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凸击 第二章 两军对峙 9、我也开火

菊月箫人 收藏 9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size][/URL] 9 听到枪声,在三号掩体里刚刚接到营长电话,被营长熊了一通的鲍大胜丝毫不敢怠慢,一立爬站起来,端起望远镜朝雷鸣连队的防地榕树东面的开阔地带注视了一小会儿。他没有看见敌人的影儿,映入眼帘的只是一些杂草、矮小的灌木丛、荆棘、藤蔓等等,在枪声中无动于衷的肃然无声。 自己二连的防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


9

听到枪声,在三号掩体里刚刚接到营长电话,被营长熊了一通的鲍大胜丝毫不敢怠慢,一立爬站起来,端起望远镜朝雷鸣连队的防地榕树东面的开阔地带注视了一小会儿。他没有看见敌人的影儿,映入眼帘的只是一些杂草、矮小的灌木丛、荆棘、藤蔓等等,在枪声中无动于衷的肃然无声。

自己二连的防区——榕树北的毛竹林和芭蕉林的五个掩体(一号、二号、三号、六号、七号)之中最先发现敌情的一号掩体处,枪声短促而激烈,此时已经停下来了,射击时开在枪口的烟雾,都已经被深不可测的莽莽丛林的阴冷的风呼吸得干干净净。

可榕树东面枪声不断,仍在噼里啪啦放鞭炮一样的响着,很激烈!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莫非是小日本鬼子声东击西?

鲍大胜放下望远镜,转身抓起电话呜呜呜地摇了几下。

“喂——喂——喂——雷连长,喂——喂——喂——喂……听得见吗?喂喂喂……”鲍大胜一口一个上声的“喂”,接着一口一个去声的“喂”,相互交替呼唤不见应答后,紧跟着连珠炮似的一串“喂”,不厌其烦地呼叫着。

呜呜呜……呜呜呜……鲍大胜又摇了几下,“喂”了一通,还是没反应。

“他妈的!见他妈的鬼了!”此时的鲍大胜火急火燎的,情急之中慌不择言,把话筒一搭,狠狠地骂道。

刚才营长来电话的时候不还是好好的吗?难道是电话线的绝缘皮裂开,和大地接触之后,断路了?不可能噻!使用的电话线都是中型线,三钢四铜,绝缘皮很厚,通话质量也很好;难道是电话线被敌军的炮火炸断了?可电话线是埋在地下的,况且又没听见炮弹爆炸的声音,这种可能性也不是很大。

“继续给老子呼叫!”鲍大胜命令通讯员说。

“是的,连长!”通讯员廖忠回答说。

呜呜呜……呜呜呜……

“喂——喂——我是二连,我是二连……你就是雷连长啊,好好,我们鲍连长……”

还没等通讯员的话说完,鲍大胜一把抓过话筒焦急地问:“雷子,你是去忙什么屌去啦?不会是又端着冲锋枪冲出战壕跟敌人火拼去了吧?哈哈哈哈…….你还没被营长训够啊?这么叫你都……你那里什么情况啊?……嗯,什么?交上火了?…….”

鲍大胜知道雷鸣作战的性格,那就是打仗经常忘记自己的职责是指挥打仗,动不动就把自己当成是战士,第一个冲在前面,跟鬼子火拼。为此挨过营长不少的教训。一次营长教训他说,你还有没有多余的步枪?借一支带刺刀的步枪给我,我也要去跟鬼子拼刺刀!雷鸣着急得使劲扯了一下上衣,把一颗纽扣都拽掉了,雷鸣说,那怎么行?那怎么不行?你是营长啊?营长怎么能……?你给我听着雷鸣,我把一个连交给你,你不好好指挥,却总是第一个冲出去跟敌人拼刺刀,好玩吗?营长,有时候就需要我这样做,将有决死之心,士无贪生之意嘛!那也要看时候,不是吗?你给我好好的呆在你指挥的位置上,我会随时打电话来查你,查不到你的话,我要关你的紧闭,撤你的职,枪毙你!尽管如此,雷鸣的这种作战作风还是一如既往,有增无减。

“你还笑?我刚跟营长通完话被训了一顿,嗯?你也被训了?哈哈哈哈……奶奶个熊,都怪我们手心痒啊,见到鬼子血都滚了,禁不住啊!我防区(四号、五号、八号、九号、十二号)的四号掩体也跟敌人交上火了……什么?看来是一小股敌人……”

“一小股敌人?哦,好的,好的……”鲍大胜放下电话,思忖着刚才雷鸣说的话——英雄所见略同啊!这一小股敌人必定是前来探视我军的火力布置情况的,接下来的,十有八九是大兵压境,一场恶战的帷幕悄然拉开。

犬养三郎小队长随一路向毛竹林方向运动,因为毛竹林和芭蕉林很茂密,凭借这一个有利条件,榕树下的远征军迟迟没有发现他们,刚分兵潜行时进展得很是顺利。

这一路的七个日本鬼子像探秘的冒险者进入了神秘莫测的目的地一样,茂密的毛竹林和芭蕉林里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对于他们来说,有着无穷的诱惑,当然也还有来自身后上级命令的压力,前面的秘密诱使着他们,后面的无形压力驱动着他们,不知不觉间,犬养三郎一行七人已运动到了远征军火力点的包围圈内,左后方遭到毛中充猛烈的射击,突如其来的射击使他们措手不及。每隔几秒钟,捷克式冲锋枪的子弹就像一阵风向他们飞去,冲在前面的那个日军机枪手迅速匍匐,不料身子压在一根竹子在,慌忙地射出一梭子后,身子旋即又被竹竿弹了起来,悬起一面胸膛,说时迟,那时快,毛中充一梭子过去,子弹像长了眼睛穿过那个日军机枪手的胸膛,机枪手像死掉的鸟一样,散开了四肢。紧跟后面的那两个步兵见机枪手被撂倒,其中一个立即瞄准毛中充那儿的射击孔还击,子弹打在岩石上,溅起朵朵石花。另一个士兵费力地拽着机枪手的脚往后拖,密密的竹子挡住了散开的四肢,根本拖不动。

“丁山,你给老子住嘴!——光荣,给我狠狠的揍他狗日的小日本啊!”

“奶奶的,你都跟鬼子干上了,我还能袖手旁观?……”王光荣的言外之意也是埋怨毛中充暴露火力太早,他想反正都这样了,不如痛快地开火。

开火!开火!开火!

挨近毛中充他们一号掩体的二号掩体也开火了,两个掩体的射击口不断喷射出一条条火舌,开放着狰狞的绚烂。尖利的子弹呼啸而去,打得枝叶纷飞,然后簌簌落下,强大猛烈的火力压得鬼子抬不起头来。

啊的一声,举枪还击的那个日本步兵头部中弹,眉心汩汩淌出一股殷红的血液,顺着鼻梁两边的鼻沟流下来。

“呀吱给给!”犬养三郎见势不妙,指挥另一个机枪手火力掩护,拽尸体的那个士兵用力地拽了一会儿,实在拽不动,被迫放弃,抓住歪把子机枪像鹅脖子折向一边的弧形枪托,哆哆嗦嗦,手忙脚乱地想猛烈还击,可他是一个步兵,根本没办法像他使用步枪那样得心应手。

犬养三郎小队长丢下一个机枪手和一个士兵,领着残部往山下退去。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