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丹东说到北朝鲜

曹小跟(中国丹东)


朝鲜——是一个国际关系中现实存在的伤痛,无论对于美国、中国、俄国、

日本、韩国和朝鲜自身而言均是如此。否则,何来六方会谈?为什么是六方会谈,

而不是十六国会谈或六十国会谈?小平同志生前多次训戒后辈,不要出头要沉着

应对。可“六国会谈”却总是在北京开呢?“不出头”为什么失效了呢?是谁逼

中国出头呢?有些百姓有知情权的要求。


朝鲜是在全球冷战结束多年后(前苏联解体已经13年了)遗留下来的唯一

“雾都孤儿”。是唯一被铁幕笼罩下的神秘土地。她近在身边,却又十分遥远…


有一句话两国人都可以说,我家住在鸭绿江边。这条江在中国的千百条江中

本处于无名鼠辈,有道是风水轮流转,1950年秋天,全世界的目光都被吸在

了这条江上,中国人会不会过江?麦克阿瑟不相信,杜鲁门将信将疑,联合国军

就在统率部的错误判断与决策下追击过了三八线,以后的事态发展如果杜鲁门预

见到了,他就不会让联军过三八线了。金日成如果事先预见后果,也不会首先打

过三八线。当年几百万“志愿军”如果知道历史后来的演变是今天这样,大概没

有几个人会“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千秋功罪一般人不敢评说,

百年功过我这个下岗职工却要说一说。


我调查了,我有发言权,七十万丹东市区人,二百四十万全市人都有一些发

言权。老百姓最相信自己的眼睛,每天从早到晚排成长龙的卡车队川流不息开过

江去,一列列闷罐车开过去,运去各种各样的日用品,主要是食品。直接间接丹

东有几万人是靠朝鲜吃饭的。如果你到丹东去打听,无论城里人或乡下人,“朝

鲜那边儿咋样?”他们都会说,“那边儿太穷了,人都吃不饱,边防军站岗巡逻

的穿得很破,比咱们差远了。”


我在丹东生活了近五十年,亲朋好友遍布各行各业,十年前下岗后有一半时

间是在跑朝鲜的生意,开始两年个体做对朝边贸,后来受雇于老板去新义州,再

往后陆续去了朝鲜各地。城市、农村、山区、平原、内地、沿海都去过,接触过

许多行业和许多朝鲜人。


丹东在辽宁属经济落后地区,长期排名第七位,但对朝鲜而言却相当于大陆

的香港。每到夜晚新义州一片黑暗、寂静无声,而丹东江岸一片片高楼大厦灯红

酒绿,五彩的霓红灯照亮了天空。春夏秋三季沿江的歌舞厅、酒楼、茶馆飘传出

一片靡靡之音,轻曼曼、软绵绵跨过寂静的鸭禄江侵袭着“□□□□”的新义州。

润物细无声,二十多年过去了,岁月经不住太长的等待,新义州人眼看着丹东从

与自己一样的破烂不堪,一年年长高了、长明亮了,街上的汽车愈来愈多,人穿

得好了,吃得胖了。江那边与自己的差距太大了,并且还在拉大。人心都有一杆

秤,山川耐不住太多的悲哀,小楼昨夜又东风,不堪回首月明中,只是朱颜改。

改了的“朱颜”就是人心。金日成创建的“□□□□”堤坝在人们心中早已倒塌

了!


