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隼行动 第八章 第八章:第二节

shxfq9011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9.html[/size][/URL] 切尔思警官朝示意的方向看去,出现的事实令他立即知道,如同对方所说的结果即将来临。作为第一个获知此事,第一个赶到事发地点的处理者。对正设法去弄懂是何样的不明事件,即将立即易手于别人。这从技术以及心理的承受角度上来说,都是很难做到自然流畅的。毕竟,每一位警察都多么希望自己,能获得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9.html


切尔思警官朝示意的方向看去,出现的事实令他立即知道,如同对方所说的结果即将来临。作为第一个获知此事,第一个赶到事发地点的处理者。对正设法去弄懂是何样的不明事件,即将立即易手于别人。这从技术以及心理的承受角度上来说,都是很难做到自然流畅的。毕竟,每一位警察都多么希望自己,能获得一件办理案子的机会。

“看来我们即将对该起事件,获得的调查机会,已经是没门啦!”

“你的意思是指联邦调查人员的到来,标志着他们会全面接管?”

“但愿不是针对该起事件!”警官遗憾地说。

俩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是耸了耸肩。谁都知道,遇到的事件不归他们管理即将成为现实。只是此事件中的不明现象,将俩人深深地吸引,俩人共同都有一种愿意去寄存,该起事件里的特别现象。先是警官朝保安总管摆晃一下头,对方马上从姿势里获得其意图,抱以认可的回答头势,一起朝两具死尸走去。

如果说警官切尔思对目前的经历,感到极为不解的话,那么就是在今天早些时候,接到报案,迅速赶到出事地点,再然后又被联邦调查局的人员,接手过去的商人绑架案子,又被退了回来,仍由警局去管理。因为局长在电话里告知他,现在案子已经移交到了警局

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例外,对此警官想不出该件事情里面,包含了何样的原因,是案子!这对于探长来说就有责任将它破解,同时,也应当具备去承受失败的心理准备。

在回到警局之后,他伏在案头上,研究起案子的内容情况。

“将这些人的身份确定了吗?”

对面桌上的部下,脸上露出的难色,让他捕捉到了。他十分不解地继续问道:“你有问题?”

“不是的,先生!”对方赶紧回答。不想因迟疑引起不必要的猜测来。但是的确遇到了问题,而且是不解的问题。“是这样的先生!我无法对死者的身份进行,确认与定性。”

“该话怎么讲!”从一双惊诧的眼睛里,投射出耐人寻味的目光。

下属在强烈的目光下,显得有一些拘谨。然而还是很流畅地回答道,“需要去核查身份,因为这些死去的人,有两种同样的身份。”

“同样的身份!”

“是的,我说警官先生!据查实,被击毙的两人,可以说与该两人同样身份的人如今正健在,他俩在洛杉矶的工厂里工作。”

“这是什么问题。”切尔思警官给弄糊涂了。

“我不知道,你将会需要哪个方面的情况。”

“情况还有多个方面!”警官暗地里强硬地压住满腔的怒火,那个方面,难道还有离奇不解的方面?私自认为器械检测员存心调倪他。只是切尔思警官做出一个很大度样子,问话不紧不慢,“从你的话语中我仿佛听出,你在检测事项上遇到了问题?”

“是的!”十分诚实地回答,而且还相当本分地点缀着头。

但是仅隔了一秒钟之后,在检测员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绝对的狡猾神态,它们一掠而过。但是很快被新升起来的、疑惑不解的、神态给取缔。于是呆愣着的一双大眼,不解地发直,然后,缓缓地继续说道:

“多年来,从工作上积累起来的知识,以及我所学的知识,都无法为我解释遇到的测定困难,因为两名死者身上的设备,按理……,不!我无法理解。”

“感到无限蹊跷,是这样吗?”

对方狠狠地别了警官一眼,因为说出来的话,并没有说到点子上。同时。让人听起来,仿佛还有一点避重就轻的感觉。

“如果真的让我来说的话,诚实地说。我一点都不明白,因为设备不是常规的制造物,像是自身机体的结合物--一种器官!”

“能让我瞧一瞧吗?”

