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扁今天出狱了,民进党明天开始哭了

与事前很多人估计的不一样,陈水扁获起诉之后,没有继续被拘押,而是放了出来,真是司法考量,自有道理。大多人相信,陈水扁即使暂时出狱,但三审定罪之后终归会被再次收监。然而,在遭到起诉与最终收监的时间究竟有多长,目前不得而知。按照陈水扁的性格,在这一阶段他必然会拼死一搏。我们认为,这才是民进党真正的噩梦开始,也是民进党彻底瘫痪的开端。


中评社消息说,陈水扁羁押满月,12日移审台北地方法院声请延押,合议庭经过 4个多小时的检辩双方攻防,法官在获得陈水扁承诺未来开庭时随传随到后,在13 日凌晨一点许裁定陈水扁当庭释放,不用具保,但是限制住居及出海出境,同时要求陈水扁未来在演讲时要节制一点。陈水扁表示,对于法官决定释放他时,对他的吩咐与要求,他会谨记在心。

法官与陈水扁这一段话,引人发笑。法官要陈水扁节制一点,就如同要大鳄少咬人一样异想天开。而陈水扁称对法官要求会谨记在心,则是活灵活现的鳄鱼眼泪。陈水扁执政8年的经历、在遭到弊案侦查之后的表现,在在表明,他是一个全世界皮肤最厚的大鳄。

陈水扁出狱之后,一定会张开大口咬人的,有三:

一,咬司法。陈水扁的贪渎弊案无法推卸和抹煞,情况将越来越清楚,而且有新的弊案陆续侦查,无论坦白与否,陈水扁都绝对没有办法逃脱牢狱之灾。既然如此,陈水扁就一定要破釜沉舟,绝对不可以认罪,而且会不断抨击侦查不公、司法黑暗。

二,咬同党。陈水扁出狱之后,一定会再搞攻守同盟,一定会在进行串供与湮灭证据的行动。陈水扁回到家中,扁办和支持者就有了主心骨,陈水扁不用出家门,即可指挥进退。我们不怀疑,如果司法力度不够,很可能有原来的证人推翻证词的事件发生。

三,咬政治。陈水扁在司法层面来自清,根本没有可能性,扁珍的贪渎一定是铁案,纵使扁是律师出身,纵使台湾所有的扁系律师都起来辩护,也是没有用的。因此,走向政治层面继续进行抗争,是唯一的求生道路。陈水扁一定会改变策略,以更诡异的技巧挑动支持者神经。

但是,如果以待罪之身来咬人,既无力,又无奈。所以陈水扁下一个大动作,必然是使出更大的力气来抓民进党、来捆绑民进党。他要把民进党变成一个有史以来的最大的政治鳄鱼,咬掉台湾的政治、社会秩序。在驾驭民进党方面,陈水扁会怎样做呢?预测如下:

一,鼓动民进党内的激进分子和扁系支持者,进行党内革命,目的有两个方面:第一,巩固陈水扁路线。第二,重新抓住领导权。

二,插手明年底的县市长选举,陈水扁甚至可能不惜从其他密账调动资金,用其他方式支援参选人。事到如今,扁珍为求生存,知道钱财毕竟是身外之物了。

三,支持一切可能发生的街头群众运动,不排除直接组织此类活动。陈水扁必然会加强研究泰国政治抗争的经验,吸纳其中的战术。

有人要问,陈水扁真的这么厉害吗?回答应该是肯定的。陈水扁之所以厉害,是因为民进党中央的领导人不厉害,软弱可欺。

陈水扁等14人遭起诉,民进党中央紧急召集一级干部开会因应,由蔡英文、秘书长王拓及"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等人共同召开记者会。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在党中央召开记者会表示,陈水扁是民进党历史的一部份,"我们概括承受所有的政治责任"。民进党期待,陈水扁勇敢面对司法,党中央也会尽全力保障他的司法人权;民进党也对绿营人士喊话,这是民进党创党以来最困难的时刻,如果再陷入内部的争辩,忘却了民进党对于台湾的历史责任,那么,我们将会让人民失望、支持者痛心。面对此案,必须包容彼此看法的差异,维系党的团结,积极走出困境,这是民进党再起的关键所在。

蔡英文的话和民进党中央的表态,体现了三个政治特征:一,民进党坚持不与陈水扁切割的路线。二,民进党不愿意因陈水扁事件引起支持者的分裂。三,民进党中央对陈水扁留有妥协的空间。因此,蔡英文以及民进党中央对陈水扁遭起诉的政治表态,是十分软弱的。

蔡英文认为,对民进党而言,最痛的时候已经过去,后续扁案对民进党的冲击边际效益会递减,她对民进党未来的发展"保持乐观"。不过民进党内有人认为,蔡英文的想法过于一厢情愿,陈水扁被起诉后,才是党内斗争的开始。面对未来漫长的司法程式,陈水扁绝对会奋力一搏,他擅长在逆境中求胜,在党内实力不容轻忽,其反扑届时将牵动党内各派系势力。吕游苏谢各方势力伺机而动,"仿徨不定"的民进党可能再度陷入挺扁反扁之争,党主席蔡英文如何在彻底切割与 "情义相挺"的两股势力拔河中带领民进党,将是一大考验。

我们认为,陈水扁放了出来之后,民进党的噩梦真正开始了。三大噩梦正在张开:

第一,随着陈水扁案件的不断审理,案情层层剥开,越来越令人不齿,陈水扁及同伙的无耻与民进党的承担紧紧捆绑在一起,不仅台湾,全世界的认知都会一直停留在对民进党的腐败的旧层面上。其实,今天的民进党与昨天的有所不同,如果要重新崛起,必须新生。如果民进党永远无法"超生"。这不是噩梦又是什么?

第二,陈水扁在今后一段时间内,根本没有能力对抗马英九和国民党,他的最大能量是在民进党内部挑动是非、制造矛盾,刺激对抗,民进党内鸡飞狗跳的景象很难避免。无论什么策略出台,都可能要烙上陈水扁路线的火印。扁式民进党,如何会受到多数民意的青睐?人民的蔑视,对任何政党来说,都是很大的噩梦。

第三,蔡英文一句话,陈水扁是民进党历史的一部份,"我们概括承受所有的政治责任"。说得何其轻松,她不知道这一句话,等于判了民进党的无期徒刑。在陈水扁的司法诉讼过程中,民进党一定要为陈水扁背书,与陈水扁共同站在司法审判台上,民进党成了一个"诉讼党",什么理念都无法展开。一个牢牢被官司捆绑的党,如何有光明的未来?没有光明的未来,这才是政党坠入深渊的最大的噩梦!

嘉义县长陈明文得知陈水扁被检方请求法院从重量刑,表情显得凝重,先是长叹一声,接着说"现在才是民进党艰苦的开始。"陈明文的长叹,将久久在民进党内回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