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龙床上的放荡

至爱红颜 收藏 1 3222

英王形容性感女神走路的姿态是:“恰如跷起腿的迷人猎犬。”蓝特蕊太太曾炫耀说,一天国王向她投诉道:“我在你身上花的钱够买一艘战舰。”美人回嘴:“你耗在我身上的一切,足以浮起一艘战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欧洲宫廷油画


当女人闺房成为左右国家命运的密室,客厅即为历史学家的最佳所在。


――圣伯夫(Charles-Augustin Sainte-Beuve;法国作家)


政治是公开的性,而性是私人的政治。


――北岛(中国诗人)


将高贵的子宫贬入冷宫


提及欧洲皇室情妇,大家脑海里难免涌现出白骨精似的性感尤物,她妖娆地挺起胸前的波霸,脸上绽放出挑逗、慧黠的微笑,再配以欲火中烧的媚眼。只待好色的国王一招手,猫咪便宽衣解带闪电般地埋入国王的怀抱……皇室情妇所提供的野香欢娱,曾令多少淫乱的君王因红颜祸水而失去江山。妖精情妇的放荡妖力,无异将呆若木鸡、贞洁的皇后贬进了“冷宫”。对于中了美人计的国王,皇室成员、大臣们忧心忡忡的力谏,甚至主教晓以大义的训诫,皆无法挽回国王春情荡漾的心。


确实,历史上欧洲皇室高贵的婚姻多半惨不忍睹,令伺机的皇家情妇,捞得一方施展才华与魅力的舞台。纵观千百年来,欧洲王子的婚礼虽铺张、奢华不在话下,但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王子和公主这两位可怜的皇家利益替罪羊,跪倒在圣坛的那一刻,即拉开了一场婚姻悲剧的序幕。自古欧洲王室婚姻连基本的匹配都算奢谈,所谓金枝玉叶联姻唯一的目标是为王室续香火。若公主还能带来利益盟约及丰厚的嫁妆,那更成为一桩巴不得的好姻缘。正如拿破仑粗俗的道白:“我娶的是她的子宫。”毫无疑问,多数的皇室新娘都被视为头顶皇冠的高贵子宫。可以想象,当床笫纵欲高手的国王,发现尊贵、规矩的皇后犹如一朵紧紧封闭的花苞,且是永远不懂得绽放的冰蕾后。那么,国王与情妇间放荡无际的欲火高潮,令至高无上的权力主宰于情色上的巅峰满足,如此地过瘾,如此地畅快淋漓,就不难想象了。男人靠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女人靠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


然而,白骨精与天子共枕的回报,是否意味着皇宫“金丝雀”生涯一定甘香水润呢?


首位载入史册的皇家情妇


虽然欧洲皇室金光闪闪的幕后,人们不时地窥听到丝裙的沙沙作响,或是淫荡的呻吟回荡于国王的龙床。但由于历史上,皇室对于情妇和私生子的话题噤若寒蝉,加上强势教会对于通奸的鞭挞,故,古代欧洲皇室情妇一直无多少资料可考。皇室情妇,虽说她那娇媚的双手爱抚着历史,铸造着历史。但这些“黑市夫人”,几乎只能终生伫立于黑暗之中,世界历史的聚光灯,似乎永远聚焦于以铁腕著称的国王和以温婉著称的皇后。


