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子弹 迷失的子弹实体版 第一章 踏上征程

独1狼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64.html[/size][/URL] 机场候机厅外。 中国维和部队先遣队30名官兵肩披橄榄枝、头戴蓝贝雷精神抖擞的从客车上下来,而后从另一辆车上下来了不少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他们就是随车而来的家属,给自己的亲人送行。 虽然今天的天气很好,但此时更多的伤感充斥着一切。 “李刚,没人送你吗?”刘一南看着其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64.html



机场候机厅外。

中国维和部队先遣队30名官兵肩披橄榄枝、头戴蓝贝雷精神抖擞的从客车上下来,而后从另一辆车上下来了不少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他们就是随车而来的家属,给自己的亲人送行。

虽然今天的天气很好,但此时更多的伤感充斥着一切。

“李刚,没人送你吗?”刘一南看着其他战友和家人又是合影,又是嘱托的,就问李刚。

“没有,你不也是一样吗?”李刚反问刘一南。

“是啊。”刘一南叹口气说。

李刚看刘一南不高兴,知道他又想起了刚才追车的女孩,所以也就不再做声。

“同志们注意了!”此时队长袁剑开始说话,“时间到了,大家赶紧拿好自己的包,准备安检。”

刘一南此时还没从自己的伤感里回过神来,王思慧——这个她深爱的女孩刚才还一直在跌跌撞撞的追车,不知现在她是不是已经泣不成声?

“老公,你一定要记得保重身体。”泪水涟涟的妻子说。

“爸爸,你要早点回来,我和妈妈等着你吃刷羊肉。”调皮的儿子喊着。

“儿子,要为父母争光啊。”年迈的父亲语言沉重。

大家都在依依不舍的告别。

“不想了。”刘一南极力安慰自己,他整理一下身上的背包,然后站进队伍里。

“向右看齐!向前看!”

“稍息!”

“下面我们准备通过安检,然后进入候机厅,大家按照安检员的要求做好,开始吧。”袁剑说完,第一个进入安检台。

安检人员按照正常的程序进行,刘一南把手表、钥匙链等一些铁质容易引起报警的东西在安检人员的指引下,放入一个小筐里,然后走近仪器旁,安检人员检查的很仔细,并没有因为他们是特殊的人员而有一丁点的放松,相反反而检查的更加严格。

安检过后,刘一南拿好自己的东西,在袁剑的带领下,随着战友一起走进机场候机厅。

候机厅里没有其他旅客,这是专门为中国维和部队先遣队准备的临时休息厅,随着一个个漂亮的空姐迈步进入,大厅的桌子上不一会就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糖果和饮料。

刘一南找了一个椅子坐下,背包刚才已经提前上了飞机,所以浑身感觉异常轻松。

“我还是第一次在候机专厅休息,感觉就是比在火车站要好的多。”李刚笑嘻嘻的说。

“废话!”刘一南说,“那是当然啊!”

李刚还是笑嘻嘻的,其实他开玩笑也是为了安慰刘一南。

“其实,我这也不是第一次出国。”李刚说,“记得小时候,父母做大生意,带我一起到过澳大利亚,不过那时机场的条件不好。”说着说着,李刚也开始伤感,他也开始想父母了。

大厅里,大家没有太多的话,平时沙场上英勇无比的战士此时也都变得沉默寡言,其实大家都知道,马上就要离开祖国,离开亲人,这种情景确实让人内心伤感。

“可以和你合影吗?”一个空姐过来说。

“可以!”李刚爽快的说。

说完,李刚站了起来,并准备走到空姐身边。

“对不起,我不是 想 和你。”空姐有些支支吾吾。

李刚听空姐的话语,看空姐的表情,知道自己过于冒昧了,赶紧的重新坐下。

“我是看他有些像我的哥哥,所以想。”空姐指指刘一南。

刘一南此时正在低头想事,听到空姐的话抬起头来,他的目光正好与眼前穿一身蓝色西装、水汪汪大眼睛、笑嘻嘻的空间相撞。

空姐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刘一南也赶紧的给李刚打圆场,“既然我是你的哥哥,那这位同志也是我的兄弟,所以也是你的哥哥,一起合个影吧。”

