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0.html


[今天送花的,评论的,打分的增多了,所以多写一节。欢迎大家加入武装哨兵读书群,QQ群:40929050,请与作者面对面地交流!]


第二十九节

训练场上,骄阳烈日。三十多名武警战士正在练习前扑、后倒的动作,随着一声声如狼的嚎叫,战士们象矫捷的老鹰腾空而起,然后重重摔倒在篮球场上的水泥地上。练习倒功本应在松软的土地上进行,可龚排长如今改在硬硬的水泥地上操作。目的不是为别的,而是想发泄心中的怒火。

龚排长叫龚一剑,是一个铁骨铮铮的硬汉,也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军官,军事素质在东江支队出类拔萃,被委任于支队警卫排的排长,掌握着支队最为精锐的力量。今天他们与石虎的闹剧,被龚排长认为是奇耻大辱的事情,刚才听后勤处的战友说,石虎是一个喂猪的兵,一个喂猪的小兵竟然如此轻松地战胜了这帮如狼似虎的大汉,怎么不让能不让龚一剑怒火中烧?

那些刚才还蛮横的士兵此时被龚一剑收拾得服服帖帖。三十二个士兵组成一块整齐的方队,彼此之间相距三米,倒功逐个进行,士兵如钉在地面的木桩突然遇到撞击,瞬间倒下。啪啪啪----- 肉体与地面的碰撞很沉闷,也很刺耳。不到半个小时,颜色鲜艳的迷彩服成为墨绿色,汗珠如雨点一般砸在散发蒸汽的水泥地上,摔成四瓣,这些战士已变成泥猴,脸上淌着汗珠,沾满尘埃,被汗水一冲,色彩斑斓,个个成为大花脸。

练习完倒功后,龚一剑又指挥他们跑圈,也就是围绕偌大的训练场跑步,嚓嚓嚓-- 这些战士的军事素质个个好,对这些变相的体罚司空见惯,所以跑步很卖力,跑得也很整齐,脚步声如同一个人发出来的一样。

其实这些战士心中都有数,一大群被誉为训练尖子的士兵被一个喂猪的后勤小兵斗败,这种结果让他们难以承受。面对参谋长鄙夷的眼神,他们不如去死。所以,索性默默接受体罚,这更能心安理得。

几十圈跑完后,龚一剑新花样又来了,让战士们去跑四百米障碍。这样折腾来折腾去,终于有几名战士体力不支,扑通扑通地跌倒在障碍物面前。望着他们疲惫的身躯,笨拙的动作,龚一剑终于火山喷发了。

“你们不是都很牛吗?个个能说会道,目中无人吗?怎么现在没人说话了,现在是我不对,我在体罚你们!我在你们身上泄愤!你们提意见啊?你们抗议啊!去找首长告我啊!”龚一剑逼视着这帮默默训练的士兵,狂吼着。

战士们在障碍区中跳跃着,奔跑着,鸦雀无声。一名战士从高台上摔下,又蹒跚地爬起,踉踉跄跄地继续跑,没有人去扶他,也没有人理他。

龚一剑无视部下的动作,也无视他们疲惫不堪的表情,继续用最难听的语言抽打着他们:“一群所谓的训练尖子战胜不了一个喂猪的兵,可笑啊可笑!耻辱啊耻辱!你们还有一点自尊心吗?你们一个个长得那么高,那么壮,怎么连一个小个头的兵都抓不了?国家能依靠你们保护平安,打击罪犯吗?老百姓能指望你们保护他们吗?你们知道吗?这名喂猪的士兵叫石虎,都给老子记住了!他才是真正的训练标兵,才是尖子!才是过硬的武警战士!我们部队过节打牙祭的猪肉,就是他们送来的,农场里没有训练场地,没有器材,甚至连枪都没有!可是别人就比你们强!比你们厉害!你们是什么东西?占着这么好的条件,你们还不努力训练,还不刻苦训练,你们还配当这个兵吗?从今以后,加大训练的强度,延长训练的时间,谁要是熬不住,受不了,就跟老子吭一声,我立马让他走,去喂猪!让人家石虎过来!”

龚一剑越说越激愤,眼珠子都红了,看他的表情,象是疯了。

而龚一剑一连串的话语,就象一阵阵霹雳,在每个兵的心头炸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