然而到了英国中世纪时代,英王情妇爱丽丝·派瑞丝因贪得无厌的罪恶,首次荣获英政府文件的大书特书,令后人有机会一窥红颜祸水如何搅得后宫无宁日的。派瑞丝荣登首位“被官方记载”的皇家情妇后,从此,欧洲皇室情妇不仅成为国民嚼舌的八卦,亦是历史学家钻研朝代轮替兴亡的重要一环。派瑞丝是英王爱德华三世(1312-1377年)的高级妓女,视财如命的她将充当国王玩偶当作敛财的绝机,为了跻身英国大地主之列,她在英王最后寿命的10年间疯狂地搜刮国库。派瑞丝的伎俩既低俗又灵验,她要求老迈昏庸的国王不断地为其添置珠宝,而她总是购买一模一样款式的首饰,随即将多余的一套变卖。末了在老国王驾崩之际,派瑞丝麻利地从情人手指上掳下价值连城的皇家祖传戒指。国王驾崩后,愤慨、忍辱多年的英国议会总算熬到了收拾她的时机,政府查抄了情妇的所有礼物和珠宝,其中包括21868颗珍珠,接着又没收了情妇在17个郡的土地。派瑞丝为了追回巨额的卖身赃款,不得不耗尽整个后半生出庭打官司,这些史实都于英国的国库记录、议会法令及诉讼文件中均有证可考。


皇家情妇被描绘成圣母玛利亚


国王的放荡令英国议会棘手、难堪,但转到法国却变得不足挂齿。阿格内斯·索瑞尔女士,在法王查理七世(1403-1461年)身旁的职务是:情妇、密友和国家安全顾问。优雅且形象坚定的女妖,成功地令懦弱的法王召集军队,将入侵法国领土的英国宿敌赶了回去。这位穿起垫肩皇袍模样滑稽的法王,相貌更如一位悲哀的丑角,他还是位罗圈腿的侏儒。国王在索瑞尔女士陪伴之前是个失败的领袖,在索瑞尔离去之后他又缩回失败的困境。


绘制于1449年索瑞尔情妇的画像,堪称最古老的皇家情妇倩影。因为那个年代,除了教会之外世俗者极少绘制画像,故当时流行的路数是,富人必须贿赂艺术家,在画家绘制的圣人图像上神不知、鬼不觉地描上自己的脸。就这样,教会里珍藏着的两幅圣母玛利亚画像,均被描绘成索瑞尔情妇的脸庞。其中一幅目前属于比利时的安特卫普皇家博物馆藏品,该圣母像上的索瑞尔头戴王冠,丰满的乳房面对襁褓中的耶稣袒露着,圣婴的头被描绘为冲着另一方向,似乎不为袒露的乳房所动。另一幅现藏于德国柏林国立美术馆的圣母像上,索瑞尔的好友彻瓦利埃先生,则被描绘成双膝跪拜着,以崇拜的神态盯着裸露、魅力四射的乳房。上帝虔诚的信徒们,观赏到国王的情妇兼私生子之母,被刻意渲染为圣母玛利亚,其震惊、羞辱的程度可想而知。该幅“杰作”完成没多久,天意即降临死神惩罚索瑞尔,侍候法王长达15年的情妇,最后死于40岁时的难产。临死前她道出的历史名言是:“污秽和丑陋的缺点,乃不足为道。”莫不是她发出此警句时,正从巅峰往下窥探到了自己衰败的身躯。一代名情妇闭眼之后,悲痛欲绝的国王册封红颜知己为女公爵。索瑞尔奢华的葬礼哀荣无限。


鸿雁八卦皇宫淫荡史


16世纪时,欧洲文艺复兴运动为沉闷的社会吹来了一股清新之风。一千年来,只对冰清玉洁圣母像顶礼膜拜的社会,开始欣赏性感魅力的维纳斯雕像。同时,教廷再无法继续一手掌控知识,致使以往严格、刻板的道德礼教开始松动。尤其印刷机的发明使得贵族识文断字起来,于是,侍臣们忙着将皇宫里的八卦鸿雁其亲友,戏剧般起伏跌宕的字里行间,皇后的泪水、情妇的跋扈,以及国王永无休止的淫欲,成为一册册宫廷情色大观。


