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口生育率之谜 (转载)

qingwa.xm 收藏 0 1792




中国全面推行计划生育的时间比韩国迟10年,发生在韩国的争论,近几年也出现在中国。2004年2月至2006年4月,300位人口专家组成的国家人口发展战略课题组,经过两年多的研究,形成了《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研究报告》。300位中国人口专家得出了接近韩国1996年时的说法:稳定低生育水平。



随之而来的疑问是,“低生育水平”到底是多少?记者采访多位专家,但是谁也说不出具体数值。生育水平,又叫“总和生育率”(TFR),即一个妇女一生生育的孩子数,是决定一个国家人口政策的重大指数,如同经济发展领域的GDP。如果要达到世代更替水平,TFR就应该是2.1。



据说,在学界和计生系统内部,目前关于“低生育水平”一共有7种说法。



以江苏为例,顾宝昌在南京给计生干部讲课时就听到了以下说法:第一种认为,“低生育水平”是指全国平均生育水平,也就是官方公布的1.8;第二种认为,应该指我国政策生育率,即1.47;第三种认为,是指当地的生育政策所要求的生育水平即1.06;第四种认为,应该是现在的实际生育水平即1.0;第五种认为,应该是人口学中公认的更替水平,即2.1。还有的压根就不知道这个名词的,只当是计划生育的政策执行率。



目标很糊涂,现实更尴尬。提起中国90年代以来的总和生育率,大多学者只模糊地说“在更替水平以下”,“以下”二字就涵盖了从0到2.1这个巨大空间。



一个奇怪的现象是,官方认定的总和生育率从90年代到2006年,一直坚持在“1.8左右”的口径。专家认为,这样一个宽泛的数据,无形中使总和生育率从“变数”变成了一个“常量”,失去了它作为观察生育趋势风向标的效用。



2000年的第五次人口普查所报告的总和生育率为1.22,这意味着包括农村和少数民族在内,我国平均一对夫妇只生1.22个孩子。这一结果被普遍认为是“不可接受的”,连主持人口普查的国家统计局都认为是“偏低”了。于是,围绕着什么是我国目前的生育水平,出现了众说纷纭、烽烟四起的局面。



顾宝昌说,实际上,国家统计局每年开展的1%人口抽样调查都逐年报告了十分详尽的分年龄、性别、孩次的生育情况。尽管这些都是国家统计权威机构正式出版的官方数据,但这些调查结果显然都没有引起人们的警惕。



顾宝昌认为,如果我们不苛求误差率,而把统计结果作为“时态发展趋势”的反映,那么,就可以看到,这些年来生育水平的趋势是十分明显和一致的,即中国的生育水平是非常稳定地保持在1.4 左右的水平。



“这是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我们总应该对它有起码的尊重吧。”顾宝昌说。



随着经济发展,生活方式的改变,和不要孩子的夫妇数量的增加,低生育率已经成为一个受到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的问题。目前,大约有31个国家的总和生育率在1.5之下,并且未来会有更多的国家将加入到“极低生育水平”的行列。



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车伟告诉记者:“虽然日本、韩国想尽了办法,但是到目前为止,生育率还没有回升的迹象;无论政府采取什么办法,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想出让生育率回升的好办法。”



在中国,不少大城市和东部沿海地区的生育水平已经多年保持在相当低的水平。因此,一种意见认为,中国应该借鉴韩国的教训,及时考虑当前的生育水平是否过低的问题。但另一种意见认为,其他国家的经验只能作为参考,中国有自己的国情。中国人口规模大,各地差异悬殊,农村人口比重高,社会保障覆盖面小,仍然存在着生育水平上升的可能性。



人口学有一个规律,当问题出现了,就已经错过了解决问题的最佳时机。虽然有争论,但是正如中国人民大学的王新清教授所说,“在人口问题上,任何失误都将给我国带来难以逆转的长期影响”。21世纪,我们也该抛弃不恰当的自卑感和感情用事的判断,以一种科学理性的态度来推行我们的人口政策。起码,应该像关注GDP一样,弄清真实的总和生育率到底是多少。★


这里摘录的是一小部分,全文见2007年03月16日《中国新闻周刊》

《中国生育政策成焦点 转型社会遭遇控制难题》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