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时空的起点 第四章 未知的未来----前进

相对浴红衣 收藏 26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URL] 第二天大多数人都起得很晚,因为几乎都是天快亮了才睡着的,吃过了饭已经将近中午,一行人默默地打包,没有人知道前途是怎么样,但是至少知道自己不是孤身一人。 收拾一半东西之后却有十几人说他们不想走了,既然那团神秘的蓝雾把大家带到古代,那么也有可能还会再出现把大家带回去。 这个观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第二天大多数人都起得很晚,因为几乎都是天快亮了才睡着的,吃过了饭已经将近中午,一行人默默地打包,没有人知道前途是怎么样,但是至少知道自己不是孤身一人。

收拾一半东西之后却有十几人说他们不想走了,既然那团神秘的蓝雾把大家带到古代,那么也有可能还会再出现把大家带回去。

这个观点迅速得到许多人的赞同,虽然吴老师竭力解释这种几率小得可以忽计,但是仍然有几十人受不住有一点点可以回去的希望,决定留在原地等待奇迹的出现。但是一直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加之食物有限,最后约定,以一个星期为限,到时候仍然无法回去的话,就赶到县城汇合,然后再一起商量出路。一共有四十三个人决定留下来,分别是十一女生,三十二个男生,其中有杨老师和黄晓琳学生副书记, 学习部部长郝祥, 女工部部长李婧菲, 网络部部长张佳信。

余下的两百多斤大米和一百多桶方便面都留给他们,充电台灯是私人带过来的,这四十三人带来了八盏台灯,二十五个手电筒,三十个睡袋,把太阳能热水器也留在了这里。下午两点多,好似生离死别般地道别之后,前往县城的146人背起已经少了许多的行李,一个接一个走上这条从未走过的路。

留下的这43人眼看着大部队渐行渐远,突然间觉得空落落的,如果真的可以回去的话那就再也看不到他们了,而回不去的话也就意味着与二十一世纪永远说再见。这种矛盾的心里谁也无法解开,于是便都沉默下来,看着消退许多的河水,就气氛深沉地一直到黄昏。

到天黑的时候这146人陆续地快到达了小山路的尽头,整整走了四个小时,可是才走了十几里路,主要是山路不好走,加上又都背着东西。扎帐篷,砍柴生火,现在不用指挥,就会有一半的男生主动去砍柴,剩下的帮忙整理营地,把仅带的一百斤大米全部煮成粥,再吃些饼干将就着一顿饭就过去了。

八个守夜的男生分处四个地方,实在是环境造人,在昌辉的指导下,大多数的人至少已经懂得了在野外如何照顾自己,虽然只是短短的两天,但是只要愿意用心去学,已经足够了。

来到清朝的第三天,从前天的兴致勃勃到现在每个人的无精打采,实在让人不知如何捉磨。翻过了那座不是很陡但是足了一百多米的山用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别看只有几十层楼的高度,在背着几十斤东西的情况下,是很难爬山的。加上连绵雨天,山滑得很,并且几乎是没有路的,只是由于山民踩的次数多了,踩出了一条像是过道的草不怎么茂盛的地方。

到第三天天黑的时候很多人已经在后悔昨天为什么不选择在原地等待奇迹,而要现在辛辛苦苦翻山越岭,还要背这么多东西,食物已经快吃完了,晚饭大家半饥半饱不敢多吃,生了几堆小火便迫不及待地钻进帐篷里睡觉,两台发电机早被拆成零件分为数人背着。

天又开始下雨了,并且是倾盆大雨,把本就不大的篝火浇灭之后才不甘心地渐渐变小,片刻之后乌云散去,天渐渐亮了。只见几十个帐篷呈带状分布,就如一些小山村一样。

用半个小时收拾好东西,好似仍未睡醒的他们又开始前进,终于,到临近中午的时候看到了长满青苔的城墙。当他们很兴奋地加快脚步时却发现城门口有两个骨瘦如柴的城门兵丁看守,虽然没有盘查,但是一直会找机会捞点小便宜。这一百多人怕是比县城里面的兵还多,到时候被他们以为是什么农民起义军就麻烦了,因为没有人是有留辫子的。

