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8.html


看着山谷内不断升起的乳白色的蘑菇云,站在山脊上,全身都罩在伪装罩下的徐翔眼中盛满了泪水,万千的思绪都不禁飞到了十分钟以前…

“嘶啦…嘟…”

一声奇怪的声音传到了正在亡命逃跑的地球指挥车里,而听到这丝声音的通讯兵不由得脸色一阵巨变.

“怎么回事?”徐翔看到通讯兵突然露出了这样的脸色,不禁心生警兆,下意识的问道.

“回…回总指挥,我…我们和帕…帕米芾上…上校…”

“帕米芾上校怎么了?你他娘的倒是一气说完啊!”徐翔急切的说.

“我们和帕米芾上校的联系就在刚刚突然中断了,帕…帕米芾上校,很有可能…”

虽然通讯兵的话没有说完,不过徐翔从他那没有任何生气的脸上已经完全的掌握了答案:帕米芾死了,那计划…

“咚!”

徐翔用尽全力的一拳捶在了身前的一张办公桌上,然后用有些嘶哑的声音问身边的一个参谋:“我们距离预设地点还有多久路程?”

“回总指挥,还有二十分钟的路程.”

“呼!”徐翔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后,接着说道,“命令车队全体成员,立即全速朝预设地点开进,全速!”

“是,长官!”

“即使不能完成计划,但至少也得获得最大的战果啊!厄?你们…”徐翔看着向自己靠拢并围成了一个圈的参谋们,顿时有些纳闷.

“总指挥,”领头的一个参谋上前一步,对着徐翔微施了一礼,然后说道,“我们所有的参谋刚刚商量了一下,我们有一个计划.”

徐翔闻言不由眉头一皱:“什么计划?”

“是这样的…”

随后,自己就被他们不由分说的拉出了指挥车,罩上伪装罩,然后送到了这个相对安全的山脊之上.

“哎!”徐翔微微叹了口气,对身边的参谋道,“怎么样?还是没有联系上帕米芾上校吗?”

“没…没有,”参谋面如死灰的回答.

听到参谋那绝望的回答,徐翔不得不强迫自己去接受这样一个自己不愿意接受但又不得不接受的事实一一任务失败了!

“哎!继续联系吧!”徐翔失望的抬起头仰望着逐渐明亮的天空,不禁感慨道,“太阳明明已经出来了,却为什么我的眼前仍然是黑暗一片?”

……

起来!

快起来!

你还有任务没有完成!

总指挥还在等着你,为计划情愿牺牲自己的弟兄们还在等着你,千千万万的艾尔城民众还在等着你!

帕米芾!你要还是个男人的话,要还是个带把的爷们的话就马上给我站起来!

……

在脑海中那些刺激性话语的作用下,帕米芾渐渐的睁开了自己那本以疲倦不堪的双眼.

血红!

一片血红!

血红的天空,血红的大地,帕米芾感觉自己眼前一切的一切都仿佛被染上了一层鲜血的颜色!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地狱吗?

出于人类的本能,帕米芾挣扎的想要坐起来,但是这时他却突然发现自己似乎…似乎无法动弹,好像,就好像有什么重物压在了自己的身上一般.

不对!

不是好像,从胸口传来的那种实实在在的压迫感仿佛是在告诉着自己:那不是什么好像,而是真的,是真的有什么东西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虽然此刻帕米芾就像是被抽干了浑身气力一般,但是却依然伸出手,用尽了自己疲倦的身体刚刚凝聚起来的一丝力量,将压在自己身上的重物给推开了.

“呼…呼…呼…呼…”

而在推开了身上的重物以后帕米芾就仿佛一个刚刚跑完马拉松的运动员一样,不停的喘着粗气,在休息了一会后,才挣扎的坐了起来.

此刻帕米芾的脑袋里完全是一片空白,他茫然的望着满目疮痍的四周,突然,一股热流突然顺着自己的脑门流了下来,甚至流到了自己的眼睛里.

强烈的刺激让帕米芾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右手下意识的拂上了眼睛,然而伸手触碰之处是一片湿湿黏黏的,一股腥气直冲鼻孔.

血!是血!

帕米芾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立即用自己那仍然干燥的袖口擦拭着自己那沾满鲜血的眼睛,待眼睛上的鲜血被擦拭干净后,再睁开眼睛时:天空和大地便立刻回复了它们本来的颜色.

原来,我还活着.

帕米芾如是想着,但突然脑袋一阵毫无征兆的剧痛,脑中突然像电影放映一般的涌出了无数的画面.

在画面中,一个伟岸的身躯带着一脸绝然的表情奔跑在枪林弹雨且战栗不已的大地上,时不时的就会有如同流星一般飞过头顶的激光束,还有因为激光束的爆炸而四处乱飞的碎石屑;在他身后,还拉着一个瘦弱的身影,而那个瘦弱的身影显然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脚下并不十分的稳重,但是在他的脸上,他的表情却仍旧坚定不移,似乎只要有那个伟岸的身躯,他就无所畏惧.

突然,一枚导弹拖着长长的淡蓝色尾巴直直向他们飞来,然后…

“轰!”

