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营“日志

侍读学士 收藏 0 25
导读:“集中营”日志(一) 我原本是北京著名零售企业一名普通基层干部,现近不惑之年。二年前曾经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培训经历,其惊心动魄的场景历历在目,可悲、可叹、可笑、可怜,让我久久不能释怀。今天说出来请各位网友“共享”,和我共同体味这段难忘的峥嵘岁月。 2003年十月末,也就是“非典”那年。因单位扩大经营,开设分店,我得到人力部门通知,因我“业绩突出,能力出众”调离原部门去分店筹备开业,开业后任部门经理(升了一级)。此经历不必赘述,只回忆这段往事。 天有不测风云,2005年4月末,因单位投资失误,外加经营不

“集中营”日志(一)

我原本是北京著名零售企业一名普通基层干部,现近不惑之年。二年前曾经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培训经历,其惊心动魄的场景历历在目,可悲、可叹、可笑、可怜,让我久久不能释怀。今天说出来请各位网友“共享”,和我共同体味这段难忘的峥嵘岁月。

2003年十月末,也就是“非典”那年。因单位扩大经营,开设分店,我得到人力部门通知,因我“业绩突出,能力出众”调离原部门去分店筹备开业,开业后任部门经理(升了一级)。此经历不必赘述,只回忆这段往事。

天有不测风云,2005年4月末,因单位投资失误,外加经营不善,公司决定企业转型。除部分员工“一刀切”内退,小部分留守物业,将经营场所及大部分员工一并“租”与山东威海著名餐饮品牌“静雅海鲜酒楼”。原单位为了甩掉包袱,谎称入职培训,合格后进入“酒楼管理”岗位,如工作努力,甚至有“分房”的可能,抱着对原单位深厚的感情和极大的信任,被花言巧语说晕了的我们这帮傻瓜,怀着对美好前程的憧憬,分批踏上了南下的火车,开始了一段“特殊”的旅程。

我们一行十人,男多女少,平均年龄三十二三左右,静雅”出的路费。经过大概十八个小时的颠簸,终于来到了大清朝北洋水师重镇——威海。下车后,由“静雅”酒楼培训基地的员工热情的将我们请上了租来的汽车,十几分钟之后,汽车停在了一处高大的门口之外,我知道目的的到了。从培训基地的外观来看,规模不算小,占地大概有四万平米,大门处高高耸立着一面“风帆雕塑”,象征着企业一帆风顺,可我却有一种逆水行舟的不详感觉。培训基地的老师、学生热情的将我们迎进了教学楼大门,正门大厅是椭圆型的,大概有近二百平米,同事们将行李放在脚下,局促不安的东张西望。我下意识回头,看见操场上有很多身穿迷彩制服的学员正在按教官口令进行队列训练,突然看见我们先期到达的部分同事也身穿迷彩服,按高矮顺序排列一队,个个表情严肃,也在进行队列训练。看着他们“整齐划一”的动作,同事们不禁笑成一片。队列里的同事也看见了我们,想笑却不敢乐。就在我们大家窃窃私语之时,一队学员从大厅东边门里列队跑了出来。为首的一个学员突然冲我大喝一声,把手拿出来!站好。声音之大将我及同事们都吓了一跳,我这人平时在站立的时候习惯于将左手插在裤兜里,听到怒喝,我本能的将手“闪电”般从裤兜里抽了出来,下意识的以“军姿”站立。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一队学员从眼前跑过,同事们像傻子一样看着我,呆呆的站在大厅里不知所措,就像一群犯了错的小孩看到自己闯祸后发傻一样!几分钟以后,我才从一片茫然中醒过神来。你算干吗的,他娘的!我轻声的骂道,同事们纷纷解劝。这时,有一个学员请我们拎着行李跟着他从刚才那队学员跑出的大厅东门进去,进去以后我们才知道这是基地的食堂。随便找了一张桌子坐下,环顾四周,食堂很大,大概能让三百人同时进餐。桌椅板凳已经很旧了,但是比较干净。刚才带我们进来的那位学员依然满面笑容请我们排队就餐,这使我们多少有些安慰。我看了一下手表,下午三点多钟。这时吃饭,让我们有些疑惑。但客随主便,况且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我们也确实有些饿了。排队拿餐盘,列队来到窗口,饭菜非常简单(后来我们才知道,我们的伙食标准是一天二块五),不是土豆就是萝卜,萝卜里有些许肥肉。我乘了一点米饭,只要了土豆,大家回到餐桌,闷头吃饭。突然,一位名叫付红的女同事用手捂住了嘴,皱紧了眉头,原来她要的肉实在难吃,想吐却不敢。因为来此之前,单位人事主管曾经说过,这个培训基地管理极严,浪费一粒粮食,罚款二百。所以,她最后还是给咽了。

吃完饭,还是给你刚才那位学员,让我们分成男女二队,各自拎着行李随他去楼上宿舍。男生宿舍在三楼,女生宿舍在四楼。我们这几位“男生”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宿舍门口。一推开门,一股民工宿舍特有的浓烈臭味扑面而来,简直能让人呕吐!我和同事本能退后几步,过了一两分钟才挪着脚步走了进来。有些异样看着宿舍内的摆设。宿舍较大,有上百平米,都是上下铺,估计可容纳四十人就寝。被单的质量极差,一看就是地摊货。被子质地一样,绿色的,像军营一样叠成豆腐块码放整齐,北边靠墙依放着一面大鼓,直径有近两米,估计是有庆典时使用的。二位同事和我互相对视几眼,放下行李,我赶紧打开窗户及房门让空气流通。威海是一个海边城市,海风很大,立刻就将屋内的浑浊空气一扫而光。长出了一口气后,我点上了来此的第一颗烟,心情极为沉重、渺茫,不安的找张床坐了下来和二位同事聊天。几句过后,我们站在窗前向外张望,操场上学员很多,看模样也就在十八九岁之间。包括先期到达的同事在内,大部分在进行队列训练。在我们的宿舍窗下,有大概近四十个孩子身穿酒楼工装,站在一个小圆凳上,旁边有一两个貌似教练、但年岁相仿的孩子,穿着红色的运动装,前后左右的溜达。圆凳上孩子们左臂弯曲摆在身后,右手托着一个上菜的圆盘,有的放的是二个空啤酒瓶,有的却放着两块块砖头,身如笔挺般在风中站立,纹丝不动。远看就像一尊雕像,面带微笑,尤其是有些女孩,身着红色旗袍,旗袍下摆迎风飘逸,在夕阳的映衬之下还真有些许美感。可是不久我们就发现了问题,那就是孩子们站立的时间极长,近二个小时不让休息。有些女孩明显体力不支,右臂上下摆动,身子也有些前仰后合,仔细看其表情,全都咬紧牙关,眉头紧皱。这样行吗!我们三位同事低声嘀咕,可别摔下来。果然,没有一会儿,一个女孩终于支撑不住,一头栽了下来。呦喂!几位同事一声惊呼,将半拉身子探出了窗外,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惊异的一幕。女孩倒地之后,在旁边溜达的教练们却熟视无睹,权当没有这回事一样,天啊!我们全呆了。

未完待续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