“不!我做不到。”他把头摇动起来,如同一个拨鼓。在警官犀利的目光注视下,很不情愿地说:“已经被中情局和联邦调查局的人取走啦!”

“尸体!你是说尸体!”

“是的!因为所有的东西与身体是不可分割的。”

“什么时候里发生的?”

“刚才!确切一点的话,一分钟之前。”

“你能确定是中情局的人?”

“你--!”刚想对该种轻蔑的话语想去发火,而得到了对方一个悠然的手势,并且该种手势中,包含了一个让他需要一点时间去分析的含意。

“能告诉我是什么牌子的轿车?”

“蓝色!至于牌子,好像是……。”

警官什么也没有说了,他疾步地跑出办公室,冲跑到警车旁,拿开车门,快速地钻了进去,然后启动开走。

而此时此刻,远在几千公里之外的控制指挥室里。负责实施计划的有关人员,从卫星传回来的同步信息资料里,看到了目前正在发生的情况。并立即获得一种预感;即将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态,它将会变成何样的形势。

“现在中情局以及联邦调查局,分组行动。有一队人马正乘车,前往曾中驾车行驶道路的另一头。其意图是明显的,可能是想在隧道出口的另一头,将他截住。”

“有没有任何信息能透露出这一点,他们现在已经获知,曾中的车上,有一个让平面人一心想追回去的物件?”

“有关确定是否是物件,两大部门的人员,恐怕还没有该种认定。”屏幕前,围站着多名参谋人员,他们共同进行判断。“但是认识到其他的必然,其可能性是确定的。”

“那么,立即给曾中发去指示,我们进行另一套方案。”

“是!”一名负责发送指令的操作员回答。

“能够收到信息就请回答。”

曾中的注意力,集中于道路上。目前行进的道路上,车辆越来越多。

首先传来一种刺耳的电流乱杂声,随后才传来清晰的说话声。差不多在十分钟的中断干扰中,远在几千公里之外的指挥控制室里,早接到来自决策者最新拟定的事项安排。那就是不需要他直接前往机场,然后登机回国,其原因是目前的事态变化所决定。如果还是依照原先的计划,那么注定要失败。

主要是测探出,已经被联邦调查局及中央情报局盯梢上了,还去按照原计划进行,那么物件是带不回来的。美国两大部门的人员决不会让他们登上飞机,同样也不会让飞机起飞,行动计划立即作出修改。

“请前往隧道!”指示信息朝曾中发去。

“是吗!”

得到再一次重复的指令后,曾中不再认为是自己听错,尽管与原来的方向相反,他还是遵令行事,调转车头,朝指定的地方开去。

“现在你可以将速度提升到,每小时八十公里。”

“好的!”

油门再次踏下,速度达到指示中的规定。该种做法,不会让他担心会受到美国交警的追挡,显然指挥室早将该条道路上的所有细节全都考虑了进去。但是从如此快的速度上来讲,其里面明显包含了一个重要的内容。

是的,里面包含一个重新的决定。当卫星不间断地将拍摄到的图像资料传送回来,当控制室朝曾中传达的指令,受到干扰的那一刻,新的行动计划就开始快速酝酿,并且被制定了出来。同时发现空中盘旋的那架直升起,现在明白通讯为何受阻的原因,在于联邦调查局,在于中央情报局所为。在向曾中发送指令的前期,控制室将指令发至到扬进的接收器里,让他利用一切有利的借口,离开旅店、离开凯茜·奎琳、让她独自一个人到老板那里去。这种做法是搅乱美国调查局,以及中情局的注意力,为的是给曾中创造条件。

“你的汽车行驶到了隧道口,在那里将有一辆轻型的,带有蓝色条杠的皮卡。在你超越该车的时间,请把物件扔到皮卡的货厢里。”

“我听明白了。”

“现在你已被中情局的特工跟踪了,你必须遵照指示完成任务。”

“我会这样去做的。”一个长长的下坡路,在坡的尽头就是隧道口。“假如出现阻止的情况,请告诉我!”曾中问道。“我将进行反抗吗?”

“不!接受他们的安排,我们会与他们进行必要的对话。”

“指令接收完毕!”