说完,刘一南拉起李刚,走到空姐面前。

“那好吧。”

随着一声茄子,照相完毕,空姐也随后离开。

“同志们好啊!”空姐刚走,候机厅走进一个佩戴将军衔的首长。

“同志们,这就是等会要到机场亲自给我们送行的总部首长,大家欢迎。”袁剑说道。

“呱呱。。。。。。”大家开始热烈鼓掌。

“好的,谢谢同志们!你们先休息,等会到了机场,我再给大家亲自送行。”首长说完走出了休息室。


机场,总部领导正在等候,旁边是手捧鲜花的女兵。

刘一南和先遣队的同志走出候机厅,做着电瓶车进入机场。

下了车,刘一南看见了停在跑道的飞机。

“大家站好,向右看齐,向前看。”队长袁剑开始整队。

“稍息,立正。”袁剑跑到一个中将面前敬礼。

“首长同志,维和先遣队三十名官兵登机前集合完毕,请指示。”袁剑报告。

“稍息。”中将说。

“是。”

“稍息。”

“同志们。”中将走到队伍面前说。

刘一南和所有队员立正,这是条令里规定的动作,大家早已习惯成自然。

“请稍息。”

刘一南记得,他就是总部的首长,专门负责维和部队的,而且有一次去队里检查,还是刘一南站岗。

“大家马上就要离开祖国,离开亲人,离开家乡,你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你们的行为我更加敬佩!你们是伟大的!你们是父母的骄傲!是人民的骄傲!是军队的骄傲!更是祖国的骄傲!”首长动情地说着。

“在你们即将踏出国门,远赴他乡执行光荣的维和任务之际,我想提几点希望:一是希望你们不辱使命,为国争光;二是希望你们严守纪律,展我军威;最后就是希望你们早日回国,胜利凯旋。在此,我代表总部和全军官兵向大家致敬。”一个中将,一个首长,向三十名士兵打了一个标准的敬礼。

其他在场的首长和前来送行的士兵也全部举手敬礼。

此时,女兵们迈着整齐的步伐,走到队伍的第一排,开始给维和部队献花。


“首长同志,是否登机,请指示。”袁剑例行报告。

“登机。”中将发话。

大家从前排按顺序依次登机。

这时总部首长还有国防办的领导早已站成一排。

首长和大家一一握手,刘一南这时真的有些茫然,都不知道怎么上的飞机。

“一南,回头,照张像。”机下王干事说。

刘一南这时才清醒,他回过头,看看机场,看看送行的人们,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爸妈我走了,祖国我走了。”刘一南开始难受,就像当初参军离开家时一样。


随着震耳欲聋的螺旋桨转动,飞机在跑道滑翔,开始起飞,。

慢慢的,飞机升空,越来越高,刘一南只能看到云彩了。

白白的云,真美。

这是刘一南第一次坐飞机,感觉很新鲜,不过这种新鲜仅仅持续了不到两个小时就成了一种乏味和无聊。

“机上有各式各样的饮料,请问您需要什么?”当坐在第一排的刘一南正准备闭眼迷瞪一小觉的时候,耳边传来一个柔美的声音。

“真是美女啊!”旁边的李刚赞叹着。

真的很美,刘一南看了也有这种感觉。

“一杯可乐,谢谢!”刘一南笑着说。

此时很多人的眼球也被吸引。

高高的身材,圆圆的脸,弯弯的眉——这就是俄罗斯的空姐。

“下面我们说说飞机有关注意事项和急救措施。飞机上不得抽烟,不得乱走。。。。。。”漂亮的空姐用标准的英语说着。

飞机还在继续航行。

慢慢的夜幕降临,刘一南也困了,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当刘一南醒来时,看到飞机正缓缓的降落。

