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河传奇 第三篇 风起云涌 第24章 劫难再临

赤角 收藏 5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38.html[/size][/URL] 第24章 劫难再临 燕子山之战取得了非凡的胜利,所有的队员都乐得合不拢嘴。不光是因为他们杀死了鬼子,而是他们的作战方法有了极大的提高,能在小型的伏击战中占有绝对优势。更令队员们感到自豪的是他们射击技术有了很大的提高,两个新机枪射手也在实战中锻炼了自己,对实战射击有了新的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38.html

第24章 劫难再临

燕子山之战取得了非凡的胜利,所有的队员都乐得合不拢嘴。不光是因为他们杀死了鬼子,而是他们的作战方法有了极大的提高,能在小型的伏击战中占有绝对优势。更令队员们感到自豪的是他们射击技术有了很大的提高,两个新机枪射手也在实战中锻炼了自己,对实战射击有了新的理解。焦达启、颜洪生两人前几天的几百发子弹没有白打,已经摸索出歪把子机枪的性能和特点,并能熟练操作和排除一般故障。

回到安平堡,三河让大家休息了一天,调节一下身心,第三天上午在三河家召开全体队员大会,商讨下一步作战目标,三河想趁热打铁,取得更多更好的胜利。

三河正和队员们讨论下一次的作战目标,儿童团员金贵急冲冲闯了进来,气喘吁吁说:“快……快……鬼子。”

屋里的人听到“鬼子”,队员们就意识到是他们发现了鬼子,立即都站了起来,三河第一个冲出房门,队员们也紧跟着向村口奔去。来到村口,三河见云峰带几个儿童团员躲在院场边上的草垛后面监视山下的动静。三河示意队员留在原地,自己悄悄跑到草垛子后面,顺着弟弟手指的方向向山下望去,他看见两辆汽车已经驶过了进村的路口,三河松了一口气,可以肯定鬼子不是要来安平堡,是向山里去的。两台汽车上都用大布盖着,三河看不清车上装的是什么。他觉得奇怪,鬼子这是要到哪里去?

三河一直望着鬼子的汽车转了一个弯看不见了,这才返身招呼躲在村边院墙处的队员,他说:“没事,是两台鬼子的汽车,向太行山里开去了。”

良子说:“不能大意,鬼子会不会抄我们的后路。我建议在飞鹰岩上设一个哨位,等鬼子离开山里之后我们的岗哨才能撤。”

“那好,冯松涛和杜先康先站头班岗。把望远镜带上,把视野放远一点,能看几里地就可以了,注意千万不能大意,山两边的道路都要观察到。”

再说龟田50多名鬼子轮班挖掘洞口,费了很大劲才在中午时分把山洞口挖通,进去一看,那里还有反日分子的影子,只找到红缨枪队留下的一些吃完的罐头盒,饼干纸和一个石头台子。龟田是哪个气呀,竟然让这帮反日分子逃脱了,杀,杀,翻天覆地也要把他们找出来。龟田立即下达二道命令,一是将挖出的皇军尸体运上汽车。二是提出作战计划,先乘坐汽车抵达离安平堡约5里的地方,然后部队兵分两路,一路由小队长率领,沿着丰财山西路进攻安平堡。第二路由龟田亲自率领,从正面进攻安平堡。

小队长带着20多个鬼子立即出发了,龟田带着剩下的20多个鬼子把几具皇军的尸体送上了汽车。

颜洪生和良子在丰财山飞鹰崖半山坡站岗放哨,两人背靠一块大石头,在西下的阳光照射下显得暖洋洋的。

良子举着望远镜向三面扫瞄着,他要观察三条道路的情况,第一条是三道岭边上的马路,鬼子是从这条路进山的,要出来也应该从这条道上走。第二条是丰财山西边的一条小道,这是紧靠大沱河的一条山路,又邻三道岭,鬼子要是包抄安平堡的话首选这条道。第三条是丰财山东边的小道,这是一条抄后路的小道,也是出其不意的地方。他慢慢移动着镜头,突然,他顿了一下,好像发现了什么,他赶紧又返回到刚才的地方,又仔细寻找可疑之处,果然看到远处有一串黑点在动。良子又调整了一下望远镜,看到有不少,是人,肯定是人。良子说:“洪生哥,你看看,这边小路上是不是有一群人在向我们这边来?”