小平多次说过,贫穷不是□□□□,那饿死人又是什么主义呢?从九五年开

春一直到九九年,饿死的人不是成百成千,而是以万计。西方媒体说饿死了三百

万,实际上谁也说不清。跑出来的原中央书记黄长烨也没说清。能说清就不叫铁

幕了。铁幕是双向的,即对外也对内,因为□□的本质是对任何人都不信任,古

今中外莫不如此。中国人历来讲究“心照不宣”,其实是□□文话的一种遗产。

不扯远了还谈饿死人的事,那个期间丹东火车过江的列车员都看见了,在冬季火

车开近村庄时,饿死的尸体被码放成垛,不知是饿得没有力气掩埋尸体,还是因

缺少烧尸的燃料,大概是前者,当火车进站后在月台上经常有老人为赶车摔倒后

就断气了,没有人去管他,别人饿的也是有气无力的。


八十年代中期江两岸的差距就明显了(中国改革开放出了成效),这样不止

是丹东和新义州,整条鸭禄江(700多公里)和图们江(400余公里)两岸

的差距都拉开了,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这边的变化有一点儿那边很快知道,这

边沿国境附近一带有100多万朝鲜族居住,与那边有各种各样的亲戚往来。因

是友好国家各种来往的事情与渠道也很多,边境上有许多口岸,双方管理都不很

严。但随着两边的差距逐步拉大,边境管理也逐步严格起来。


八十年代中期那时候新义州就缺粮,两市一直是友好城市(许多东北城市与

朝鲜城市结为友好城市),为解决粮食缺口,新义州用大米向丹东换玉米来填补

是常事儿。朝鲜边防军和其他穿官衣儿的向过江的中国人要香烟或糖果,给个打

火机也可以。这种司空见惯的现象持续了大约十年。


1994年7月8日,“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杰出的□□主义战士、

忠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伟大的抗日英雄、朝鲜主体思想

的创造者”金日成去世,是个历史的转折点。一个时代结束了,千千万万的朝鲜

人表现出巨大的悲痛,并用眼泪为这个时代划上了句号。


此后形势急转直下,人祸连着天灾,为了活命不饿死,朝方先是用废钢废铁

换粮食,以后就整个机器设备搬过来,不要大米只要玉米,这样换得多一些。显

然是有组织行为。再往后是原木、矿石、水产品……。入夜江上的走私活动开始

了,交易铜,金沙和别的东西,后来发展到假钞,毒品。


中国提出抗议后收敛多了。同时人员外逃一年多过一年,朝鲜边防军开枪打、

放狼狗、埋地雷,仍挡不住饥饿的人群。中国边防抓住送回去,那边用刺刀穿锁

骨拿铁丝穿一串,后来为了节约只用半尺多长的铁丝穿掌心,双手合拢铁丝穿过

后拧成死结。受难者每每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声,令人毛骨悚然,每每把中国边

防的新兵小战士吓得够呛。他们问长官这是怎么回事?当官的无法回答这种纳粹

集中营里都没见过的刑罚,而且是发生在边界交接的时候,押回去以后还不知下

一步怎么收拾他们呢。


这些事在国际社会是广为人知的,只有关内的亿万中国人不知道,中国的媒

体从来不报道,也是不敢报道。怕人们产生联想,这些灭绝人性、惨无人道的法

西斯暴行就出在伟大的兄弟党、兄弟国家手里。


当然,私下里中国提出了严肃的抗议,一般的说朝方是给中国面子的。20

02年外逃人数达到八千余人,在中国和国际社会的压力下,回去不枪毙了,但

要判刑,每天给一个窝头二两重,但要干重活,许多人几个月就死去了。至于听

到的集中营里惨不忍睹、耸人听闻的故事,因得不到相互印证不往下说了,但有

一点可以肯定那里的真实情况不会亚于当年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可那是德国日尔

曼人对犹太人异族之间的行为,而这里干的可是对待自己同胞呀。


有些情况可以佐证,举个例子,鉴于难民潮的主要通道是在图们江长白山一

