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惊胆战--一个记者的下乡惊悚记 [推荐](67楼更新)

沉默的麻雀 收藏 77 11184

心惊胆战--一个记者的下乡惊悚记[推荐]




原作:山东大师兄


当了20多年记者,见识过很多洋洋大观。有些东东却只能烂在肚子里,无法说。烂得时间长了,为了怕患结肠癌,有时也是需要排排毒素的。于是三不知也说道说道。都是真实见闻,无丝毫杜撰。写小说俺不在这儿写。但愿网络编辑手下留情,权当听故事,俺毫不违反发帖基本原则。在党的喉舌混迹这么些年,起码的新闻特色原则还是很坚挺的。或许我所遇到的,也正是您老人家旁边发生的呢?如果不碍事,俺也就把记者生涯数十年遇到的看到的听到的拿出来晒晒,也给坛子添点乐不是?反正大家闲着也是闲着――不过,网友未必会乐,俺就管不了啦。

下面言归正传。


乡下对我来说,大致是陌生的。我心里的乡下多半与想像的农庄和世外桃源有些接近。我下乡不 多。这次下乡经历让我不免惊悚,那惊悚就一直缠绕心里不去。

常驻乡间的记者站站长笑我太少见多怪。说是需要经常下去体验一下生活。

我就想,如果多经历几次如此情景我还会对乡下充满那么多童话色彩么?


一、龙门客栈与觥筹交错之间


单位委派也是当地邀请前赴山区乡下写个电视专题片本子。题目拟作《金色的梦想》,反映当地领导如何带领群众发愤图强,摘掉贫困县帽子的事迹。

写本子的先行采访,至于拍摄那是以后的事。当地头头当然是巴不得写得光彩夺目了,所以俺无疑要做回贵宾了。

俺没让对方用车接俺,一则路程遥远,二则俺倒是有点自由行动“微服私访”的心思。


夜里,火车在一个村落停下来。

火车站很小。小得就像山里的一家破败农户――想起了苏联电影《两个人的车站》。不过,这里每没一点那种浪漫。

灯火昏暗,黑得瞧不见自己在哪儿。四周除了黑乎乎的山峦什么也没有。远处传过来一声声不知什么野兽的叫声,就让人愈发有些发怵。

说好有人来接。却谁也不知谁在哪儿。咱也不知找谁,稀里糊涂。


只好自己找了一辆不知该叫什么车的车,好说歹说,梗着脖子挨一刀上了车。一路颠簸,一路黢黑,凉风习习,林涛呼呼。冷不丁一声狼嚎,把人吓个半死。身子骨也快拆散架。

灰头灰脑钻进一家旅店。也是黑灯瞎火,就像龙门客栈。心里就发怵。莫不夜里把咱给做了肉包?可叹咱太瘦尽是梆硬的骨头,吃着包子怕咯了人家倍儿棒的牙口。


安排进了一个房间。腥臭裹着劣酒味扑鼻而来。屋里堆满箩筐杂物,箩筐里不知盛放着啥,一阵怪味(后来知那就是野味),筐下还淌着血水。我不由一阵颤栗,想吐。老板娘说,就这条件,爱住不住。

四壁剥落的屋里摆着两张破旧不堪的床,连张桌子也没有。

心里就给自己解嘲,吟出对联一副:南腔北调四方过往客,东倒西歪两张硬板床。

一个床给我,另一个床上是个酒鬼, 头发蓬乱,有点梁山草寇味道。汉子正蹲在床沿撕扯着带着血丝的什么肉,不停自言自语嘟哝着,满嘴跑江湖,骂他妈洪洞县里没好人,骂天下乌鸦一般黑。眼里燃着一团火,炙得人皮毛发出糊味儿。


累极。硬撑着向酒鬼附和点头,几下便就被酒气熏迷糊了。朦胧中只见那酒鬼张着血淋淋的大嘴,像在啃吃人肉,仿佛就是从咱身上割下来的,很新鲜的。


心里就不停警告自己,睡不得,这家伙莫不是老板娘一伙的?就想起张曼玉演的那个心狠手辣的老板娘金香玉。可咱只喝了旅店里的两口水,怎么就被撩翻了呢?

就还是倒了。啥也不知了。


本文内容于 2008-12-25 8:12:35 被沉默的麻雀编辑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