下面好像是一个不大的城市,但整个城市一片灯火辉煌。

“我们到哪里了?”李刚问。

“谁知道,不过好像是个很不错的地方。”王廷说。

“下面我们要在B国停留两个小时,B国是个石油国家,虽然不大,但经济异常的好,也是个很美的地方。飞机马上就要降落,请大家系好安全带。”空姐在广播里柔声说。

“好漂亮啊。”很多人在赞叹。

飞机徐徐降落,轰隆隆的声音又来了。

“大家注意,下了飞机都到候机厅等着,不要乱跑,注意外事纪律,明白吗?”袁剑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明白。”大家一起说

晚上夜景很漂亮,在飞机上看是,下了飞机看得更加真切。

不过我们从国内穿的毛衣毛裤好像是厚了些。

“越走越热,到时连裤头都要脱了。”大家开玩笑的说道。

“不过确实是这样,国内零下十几度,现在零上几度,到了维和目的地,那就是零上四十几度啊,我的妈啊,要命了。”刘一南心里想。

“不过,多少风风雨雨都熬过来了,这点热量算什么,正好治自己的脚气呢,这是医生说得,在很热的地方把脚放在沙子里,来回趟两遍就好了。”刘一南偷乐着。

当然刘一南的脚气并没有在沙子里趟好,但是被国内带去的中药治好了。


B国候机厅的设施非常先进,装饰豪华,又别具独特风格。

刘一南和李刚、王廷在走着,这里面有个超市,好像还不小。

“你好!请问这个照相机多少钱?”刘一南看着一个尼康的在国内大约价值两千多元的相机说。

“一千五百元,多要还优惠。”售货员竟然操着一口纯正的中国话,确切说是广州话。

“你是中国人?”李刚也听了出来。

“广东人,纯正的中国人。”售货员笑着说。

“你真的是啊,那我问你几个问题?”王廷要考验人家。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还没有哪个外国人学中文有这么好的,包括在中国这么多年还经常客串主持人的大山。

“你知道中国的首都是哪里?”王廷刚说完就开始为自己这个幼稚的问题感到后悔。

“北京啊,世人揭晓嘛。不过你也可以随便问。”

“好,那中国足球俱乐部上海申花的球员都有哪些?最少说出六个。”

“谢晖,孙祥,孙吉。。。。。。王大雷。”售货员很熟悉地说着。

他竟然能说出这么多,连刘一南这个足球迷也好多不知道,因为他只喜欢鲁能。

不过还能说出王大雷,真不容易,王大雷可是刚从一个很不出名的小队新加入的申花,这他都知道。

“我服了,彻底服了。我撤。”王廷走开了。

“哈哈哈。。。。。。”大家一阵大笑。

“对了,你们就叫我阿力吧。”售货员说。

“虽然我知道你们是中国军人,不过看装束好像很特别,你们是什么特殊部队?”阿力略有沉思的说。

“我们是中国维和部队。”刘一南说。

“佩服!向你们致敬!”阿力打着不标准的敬礼。

“你们在这里多长时间了?”李刚又问。

“我来这里快六年了,从十几岁开始就背井离乡,最终到了这里,当然也是为了生活,这里的条件好,工资比国内也要高很多,不过,一句话说得好,叶落归根,不管在外多么好,漂流多久,我还是思念祖国,想念自己的亲人。”阿力有些伤感。

“对了,这里的华人有六万多呢,好多都定居了,我也渐渐习惯了这里的生活,真是个不错的地方,你看,这个在国内两千多人民币吧,这里最高才卖一千五百元。”阿力自己转移悲伤的话题。

“是吗?”刘一南有些惊讶。

“是的,电器在这很便宜。”

“那这里的风俗民情你习惯吗?”

“刚开始不习惯,慢慢的就好了。”

刘一南开始和阿力交谈起来。

“集合,准备登机。”队长袁剑的声音从一个角落传来。

刘一南,李刚转身就跑。

“我叫刘一南。”刘一南回头冲阿力说。

阿力没说话,向他们挥手致意。


飞机又升上了高空,刘一南心里感叹!“如果整个世界都像这个漂亮的城市一样宁静、平和,处处充满阳光,没有战争,没有暴乱,那该多好。不过历史在发展,发展就要经过很多的磨难,但愿世界早日实现和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