线(难民过来后可就地依托朝鲜族同胞得到一些救助),公安部下拨专款在图们

市外高速公路口旁的山坡上修建了专用的朝鲜难民收容转运站(归吉林省边防总

队代管但真正的领导在北京),粉红色的围墙有两层半楼高,从外部看扣除办公

警卫用房最多容纳七、八百人,但实际上经常是一千多人,由吉林省各地抓来的

朝鲜难民都押送到这里集中,体检、治病、甄别、学习,更重要的是了解情报,

在号里不能抽烟,饭吃得饱,据说质量还可以,毕竟是中国最大的国际收容所。


管教人员态度不错,没有打骂,把人提出来到审讯室点上烟聊吧,朝鲜男人

普遍爱喝酒,不行再上白酒,什么都说了。很多人表示希望到韩国去或去西方国

家,也有更多的人坚定的表示要求留在中国,无论去那里,干什么活都行,但没

有一个人愿被遣返回去。他们许多人的哭诉和悲惨遭遇深深的感动了看守和审讯

人员。


看守被麻疲了,终于爆发了一千多人的“炸狱”,他们把一个看守骗进号里

捆起来当人质,与狱方谈判三个多小时反对遣返,他们提出的条件(留在中国安

置或去第三国)狱方无法答应,最后只好无情镇压了……。随后自然是强制遣返。


这两年据说不穿铁丝了,但回去后的首要程序是要交代对中方说了什么,在

交代中免不了大刑伺候。在长期的逃亡与遣返的持久战中,仍有上万的人实现了

胜利大逃亡,其真实数字将永远是个迷。成为一个社会学的哥德巴赫猜想。


由于延边地区和其它朝族自治县实行了严格的连坐政策加大了打击力度,这

样就把逃亡的“蓄水池”变成了“转运站”。这个“转运站”是被社会科学研究

遗忘的“角落”,本来是可以出几个博士生的,因为“转运站”的水太深了,有

当地人的地下组织,有韩国人的地下组织,有欧洲的人权组织背景,也有中央情

报局,比当年抗日战争中的“51号兵站”,比“胡志明小道”复杂多了。


对此中央高层又气又恼,一直拿不出系统而有效的良策(这个良策我们下岗

职工可以拿)。朝鲜边防军是能花钱买通的,韩国有“阳光政策”的人道主义援

助,“转运站”地区实际上是远早于“六国会谈”的“六国会谈”,或叫对朝和

平演变的第二战场。


韩国商人出资在那里建了许多天主教堂,传播“福音”……,韩商办厂只收

鲜族人,一箭双雕……。


朝方也不是吃素的,出钱收买了延边安全局的大多半儿人,致使该局大换班。

中方也收买了对方的一个安全局,致使变节分子全枪毙了。中朝关系太微妙了,

忒复杂了。


曾经发生过多次朝鲜人越境抢劫,有一次竟把一个武警排长打翻后押回去,

中方都忍了,国际社会不太了解中国的苦衷。


从朱镕基到□□□都多次郑重对国际社会表态: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不晓得这个承诺包括不包括《中朝1961年友好合作互助条约》?这又是一个

出博士生的重大课题!


因为《条约》里有一专门条款指出:一旦缔约任何一方遭受任何一国或国家

联盟的武装进攻,缔约另一方应立即尽其全力给予军事及其它援助。《条约》的

有效期是二十年,如一方要求修改或终止,须在期满前半年内向对方提出,否则

《条约》自动延长二十年。因此《条约》自动活过1981年,又自动过了20

01年,它在2021年到期以前一直有效。


前苏联在1961年也与朝鲜签了同样的《条约》,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在做

了小的修改后继承了条约。


如果金正日还信得过中俄与朝鲜签订的《条约》,肯定没有今天的“朝核危

机”。


马克思主义有三个来源,“朝核危机”却有四个来源:美国、俄国、日本和

中国。金正日为什么信不过中俄了?朝鲜建国时间比我们还长,早几十年为什么

没搞核武器?近几年印度和巴基斯坦都有了核武,为什么没引发核武危机?朝鲜

的核武是针对谁的?朝核与中国到底有什么关系?中国不管不出头行不行?看来

小平同志不出头的指示在朝核问题上无效了?中国的出头是逼出来的?被谁逼的?