到最后好歹找了几个头发比较长的艺术专业男生,扎成只有半背长的辫子,忐忑不安地往城门走去,只要混进城去,先设法弄些吃的再说。昌辉找了一顶有两根假辫子的帽子,剪掉其中一根,再把两根接起来倒也像模像样,带上3个长头发男生,四个人混在进城的十几个人中,尽力压低帽子,由于没有剃半边头所以四个人都戴了帽子,可是这几个人仍然显得非常显眼。其他人个个是破破烂烂,并且挑担推车的,只有这几个人没有带什么东西,并且服装怪异,营养充足,个头高大。虽然他们四个人都才1米7多,可是在那个年代的中国人能达到170cm就算不错了,所以当他们出现时明显地就受到了守门兵丁的注意。

其中一个极黑的兵丁慢慢走过来,手里的的长枪明显已经有了一些年月,昌辉有信心一拳把枪杆打断,清朝的武备腐朽到这种转况实在是让人瞪目结舌,不过转念一想,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哨兵手中的枪不也都是一般没有子弹吗?

转眼间,兵丁已经走到了面前:“站住,你们干什么的!”兵丁朝着闽南话,还好昌辉当兵的时候就在福建,听懂没有问题。

“我们从南洋来的,前两天才到的福建,我们是来这里寻亲的,祖上避难南洋,现在想要访祖归根。”昌辉恭敬地说:

“这样啊?过番了的,在南洋那边发了财要回来光宗耀祖是吧!不错嘛,给父老乡亲带来了什么啦?”兵丁双眼放出贪婪的光:另外一个兵丁也被吸引过来,示意昌辉几个人给点买路钱。

可是昌辉他们哪有钱啊?身上是有人民币不假,可是现在哪能用呢?

“很对不住,海上遇到海盗,把我们的财物洗劫一空,现在我们是一个铜钱也没有了。”昌辉连连抱拳:

“没有钱,不见得吧。你们这衣服的质量,怕是我们县太爷都没有这么好,你们会没有钱?”兵丁点着头,上下打量。

“真没有,我没有骗你……。”

易博看到那两个兵丁纠着他们四个人不放,心里暗暗着急。再耗下去的话就有麻烦啦!正急得不知道怎么办好,突然看到站子旁边的王珍珍一头深黄色的头发,再回头一看,有好几个人染了头发的正在风中飘摇呢!

清朝的社会是这样的:百姓怕官,官怕洋人,洋人怕百姓。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易博的脑海里形成,他立刻与两个老师商量,决定假装洋鬼子吓一下那两个恶心的兵丁。找了三个染了头发并且皮肤比较白的而且英语口语水平还行的同学,然后又叫了几个体育系肌肉比较发达的一起大摇大摆地朝城门走去。

这几个人的出现更是引起了正在城门边百姓的注意,那两个兵丁惊奇地看着这伙人,惊大了的嘴巴可以塞下一个鸡蛋。这些人怎么这么奇怪,明明是人,怎么头发是黄色和红色的?还有旁边的这四个人看起来比县太爷的行刑衙役还要强壮?不会这个就是大家说的在厦门呆的那些洋鬼子吧,怎么好端端地打到我们这里来了,据说他们可是食人生番,并且个个身强力壮,才几千多人就打败了我们大清国几万人的大军。这下怎么办啊,怎么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来啊,不然我跑也来得及啊。两个兵丁战战兢兢,林易博看在眼里,更加假装趾高气扬地走过去。

“你们干什么?敢拦路是吧,睁开你们的狗眼看看是谁来了。那个谁,把你们的知州给我叫出来,这会儿还在衙门里干嘛啊。”林易博指着其中一个人,傲慢地说:

