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的从警故事(20)----回 家

雁门之势,山如刀削,壑如斧凿。行经于此,峰峦如聚,朔风如割,内长城蜿蜒如蛇,盘山越谷,锁钥要津。此地经年霜重风寒,古来北归的雁群,至此不复高飞,穿峡而过,故名雁门。虽历夏之时,衰草早枯,古道萦迂,不见驼踪;烽燧颓败,不闻鼙鼓。峰回路转,有箭楼高耸入云,旌旗猎猎,刁斗声声,一时心动魂惊,思越亘古,不知身在何年。近观之,为新修之雁门城关,至此向北,即为塞外。

历经数千载,多少出关的商旅,戍边的士卒,登高南向,目尽处,犹不见家乡。如今,国家的边界已北移到千里之外,戈壁的骑士不再盔明甲亮,流淌了太多鲜血后,放弃争斗,融为一体,我们都是中华的儿女。只是这片高原,回归了闭塞,变得荒凉,深埋在大陆的腹地。

岁月漫灭了旧时的杀伐,时光镂刻出人间的沧桑,古来征战地,枯骨依旧,游魂何在?人在通途,长桥如虹,跨越天堑,大路如剑,洞穿了大山的胸膛,隧道之外,高速公路连接起远方,这是一个工业文明的时代。行程,依旧遥远如前世,乡情,不再迫切,我的家与故乡,已然不在同一个方向,何况,此行的终点,也不是家。

一群人,挤在汽车里,在路上飞驰如电,我们要回单位的所在地,回我们心中仅次于家的地方。突降暴雨,车队开始蜗行,窗外漆黑的夜空中,一簇烟花腾空绽放,“没时没晌的,放啥焰火?”我有些诧异。“你傻了吧,今天是8月8号啊!!”,是啊,今天是北京奥运会开幕的日子,是我中华欢庆的时刻。我的目光依旧注视着窗外,夜空中,礼花次第盛开,看得出,每一束都价格不菲,虽然,那不知名的村庄,位于全国知名的贫困山区,但,那不知名的人们,为国家欢呼的热情却不贫乏。

暴雨一时还停不下来,回家的路还有数百里。“领导,这可是一辈子也就一回的机会呀!咱们先下高速,找个地方看看开幕式吧!一眼也行啊!”语气里有些央求的味道,拒绝,就太不近情理了。车队鸣响警笛,穿过雨幕,下一个出口是朔州,古称“马邑”,当年汉武帝远征匈奴时,训练骑兵的地方。

古城的街上行人稀少,依旧是不时响起鞭炮声,路边的饭店大部已经关门上锁,今天,多数中国人都回到了家,透过荧屏,与国同庆。在一家专卖“刀削面”的小店里,我们,一群异乡的警察,看着电视里,冉冉上升的巨大五环,不可思议地浮在空中,这一刻,我们与祖国同在。三个带着手铐的少年,也暂时忘了自己的处境,痴痴地看着开幕盛况,这是最真实的忘我,虽然,他们再次拥抱自由时,将不知是何年,不知已过了几届奥运会,但这一刻一生难得,不容错过。

这三个大孩子,就是我们这群成年人,在过去一周里奔波的收获,他们,是一起严重犯罪的嫌疑人。

案子发生在深夜,路边,一个外来务工的小伙子,遭到了抢劫。他的身上,只有二十多元的现金和一部破旧的手机,当两把尖刀顶在后腰时,挣钱不易的他,选择了反抗,直至前胸被利刃扎透,深达肺腔。受害人没保住财物,行凶者仓皇而去,路面上的血迹,厚重黏稠。那天不是我出警,值班的兄弟后来讲,把人送到医院时,已经毫无生命迹象,医生抢救了几个小时,年轻人的命勉强保住,昏迷了一天才有了知觉。在生死线上徘徊的魂,是否记得自己的路?应该记得吧,他在外太久,却没有多少收获,这几天准备回家了,没有多少可以收拾的行囊,只有急切归家的心,行色匆忙。

抓住行凶者,有些难度,但技术的进步,有了捷径。几天后,第一个嫌疑人到案,未成年的大孩子,劳力密集型工厂的辞退员工,稚气未脱的脸,麻木不仁的眼神。他没有隐晦自己的罪行,仿佛在叙述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同伙的去向也交代的清楚:他们回家了。那晚,这些未谙人世的半大孩子,已在街上和网吧游荡了几天,囊中空空,最后的钱换来两把尖刀。辞掉辛苦的工作,他们想着回家,却没有路费,直线思维下,选择抢劫,对象是和自己一样年轻的旧日工友,一样的没多少钱,打算回家的人。他们没有顾及对方的生死,其实,他们的阅历,刀只是一件危险的玩具,又怎能知道一刀下去,是鬼门关。他们得手后,没有跑远,附近的网吧里,通宵营业,是这些流浪在社会边缘的人群,度过长夜的方式。只是,他们抱怨抢的钱仍不够路费,企图再次走险。还好,有人意识到这不是生财之路,没有在延续罪恶,向家里大人求助后,他们等到了汇款,回到了各自的家。

抓捕在逃人员,刻不容缓,刑警的生物钟从来没有过准点。一行人在晋北的群山中穿行,陌生,却有踪可循。其余的三个人, 回家的日子还短,还没有向父母讲述完外面世界的无奈。但面对我们的出现,茫然而顺从,没有谁选择反抗,是啊,抢劫,也许就是他们反抗这个世界的唯一一次爆发,现在,再没有了力气。只是可怜的父母们,却犹如天崩!三个孩子就此告别爹娘,三个戴手铐的乘客,挤在我们的警车里,向着未知的方向,没有哀求,没有哭号。他们知道,离开家,就不能相信眼泪,小小年纪,已经走过好远的路,时代,不容他们慢慢成长。

路太漫长,夜太漫长,奥运的圣火,点燃的时刻,也太漫长。我们是没有权利分享欢乐的一族,整日奔忙,今天也一样。揣测着圣火的点燃方式,评价这开幕式的精彩,猜测着奖牌的总数,奥运之夜,向着家的方位,夜色苍茫。

汽车驶回高速,往来已没有多少车辆,黑暗中泛着荧光的路标,指示着离家的距离,一点点靠近,我们要回家了。

雁门远去,龙城在望。


本文内容于 2009-4-3 13:53:51 被鱼缸养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