说来话长,先把丹东的事说完。


丹东是中国最大的边境城市,在中国二万多公里的陆上边界旁为什么丹东成

为了最大的边境城市?在清朝末年安东(原名)只是一个边陲小镇,是县衙住所

地。丹东行政级别最高时是在“满洲国”时期,那时是省会。那时丹东的级别高

于新义州,却是表面的,都是亡国奴待遇可不一样,日本人采用元朝统治办法

(蒙古人、色目人、北人、南人),日本人是一等国民,朝鲜人是二等国民,中

国人是三等国民,那时有些中国人很是羡慕朝鲜人,冬天时有些朝鲜人赶着马车

或爬犁从江面上过来打中国人的狗,主人看着不敢管,有日本人给他们撑着呢,

没地方讲理去,还有一些欺负中国人的现象。


许多中国人恨朝鲜人,管他们叫二鬼子。当然,根本原因是日本政府挑拨分

治政策造成的。但实事求是的说,丹东与东北的工业化是从日本人进来后开始的。

甲午战争失败《马关条约》签订后日本人大举进入东北,丹东成为日本侵华的桥

头堡。现在丹东鸭禄江上的两座大桥都是当年日本人建的,一座被美国飞机炸掉

一半,飞行员水平高哟,只炸掉朝方那一半,说来惭愧又有点汗颜,快100年

了,剩下那座桥仍在吱吱嘎嘎的用。当年丹东的铁路、公路、桥梁、码头、电网、

江堤、煤矿和城市公用设施都是日本人修的,作为侵略中国的滩头阵地日本人是

下了工夫的。


对《马关条约》由于利益角度不同各方评价严重对立,朝鲜半岛双方一致认

为是不平等的丧权辱国条约,自此以后的50年朝鲜不但一步步亡了国而且一步

步走向灭种。条约第一款规定:大清国放弃对朝鲜的宗主权;第二款:大清国把

在朝鲜的一切权利和财产永远让与日本。甲午战争是为争夺朝鲜打的,《马关条

约》的冠军和亚军条款是为争夺朝鲜订的。丁军门汝昌、邓世昌……等先烈是为

争夺朝鲜死的,他们死时不可能知道后来的《马关条约》,后辈的国人歌颂他们,

可又有谁从朝鲜的立场考虑过?朝鲜就像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或是一个头上插着

草标的卖花姑娘被一个旧主人(按条约)转给了新主人。


风起于青萍之末,“朝核危机”的源头或胚胎就是《马关条约》!它引起的

震荡后果和历史影响太大太深远了。不仅对中国自身的政治危机与历史演变,而

且对整个东北亚局势的走向都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2000年来中国士大夫心

里本没有日本的位置,它本是我们同文同种的后生晚辈,恭亲王、左宗棠、李鸿

章那些人搞“洋务运动”也是学西方,小日本如今这么骑在头上拉屎拉尿,士大

夫在心理上被彻底强奸了。这就是《马关条约》比以前“鸦片战争”、“英法联

军”败仗后所签订的所有卖国条约加在一起引起更大地震的心理原因。


在国内,此后(15年之内)“公车上书”、“台湾抗战”、“小站练兵”、

“戊戌变法”、“义和团”、“八国联军”、“同盟会”、孙中山多次起义、五

大臣出洋考察、“预备立宪”、“保路运动”、“武昌起义”、直到满清灭亡,

历史发展一环紧扣一环。


《马关条约》在国际上加剧了日俄冲突,导致了“日俄战争”,加剧了日英

德法俄之间的矛盾,刺激了列强瓜分中国的欲望加快了他们的行动。后来者美国

也提出“门户开放”,各种因素交叉影响。《马关条约》以后西方列强在中国的

“租界”才大量增加,只有美国从来没有一个租界。


条约尚未生效,在北京康有为等1700多举人闹起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

学潮,那时天安门前尚未有广场,那时举人们都比较斯文想不出“闹绝食”这些

花样,他们游行到了“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围着不走请愿,加上围观群众达上万

人,急坏了顺天府和九门提督,那时还没有“工人民兵”,但“戒严部队”反应

很快,一路上也没遭到暴徒阻击,准时到达指定位置,可这些闹事的人都是天子

门生,能不能动粗,动到何种程度,最好请示一下。“八百里加急”报到大内,

西太后正在做足底按摩,垂着帘子明确表态:要旗帜鲜明反对动乱;组织处理从

宽,慈悲为怀吧。如果老佛爷一念之差让神机营把康有为他们就地灭了,或派侦

缉队暗中干掉,三年后的“戊戌变法”有没有就很难说了。


遗臭万年的袁世凯最早起家是在朝鲜,他在朝鲜打下了日后统治中国的第一

步基础,他是作为近代中国第一任“志愿军”总司令吴长庆的随员去的朝鲜,并

很快崭露头角得到重用,他在朝鲜前后共呆了12年,比他短命的一生中干任何

事都长得多,他当皇帝只有83天,他在朝鲜替国王编练过一支亲军,叫“镇抚

军”,还娶了三个朝鲜姨太太,金氏、李氏和吴氏,(封为第二、三、四位),

并结识了唐绍仪等人为日后的政治盟友,他在朝鲜的练兵经历与回国后去小站练

兵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朝鲜是后来“北洋军”的摇篮或叫祸起清萍之末。《马

关条约》第一次在历史上把朝鲜问题与台湾问题拴在了一起,并且一直影响到今

天。前些年中朝关系一度恶化其根子就在台湾。这是后话,台湾问题反过来又影

响了朝鲜。


《马关条约》有一条是割让辽东半岛,其中就包括了丹东。如果这条不被俄、

法、德三国阻止,按条约丹东人就成日本国民了。条约把中国人的命运和朝鲜人

的命运紧紧连在一起了。和在台湾发生激烈反抗一样,在朝鲜半岛也发生激烈反

抗,大规模的人口迁移即朝鲜人跨过鸭禄江和图们江就是在《马关条约》生效以

后逐步发生的。


清政府心里有愧默许了不断增多的新移民。朝族发展到现在共有200多万

人了,《马关条约》为中华民族大家庭增加了一个新成员,这是少数民族中最优

秀的民族之一,也是20世纪里与中国革命发生关系最密切发挥作用最大的少数

民族之一。在当年黄埔军校,朝鲜族是少数民族学员最多的。在以后的抗日战争

中做出过重大贡献和重大牺牲。著名的“八女投江”其中有五人是朝鲜族。毛泽

东曾说过,“辽海燕蓟,汉奸何多?”可看看人家朝鲜人有几个朝奸?