一声几乎要把耳膜给震破的巨大爆炸声猛然响起,然后整个画面原先的景物也顿时被一片绚丽的白光所取代,再然后…就结束了.

那枚拖着长长淡蓝色尾巴的导弹不就是…夫伦人的能量结晶炸弹吗?

据帕米芾所知,那是夫伦人的一种威力巨大的炸弹,就是一辆地球上最最先进的重甲战车,被它正面击中的话,也只有变成一堆废铁的份,那么…自己?是…

这时,帕米芾突然又想起了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那个瘦弱的身影,那个小通讯兵.

帕米芾也想起了在最后的关头,在能量结晶炸弹就要追上自己的关键时刻,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从身后将自己推倒在地,难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刚才压在自己身上的重物是…

帕米芾此时的脖颈就如同被打了一针加大药量的肌肉硬化针一般,根本无法自由的扭动,只能跟机器人一般,一顿一顿的朝刚刚被自己推开的重物的方向看去.

本来只需要一秒不到时间就可以做完的动作,可帕米芾此时却偏偏花了将近一分钟才完成.

而就当帕米芾的动作完成的刹那,一个熟悉的身影顿时映入了眼帘,虽然那具瘦弱的身躯已经被能量结晶炸弹爆炸瞬间所产生的高热灼烧得黢黑不已,但是帕米芾还是一眼就能认出来,他,就是那个小通讯兵.

他,就是他,就是那个自己连名字都不知道,仅仅只知道他的编号为0734的小通讯兵;在夫伦人的能量结晶炸弹即将爆炸的瞬间,是他,就是他,就在那个危机的时刻,他那瘦弱的身躯突然爆发出了巨大的能量,一把将自己扑倒在地,然后他又用自己那瘦弱的身躯,替自己挡下了能量结晶炸弹的巨大威力.

在他那张仍旧稚嫩的脸上,似乎还挂着一丝欣慰的笑容,在他那早已凝固的眉宇之间,帕米芾依然可以看出一丝骄傲的神情;似乎,能用他的一命换取自己的一命,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

想到这里,帕米芾的眼睛湿润了,这个一米八五的壮汉流下了自己生平的第一滴眼泪,对着这个瘦弱的小通讯兵,敬重的敬了一个军礼!

随后,帕米芾毅然而然的不顾身体的疲惫,背起了这个小通讯兵的遗体,朝着一个并不起眼的山头艰难的走去…

“噢耶!”基米如同神经质一般的突然怪叫了一声,因为就在刚才,从空军飞艇编队传回的实时录像已经明确的告诉了在场的诸位:一枚能量结晶炸弹已经准确的命中了地球部队的指挥车,能量结晶炸弹那巨大的爆炸威力已经将整辆地球指挥车完全摧毁,变成了一堆没有任何作用的废铁.

而整支地球的撤退车队在失去了指挥车的协调与指挥后,就如同狼群失去了头狼一般,顿时显得有些混乱不堪,队形没了队形,方向没了方向,甚至还有两辆车差点就撞到了一起,反正概括起来,就一个字:乱!

然而乱也有乱的好处,比方说,刚刚轰炸得还得心应手的夫伦空军飞艇编队们,现在却遇到了一些小麻烦.

先前他们还可以利用对方整齐划一的队形进行高空的地毯式轰炸,并且可以保持较高的杀伤力,可是现在…

地球人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队形可言了,那种高空的地毯式轰炸所能收到的效果也大打了折扣,不得已,夫伦空军飞艇编队的大队长接通了编队的公共通讯器:“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鉴于敌人队形已经散乱,全体都有按照编号分成三队,轮流对地面上的敌人进行俯冲式的自由轰炸,明白没有?重复一遍,鉴于…”

“明白!”

就在公共通讯器里响起所有队友的回话的瞬间,大队长率先压下飞艇,犹如一只鹰隼般的迅速朝着一辆地球运输车疾驰而去.

没多久,飞艇上的能量结晶炸弹就轻松的锁定了那辆倒霉的地球运输车.

“嗖!”

一声清脆的破空声响起,大队长在感受到能量结晶炸弹发射时所产生的轻微反冲力的同时,也完全能够猜想到那辆地球运输车的悲惨命运.

拖着淡蓝色尾巴的能量结晶炸弹就像一只嗅到了鲜血气息的恶狼一般,任凭那辆地球运输车如何的左躲右闪,它都始终坚定不移的紧紧咬在对方身后,终于…

“轰!”

银白色的能量结晶炸弹义无反顾的一头扎在了那辆地球运输车的身上,几乎就在那一瞬间,能量结晶炸弹迅速的释放出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能量,将那辆地球运输车变成了一堆没有任何作用的废铁.

“呵!真壮观啊!”大队长带着满意的微笑扑向了自己的第二个目标…

“轰!”

第三个…

“轰!”

……

然而就在大队长他们满意的完成了自己的俯冲轰炸任务,准备腾空换第二梯队接替进行俯冲轰炸的时候,一声夫伦飞艇中特有的尖啸警报声则突然疯狂的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