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预见了中国的崛起”


直到1974年,中国在国际上还处于孤立状态。人们不了解一个真实的中国到底是什么样子,我决定把这点当成我将来工作的一部分


★ 本刊记者/李静(发自美国休斯敦)


在所有美国历任总统中,老布什无疑是与中国缘分最深的一个。1971年当中国重返联合国的时候,中美两国还是提起对方名字就是一顿痛骂的敌人,那时,布什是美国驻联合国代表。


在布什的回忆录中,记载着他当时看着台湾离去的失落心情,然而,他也富有远见地看到,共产党执政的中国回到国际舞台是大势所趋。


这也许就是他在1974年主动向福特总统请缨前往中国担任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的原因。这一年的秋天,布什夫妇带着一条名叫弗雷德的小狗,来到了北京。


一年之后,布什被新任的卡特总统调回国内担任中情局长,中国人跟他开玩笑说:“哈,你们美国人给我们派了个间谍来当大使。”


布什是如此熟悉中国事务,以至于在他1989年开始担任美国总统的时候,对华关系成为了总统的专属领地——从来没有任何一位美国总统,是如此事无巨细地处理与中国的交往。


2008年10月30日,布什在得州休斯敦他的办公室里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


中国新闻周刊:1974年你获得了出任法国或英国大使的机会,为什么选择来中国呢?


老布什:因为我认为中国对美国的未来至关重要,同时也是这个世界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直到1974年,中国在国际上还处于孤立状态。人们不了解一个真实的中国到底是什么样子。我决定把这点当成我将来工作的一部分。我尊重英国与法国的重要性,但是我更认为,美国在将来可能要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中国,发展与中国的友好关系很重要。现在我认为中美关系已经取得了良好的发展。


中国新闻周刊:在中国,现在仍有许多人称你为“骑自行车的大使”,上世纪70年代你骑车在北京走街串巷的感觉如何?


老布什:芭芭拉和我经常一起骑各自的车出门。当然我们有汽车,但我更喜欢骑自行车。在街上能够见到各种各样的人。当时的中国跟今天不同,尚未对外开放。我们不能进入中国人的家里,在街上也不能跟他们说话,他们觉得外国人很奇怪。


中国新闻周刊:你预见过中国会发展成今天这样吗?


老布什:我预见了中国的崛起。我看到中国从一个极权主义国家成长为一个更加开放的国度。我还能够感觉到,中国人需要产业的发展,需要更多的自由与民主。在今天他们也确实拥有了更多自由与民主,如果没有,你今天不可能坐在这里跟我谈话。如果是在上世纪70年代,就算你身边有20个人,你也不能随便问我任何问题,时代已经大不相同了。


中国新闻周刊:你如何评价过去30年的中美关系?


老布什:中美关系发生了令人瞩目的巨大变化。刚开始两国之间关系紧张,现在则拥有牢固的双边关系。双方都明白中美关系对整个世界的重要性,这种关系将继续往好的方向发展。


中国的变化很多。当它刚加入联合国的时候,并不想参与双边事务,但现在表现积极。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人们认为中国是一个国际大国。


过去中国希望脱离国际社会,结果就被孤立,中国在跟过去他们不太情愿打交道的国家发展关系。


中国新闻周刊:你对中国领导人的印象如何?


老布什:我见过中国历任领导人。他们机敏、坚强,其中一些人非常重视发展民主,这让人印象深刻。从胡锦涛、温家宝到江泽民,可以再往前追溯。当我还在北京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他们了。


我格外尊敬邓小平。他是一个讲民主的人。他改变了中国,中国因他而变得更加开放,他改变了人们一成不变对待事物的方式,把希望带给了中国与中国人民。尽管在美国他仍遭到误解,但我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中国新闻周刊:你如何评价现任总统小布什八年任期的表现?


老布什:作为他的父亲,我为他感到自豪。我看到他的民调支持率在下降,也看到中国领导人称中美关系正处在历史上最好的时期。基于这一点,我要给予现任总统极大的赞扬。但是他自己也说,很多人不喜欢他,媒体把所有事情都归咎于他。


坦白说,当他卸任回家的时候,我很高兴他既是我的儿子,也是前任总统的身份。他做得很棒,历史最终会给他善意的评价。


在我眼中,他是个原则坚定的领导人,尽管许多媒体,尤其是自由派媒体很不喜欢他,但在中国问题上,他工作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