放眼车水马龙的车道,在快进入隧道口的岔口时,果然看到一辆带有指令中,提示到的那辆带有特殊标志的轻型皮卡。它在前面行驶。他加速追上了该车,就在超越此车的时候,曾中挥手一扬,包裹着金属球体物的提袋,被扔到了皮卡的车箱里。然后遵令用上更快的速度往前开,试图想用最短的时间,通过长长的隧道。

只是刚刚驶出了隧道口,就立即获得最新发来的指令内容,里面的命令是,让他把通讯设备毁掉,因为十几辆联邦调查局以及中情局和州警的警车,正横拦在不远处的道口,他们只等着曾中驾驶有汽车驶近过来。

立即遵令行事。曾中放慢了速度,将一个小计量的乳胶炸药放到接收器上,然后再从接收器上拨下一个插头状的物件,用力按进胶状炸药中。这时候,由后赶上来的警车里的警察,朝他做出停车的示意。曾中听从警察的指示,把车开到了一旁停下,然后从车里出来,双手举过头顶,望着停下来的警车里,钻出来许多的警察,他们并不急着上前来。曾中自行上前去。有一名身着便服的大汉子走过来。这是一名国家安全局的特工,此人朝他出示了证件。有几名调查局的人员,立即朝乘坐的汽车走去。

“如果要是我的话,就千万别靠近我的汽车。”曾中大声对走过去的人员说道。“因为它即将要发生剧烈的爆炸。”

那些听到懂该种话语的人,惊慌失措,可是全都十分敏捷地跳到一旁去,还有不少的人,立即藏身于警车的后面。这时候,从那辆车里突然冒出一股浓烟,紧接着发生了爆炸,顿时汽车被熊熊燃烧起来的烈火给吞没。

有一分钟的时间,所有人暂时被突然出现的场景给惊住,只是很快都恢复了常态。

一位显然是官员的人,走到曾中的面前,对他没有采取警察逮捕嫌疑人的方式,而是一种暗带邀请的方式,朝他发来一个手势,曾中的手很自然地垂落下来。站在他面前的官员已经看出汽车为何会突然起火的玄机,脸上有一丝不易觉察的遗憾表情快速掠过。

他再一次朝中国人做出一个手势。“你好,曾中先生!我们十分热情地邀请你到局里去做客。”

“是的,我知道。”曾中很歉意地回答。

当中情局与调查局用邀请的方式,逮捕了曾中之后,另一组人马也同时间里进行了行动。他们也想用同样的方式,将扬进及凯茜·奎琳找到后,把他们送往一处秘密军事基地,当然凯茜·奎琳对他们来说并不重,只是因为她与扬进关系而己。可是该方面的行动计划,就其进程上来说,就遇到了一点麻烦。

他们只找到了凯茜·奎琳。在他们赶到那幢大楼去的时候,扬进提前了一点时间离开了。只是他并没的离开多远,仅仅只有几条街道。在获知曾中与凯茜·奎琳,被中情局和调查局联合组成的特别调查人员找到后,得到指令是让他前往中国大使馆。现在他马上就要到达指定的地点,因为大使馆也同时接到来自国内的指示,派出了外交人员前来接他。但是其情况突然性的变化,让所有曾经定制的方案需要进行重新调整。

再说那辆载有不明物金属球的轻型皮卡汽车,如今脱离了高速公路。它选择了另一条行驶的线路,最后开到了一条街区上。在那个寂静的街道上,早就停着一辆长长的大拖挂式,运送集装箱的货车。集装箱的门打开着,还铺设了梯板。轻型皮卡通过梯板开进集装箱里,铺板自动收起,箱门关上。二分钟之后,该辆拖挂车驶出了街道,又返朝高速公路的岔口驶去。

一小时之后,该辆载重拖挂车,开进一座化工厂里来。货车倒进工厂的仓库,集装箱式的车门被打开。这时开出来的卡车,已经是一辆白色的车子。该种变化是在路途上发生的,集装箱里的人员已经给卡车重新喷了一遍漆。该车由集装箱里开出来,司机马上选择另一辆快递业务的专用货车,启动货车后,朝纽约国际机场开去。

一架由美国纽约国际机场起飞的中国民航客机,在上空飞行了半小时之后,开始调转飞行方向,进入横穿美国的国际航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