法王路易十四(1638-1715年)的心肝情妇是位庶民之妻,这位名为曼特侬的夫人,终生撰写了9万多封书信袒露心路历程。路易十四的兄弟之妻,亦在50年内勤奋疾书6万封,绘声绘色地评说凡尔赛宫的艳史。此外,各国使节的公文亦是重要的文献资料,因为通常战争与和平、温饱或饥荒,仅在于国王的一念之差,因此,诸如国王的排泄等宫廷琐事,皆甚具情报价值。比如,法王路易十四对于英王查理二世(1603-1685年)深受多名情妇操纵的状况极感兴趣。法王对派驻英伦的大使指令道:“大不列颠宫廷内发生的一切,都要及时通报给朕。尤其要着墨于隐私。”皇室淫荡史的流传,还得益于贵族们的日记。1660年,多产且受人重视的日记作家、英国海军将领裴波斯,当年他对查理二世妻妾成群曾垂涎三尺。这位多情哥的日记里,多是津津乐道在公园和剧院里如何观赏国王的情妇,这些得宠情妇的服饰如何华美,以及每位情妇眉宇间美貌的高低。其中一篇日记里,裴波斯淫秽地描述了皇家情妇卡索曼夫人晒衣绳上的精致内衣,以及他梦幻中如何与她们翻云覆雨的细节。


法王首创“官方皇家情妇”桂冠


民众识文断字后,妇女的社会地位开始得到提高。16世纪时,法国宫廷首度接受女人的智力和能力,皆不逊色于男人的观念。结果一夕间,皇家情妇突然为大众所艳羡、模仿和赞叹。16至18世纪之间,皇家情妇的地位曾与宰相平起平坐,情妇必须履行特定的公务后,才有资格换取头衔、年薪、荣耀以及在宫廷中的显要地位。皇家情妇的公务除了埋入国王怀中翻云覆雨外,还得充当国王的心理医生,当国王不悦时抚慰他,当国王气馁时为他鼓劲,当国王软弱时为他扬起斗志的风帆。情妇的另一个显赫职务是,她必须支持戏剧、文学、音乐、建筑、哲学等文化事业。并且她还得胜任“古代女公关”,因为迷倒外国使节亦是皇家情妇不可推卸的职责。再就是,她还得抽空出席宗教仪式,为穷人派送救济品……到了战争一触即发的时刻,皇家情妇还得将珠宝缴交国库。


法王法兰斯华一世(1494-1547年)首创“官方皇家情妇”的头衔,并开先河地将此荣誉正式册封给他的情妇。到了16世纪下半叶,法国“官方皇家情妇”卓而不群的影响力,欧洲其他国家的王室二百年间皆望尘莫及。法王亨利二世(1519-1559年)的情妇黛安·德·波蒂耶,官拜至法国议会议员,她不仅风光地参与制定法律、起草税收案,甚至与国王并肩在官方法令上联合署名为:“亨利黛安。”随后亨利四世(1553-1610年)的丽人加布丽耶·德·爱丝瑞斯,仍然于议会议员和情妇的重任一肩挑。她同样热衷于制定法律及接见外国使节。值得表彰的是,爱丝瑞斯对于结束当年的宗教内战曾贡献良多。


与法国宫廷井然有序的局面相比大为逊色的是,将“官方皇家情妇”搞砸了的英国宫廷。1660年,英王查理二世登基之日,便同时登上红发的芭芭拉·帕末尔。9个月后情妇诞下一名女婴,英王赏私生女的母亲为“卡索曼女伯爵”。查理二世为自己淫荡开脱的名言是:“朕敬畏神,朕为寻乐稍稍出轨,想来上帝不至于为难朕吧。”查理二世,是少数公然在皇宫中豢养多名情妇的“出轨英王”,其后宫可媲美乱哄哄的鸡窝。1685年他驾崩的那一周,所有“母鸡”们围绕在虚弱的情夫身边,吵闹声浪几乎将皇宫掀翻。宫中侍卫伊夫林记录查理王的淫荡史如下:“奢侈、亵渎、纵欲得无法无天。国王与三五名情妇打情骂俏时,指派法国俏少年于雕梁栋榭的长廊吟诵情歌助兴。宫廷另一边的圆台前,二十多位大臣正起劲地耍牌,他们面前至少堆了二千枚金币。”



4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