颜洪生接过望远镜看了一下,说:“不错,可以确定是人,有20多个。”

良子想:这大约是鬼子,上午有两辆汽车驶向了山里,可到现在也没有发现汽车返回,是什么原因?良子要回望远镜,他要再仔细监视这伙人。他让颜洪生注意三道岭边上那条马路上的情况,他把主要目光放在丰财山两边的山路,特别是西边的这路人群。

随着时间的推移,丰财山西边小路上的这群人越来越近了。

“是日本鬼子。”良子看清楚了,尽在意料之中。颜洪生接过望远镜一看,也看清楚是小鬼子,果然不出所料,鬼子从后面包抄我们,想把我们一网打尽。

良子对颜洪生说:“你马上去告诉队长,让他带人立即向龙虎山转移,我再监视一会儿就赶回去。”

颜洪生答应一声向堡子跑去。良子躲在岩石后面,密切注视着鬼子的行动,他数了一下鬼子的人数,有27人,人数虽然不是很多,但也远远超过红缨枪队的人数。再加上他们都是身经百战,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的正规军人,而且火力不逊于红缨枪队,硬拚肯定是不行的。良子看鬼子已经离他只有大约3里地了,正准备撤回堡子,又发现三道岭方向的马路上尘土飞扬,两辆汽车从山里开了出来。良子心想鬼子不会是两路包抄吧,还是不能再等了,良子起身向堡子跑去。在堡子西口,三河等队员已经全副武装在等待良子的归来,这时云峰从村口跑了过来,说是两辆汽车在大沱河的马路上停了下来,下来20多个鬼子正向堡子爬来。

良子对三河说:“看来鬼子这回鬼子来者不善,一定是知道了我们还活着,又来村里找我们麻烦了,这次一定会穷凶恶极,最好能动员全村人出去避避风头。”

“这样也好,年青力壮的都躲到山里去,年纪大的就进我家的地道,大家分头去喊人。”三河迅速作出决定,队员们立即分头去通知乡亲们。

三河跑到马保长家,将情况对马保长讲了一下,让他躲到他家的地道里,好组织一些老弱病残躲在地道里,地道里面没人招呼也不行。马保长说:“三河,你们还是快跑吧,不要管我们,我们会照顾好自己。”马保长有自己的想法:鬼子来了,总得有人出面招呼,一个人都没有了,那鬼子的气就更大了,是死是活总得有人承担,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三河没时间多劝马伯,赶紧出院去通知别人家,马伯也紧跟着出了院门,挨家挨户动员乡亲们出去躲避一时。

立时安平堡不安宁了,乡亲们纷纷跑出家门向村东口跑去。

良子找到三河,问道:“我们要不要阻击一下鬼子,鬼子来的速度很快,离这里只有不到1里地了。”

三河想了一下,说道:“还是尽量不要激怒鬼子,这样会让鬼子更加疯狂的,那咱们这个堡子就难保了,马是招呼队员们向龙虎山转移。”

良子一想也是,鬼子本来气就大,找不到我们就会把气撒在乡亲们身上,说不定还会把全堡子的房子都烧光。“好,我去安排,你也快撤吧”。

“嗯,我回家看一下地道里的事安排好了吗”说完三河和良子就分头跑去。

两路鬼子一前一后进了安平堡,马保长已经满脸堆笑,点头哈腰在村口迎接鬼子的到来。

龟田爬上山坡,见马保长一个人在村口迎接皇军,心想这村子的水一定很深,我们这么快来到村子,他就已经得到消息,早早来到村口迎接鬼子,看来他们有人在站岗,还有人通风报信。那么,自己要找的人肯定早跑了,又是一无所获,可如何采取下一步计划,是找反日分子的家属,还是随便抓几个村民回去交差?多年的侦探生涯,让他养成了深思熟虑的习惯,他要为大日本帝国的利益出力,又要严厉打击一切侵害帝国发展的力量。可他又深知,他们所面对的是广阔的国土和众多的国民,要想征服他们是不容易的,必须要恩威并施。对于那些肯依附日本,为日本做事的人要多安抚,给他们应有的甜头。而对那些反对日本,与大日本为敌的人一定要使出各种严厉的手段,从心理和肉体上消灭他们,给其他人一个威摄,使他们望而生畏,不敢再产生非分之想,与皇军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如果只是一味地使用残暴的手段,让众人觉得没有活头,只会让他们产生反抗心理:总是一死,不如起来造反。这样会给大日本帝国的利益造成伤害,不利大东亚共荣圈的执行。

龟田挤出笑脸,直到马保长面前:“你的,良民大大的,皇军大大的朋友。”