拿延边地区为例,据民政部门统计,抗日战争中的烈士共有3125人,其

中汉族只有96人,而朝鲜族却有3026人(该地区汉人并不少)。拿东北地

区与朝鲜半岛相比较,同样是被日本吞并,在半岛比在东北使日本人受到了更激

烈更顽强更长期的反抗,而半岛却比东北小得多人口也少。这些是不争的事实。


如今丹东人刚刚吃了几年饱饭就有些看不起朝鲜人了,总让人觉得有点小人

得志的味道,我作为一个丹东人为这种现象感到丢脸。人家不是不能干,是政策

不对头。


当人饿疯了的时候,求生就是最大真理,饿死事小失节事大,那只是精英的

伦理,而精英太少了。可是饥荒期太长了,人穷志短带有普遍性,当拿不出钱买

而又没东西去换,就只有去骗,在朝鲜最困难的那几年,丹东企业和个体户被骗

的致少有几千万的货,据说全国被骗了十几亿重点在东北。


朝方心理很复杂,即有被逼无奈的客观严峻形势又有向中国索债的心理要求。

他们认为是替中国人在三八线上替中国的改革开放保驾护航,(就像当年杨家将

为北宋保驾护航),我们这么困难你们应该主动拿出来,还用的着来骗么?骗你

没商量!往远了说当年林彪同志的东北民主联军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金主席没

等林彪张口,知道林总脸皮薄自尊心强太傲(这个缺点后来要了他的命),就主

动送过来十几万日军装备,那可是雪中送炭,国军进攻南满共军借道我们朝鲜往

北满跑,为四野部队开辟了“胡志明小道”,四野高干夫人退到我们朝鲜来疗养,

特别是你们四野要进关,老毛逼的紧,林总急了,顾不上脸皮薄,派人来求援,

金主席够仗义二话不说下命令,全国被服厂加班加点赶制出十万双棉鞋送过去,

四野部队穿着我们的鞋进的关,这些事算过钱吗?你们老提抗美援朝,那是社会

主义大家庭的事,是单为我们朝鲜吗?借着所谓“援朝”你们率先实现了国防现

代化(按那时代的标准),你们是用苏联的飞机、大炮、坦克才扛得住美国人的。

你们向老百姓吹牛说打败了美国人,可你们死了40万,而美国人死了多少?3

万多。你们把全国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可美国人只用两手指头陪你们玩玩,希

特勒不比你们厉害?日本人不厉害?都让美国人给灭了。如果不是斯大林在欧洲

牵制着,美军主力过来,那样,10个彭德怀也要像毛岸英那样回不去了。刚吃

了几年饱饭牛什么逼?据说有不少人要说“不”,这是不懂历史不看实际,是一

种狂妄表现,还是先解决你们的三农和下岗问题奔小康吧。


这些观点有失偏颇但也没必要与朝方过多计较,小平同志说不搞争论在这可

以适用。大国风范应处处体现,但是丹东人说话的权利也不应剥夺,他们的主流

观点认为,救急不救穷,什么事都不能没完没了,朝鲜有三个坦克师其中两个是

中国给的,空军的多半是中国给的,丹东成了人民军的总后勤部,武器装备给了

那零配件和弹药就源源不断送吧,辽河油田的输油管通过去据说每年60万吨给

他们,中国90% 的物资都是通过丹东过去的。铁路员工说,列车过去后车皮就

被扣下来无论平板还是闷罐车皮都要,他们在国内使,多次要都不给,有一次铁

道部急了,下令所有物资停运,这才全放回来。从丹东过去做生意的私企和个体

户,90% 以上的人都有过被敲诈勒索的经历。这两年才好些。现在双方的边贸

99% 是这样做,朝方的公司在丹东的银行开有帐户,由银行开出信用证中方才

发货。朝方没有私企,公司都是党政军和情报系统的。能到丹东出差是美差,能

长住的更是背景深厚的人,他们到了丹东一样泡歌厅、洗桑拿、找小姐,革命本

色立马改变,无论是那个系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