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偷鞋泡妞的故事(转帖自严建设)

echinas 收藏 3 4460

1976年,人们开始摆脱文革的阴霾走向新生活。1977年首先是老电影开禁了,人们看腻味了8个样板戏,对老电影颇有感情。接着国外进口电影蜂拥而至,什么罗马尼亚电影周、南斯拉夫电影周、日本电影周、墨西哥电影周、美国电影周、香港电影周等等令国人大开眼界应接不暇,包括出现接吻镜头、半裸镜头,真的令人目瞪口呆。有次给老干部放专场,有个半裸女人出现在窗口,一些老人情不自禁站起身伸脖子想看看下面。


当年各个电影院、俱乐部人满为患。门口有卖瓜子卖冰棍卖炒蚕豆的小贩。瓜子5分/包,冰棍5分/根,是人们疗渴解馋的首选。


那时在西安买票必须走后门,每次好电影放映前,门口都拥挤着拿钱钓票的人。无数剧院戏院飞快加装了银幕,也来分一杯羹,包括演秦腔的三意社、尚友社、易俗社、小剧场等等。而且一般都有夜场,还是3场连放。很快票价翻了1番,从0.25元/张暴涨到0.5元/张。散场后的凌晨时分,大街小巷就游走着回家的极度疲惫的观众。


那时的电影院设备很简陋。没空调。夏季纳凉用吊扇。大点的电影院容纳数百上千观众,空间高,虽有些吊扇其实起不了多大作用,穿背心拖鞋者甚至赤膊者很正常。每逢放映时,热不可耐的观众就疯狂挥舞携带的扇子,有的是纸折扇、有的是芭蕉扇。大部分人干脆脱了鞋,当年卫生条件很差,不可能每日洗澡,场内气味可想而知。说明下,那年代由于贫穷,夏天穿袜子者属凤毛麟角,此外由于交通不便,人们视走路为家常便饭,那结实耐穿的橡胶底的网球鞋、回力鞋就成了首选,臭哄哄的脚气当然如影随形。当然,散场后穿错的也有过,烂底破帮的鞋被丢弃的也有过。主人当然赤足走了。


那是年轻人较保守。未婚异性之间能悄悄约看电影就算订婚了一般。黑暗中弥漫着暧昧的气氛。故事就发生在看电影时。

我讲述的故事从此开始。


记得那小伙子叫王增强。当然是光棍。当年瞄上一美貌姑娘,偷偷跟踪几次,搭不上话,凑巧跟到钟楼电影院门前见她排队买票,就壮胆凑上去也买了1张,座位凑巧就在那姑娘的后排。什么电影不重要。总之能和心仪的姑娘同看电影心里就乐开了花。


开映后,照例银幕上用幻灯打出个静字,灯光慢慢黯淡变黑。电影开始啦。那王增强心思不在电影上,兴奋的目光不时打量着前排的姑娘,黑暗中光胡思乱想了(删节一段)。


在这个过程中,王增强的机会来了,他惊喜地发现那姑娘和大多数人一样,也脱了鞋,那是一双襻带的布鞋,就在前排座位下,在凌乱的瓜子皮、烟头和冰棍纸里。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银幕上,没人管这些闲事。


当时王增强灵机一动,先不动声色,偷偷用脚拨拉过来看看,用手掌比划大小后,又原位搁好慌忙出了电影院,就近飞跑到解放商场按尺寸大小咬牙买了双布鞋。 2.34元/双。那时人们出门按习惯大多背个红军不怕远征难的军绿色书包。回来后,再趁机用脚拨拉来那姑娘的鞋,假装上厕所把偷的鞋一扬胳膊扔上房顶。


散场时,那姑娘发现一只鞋不见了。一急就哭了。其女伴帮找半日,斥骂半日,说妈拉个必那个流氓不要脸把俺姐的鞋偷啦?还是新鞋,前进鞋帽店2块多钱买下的!才穿了不到半年呐。扫地的眼睛瞎啦?——怀疑扫地的捡了。


那时电影院生意火爆,一场连一场。上场的观众还没散尽,下场的观众就陆续进场了。查票员敞开喉咙撵人。场子里没法留。这样那俩姑娘白寻半日,哪里寻的到?正不知所措,王增强先假充好心人帮寻,看看寻不到后,趁机说,那这样吧,要是你不嫌弃的话,凑巧我给俺妹子买了双鞋你先穿,回头再说啊?


那年月人们缺乏沟通,人们有话也不好意思说出。像王增强这样脸厚不知羞的家伙很少见。


当时那姑娘手足无措心慌意乱,光脚踩在座椅上,加上查票员清场撵人,再加上也有人帮腔,涨红了脸就只得穿了王增强的鞋。然后就认识啦。然后王增强献献殷勤,一来二去俩人就好上啦。


当年我在西安阎良听说的。那时泡妞先叫挂乜后叫钓蚌。讲述者吸溜着鼻涕手舞足蹈讲的非常生动,我写下来怕读者不耐烦看,就得忽略很多猥琐浪漫细节,显得枯燥很多。比如跟踪盯梢过程、捡鞋闻鞋舔鞋过程、搓垢甲擤鼻涕逮虱过程、憋尿上茅房过程、手淫过程以及后来发生性关系过程。


这是发生在西安1978年8月的故事,在知青中流传甚广。据说那臭鞋还被王增强保存着,至于藏哪里啦,我就不知道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