“大爷,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我这就去把我们知州大人请出来,请各位大爷稍等。”还未等林易博回答立刻一溜烟跑了,留下那个黑瘦的兵丁看着林易博几个人微微发抖。

“你,抖什么呢?现在是什么日子?”林易博指着白幡道:

“3月初5.”兵丁有些疑惑地看着这几个人,心里寻思着怎么这几个人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看来应该才刚到中国。

由于正值人流高峰期,虽然一个小县城没有多少人,但是半个小时过去之后还是聚集了有几十人,也正在此时,只听见铜锣开道的金属碰撞声传来,接着就传来几个大嗓门的衙役呵斥阻碍道路百姓的声音,不过几分钟,一顶四人抬着的青布轿子停下,刚一落轿就钻出来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只见他身穿的清朝官服也是粘了稍许泥渍,显然是匆匆赶来的。

趁着刚才那半个小时,林易博已经与昌辉商量好了对策,这会儿看到这个知州大人出来,也不搭理,充当翻译的林易博向前几步,用很无视的口气说:“你就是知州?你说你凭什么让你的手下阻拦我们高贵的史密斯先生进城?”

知州不愧大小也是一个官,虽然心里怕得要死但是仍然面不改色地说:“未知十米十先生大驾光临,是本官的手下怠慢,还请多多包涵!”说着连连作揖。“什么十米十?是史密斯先生。好了,不跟你废话了,史密斯先生是来自美国的驻福州通商书记官,这几天是要到这里考察考察,采购茶叶运回美国去的,现在要先找地方住下,这件事由你去办。”林易博用命令的口气说:

“嗯,是是,我马上安排,可是,有没有这个通关文碟?”县令小心翼翼地说:

“通关文碟?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们的史密斯先生还需要这些东西?”林易博佯怒:

“What is going on?”假装是洋鬼子的王超宇开口道:

“Mr simisis,this Chinese office won’t let us going to the city.”林易博同样用英语回答:

“OK,tell him,if he refuse me it’s means that war.”王超宇故意说得很大声:

“yes,sir.”

“我们的书记官史密斯先生说了,如果不让他进那么明天进去的就将会是英勇的美国军队,你自己选择。”林易博开始威胁这个明显没有什么主见的家伙,混了这么多年才是一个知州不是不会拍马匹就是没有后台,这种无脚蟹最好捏了。

“是是是,我马上安排,请各位这就随我来。”知州慌忙回答:

“叫你的手下记住了,等一下史密斯先生还有一百多的随从会到,他们的穿着和外观跟我们差不多,等他们来了,直接带进城就是。”林易博趁机说道:

哇!还有一百多人啊,我这个小小的知州衙役和兵丁加起来不过才两百二十四人,其中还被我吃空饷吃了四十人,没有办法,一个步兵一年的俸禄才15两银子,年给米36斗。抽四十个人只不过是将近一千两而已。还有上面巡抚大人抽去的五十个空饷仅存的134人,其中大多数是老弱残兵,真正当值的就那么几十个,此次匆忙之间已经把呆在县衙的这十几个还算跑得动的叫了出来,如果来的是军队的话,这一百多人怕是可以占领我这个直隶州了。还好我答应得快,不然可就大祸临头了。

想到这里,知州偷偷擦擦冷汗,走在前面带路,连轿子也不敢坐了。一边走还一边纳闷,这洋人来咱们大清国好几年了,怎么会突然来我这个鸟不拉屎的州城了,洋人就是这么不可理喻,打下咱们那么多城镇,然后又撤回去,就只是割占了一个荒芜的香港,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这次该不会看上我这个小州吧?知州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大跳,看来要尽早上报朝廷才是。

才走十几分钟就来到了知州衙门,看来这个州实在是非常小,进门坐定,由于晌午已至,知州让下人立刻准备午餐,谁知,林易博却摇摇头对他说:“要做十倍的饭菜,后边的随员难道你让他们喝西北风啊?”

