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的《法国舆论看中国》节目时间里,我们给大家介绍一篇法国国际战略研究所研究员布里策关于法中关系的观点。布里策的一篇题为《北京与巴黎的角力》的文章刊登于该所网刊。他同时也接受了世界报记者的专访,进一步阐述了他关于中欧关系的一些观点。



布里策的文章首先回顾了自今年四月奥运火炬在巴黎传递遇到挫折后法中关系的摩擦。当时,由于中国残疾运动员火炬手金晶在巴黎受到意外攻击,法国曾经委派三位重量级政治人物到中国想中国人道歉。文章认为,从实力外交的角度考虑,北京领导人当时可能得出结论,法国是欧盟成员中薄弱的一环。于是出现法国企业家乐福被抵制,中国游客取消巴黎行程等经济制裁。而在同时,英国首相布朗和德国总理麦克尔决定不参加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法国总统萨科齐则最后仍然出席了奥运开幕式。中国方面也同意与达赖喇嘛进行谈判以求解决西藏问题。



然而,目前有关西藏谈判不仅陷入死胡同,尽管达赖喇嘛主张温和路线,部分西藏人仍有走向极端的可能。



作者认为,此次中国取消里昂欧中峰会是借此显示自己的力量。但同时,中国的这一做法,也有内政的考虑。



目前,面对经济危机,中国高层改革派与保守派分歧扩大。中国经济一直快速增长,但如果危机导致社会动荡,中国经济增长就会受到威胁。



因此,为了内政中国就将萨科齐会见达赖喇嘛的这样一个并非如此重要的事件变成一件大事来对待。中国需要一个替罪羊。



法国方面在同中国关系上一直处于弱势,因而法国就成为中国的重点制裁对象。为什么中国一定要制裁法国呢?该研究员表示,就像大雁要打头雁一样,总是打法国,就只有法国叫。



布里策表示,中国不喜欢的是欧洲国家用一个声音说话。达赖喇嘛的问题仅仅是一个幌子。1989年时,法国挑头使欧洲对中国实行武器禁运,这使中国感到法国的力量。随后中国方面就寻找对欧洲国家各个击破。欧洲联合就可以对中国强加产品配额,就可以要求中国人民币贬值。



对于接待达赖喇嘛来说,英国首相布朗和德国总理默克尔都会见过达赖喇嘛,波兰政府甚至可以邀请达赖喇嘛访问波兰。所以见不见达赖喇嘛并不是一个问题,关键是要找到一个法国这样的国家,又是欧洲联盟执行主席国,简直是理想的打击对象。



布里策认为,法国外交家们一直为中国所吸引,对中国的判断同现实完全脱钩。我们认为只要对中国人友好,中国就会给法国人应有的回报。同世界其他较有影响的大国比较,法国是对中国最为软弱的国家。因此,法国被中国看成一个软弱和柔性的国家,而且总是在改变主意。然而,中国只承认力量。



布里策指出,法国在奥运火炬在巴黎传递之后,向中国派去特使,向中国道歉。但实际上,奥运火炬在巴黎使金晶受到冲击同法国政府毫无关系。历史上看,向中国派遣特使的行动是中国周边国家对中国俯首称臣的表现。于是,法国就被看成一个附庸国。



当世界报记者提出如何修补同中国的关系的问题时,布里策表示:幸运的是,目前已经有很多欧洲国家看到,中国并不是一个可以当作朋友的国家。这是一个自私的国家,他同外界的关系是缺乏礼仪的。对于这样一个国家,欧洲需要保持距离。这一情况可以从欧洲联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的声明中看出来,他认为中国的行动虽然声称是针对法国的,但却是针对全体欧洲的。现在如果欧洲见到中国制裁法国而不作出反应,中国就取得了完全的胜利。如果法国以欧洲作为屏障,欧洲支持法国,问题就不会太严重。如果中国获胜,欧洲就会一个一个国家被踩在脚下,任其蹂躏。只有一个国家是例外,那就是英国,英国绝不会任人践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