马保长受宠若惊:“愿为皇军效劳,愿为皇军效劳。”

“你的贵姓?”龟田问道。

“不敢,不敢,马世普。”

“噢,是马桑,你的大大的好,好!”龟田竖起大拇指。

“什么?我不叫马上,我的马世普,马、世、普。”马保长根本不明白马桑的意思,他还以为是说“马上”呢。

“是的,马、世、普,马桑。”

马保长不想再解释,这小鬼子为什么叫我马上,这里什么意思,你就是骂我,我不是也得接着吗,就是杀了我,我也没二话,马上就马上吧。

“太君,家里请,热炕大大的。”

“有西,良民大大的,开路开路的。”龟田身上正冷着,带着几个鬼子就来到了马保长家,马保长的老婆拿几个大碗从锅里舀子出刚烧好的开水。

龟田看见炕桌上摆放好了几笸箩吃的,有花生、瓜子、大枣、核桃。他知道,这是可以招待贵客的东西,马上喜笑颜开,马桑能有这份心已经足够了,愉快地坐在炕沿上和马桑聊起来。

“高开升的回来没有?”这些反日分子当中,年纪最大的是高开升,按照中国人的习惯,年纪最大的,就是理所应当的大哥。高开升是这10个人里头年纪最大的,头领也应该是他了。所以龟田一开口就问高开升回来了没有。

“高开升啊,没有,没有,自从太君上次来抓他们,他们就再也没在堡子露过面,没有任何消息。”

“一次也没有回来?”龟田有些怀疑。

“我是没有看见,要回来也得晚上回来。你不知道自从上次我将这几个人的名单交给太君,这堡子里的人就对我另眼相看了,说我是出卖他们的汉奸,我这都是为了皇军而忍辱负重啊。”马保长说得有模有样。

“你的受气大大的,我的理解大大的。那么,他们的家人呢?难道他们的家人也不管他们的死活?”

“多谢太君的理解,我的受气没有关系。我只想努力为皇军效力,让皇军在安平堡待得舒服。”

“有西,大大的好”龟田正准备向马保长寻问那几个反日分子的情况,这时一个少尉进来报告。

“报告大队长,村里已是一座空村,再没有找出一个老百姓,从痕迹判断,老百姓都向龙虎山逃去,小队长问是否派人抓捕?”

“让小野带人到周围象征性地搜索一番,马上撤回来准备蹲守。你们派出5个人在高开升家秘密蹲守,等他的家人回来能抓几个是几个。一定要活的,我好利用他们钓出高开升。”

“是。”少尉敬礼之后出门安排去了。

马保长都不知道他们说些什么,他一句也没听懂,就是最后那个少尉一个“嗨”他大概知道是“是或明白”之类的意思,这要是能听懂日本话该多好,现在倒好,日本人在我面前布置军事行动,我却一点也听不懂。

龟田现在想把高开升的家人抓住,逼他就范,但这个计划可不能让马保长这个中国人知道,他问马保长:“马桑,村民们怎么都跑了,是不是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不然我们还没到,他们就逃得一干二净。”

“是,他们有一个站岗放哨的组织,大人小孩都被他们动员起来了,不分昼夜在堡子的四周站岗放哨,只要发现皇军来了,就发出警报,让乡亲们逃进山里去,这次大概也是如此。”马保长讲出了红缨枪为乡亲们站岗放哨的事。

“皇军就那么可怕吗,嗯?”

“这些乡下人,没见过世面,皇军干了一二件事,就把他们吓成这样,皇军怎么会对他们不利呢,只要当好良民,皇军对我们是大大的好。”马保长奉承道。

“大日本皇军到这里来是建设王道乐土,让全村老百姓都过上豪华幸福的生活,天天大鱼大肉,出行有汽车,房子住的是高楼大厦,那生活是大大的好。我们要消灭的只是那些破坏圣战,破坏大东亚共荣圈的敌人。我们的朋友的,保护保护的。”龟田假惺惺宣传那空中楼阁、虚无飘渺的王道乐土。

“那可是美的冒泡,我们等待哪一天的到来。”

龟田又东拉西扯和马保长闲唠了一会,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埋伏的人也该到位,该做个姿态走了。

马保长笑脸挽留,见龟田不为所动改为相送,一路送到村口,目送鬼子下了山坡,过了大石桥,上了汽车,一溜烟向城里奔去,这才放心地向堡子东口走去,他要找回躲在龙虎山的乡亲们。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