知州一听头就大了,清朝当官俸禄是很低的,基本是不够一家子日常开支的,所以官员们都要自己寻找财源,像他这样的一个知州,一年的俸禄一共加起来才一千余两,养活家里这么几十人还是很吃力的,可是在永春州这样一个贫穷的地方,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可以打秋风的地方,仅仅有的几个地主都是上头有人做官的,开罪不得,所以就只能吃空饷了,看来今天就要吃掉自己辛辛苦苦抽空缺额一个月的五分之一了,心疼啊,可是洋大人是怎么也不能得罪的呀!

林易博看出了知州的窘样,知道这些当官的有些人有时候是把钱看得比命都重,掏出钱包刚想拿钱,却突然意识到现在可是清朝,人民币谁收啊?正要把钱包收回去,不经意间意识到知州眼睛看着钱包里面那张twins之一阿娇的明星卡片。对啊,这个时候虽然已经有照相机,但是哪是可以媲美二十一世纪照片的啊,怕是这么一张照片就可以卖个上万两银子吧。给他便宜他了,顺便A他一笔吧。

“是不是想要这张相片呢?哈哈,这可是史密斯先生用重金在他的国家买来的,这可是价值数千美元的,你知道吗?不过也不是你没有机会得到,只要史密斯先生一高兴,没准也会赏你几张。哈哈,还不快点去做。”林易博故意晃了晃,然后以一个很潇洒的动作合上钱包然后装进裤袋。

“是是是,我立刻安排,出门几百步外的醉仙楼是我妻舅开的,是本州最高级的酒楼,中午咱们就到那里去,我立刻让人前去打点一切。来人啊,赶快奉茶!”说着,自己亲自招呼人去了。

林易博和李昌辉在右边的太师椅坐下,看似随意,不过昌辉可一直没有放松警惕,军人的敏锐性让他永远不会在没有确定完全安全的地方放松。吴老师那边已经叫了两个人回去通知,大概一个小时后可以到达。

易博看看手表,已经将近12点了,为了省电,所有人已经把手机关了,自从有了手机之后,大多数人就不用手表了,戴手表的也不止是为了看时间,更多是当饰品用。而今年正好流行戴手表,所以佩戴的手表的人还算是比较多的。

“我们史密斯先生问你贵姓。”林易博收起一直的傲慢:在这个人生路不熟的地方还要靠这个知州多介绍一些东西呢!

其实,知州早已经暗遣心腹骑快马前往泉州府台大人说明这里的情况,怕是要几个时辰才能回来。知州与知府之间其实没有互相统制的关系,但是知州在地位上要比知府要小一点,就好比我们现在的直辖市和一般的地级市一样。特别是泉州自古就是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如今虽然没有以往的威风,但是能够在泉州这样的肥缺任职在朝廷里也必须是非常有后台的。

这个小动作早被李昌辉看出来了,可是苦于无计可施,两条腿怎么可能跑得过马的四条腿呢。现在也只能是见一步走一步了,只要不把泉州里面的外国人请来就好办了。

“敝姓吴,还未打听各位怎么称呼呢?” 知州慌忙答道:

“史密斯先生你知道了,旁边的这两位是他的两个堂妹,我们这几个人都是孤儿,从史密斯先生的父母收养,只知道我们原来是泉州人氏,这一次到这里是顺便访亲的。”林易博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撒谎不用打草稿:

“这样啊,如果有用得着本官的地方,本官一定尽力而为。” 知州好似一副助人为乐的样子。当然,中国官员的这种打哈哈的话没有人会去当真的。

茶过三巡,一个穿着青布长褂的管家走过来说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再等十几分钟之后只听得衙门外一阵喧哗,林易博知道一定是吴老师他们来了,于是立刻移步向门外而去,几步走到门口只见几十个士兵有的手执长枪,有的拿着威武棒,有的拿着朴刀,一个个神色紧张的。

李昌辉等人心里一紧,不会发生什么冲突了吧?忙夺门而出……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