子在漫无边际的道路行进,经过了废墟般的村庄,华丽的大教堂,蔚蓝的海边,最后终于到达中国维和部队的驻扎地——L国市区体育场前面一个废弃的院子。

院子很凄凉,里面仅剩一座被荒草和杂树包围的小楼,没有门没有窗户,看来这里早就被洗劫一空。小楼旁,一堆堆的垃圾臭气熏天,引得蚊蝇乱飞,直撞到大家头上。此时,没有人和这些蚊蝇较劲,一路奔波的疲惫跑进每个人每根神经和肌肉,大家把背包放在小屋里,走到外面舒口气,伸伸腰,很多人索性坐下来,也不管地上是土是草还是杂物。炙热的太阳直照下来,地面温度能达到四十度以上,本来饥渴就让人无法忍受,又传来一阵阵臭气,大家感觉有些窒息,但很多战士还是睡着了,看来是太累了,饥渴让人无法再打起精神来。刘一南也一屁股坐在小楼的台阶上,“舒服!”一天都没好好休息他感觉这就是到了天堂。

袁剑此时在干吗?他在看天,“天哪,赐予我们力量吧,来杯水。”自己说完都在苦笑。

面对异国他乡一点都不熟悉的情况,初来乍到的袁剑也仰天长叹,没有主意了。

经过三十几个小时的颠簸,大家又饥又渴,随飞机运来的武器、帐篷、给养都还在机场的集装箱里,无法马上运到营地,可是大家现在真的有些顶不住了,铁人也不行啊。

刘一南此时新潮澎湃,感慨万千,他拿出随身带的小本,写下了自己的第一篇日记。

“一月十日,下午,四点三十,L国中国维和部队驻地,天气阴雨。

今天我们终于来到了维和目的地——L国,这是我不熟悉的一个名字,甚至在维和之前,我都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一个国家。当真正来到这里,我看到了风景宜人的大海,可长年的动荡不安和无休止的派别战争,早已使这个美丽富饶的国家变的满目疮痍、尸横遍野。在机场,在直升机上,在坐巴士的路上,我看到的不是喧闹繁华,而是夹杂着乱草的荒凉土地,电线杆密密麻麻的弹孔,没有房顶的空屋、被炮弹炸毁的车辆和一群头裹方巾的男子在街口举枪乱射的墙画。多么悲惨的景象!多么残忍的画面!这一颗颗的子弹,把老人、妇女甚至连无辜的小孩的生命都无情的剥夺了。今天我有幸成为一名维和战士,我要用满腔的热情和实际行动履行好神圣使命,维护好世界和平,我要用自己的生命来抚慰这片哭泣的土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